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07

07年美

原本打算好似往時咁,寫番篇 medley 寫謝 blog 詞,不過今年實在太精彩,我管筆,嘿,都係收返落床下底,唔好攞黎獻醜嘞。唯有一字記之曰: 美


集體主義的美
Collectivism - Collectivism is the value that people sees collective (community/society) needs a higher priority than individual needs and importance. In collective society, people are interdependent on each other. According to some studies, China and Hong Kong are culturally collectivistic. (係咪抄/寫得好學術性呢~) Just like the application of Economics, to me, it is actually a practice of collectivism.

Collectivism is somehow, being used by managers to exert CONTROL and fabricated as what we called "management". Alignment of goals - collectivism. Rules and regulations to keep away free-riders - collectivism. Punishment against behavioral deviance - collectivism. (以上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Therefore, if management is an art, collectivism is an aesthetic.

係呢度寫blog 呢,有時我都覺得幾 collectivistic. 雖然並無合約管束、法律管制,但又行動一致:檸檬茶、交叉扑......,無論作為參與者定係旁觀者,都一樣咁開心。


盲目的美
有人討厭無主見既人。但我並不,因為我自己亦算係一個唔多有主見既人,所以我唔討厭自己。而我亦相信,所有人都或多或少係無主見既,無一幸免。

食飯牙?好呀。去邊度?你話啦。總之平靚正咪得囉。

送禮牙?好呀。買咩?是但喇。總之大方得體咪ok囉。

買衫牙?好呀。買邊件?總之係名牌子就得囉。

投票牙?好呀。投邊個?唔知喎。總之要捉到老鼠果個囉。

正如果位大前研一係《OFF學》度講過,佢「忠於」「標準物品」 - 因為慳時間,質量有保證,少uncertainty,仲唔洗傷神。尤其係唔洗傷神同埋更加安心,呢個簡直係符合人類天性。何況,以你所知,其實究竟知得有幾多?夠唔夠?係咪事實既全部?若果唔需要知道事實既全部,點解可以話你知道既比我所知道既更重要?你憑咩? 憑你自己認為知道得比人地多?

係,我呢度係指桑罵槐咁講香港個社會環境。

做 Marketing 都知道曾經有d 經典實驗,就係幪住眼試飲 Coca Cola 同 Pepsi,結果大部分人都話 Pepsi 好飲d。但當比你睇到個牌子以後,就會話 Coke 好飲d。佢呢個結論當然係話 branding 係 Marketing 黎講有幾 effective 有幾重要。但對於我,呢個結果其實就代表:人唔係完全靠理性去作決定。

有人以為理性必定好,小弟則不以為然 - 因為當中絕對有人性的弱點 - stereotyping (branding), heuristics, fundamental attributional error ...... so what! (Well, 其實呢d 弱點係大部分情況只係每人係呢個世界上既錯誤判斷既其中一 d 既證據,並唔係咩大件事。) 你話你既理性,可唔可以肯定冇受其他人事所影響?我覺得如何 live with it 先係人得以延續既關鍵。

又不過咁,雖然大前研一講得啱,標準物品可以帶黎百般好處,但係,以想做一個 innovator 既人黎講,呢個方法,唔多可取。想做 leader (即係叫人 conform 做 follower),大可以叫人奉行阿大前生果套。但想不斷創新、冒險、嘗試、長大,大前生果套,太safe。

盲目都可以好靚... 你問下你枕邊果個就知道嘞。


過去的美
簡直美不勝收喇。你問我點解?我唔知播。總之過左去/過緊去既2007年,適逢其會有機會係呢庶(have been)開鋪(+ing),雖尾矣,但亦係絕美。

絕美既,當然係第d blogger喇,無論佢地寫父母子女又好、公司又好、時事又好、家事又好、開心又好、悲傷又好...... 過去呢一年,真係令人好滿足。


笨的美
韓愈話: 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

我就話: 暴烈過後,總有美事。

咁你話: 兩句關咩事?


我笨,但我總找尋到美事。關你咩事! =P

(差d漏左: 祝大家新年快樂,身心健康!)

Saturday, December 29, 2007

謝飯祈禱

這裡作個回顧

Sunday, December 23, 2007

烈夜

我心暴烈
讓我獨處

拿著薄被枕頭
走出客廳
把苦茶喝完
關了燈
脫下眼鏡
便睡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07

無獎競猜遊戲

(注意: 以下遊戲內容不含任何影射或單打成分,請放心猜度。)

燥狂男:「你睇下,果個正一賊仔!一定要拉佢!」

唯諾女:「哦,佢應該都係借既啫,會還既。」

男:「會還?你睇下佢,攞完d野眯眯嘴咁偷笑,你覺得仲佢會還?!」

女:「.... 再睇清楚d先喇,如果唔係怪錯好人呀....」

男:「喂,你又睇清楚d喇,佢準備鬆人播。」

女:「唔係~ 佢都未行出呢個門口,等佢真係出鬼左去先啦....」

男:「你啦乜鬼,佢依家出左門口喇,你仲唔快d追出去~」

(......半珦)

女:「等陣先,個職員咪走出黎捉住佢啦,唔洗我地出面 .... 幾好!繼續食野.... Yum Yum Yum (一路食一路講).... 食快d ....」

男:「唏,有冇搞錯 .... 慢慢食啦,因住啃親呀 .... 呢呢呢,你睇下,個職員好似同佢講左好耐,佢係都唔認播 .... 嗱嗱嗱,仲唔比番人添,你話呢個賊仔真係丫!」

女:「唔好咁心急住,再睇埋落去先喇,好似個職員仲比多樣野佢添播,或者個賊仔.... 咳咳,或者佢同人老友都未定呢。」

男:「唔係化,你呢d咩價值觀呀,朋友都唔可以咁下化,又食又lik 唔比錢,呢個世界仲有公理既?呢d唔係偷野就係貪污。」

女:「喂喂,你唔洗咁勞氣下,人地係自己既地方,想點咪點囉,你嬲乜?算啦....」

男:「乜算呀,姑息佢呢d咁既人,佢第日點帶住細呀?」

女:「.... 下?咩邏輯呀 .... 」








問題一: 果個賊仔全名叫咩?
問題二: 你睇完呢個故仔有冇咩啟發?

(特別節目: 太陽院線上映滑鐵盧

*******************(後按)

唉,係咪我出個題目出得太隱晦呢 ...

再比多少少貼屎:「問題一」個答案呢,同前排某上市公司名稱好似囉。咁「問題二」個答案就應該好易估倒卦,而且,我又再淨雞雞加左多 d d 貼屎 ...

Friday, December 14, 2007

抖下氣先

呢排吊緊頸,差d 斷氣。前日趕完第一條死線之後,即時頭暈眼花,仲要旁邊位靚女扶一扶先唔洗跌親。而第二條死線又黎緊,真係從未試過咁緊湊。

講開呢兩條死線,雖然係表面上面差別唔大(都係死線,no delay),但係思考方法上,就須要轉啱 channel 嘞。

第一條死線呢,就好似一個 Strategy Proposal 或者 Feasibility Study 咁,要表明清楚個 proposal 優劣既地方,用唔同既 Perspectives 去講述同一件事係唔同情況既後果同埋資源需求。對於我黎講,呢個 feasibility study 就好似做人咁,你想點樣可以開心過,其實好睇你自己點睇,而唔同既人,就會有唔同既需要、唔同既前因、唔同既理解。一個策略性概念,其實根本唔係一個,而係千千萬萬個概念。(吹水啫,呢樣我掂呀!)

但第二條死線呢,就好似一個 Sales Proposal,做好 Analysis 然後集中去說服個客你個 plan 有d咩優點,有d咩好處,點解用呢個 plan 而唔用其他 plan...... 坦白講,呢種 proposal 我知道我自己唔係好在行。唉,之前都試過做,做到一塌糊塗。我覺得,呢d proposal 雖然可以有好多方向同方法寫,但其實又好似只係得一種方向同方法,就係要說服人。說服人之前,概念要鮮明,要有立場,前文後理要通順,總之呢,要你貼貼妥妥。(呢傢野大鑊,真係唔多曉...)

依家完成左第一條死線既工作之後,就要即時處理第二條死線既工作,條天線頻道都未轉好又黎料,真係好難應付。況且,要我做 Analysis 寫 Sales Proposal 真係取小弟狗命。唉...... 點解做人要寫咁多 Sales Proposal 架 ...... 今次實比老細插到九彩 ......

