Tuesday, August 11, 2009

Estuarine exchange and circulation

早陣那可惡的小Da子,把他老爸電話中的草稿全刪了。搥了幾下胸口,哭了幾天文喪,再寫,竟然一下子沖破100篇大關。開始覺得厭煩,恨不得小Da子馬上曉得登入blogger,把老爸的來個徹底倒篋。

可以說。這篇是108篇草稿以外的新一篇。在本篇之前,108篇草稿中起碼有20篇可以一筆過抹掉。

畢竟,這個108只是一個虛數。當中陳腔濫調的近半,不合時宜的佔兩分,瑣碎無聊的湊夠一成,剩下來的扣掉20篇,剛好一篇有餘,連帶這篇多餘的,那零頭就讓它生點息吧。

EQ高的書朋酒友們,字過三段,大多應該不明所以。無他,他們要聽的,都已經聽過了,想聽到的,都已經聽到了。不想聽的,都也聽過了。正如另一位靚仔曾經這樣說過我:似有還無、模稜兩可,他本身根本不想你明白。還是此靚仔道行高。

但也不是說,我寫的時候,沒有目標聽眾。

就像這一篇吧,我想說,TP事件之後(補按: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lz建立思想花園過程中的前後),在不同的地點和場合,都喜見特色思維、人性和實踐。不但讓有潔癖的我來一次大掃除,也使我更有決心以卵擊石。

不管對手多強,也不管自己理據多弱,更不管個人文筆多差,寫,就是實踐。

能明白這種「小Da子」「虛數」「實踐」這些拼圖方塊的人,或許世上只有我,還有那願意傾聽的你。

河流和大海的交匯處,長有恬靜的紅樹林和匿藏泥沙底下的各類小生物,雖然他們永遠離不開這處窄長的三角,但還可以偶爾探索鹹的海和淡的河,每天享受潮汐漲退的日子。

假如你認定自己就是海中的虎鯊,或河中的水虎魚,偶爾碰見那逆流而上、最終獻身餐桌的藍鰭鮪,或許少不免,會對它們產生一點不屑的遐想。

12 comments:

xiao zhu said...

嘩,最尾兩段寫得咁好嘅,係咪真係你寫架?哇哈哈哈!

C.M. said...

嘿,我明丫。你想話我除左果兩段,其他都趕客嘛!

On Dog said...

趕客?

點會呢? 大佬你都未開始寫跑步......

xiao zhu said...

趕客!嗱,我真係完全冇咁嘅意思架!你咪屈得就屈呀,我落通緝令架!

點解你硬係成日將我讚你嘅嘢睇得咁負面嘅唧!

C.M. said...

昂:

琴晚醫師話我對腳再抖多陣就得勒!!

珠:

車,我自卑感作祟唔得咩!你呀,唔好同我講「負面」呀,你絕對唔好得我幾多呀。

On Dog said...

大:Proud of you!

C.M. said...

大大: 等我著埋條跑褲現身你先講都未遲!

xiao zhu said...

嗱,真係想唔出聲都唔得。

我叫你唔好成日睇我講啲嘢(主要係讚你果啲)睇得咁負面,同我個人負唔負面係冇關係,冇矛盾個喎。而且我周不時都認我成日發放負能量架喇。

HollyCow said...

對手多強? 是我嗎??
忘記了救護車有司機,C機名CM嗎??

hkeric said...

好似好鬼熱血tim

Holly牛 said...

http://hollycowplanet.spaces.live.com/blog/cns!8C175A4F3A013628!1985.entry
这是综合重組!廢話串燒!

C.M. said...

小蛛:

咁大聲... 唔讓你都唔得啦。

Holly:

串燒成咁,你直頭超強呀!(醒目喎,話明司機梗係姓C架喇)

hkeric:

大家咁話!(歡迎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