***************

做到悶悶地,忽發奇想 ...... 若果好似做人咁,明明要寫 feasibility study,但又用 sales proposal 個方法寫。而又明明應該寫 sales proposal,竟然寫左 feasibility study...... 唔知後果會點呢...... ?

Friday, December 07, 2007

係我衰(...d)

其實死期將近,唔想分心寫野,不過...... 諗落,都要寫呢篇黎懺悔。我呢,好少係公開場合道歉,但對於某些人,我想同你地講句對唔住。

事緣我今日見到有某君同某君:阿乜哥,我見你呢篇寫得幾好,所以我係我鋪頭引用左你呢篇,如果介意,請通知。

噢!I am sorrrrry..... 各位巴打sis打,我無心架,我一向都係咁,粒聲唔出就借黎用架啦。不過咁,我好多時只係會放條拎落去,咁,應該唔會有人當正我寫下化。希望你地真係唔好介意,成日嚇親你地.... 拿,不過咁,單打既野另計(雖然我講過話唔做,不過都好似破左戒... 算啦,我認我律己以寬)。

其實我睇到類似呢句說話好多次,都唔覺得自己有咩問題,但無啦啦今日先有d 體會,覺得自己原來一直都無乜... 禮貌... (卦),因為覺得人地兩個可以咁客氣,以禮相待,好羡慕(嗚嗚)。再諗深一層,或者我以後都應該學下佢地咁,我應該要學識咩叫尊重人......





好!我從今日開始,所有轉載報紙既報道,我都會寄番封信比編輯部「單聲」;所有覆述名人高官講既說話,我都會打個電話比佢地秘書「單聲」;所有我講到隔離屋同對面部門既壞話,我都會發番個瞄通知佢地;寫披爬之前後,再拜訪番各位教授話我已經引述左佢地個研究。





我講得出,就要做得到!

講真,我真係有悔意架,信我喇。

(不過咁,如果你地真係需要我咁做,請回函通知小弟,否則小弟一定死性不改,繼續闊佬懶理。)

*********************

拿,等陣先,各位仁兄仁姐千祁唔好要求我 quote 你地d 野前單聲呀,我唔睬你架。(...乜我精神分裂咩?)

Thursday, December 06, 2007

年尾收爐,年頭開拖

經歷左呢幾日,我真係唔能夠唔承認自己真係老喇。通宵對我黎講,真係好大負擔。之後果日,朝早死死下,下晝仲要請假休息。都唔知為乜。

*********

點解叫年尾呢?哦,因為開鋪雖有一年,但一直乏善足陳,一事無成,依家連童心都無埋,真係大鑊。

*********

琴晚睇完新聞,嘩,阿局長(據聞仲有其他與會人士)咁講野,嚇死我。

雖則,我呢,就覺得不至於要一個講錯說話(哦,乜你覺得佢講得啱咩?OK。)既人落台,原因咪就係言論自由囉。縱使你係局長高官,你講呢d說話,都有你自由既。喂,佢都無講粗口,又無犯法,佢又一直依辦事,大佬,佢依家錯咩先。

呢個香港,合唔合資格做局長,你諗清楚,係用咩標準先。唔係一講錯野就要落台咁嚴重下馬... 喂,人地唔係民選出黎架,合唔合資格,唔該,睇下特首頭丫。

雖然比著我睇,雖未至咩人生攻擊(Well,你覺得自己唔係既話,咪當人發噏風都得下化... 其他人又洗咩講到十萬八千里遠呀),但又真係令我覺得局長好小氣。阿局長,你認為人地無料扮野搞啅頭,咪係會議過程比d 顔色囉,玩都唔好玩二三線枱底野喇,局長級人馬,點都應該明刀明槍先體面傢嘛,如果唔清楚咩叫體面,問問你阿頭先都得卦。

之不過咁,又有 d人,成日土共前老毛後,真係好唔 Pro,咁又咪同自己所講果 d 土共老毛一鬼樣~。點解係要搞到呢個世界,sorry,呢個香港,要分清楚男左女右,良心狗肺先至安樂既嘖。喂,人人都有理想架,係咪你個理想一定比人地高尚 d 先。

唉,點解全香港人講野都係咁。依家d人,好似根本唔係要人認同,想果d 異見改變態度,反而係叉叉叉!好似叉完就可以改變呢個香港,唔該,唔該,諗真 d,究竟人... 人呀,究竟係點先會改變喇,講咩知識型社會,真係... (又或者,只係我思覺失調都唔定...)

我都好同意人係要有立場,就算無,都無所謂,但係,到你好聰明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時候,其實大家咪都不過同類~。Well,最後呢幾句,係比我自己既,用黎慶祝自己開鋪一周年多d d。

Saturday, November 24, 2007

The halo over a single swan

(近日需要急於整理《兔子和狼》系列,死期將近之際,無啦啦我係孫公個 blog 插嘴講咩黑天鵝,之後一路搞到自己注意力無法集中,抵死。所以決定今日清清腸胃。本篇純屬洩洪之意,並無關任何看倌如何對待黑天鵝理論。)

前言

The Black Swan... 係由某學者 Nassim Telab 寫既一本書。而當中既 Black Swan Theory 大家都應該耳熟能詳勒,少了解既,查下 Wiki 條 link 啦。(蝦,咁我又寫乜鬼,真係發癲。)

依家坊間好多人都講咩咩係 Black Swan (即之前無人認為會發生既 unexpected 事件),或者咁咁先係 Black Swan。查實呢,我真係聽到...厭。(多多得罪)點解呢?因為我只係凡人,對於日常經常接觸到既野都有 threshold。接觸得太多,會飽死。又因為,對於我黎講,Black Swan 並唔係咁用囉。(係,我係鑽牛角尖)

有前因?

就本書所提出,"almost all consequential events in history come from the unexpected"(抄 Wiki,大意即 "歷史上各肥皂劇都是由於意外所引致")。呢句說話對於小弟,並無一個當頭棒喝既感覺,反而第一個反應係:鬼唔知阿媽係女人咩。不過諗深一層,其實呢個意思無講錯,因為包括我,都好可能認為好多野(尤其某些過去事情)都可以推算到一個 "前因"。

不過之所以我如此反應,其實可能因為我本身對於歷史認識不足,根本唔知各種官方/科學化既"前因",所以並無受到太大衝擊。(好明顯我呢d叫不學無術)

又而且,我覺得之所以沒有多少可靠前因,因為歷史過程同影響是由"人"所組成,由"人"去作反應。歷史只能夠反映人某些"行為"。而"人"對於所謂前因既判斷,根本從歷史紀錄上,無法獲得確定。史實和史觀(註:Elvis對於史實史觀寫得精彩,教小弟敬佩羡慕不已,不過最近佢 privatize左個blog,無法連結相關文章,遺憾遺憾),只能反映"人的行為"(尤其這些行為乃集體性,而非個人性的) 。可是,呢d人既行為對於如何/能否影響歷史進程,於我,有很大很大保留。( 唉,講起又諗到特首文革論,不日再談)

補充: 小弟並唔係否定事出無因,正如 Geoffrey 兄所講,每件事都有其原因,我既意思係每件事情既發展,未必係因為 "人" 所推斷得出既 "原因" (例如唔同史觀所帶出既原因,都會唔同),反而可能係因為一連串人所睇唔到既原因(亦以後都無人知道既原因),呢d原因,就係所謂 the unexpected。

The temptation to predict

雖然作者企圖強調 "Black Swan logic makes what you don't know far more relevant than what you do know.",但係,好多讀者都唔理會呢個含義,並嘗試猜測下一個黑天鵝會唔會/幾時/咩情況出現。

其實預測唔係錯事,仲係"人"為左令自己對於前景覺得安穩既一種好普遍既做法。不過,係quote 黑天鵝理論既同時,又問會唔會/幾時/咩情況出現黑天鵝,咁似乎,好似等於一方面 quote理論,一方面否定理論。(或者係我理解有問題,但我真係覺得呢個情況好有趣。)

On focus

重點係:歷史呢樣野,以史實而言,根本無"重點"。唯有史觀先會產生"重點"。

雖然小弟同意:"almost all consequential events in history come from the unexpected",但係,世界既轉變並唔係由一連串所謂的 "consequential events" 所組成,反而係每個人好微小微小咁集合累積而成。這些"連串事件",只係史觀所形成既焦點。簡單黎講,Black Swan Theory 雖然提及 Unexpected events,但並唔代表歷史因為 Unexpected events 而左右。

此理論既讀者,好容易會產生一種虛假既想法,就係:

1. 歷史係因為 Unexpected Events 而成就
2. 就算我地唔可以推算呢d events既產生,我地點都要做番d 事後準備(或者 Contingency plans)
3. 結論:Black Swan Theory 點樣好,點樣掂

以上三點反映,讀者好容易過分看重黑天鵝理論所提及有關 Unexpected events 既影響力,但其實只係讀者對於呢個理論 "合情但不合理" 既期望。(呢個期望源於呢個理論既來源,即 "黑天鵝" 本身)。

...唔明白?整個錯誤就係:過分強調 Unexpected Events 係歷史同世界發展既功能,潛意識上否定左個人既努力/選擇同埋各項最微小事件既相互影響,於我,其實世界發展根本不在乎所謂咩 "Episodic events" 或咩 "100 great impacts that change the world"。

...唔同意?咁我就用番 Thomas Edison 既名言:Genius is one per cent inspiration and ninety-nine per cent perspiration 同埋 Winston Churchill 既 Courage is going from failure to failure without losing enthusiasm 去表達我對於所謂 great discoveries 同 unexpected events 既態度。

Perception of 911 as a Black Swan Event

完全唔同意。

對於美國人,甚至其他有睇過 911 呢件事既人,都可以係一個好大既 Surprise,而且影響受害者家屬既心靈、影響唔少人對於恐怖主義既態度... 有人話,意義深遠。

但其實,我相信 911 係50-100年之後,所謂深遠既意義,不過同依傢好多人對於文革一樣,漸漸被社會遺忘。例如,我地可以反問,若果記得半島戰爭時候既游擊戰爭既教訓(或可採用更好既例子,呢個例子反映,911只係另類既游擊戰),就會避免 911?但要留意呢度同作者曾反問如果採用了點樣點樣既情報,能否避免911既意義唔同。

我呢個問題既意義係:歷史事件其實係度不斷重複緊,呢d所謂深遠既意義,其實根本沒有意義。

歸根究底,人根本唔能夠避免所謂 unexpected events:

其一因為萬事既複雜性;
其二因為"群體"唔能夠有效學習;
其三因為"群體"唔能夠作出有效判斷;
其四因為呢d 所謂 unexpected events,根本係由人做出黎既。

正如 911,根本係 Al Qaeda既精心策劃,同黑天鵝理論中既 "自然性" 同 "隨機性" 不能混為一談。狹義一d黎講,911 對於 Al Qaeda,甚至對於部分痛恨美國既人,係呢一刻,絕對唔係一個 unexpected event with great impact,因為呢d impact已經開始消失得無影無蹤。(嘗試問問佢地既意見啦。)

視 911 為 "大件事" 既人,只有美國人(等)。呢隻所謂黑天鵝,好似已經越飛越遠。過左幾十年或者百幾年,又再次發生類似情況之後,又以為呢隻鵝飛番返黎。其實,呢隻鵝,根本就一直係身邊。

Laser, PC, Internet 係黑天鵝?

同理,咁電燈、飛機、紙筆墨硯、粥粉麵飯都曾幾何時係黑天鵝卦。

或者喇,但係,究竟呢d產品第一次出現既時候,究竟引起幾大既回響呢?係咪好 unexpected 呢?大佬,比著我只係100年前既人,依傢咩都預料唔到喇!

我既意思係,若果黑天鵝要造成衝擊,咁呢個衝擊真係攤長左好多年囉。咁係咪未見過 Internet,一見到先發覺原來世界已經係圓既,先叫衝擊呢?我咁大個人未見過黑天鵝屙尿,突然有日比我見到鵝原來唔會屙尿(其實佢地係屙固體既 Uric acid),又係咪 Black Swan Theory 作祟呢?

對於我,黑天鵝其實係一群又一群,但又只係令人震撼,再被人遺忘,不斷重重復復再震撼又被遺忘既黑天鵝。歷史/世界上,根本無單一既黑天鵝

Personal Black Swans

話分兩頭,相對歷史,以個人作出發點既 Unexpected Events,就可以引起好大 Impact。例如一個車禍。

車禍前,司機之前估唔到,計算唔到,盡力避免但總要發生。

大而持久既衝擊,始終對於個人,先有意義。

When Black Swan meets Paradigm Shift

黑天鵝理論,從我個人觀察,最有效既範圍,只係個人、其次群體,絕不適用於特定某時期既所有社會,甚至人類整體;時間性而言,只適用於一個 Period、最多一個 Episode,完全不能用於歷史。

坊間流傳既 Paradigm Shift 適用於個人,但對社會則有好大爭議性;不過對於科技實用性黎講,Paradigm Shift 代表住劃時代既轉變。

從小弟角度黎睇,黑天鵝理論隱含 Paradigm Shift 價值,而非相反。但 Paradigm Shift 並沒有黑天鵝理論中既 Psychological Surprise 元素。而黑天鵝理論中所述既一連串 Unexpected Events 既元素,雖然企圖以 "歷史性大事件" 黎作推論,但並唔能夠說服小弟,因為所謂 "歷史性大事件" 只係由人性史觀所建立,嚴格黎講,人從所謂歷史性大事件中所得到既意義,只能 "推論"(即黑天鵝理論所反對既方法),而唔能夠獲得證實,甚至建立有決定性意義既關連。

Tolerance, Sensitivity, Assimilability

對於我黎講,Black Swan Theory 本身(留意:唔係話"作者" 或該書,而係理論本身)所帶出既,主要唔係關乎 "Unexpected 或 Surprising Events",亦同點樣處理黑天鵝所帶來既後果唔係太大關連(恕罪恕罪)。最大的關連,其實係同 Tolerance of Uncertainty/Unexpected (即對於不明朗/意外情況的容忍度)有關。

從社交關係黎睇,由自己到身邊人,到鄰舍、社區、國家、其他國家、火星、銀河系等等...... 一路往外輻射出去,對於突發事件既容忍度會不斷提升。自己打擊最深,社區以外既地方早已未能感受到其切膚之痛。而對於呢d 突發事件,唯有自己敏感度最高,覺得所有事情都係沖著自己而黎,但身邊人,已經開始覺得你過分敏感,國家嘛,認為你只是民意中既一個微不足道既百分點。再且,當呢d突發事件牽涉到越黎越多人既時候,人越多,消化能力就越高,對於所謂大事件既影響,亦會驅散得越黎越快。

即係話,Black Swan Theory 按照 "數量" (尤其人)同 "距離" (尤其人際關係) 成為決定衝擊係咪重大既主要因素。

但我會進一步問,有咩 Great Events 能夠帶黎足以令整體 (1) 覺得 Unexpected, (2) 受到深遠影響?

以上問題,恕小弟才疏學淺,我覺得從世界角度,呢種 Great Events 幾乎不存在。於社區之中,呢種 Great Events 好快就會被遺忘,但又係歷史中不斷重複。

Black Swan Theory 對於現今既世界,並唔能夠幫助任何人去解釋所謂影響世界/經濟/政治層面等重大既事件。黑天鵝,其實相當個人化。

結語

(呼。雖然錯漏百出,但終於可以瞓餐飽,唔洗心掛掛。)

Black Swan Theory 比我個人最大既價值,就係比我再次見到 Halo Effect 再一次展示強大既影響力。

對於我,Black Swan Theory 既可讀性 "指數" 與 Da Vinci Code 同等 ~~ 睇少一本書,完全無壞。(係呀,我不學無術。有偏見又點?人生苦短呀我。正如我呢度,你睇少一篇都賺左時間啦。)

- E&OE -

***************

2008/07/19:歌德哥哥睇完本書之後講黑天鵝,仲正呀!

佢認為本書主旨無上篇Fooled by Randomness咁清晰。而我呢,就抽左一d我覺得係佢個重點:

1. casuation,correlation,同埋「科學論證」既問題
2. blackswan一書最有意思既係,佢背後既論證,或哲學
3. 哲學上懷疑論對「科學知識」既質疑
4. 最重要,亦都係重點既,其實係「知識論」問題。亦即,懷疑論問題
5. 當我地試圖汲取資訊,又或媒介嘗試給予我們資訊時,我地應該要懷疑資訊既「可信性」。
6. Karl Popper, Thomas Kuhn 既哲學. (尤其Popper,超重要)
7. blackswan一書最值得讚頌既係,係過程,而非結論

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一百步紀念日

我嘛。呢篇查實係第一百篇。

若果根據之前口聲聲話,一個星期寫三篇,咁應該係2007年3月左右已經達成目標。依家足足遲左成8個月。又想湊夠開舖一周年先寫,但諗諗下,忍唔住爆出三個字:哈.哈.哈。寫咪寫!

原本今篇想寫d野紀念下呢個整數,不過又發覺,原來當人生踏入某一個整數,成個人既思想都會突然轉彎。原本人生好好地應該係一條好連貫既 Sine Wave,突然到左呢d 整數 moments,滑滑既 Sine Wave 突然多左好多稜角。

唔知係好彩定唔好彩,呢d多左o係我「歷史」既稜角,都係比較細微,無咩值得回顧。觀之其他人,佢地既歷史稜角,有時真係好岩蠶,好值得紀念。

不過從另一方面睇,我既「歷練」稜角,反而變得岩蠶。以往待人處事既方式,都有好大轉變。或者身邊人唔多覺,但其實我既陰暗面,同呢d稜角一樣,越黎越明顯(或者越黎越陰暗)。我嘛,呢d先叫做「偽善」,其他人唔該借孭。

所以嘛,好想講句:我,「萬劫不復」(或者:晚節不保)。我想懺悔,都已經太遲。

雖然多左呢d 岩蠶稜角,但亦有一樣值得自己老懷安慰既係,我個 Core Values 仍然都係(暫時都係)無變:學習。雖則睇番轉頭,似乎學壞左居多。

呢篇一百步,寫比可愛既你.妳.您,同埋.我既 Da Da。


... 到最後,都寫唔出一隻字紀念呢一百步...... 算喇。(呢兩個字係人老左既標記。)


[蝦,近排呢,我鋪批評癮又起,想講下 Black Swan,Long Tail,Best Practice 既 Halo Effect 同埋 Democracy vs PM。(... 查實我係講下啫,邊寫得出丫)。]

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對工廠保安工作、甚至咩係管理,都一無所知,對國情更加係白紙一張,兼任呢個保安部主管一職,外人眼裏係不自量力,而我只知道,有何不可?做啦!

廠房,分南北兩廠,相隔一街,另宿舍數棟、飯堂兩個。

老狐狸,五十零歲,廠長,聲大夾無準,但經常係旁邊搞小動作。慣哂。(佢同我都慣哂。)

阿辛,四十零歲,副廠長,原兼任保安部主管。比我接管當然有d唔高興,覺得老闆懷疑佢能力,不過,佢都算合作。佢份人... 算啦,我都幾尊重佢咁喇。

保安隊長阿袁... 你,我知你想我走,當然喇,我年紀比你輕近廿年,經驗比又你少一大截,連普通話都唔曉,做你老頂,我都覺得唔好意思。呵呵,唔好意思!....... 不過我係要食住你!

副隊長阿非,二十來歲,高中畢業。最值得我信任。

隊員阿風,二十出頭。對我講從家鄉出走,因為當時參加左傳銷,欠家人同鄉親一大筆,於是走黎呢度打工賺番d還錢。其中一隻食指比一般人短,似係工傷做成。

隊員阿禮,二十出頭,剛剛從軍隊退伍,直。講野都直。同樣為左傳銷離鄉,所以同阿風私交甚篤。

阿梁,三十餘歲,報稱退伍。但當我叫佢寫出當年學過咩槍既時候,佢個答案呢...嘿。深藏不露,要小心。

阿標,三十餘歲,報稱退伍,阿梁之堂弟。古惑,講就天下無敵。

老龍,五十餘歲,主要負責宿舍保安,原來同阿袁係對頭人。

另有其他隊員,包括日夜兩班,全體共16人。(d名就快唔記得哂)

**********

接管保安部不足一星期,終於寫好一份保安計劃書,全書18頁,用手寫(唔曉打簡體字呀!點呀!五筆?咩黎架...)原稿比老細,副本比阿袁再轉交下屬傳閲。精華包括分區範圍、巡邏方式、隊員守則等。(按:現已失傳。)

阿袁話全部隊員閱畢。好,唔該集合所有非值班保安黎一次會議。

會議中已經唔記得自己講乜,總之普通話加廣東話大兜亂。其中一位哥哥仔因為某某有病,所以未能前來。好。(事後老龍告知因為呢位哥哥其實去左同某某人之老婆幽會,所以...... 但唔記得最後有冇比人揭發)

會議之後,雖然都知道阿非未必能夠完全認同我既方法(當然喇,乜都唔曉就做人大佬),但係都明白我既用意,亦採取合作既態度,配合我既調動...

題外話,所謂調動,有時可能係果位高高在上既老狐狸搞出黎既...(達賴喇嘛!果度無人睇住個門口喎,我都話你地班保安唔得架喇...) 嘩,好有共鳴!自然和應 NLM。

講番轉頭,阿非就合作啫,但阿袁就唔係囉。一黎阿非年輕有為,二黎都知道自己都係呃飯食啫,三黎梗係因為身有屎驚比人踢爆喇。所以,阿袁表面上就同我合作,實際上就同老狐狸串謀。

查實佢地兩個老師傅串謀我都無咩野(包括心情),反正我香港黎,最多咪香港去。不過咁,我係度做緊野,就咪搞亂檔!成日話我呢個保安要炒,果個保安唔應該請,喂喂喂,d保安唔係我請架,你當時同意咪你炒鬼左佢地囉!所以... 你講咩,我都左耳入右耳出啫。最難為既,其實係我 d 細,搞到佢地漸漸唔敢撐我。

**********

阿袁嘛,嘿。你遇著我,總算係你唔好彩。用左一段短時間,就摷倒你同以前果幾單工廠偷料案有關連(喂,你明明果幾晚應該當值,點解咁啱你又調左班?!),仲比我捉過你幾次夜班當值瞓到嗝嗝聲添(...淩晨三四點呀無陰功)。哈,你d痛腳咁多,弊喇你!

老龍、阿非分別都同我講過阿袁其實同阿梁、阿標等人(即係唔只佢地三個)正暗自開會,似乎對我有所圖謀。哦...既來之則安之啦。(好彩我都有準備。)

至於阿梁呢個衰仔,坦白講,有時我真係捉唔倒佢究竟佢立場係點。雖然我好清楚知道佢入廠其實立心不良,但係,既然我封殺哂佢要攝既位,我係唔應該咁緊張。(嘩,真係無人知道我用左幾多心血去防備佢地,又,我可能唔應該徙咁多時間去做,反正吃力不討好)至於我咁著緊,又可能係因為第一次做人大佬卦。而阿梁佢,老謀深算,Friend or Foe? 要抉擇。我都捉過佢瞓覺,事前仲信誓旦旦咁話絕對唔會。唔會?呵呵,睇下點,咪又係衰比我睇。

而阿標呢?呢份人做衰野太容易被人揭穿,所以不足為患(我估)。佢又太多口。所謂言多必敗,佢副底牌不過係老頂面前唯諾,背後藐嘴藐舌,連最蠢既都睇到佢副嘴臉,不足為懼。

阿風。雖然已經事過境遷,但其實我到依家都未敢完全相信佢。佢曾經做過某d野令我好懷疑佢既誠意(不過我已經唔記得確實係咩事)。係。我係容易相信人,所以我會加倍時間去證實我有冇睇錯,不過到依家我無得再證實啫。夜闌人靜,一樣好瞓。

最後到阿禮。唉。呢個後生仔。唉。等陣就明白......

**********

清君側。面聖。

呵,誰不知老細竟然叫我 hold 住阿袁單 case !撞鬼,老細,你係咪琴晚輸左 80底麻雀?

仲話鍾意阿梁呢兜友仔添(話曾經好醒目咁送老細返宿舍),大鑊。

**********

突然一早,阿禮同阿風一齊係廠門口等我返工。阿禮口鼻流血,仲甩左兩隻門牙(無錯,係門牙!)

事緣係阿袁帶住全體保安做晨操(以往停左一排,係我叫佢地做番,最初我都在場好好地),跟住... 總之有d踫撞,再有口角動武。阿標從後捉實阿禮雙手,然後阿梁就出拳打左幾野。最後例牌散場。

大佬,依家我做咩都無用... 老狐狸同阿辛叫我應該即刻報公安,仲話因為係非工作時間,所以唔洗賠工傷,然後借機炒哂班友仔。(Well,咁既事應該點做我唔識架當時)我問番阿禮點解唔報公安,佢就話因為我可以同佢作主,主持公道(無端端做左包青天),所以一定要通知我。咁又唔打我手機?無?頂...

好,先帶阿禮去到醫院。我比錢。唔記得比左幾多,總之無問老細攞番。然後同阿禮、阿辛去報公安。

公安之後開架吉普警車車我地幾個摷兩條友出黎,最後搵到阿梁。阿梁賴死唔認,仲係我面前裝傻。天,我原來之前比機會你地只不過係令一個後生仔以後要帶假牙!心情... 唔識講。

阿梁最後被囚禁係派出所,幾時放出黎,唔知,罰幾多錢,唔知,以後佢既一切,我都唔知。

至於阿標,就好似無事發生過咁,仲係廠門口附近抖黨等阿禮同阿風結完工資出黎,要找晦氣。(其實不外乎要錢... 我估)

我見到當然扯火,未諗過自己係人眼中有幾矜貴,然後單槍匹馬去同呢條 LT 講數,打完人地兩隻門牙仲要攞錢!

Well,火還火,但係我關注既,唔係我,係兩個後生仔,我終於做左一個我知道以後都“唔會”做既決定,私自比左300蚊比阿標,叫佢以後唔好搞佢地兩個。阿標當時都同意,仲話其實唔關我事... 不過,唔關我事又點,錢照收。

番到廠,我同兩個後生仔講,你地兩個馬上收拾所有物件,再三叮囑佢地要即刻離開呢個鎮,再醒多兩百比佢地搭車。唉,又係話一定一定....

**********

夜晚,我去另一個鎮夜蒲作反。

誰不知,阿袁一個電話比我,話阿標帶左成八九個人去宿舍要摷阿禮同阿風出黎... 頂,你倆兜友唔係仲未走下化...

趕番去,人去留空。

最後唔記得點樣,阿風接觸我,話果晚佢地兩個真係未走,(真係,頂,你地搞乜!)。

再再之後,我好高興,就係另一個鎮,見到阿禮,佢似乎都好開心,對門牙仲補番(唉...),返緊另一份工,係屋村做保安。

**********

我係度諗,咩叫... 叛?點解要叛?係咪我逼成?

Sunday, November 04, 2007

我不曾為「民主」祈禱

肥醫生寫了一篇參加佈道會去慶祝回歸,然後再寫一個續集

其中網友 Carla 寫的,讓我再次有機會看清楚自己對於「靈巧如蛇」的取態。但肯定的是,我欣賞她。

至於我嘛,慣於不守人道。所以... 後天待續。(嘿,一定唔會爛尾!)

*************

現續。

一禱三頓

當領禱人於主日崇拜中領大眾一起祈禱,說「但願這個地方會有民主」... 我便從專注中驚醒。

對,我相信,信徒之所以祈求,是因為信徒們認為民主制度,是一個合理的制度,能夠為社會帶來更美好的將來。

可是,一個共產國度,人人皆可平等地使用公物(很早以前不是說要同物公用的嗎?),不是更應該值得爭取嗎?何以爭取民主?是否因為民主制度能帶來什麼?(當然民主制度比共產制度好啦,歷史已經充分證明了!)

或許有弟兄姐妹認為我這樣爭辯無益,因為每個信徒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主張,而且,這個民主訴求,幾乎是社會共識,同心為此祈禱並無不妥,甚至更是以身作則之舉。

明白,好明白。讓我再次投入...

然後,當領禱的說,「經濟好轉了,我們應該感謝上主,因為... 」

不過,我又反射式地皺眉。若人知道,大概會說我性格奇怪,喜歡鑽牛角尖... 繼續...

領禱的再說,「我們基督徒,要... 」

此刻,我知道往後的祈禱內容,我都不應該是參與者,我默然。

民主、經濟、基督徒

現在的我,縱使我這個世代已經轉換為不民主,甚至王權,極權的世代,我也不會向上帝呼求「民主」。因為社會境況之好壞,不是因為民主,而是統治者有否濫用權力。人心之趨向,也不是因為民主,而是各種人民如何對待歧異。

人說,C.M.,你都說你自己是民主Skeptic,當然不會在禱告中支持喇... 對!其中一個原因正正就是這樣!既然有人會不同心,為何要為民主祈禱?

民主,可屬信徒的人生目標?聖經內有說我們要支持民主嗎?或你會反問,民主不好嗎,何以不能祈求?

我,不是阻止信徒們祈求,你們求什麼也可以,而是,於我,求民主,對自己無益。對於禱告,我會很關注用詞,因為每個用詞,背後都隱含大眾的理念。而這個理念的背後,是為了心靈,還是為了身體?民主制度,能創建心靈嗎?

若認定耶穌為榜樣,祂曾否為羅馬政府如何執政而祈求?

經濟好,心靈就好嗎?經濟差,心靈就差嗎?

「好了,若經濟好,窮人便得益。經濟差,便會有更多窮人受苦。」

光以現今的情況而言,經濟好了,窮人得益了嗎?經濟好了,公義就“順帶”可以彰顯了?

「C.M.難道你想經濟差,連自己一家人三餐不繼,就是你所祈求的嗎?」

不。無論經濟好壞,我們也為生活奮鬥,不過,為經濟發展而祈求的同時,會否同時為自己的安穩舒適而祈求?又,若為窮人家三餐溫飽祈求的同時,會否同時為自己“毋須介入和付出”而祈求?又好了,若你大公無私,那請你再問一次自己,為何要為經濟祈求?

若認定耶穌是榜樣,他又如何為耶路撒冷的經濟而祈求?

「可是,基督徒不是要關注鄰人和貧乏人的需要嗎?我們基督徒應該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

(明白。但在此往後所寫有關“我們不應自稱基督徒”的言論,請有心人自行取態。)

不錯,「信徒」們應該如此行。但是,當信徒認定自己就是個基督徒的時候,他往後的日子,就有機會無端為自己肩負一個笨重的泥耙,“活在別人,而非神的要求當中。”

信徒們,你們一定不記得《使徒行傳》第十一章26節所寫:「門徒(被)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 (The disciples were first called "Christians" at Antioch)。

由於信徒的行為,所以“被人”稱為基督徒。(???)

信徒們,你們努力爭取成為榜樣,原是值得敬佩,值得欣賞。不過,從開始認定自己就是基督徒,就等於從一開始認定自己就是榜樣。或許信徒們沒有察覺到自己究竟是何時開始稱呼自己做基督徒,但容許我問一句,你們曾否稱呼自己為“信徒”?

「C.M. 你太執著。」

是,我執著。因為我所看的是,得救,是從恩而來;但名譽,乃是從人而來。而這個名譽,就是一個信徒,能否得人的確據。在得人以先,我不能容許我借基督徒之名,擡高自己得救的身份。原因一,乃不符基督徒之出處,二,因我作為信徒,還需要一個目標去爭取。

你們稱自己為基督徒的時候,如何制定自己的目標?靠教會上升了多少人?靠點算多少人決志?作為信徒的成功,就一切靠“自己”去量度?

因為我,要靠人家去量度,所以我,執著。

聖經、人、謙卑

Carla, 認真地說,我是敬佩你的。因為我知道,你愛人,也很認真對待「真與假」。

我作為一個平信徒,未受浸禮,也未嘗餅和酒之味... 這刻,我的心情,就正如我寫《神跡於我》系列時一樣... 無人見到。

你在肥醫生網誌中的留言,容許靈性貧乏的我,回應你給我的回應。我這篇回應,不是針對你,而是聽到的信徒們,包括各位認為自己的是信徒或基督徒,甚至靈性長者的人。

我明白你們在爭取人,爭取順利舉辦佈道會時的難處,這些難處,定不足為外人道,也從當中可以看到自己想爭取的順利。作為沒有參與是次佈道會的人,我不能質問你今次「靈巧如蛇」的必要性,因為已經做了。沒有人知道,若沒有如此做,繼續堅持,會有什麼後果。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因為,我希望你明白,「靈巧如蛇」,不對「事」或「物」,而是對「人」。亦只有對「人」

有人說,聖經,所述說的,是救恩、是歷史、是神與人的約。不錯不錯,作為平信徒的我,這些統統皆是。不過,還有些同樣重要的,你們看到嗎?

就是「人」。因為神所關注的,不是政制,不是經濟,不是「約」本身,更是徹徹底底的「人」

信徒們,你們所認識的「約」,是一種約束性的誡命嗎?背後所關心的,還不是「人」?

何以關心?還不是「愛」?

從聖經中,你們認識「人」嗎?有否領略過,「得人」之道嗎?全本聖經都在敘述「人」的時候,有否學習過「人」的種種?信徒們關心「人數」的時候,關心有沒有下雨的時候,關心是否需要妥協的時候,你們有否關心過「人」呢?我當然知道「有」,但是,關心的「人」在前,還是「後」?謙卑的意義是什麼?

我會如此看謙卑

謙卑需要學習的嗎?不需要。因為「學習」本身,就是謙卑。

我並未有看完全本聖經,但敢大膽地說,神大抵沒有叫我們「學習謙卑」,祂直接只叫我們謙卑。有時候我們或會覺得,神要我們謙卑,就是屈服、臣服。因此人或會覺得,神,是有強權無公理。可是,謙卑於我,根本跟屈服、臣服完全不是同一回事,所以我膽敢說,神,沒有叫我們“學習謙卑”。

叫我們謙卑,就是叫我們學習。向神謙卑,就是不斷的學習。(這裡的謙卑是主動的,被動的,我暫且稱作謙虛。)

兔子和狼》所講的職場衝突管理,說穿了,其實就是「學習」對於人生起跌的影響。也就是說,謙卑,作為「做人」,以至作為「做信徒」的背後的方針。

唯有不斷的「學習」,才會明白何以神要我們「悔改」。因為「悔改」,就是徹底打破舊我,重新上路「學習」的意思。而作為「人」,作為「信徒」,「學習」背後的目的,就反映你「對誰謙卑」。

你現正準備對誰謙卑呢?

Sunday, October 28, 2007

Cleopatra 的男人簡史

我叫 Cleopatra。

渣估怒火眼睛前排寫情史,鼓勵左我寫番篇男人簡史留念。

先講下我自己。

我,外表麻麻。個名仲成日比人話太長,發音有難度。雖然都叫 Cleopatra,但就肯定我唔係可以傾國傾城果隻。

做開 Boutique Sales,日日都會見到唔同既客人。不過可能黎我地Boutique既都係女人,所以識既男人,都係"有根有據",絕對唔隨便。

不過我呢班男人,唔係全部都係情人,有d,係知心;又有d,算一刻霧水;大部分,其實只係我呢個簡史既路人甲。

Achilles,係我個首任男友,當年大家無啦啦走埋一齊。雖然佢屋企人都好鍾意我,而且大家有過一段開心既日子,但路途曲折,分手收場。

Belisarius,與 A 相識,我地兩個曾經有過一刻火花,但因為 A 既出現而安樂告終。

Caesar,倉務部主任,年輕(當年)靚仔(依然)。因為果時同 C 經常出雙入對,所以被其他同事一致看好。不過後來 Cecilia 主動出擊,我嘛,醒水退出。

Donitz,補習班同學,曾經有段時間同佢單獨去街,有日係牡丹樓問我,可唔可以講清楚我地兩個既關係,佢話好迷茫。

Elliott,新來行政部同事,又一個年輕靚仔。阿 C 同 Cecilia 係一齊之後,各同事大跌眼鏡,替小妹不值。又因為我無機心,所以周不時同 E 去街。再次引來其他同事誤會。

Florentine,物流部新星,見到我就口花花。單身,有學識,又靚仔,好男人一個。

Gardner,來歷不明新同事。因為 G,我同 A ... 必須了斷。但佢經常生活於上流,同我呢種鹹魚青菜既女仔,根本唔夾。自從佢同另一位來歷不明既女仔一齊之後,我往後幾年都放唔入其他男仔。

Harvey,進修班同學。唔... 唔知點解,我對佢有一種莫名既好感,但佢就若即若離。

Iverson,新公司會計部精英。都係我衰,講野無分串。有晚捉我出黎,問我承唔承認我講過既野,死喇,我係講過,但不過成班人搞下氣氛遮...

Jenkins,我第二任男朋友,同事。曾經一齊落 disco 比警察查牌,見我地兩個無乜可疑,於是淨係的左我地兩個出場。原本故仔到此為止,但後來比人唱話我地兩個落D fing頭,然後咁咁咁咁咁...

Kesselring,又係同事(好悶)。大時大節,竟然約左成棚女仔飛起我。我足足萌左幾個月。個仁兄仲話唔知點解我啦啦啦咁耐。

Lafayette,銀行職員。又係我衰多口,講咩話無男仔吼遮!我唔係 X 剩蔗!

Massena,絲絲入扣,不過我知道,佢對我好,非因男女之間,而係我倆心靈相通。

監考官: 各位,時間到。Times up, pens down. )

......

監考官: 喂,好停喇,如果唔係就......

Cleopatra: 係幾年前,我已經同自己講過永遠唔再聽、唔再唱呢首歌... 不過,今日,我實在無能為力...

Love will abide, take things in stride... And I never drew one response from you... Wait for the day, you go away. Knowing that you warned me of the price I had to pay...

Linda Rondstadt - Long Long Time


監考官: 喂,好停喇...

Monday, October 22, 2007

我喜歡

喜歡「真」的歷史

中午正在吃飯盒的時候,游走到 Leona 的其中一篇網誌

我很想說,我喜歡認識和理解歷史。

歷史從來對我就是「真」的代名詞。因為要真,才能了解歷史的意義。(後按:原來這個真,不是真相,是真誠。)

看到早陣子《都市日報》寫「滿洲國」、「滿洲銀行」,不爽,非常不爽。當年這個由日本扶植出來的政權叫自己做「」嗎?銀行又叫「」嗎?由汪精衛在淪陷區打理的政府又叫「汪政權」嗎?

縱使只是一個當年日本操縱下的傀儡政權,那就可以抹煞她曾幾何時作為一個「真」政府?

如果這叫作政治正確,我寧願選擇歷史正確。這也是我對鹿死暈鴿的態度。


喜歡HR

再有朋友問我對HR的觀感,猶疑之際,想起 Motivation Crowding Theory

友人說我扮清高。Errr... 係卦。但我是真的如此,歷來如是,所言非虛 ~ 每次上司老闆為我爭取到加薪升職,我都會覺得不高興。

原來這個理論也有一個現成的實例給我開眼界。

若你狠狠的說我錯

...... 我真的會很高興!因為我也會毫不留情地證實我沒有錯。

倘若我真的錯了,我或許會有點內疚(對那些相信我的人),但我一定會很舒暢,也會很感激你。

Prove me wrong, then.

**********

一個老闆總希望下屬認同,一個朋友也多希望老死支持。

如果我死命抓緊你不放,跟你打對台,你會快樂嗎?我寧願你快樂,還是寧願我自己快樂?

**********

你的目標明確,但弄清楚自己的信念沒有?

我要告訴你,縱使你的智慧超人、分析力非同凡響、學識豐富、理解深入... 但沒有信念的你,不過爾爾。你,比那些愚昧無知、盲目順從、無理取鬧,但堅守信念的人... 可憐。

不要問我信念的定義,既然沒有兩人的信念相同,你來回答自己這個問題吧。

Prove me wrong.

**********

因為你當刻的那一句話,我知道,那刻,你永遠勝不了我;那刻,你永遠比我可憐。(只是那刻,但願往後不會如此)

Tuesday, October 16, 2007

中國是否再毋須港燦?

當年,暗黑兵法的啟蒙老師告訴我這尚未成狼的小羔羊,他在80年左右國家開放之初獲香港公司邀請擔任駐廠顧問,工資約為二萬元。

然而到了二千年,他的薪金平均每年下調五百,尚餘一萬。雖然暗黑老師未能語英乃此根本原因,但他對於國情、官情、人情皆堪當現今眾港燦之師祖輩也。

兩年多三年前起,小弟已經對於自香港派駐內地的職位失去信心:一為待遇,二為機會。

當我的心還躺開去嘗試與這個極受尋常大眾厭惡,但有受色鬼港燦歡迎的大地交流工作方式的時候,待遇和機會開始在我面前變得模糊。

回到這邊全職工作已經三年,雖然略有機會與國內同事交流,但實屬運氣+本身經驗。


若有天我想再以港人身份與國內的十八銅人交手......


我的勝算會有多少?

我又會否來個每年五百(就算上調都死喇)?

國內是否已經再無處讓我們一眾港燦容身?

若仍然堅定地認為二十年內國內任何一個城市都不能追上香港,我會否即時被人事經理叮出門外?

Friday, October 12, 2007

你們近來好嗎?

您,今天還是打了一通電話給您。那通電話雖方32分24秒,我的心應可以安多個32小時24分鐘。您,不要讓人憂心。

F,還記得你的舊同事嗎?在公司裏我們雖只曾共事數月,但我和你在公司外,已經相遇無數次。你近來好嗎?同事們今天又提起你,我們甚念,尤其我們三四五。

G,是你來的嗎?為何我知道?還不是你告訴我的嗎?祝你更進一步。

Monday, October 08, 2007

又R (今勻R到股市)

股市1

收到朋友 A 來電,佢自己一向都無參與過大染缸,但因為呢排個股市大升,見到同事朋友都有斬獲,搞到心郁郁。佢d朋友仲同佢講話,搵得幾多得幾多,蘇州過後無艇搭。心煩之餘問我呢位燈神應唔應該入市。

大佬,我呢位燈神黎架,玩咩。

股市2

收到朋友 B 來電,佢自己一路都有玩股票,呢排市況變得波動,雖然前排斬獲甚豐,但依家都有d驚。(話驚賺少左幾個巴先... 追唔上樓下班師奶個回報率... )

頂,係咪乘機串我呀...

股市3

收到行家 C 來電,話佢老闆見到個個同事成日捕住個股市,“好似”會影響 Performance,問有冇計仔分享下。

呵呵,呢個問題就似樣勒... 不過講真,查實我自己都無認真諗過要點搞。Well,行家問到唔識好似好瘀,於是咪亂噏掟出最普遍果幾種方法比佢:

1. 拿,若果你地唔玩股票,我就加你地人工,升你地職啦。(務求高薪養廉。)

2. 又或者咁,拍爛檔,遲一陣先落盤,同我睇睇呢個project先。(打友情牌。)

3. 不過咁,若果你仲闊佬爛理,仲係辦公時間玩股票,我就出警告信,減你人工,Cut 你 Bonus,甚至炒埋你地!(睇你仲敢唔敢。)

4. 若果你覺得我太惡死兼無人性,咁我可以先日日監察你個玩股情況,然後叫主管日日督住你做野,等你唔敢亂黎。(米話我唔先小人後君子。)

5. 下?主管話d友仔太惡,唔敢閙?都得,唔比上網囉。最多set 番幾部任上網既 public terminal 係全世界前面,有需要,咪隨便用囉。(夠pok 可以試下既)

6. 哎呀。連唔比上網都唔得,班友仔真係幾惡。你不如出分 survey 比全公司,問下佢地想點仲好啦。(我係一個有社會責任既老闆。)

7. 太民主唔掂?你不如塞d工作比班友做,做到有氣無訂抖,等佢地無時間上網得唔得呀?(就斷你米路!)

8. 唉。若果公司真係咁悠閒,就米鬼理佢咁多啦。(Err... 又好似唔多妥播)

老老實實,查實你老闆想點?


借問各位高人又有冇其他方法呢?例如可唔可以叫香港休市一年呢又?(講咁多不如比幾個 lum把小弟先喇)

小懵 BB



小懵 Da Da 每逢見到左顧右盼的紫色頭,都會笑著哀求,要我抱起來,讓她一睹那芳容(咳咳)。


到今天這樣被逮到:





然後我把罪證擺在面前,厲聲要她招供的時候 ... 唉,她默默哀求,要我抱起來,緊捉著我,不讓我放下,不發一言。Da Da 似乎一點都不懵。


你說,為人老豆是否甚艱難?(Well,似乎記者的第一職責是紀錄,還竟花時間找相機...)

Tuesday, October 02, 2007

R 爆頭(我係都鍾意鑽牛角尖)

(多得肥龍兄,如果唔係我就一定... )

各位好友請諒小弟連日失蹤,因為呢幾日R 爆頭,係度諗,Peter Drucker 曾經講過,企業既首要功能/目標就係:

「創造顧客。」

O, I luv Drucker.

咁,若果係 NGO,佢地個首要目標又係咪「消滅顧客」呢?

又,如果係「消滅顧客」,咁佢地去爭取更多funding 又會唔會代表佢地個「消滅顧客既方法/策略」有問題呢?

又又,如果佢地個「消滅顧客既策略」冇問題,咁點解要爭取更多 funding 呢?

又又又,佢地其實係咪需要進入建制,或者參與政治,先至可以真正能達到佢地個「消滅顧客既策略」呢?

又又又又,NGO 其實係咪算在野政黨呢?

又又又又又,NGO 個首要目標又可唔可以「創造顧客」呢?


(查實我都係無野搵野黎講,醒目既就當我無到)

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軟著陸

近日離家上班,已經感到秋風起。不經不覺又一年。

回看這十多個月,發覺原來比往年經歷多了特別事,或許,不過是多了起伏。

新工作,雖跟舊工作無異,但其實又已經兩樣。

從受壓抑,開始釋放,到了解,接受。人,雖然一樣,但如何看,不同了。(阿Da二三四五,你們一定明白!)

病。醖釀。病危。病好。慢慢的。多謝您們。

寫。起飛。飛上。飛落。輕輕的。多謝你們。

搭客請繫好安全帶,飛機快要... 軟著陸。

************

哈,九月份,又到鑊氣月。今次一定要小心行事,不容有失。笨騾皮薄,不宜再剝。

繼續... 軟著陸。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果條友的自白

大大老闆打電話比人治部果條友,叫佢去地處偏僻既天下第一大部門搞培訓(美其名培訓,實質炒曬班人),因為呢班人淨係識得搞到一鑊粥。(備註:果條友一向好憎第一大部門。)

係人都知,果條友雖然貴為大大老闆親信,但出名閃得就閃,卸得就卸,於是詐詐帝帝請病假,仲買埋船飛,過大海去也。

就等隻船啱啱去到海中心,突然收到大大老闆急 call,問去左邊度睇醫生。死啦,答唔出添!(喂,搞乜傢伙海中心都收到 call 呀)於是...

“喂喂喂,呀... 斯俐沙喇... 我呢度收得唔係咁清楚呀,我轉頭打比你丫!”(Cut 線)。良久果條友以為過到骨,繼續闊佬懶理,匿入廁所辦大事。

原來大大老闆早知果條友靠唔住,於是一早安排左狗仔隊坐快艇跟蹤佢。果條友既然 Cut 左大大老闆線,狗仔隊就即時醒目,做野!

呢班狗仔隊全副武裝,一開始就想強行登船,呢一招嚇死飛翼船班打工仔,以為遇到海盜。心諗,劫財都算,萬一d 海盜劫色咪死!(你知啦,d海盜肯定“屈”左好耐架喇。)打工仔們連同船長一致決定,危險,速逃!

船長於是開行馬力,有咁快開咁快...

一來風高浪急,比 d 浪拋高拋低,就算係海中歷練甚久,都頂唔順,嘔吐大作;二來班狗仔隊既大飛馬力仲強,好快就已經埋身... 於是全船陷入恐慌,不斷打電話,發SMS 比親朋戚友求救,甚至一路嘔一路求救。

船長見大事不妙,屎急馬行田,於是點指兵兵,求其搵一個出黎祭旗。音樂一起,點指兵兵,點指賊賊,一點中你怎去躲... 哦,原來係... 你!

果條友,因為辦大事甚為暢快,所以甚至架船拋到差唔多反艇都唔覺得咩一回事。不過辦完事一開門,真係六合彩都冇咁靈,就比船長點中。要果條友去同班海盜談判。

條友遠遠見到狗仔隊掛住大大老闆支旗,又見 d 打工仔嘔到成地都係,知道自己乃罪魁禍首,於心不忍。於是同船長解釋緣由,仲話“拿,你用d 廁紙好似木乃伊咁扎起我,掉我落救生艇,然後一腳伸開隻救生艇,咁隻大飛就會轉移目標架啦”。

言畢,船長水手們馬上搜刮廁紙,扎起果條友,掟佢落艇,兩腳一伸 ... 須臾,大飛果然應聲收掣。

全船人見到大飛慢慢停落黎,知道戰術成功,不禁歡呼雀躍,大聲叫好。啪啪!啪啪!(拍手聲此起彼落)

鏡頭回到被 mummified 左既果條友。條友心諗,大大老闆最多咪捉我返去~ ,又唔洗死既...

另一邊廂既狗仔隊阿頭,正係度狂敲其手下:你點做野格,係呢個時候話無油!?啪啪!啪啪!(巴掌聲此起彼落)

可憐條友仲未知道大難臨頭,飛翼船已經早已遠去,而大飛亦漂流到不知去向,呢一隻救生艇上既裹蒸粽,就惟有自生自滅。

等左一日又一日又一日,水,竟然係出奇既平靜。不過,日頭已經夠曬,水又無,人仲郁唔到,更加唔知去左邊度!果條友又渴又餓又熱又睇唔到野,心諗今次實死無生... 嗚嗚,大大老闆,我知錯勒,你唔好咁玩我喇,最多我以後同你做牛做馬喇,你快d 叫狗仔隊黎救我喇 ...

咦?好似係神跡播... 好似隻手郁得番... 點解呢... 啊,原來個人焗到成身汗,浸濕左d廁紙… (米住,頭先應承左 d野可唔可以唔算數?)

果條友終於執番條命仔,真係值得開心,不過縱使萬分不情願,唉,仍然決定頂硬上,點都要做一次牛馬。

脫險之後,幾經艱苦終於抵達天下第一大部門。

唉,呢個部門真係亂到七彩。你有你上網賭波,我有我細聲講大聲笑,果邊嘻嘻哈哈,呢邊hea 下hea 下。果條友所到之處,只得一句,炒得。

滿懷不滿既果條友,無奈記起大大老闆當年知遇之恩,同埋佢既訓示,於是就同第一大部門d人講:“唔洗兩個月,你地一個二個都可以執包袱且勒!”搞到果班 hea 友,無不打曬冷震,馬上大醒十二分精神埋位做野。

消息傳到第一大經理耳中,都差d 嚇死,下令即時整頓。上至主管,下至普工,甚至皇親國戚,至少千人,一律都自願接受再培訓,全人類個魂魄即時返曬黎。嘩,呢個簡直係神跡喇。

大大老闆好快知道佢地轉軚既消息,就伊喵比第一大部門,話今次唔洗強制培訓勒,不過以後醒定啦。

喂!明明聖旨話要天下第一大部門冧檔個播,但依家竟然話會“保”佢地,咁果條友梗係扯火啦,搵著 d 細既黎較飛,玩咩!!於是發晦氣離開第一大部門,徑自沖涼揼骨去,洗洗冤氣。

與此同時,大大老闆就靜靜雞安排一位靚女服侍果條友。呢位靚女國色天香,滿身芬芳,玲瓏浮凸,手勢一流。咁樣揼骨法,爽呀!簡直係男人畢生夢想!

條友正沉醉於男人夢想不及五分鐘之際,突然該靚女一聲溫柔話:“先生,大大老闆話夠鐘喇,拜拜!”哇,乜咁搞,九成九你係大大老闆派黎玩我架啦,我依家劈跑唔撈喇,仲要自殺添呀!(... 原本舒舒服服,依家大發脾四,要生要死。)

此際,大大老闆推門而進,斥責果條友:你發咩脾氣!(條友仲駁嘴話,我死都唔關你事!)個靚女同你非親非故,你尚且愛不釋手,何況班人每個都跟緊我?就算無功,都有勞卦?我點都要諗清諗楚。

此刻,果條友似乎再次見到神跡發生係自己身上。


********************

小弟藉著這個改編故事,試圖闡述我自己對於“神跡”(這裡,跡 = 蹟)之義,讓那些想看到神跡的人,多一個參照。至於看倌如何看待這個參照,實悉隨尊意。因為曾有人說過某樣的一番話,所以,我相信,現今所能見的神跡,可以從在這裡開始了解到。

... 雖然,這種神跡,誰也不覺得驚喜。因為,只有知道做錯了事,才有機會見到神跡。

Monday, September 10, 2007

K青年

廣告見一名青年食K會引致行為變得噁心,導致幻聽和幻覺。

訪問某食K少年,他說對此廣告根本無動於衷,認為只是騙人伎倆。

*********
鏡頭後面,又見到另一位 K 青年在人事部面試。

職員見青年反應遲鈍,動作緩慢。

於是婉拒。

青年落樓見其母親正焦急等候消息。

青年搖頭。

母親說不要緊,戒了 K 仔已經是天大的安慰。

下次有機會我們一起再來。
*********

Thursday, September 06, 2007

How do I see a path like...

Before waging that war, I appreciate to think about career paths for HR practitioners like this… (Between this war and “career”, yap, my laser aiming system is so sophisticated that my life is generally unproductive.)

HR Advisory/Consultancy (I learnt)

Personally, this is not my favourite, though I am quite acquainted with it (since I have a very close friend working with one of them).

Delivering HR solutions to clients are challenging, yet limited – in terms of the applicability of the solution itself. The actual problem has always “contained” the solution to be brought about by HR consultancy.

Perhaps the consultant wishes to provide a fine solution, but the budget, the depth of understanding of the situation would have limited the choice to be provided. My close friend had had a hard time with his ego regurgitating the same and useless solutions (and expensive) to their noble clients.

But still, working with HR consultants is good for brushing up close quarter combat skills with external clients and gather the most “advanced” HR knowledge.

In-house HR practitioner in investment banks (I inquired)

I have a few contact points with insider’s information of i-banks.

For positions up on the top of the hierarchy, life (and pay) is good. What you need are social skills and high sounding top-notch HR technology and terminologies.

For those down below the manager levels, you would be focusing highly on administrative work. Things were set and rules were there. Changes would only be carried out and involved by managers because the information above the manager levels is mysteriously confidential. (But who care!)

I-bank cares less on HR because the dollar terms have been too overwhelming (and distracting, well, to its employees). What i-bank cares about HR are “technology” (are you good at web or the internet?) and fancy HR so-called solutions (What the hXXX is this Wiki-based Knowledge Management System!). Personally, I don’t like it.

In-house HR practitioner in, say, medium-sized manufacturing or retail companies (I experienced and actually enjoyed)

Nice and cool! Though it doesn’t seem like a “prestigious” (and less pay) kind of job, the true beauty of HR usually lies within.

From mid-level to the top of the levels, an HR would have numerous opportunities (in condition that, you must not sit and wait) to get involved in most aspects of HR practices.

In-house MNC HR (I presume...)

If you do feel confident with yourself, MNCs (whatever MNCs, except those EXTREMELY capital-intensive ones) are ultimate goals for practising HR, particularly when you are moving up.

Government, NGOs and “Government-controlled” organizations (I read, from newspaper)

Well, just like i-bank.

************

Goodness, where the HXXX am I! (Well, any other suggestion?)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大大老闆

你都離 Q 哂譜!

明明一個簡單既問題,都唔會答!
明明可以行個方便,都唔會伸出援手!
明明可以側側膊,都要渣正黎做!
明明早響大家好,係要搞到一鑊泡!
明明出句聲就可以擺平,硬係扮高竇!
明明個個都咁高咁大,點都要扮大牌!
明明可以相安無事,係要搞到血流成河!
明明係你落閘放狗,仲死唔認!
明明頭先應承左,依家竟然想反悔!
明明係你問題,點解係要賴人?

你咪行開呀,我仲有成九十個 point 要數你呀!

面,點解係要丟。仲係要丟比我?!......

大大老闆原來係啞既,原來係跛既,原來懶正義,原來懶到出汁,原來面子最巴閉,原來淨係識得作大,原來我死我事,原來面子要緊,原來仲要等 ...

原來一切 ... 都係呃人既 ...

我要見到神跡呀!!

...... Baba Yetu ......



不過...呢條路,唔係人地塞比我既,係我自己揀既。至於個答案,唔係辛苦計出黎既,而係我隨手執番黎。我死我事,自己攞黎。

Thursday, August 30, 2007

路人甲看工業行動後雜錦

看到新聞報道扎鐵工人代表指:“工人有水位”、“要八小時工作”。看情況,工人已經明白,他們爭取工資的理據不足。不錯,是不足。

有說坐在冷氣房裏的人不明白扎鐵工人之苦,也不明白扎鐵工人轉職很難。原來,要分化冷氣房內外的人,那是何等容易。也原來,蔑視其他工種,並輕視同業轉職的能力,可以鼓勵更多同業參與是次行動。

路人甲涼薄?不如先了解一下什麼才算合理要求。

工業行動講的是所謂“權益”,終極層次是“共產” - 即人有我有。

當初今次扎鐵工人的工業行動其實有數個假設:

1. 每個扎鐵工都值得現有薪酬
2. 每個扎鐵工都同樣努力工作,也同樣技術卓越、效率高超
3. 提高工資是必要的解決辦法
4. 所有扎鐵工的負擔都是一樣大
5. 所有扎鐵工都開工不足,也在毋須扎鐵時無其它工作
6. 判上判一定是層層剝削
7. 否定扎鐵工有其他出路

倘若以最簡單的分析,整個工業行動只是另一個“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的爭論”,不過,這個爭論,限於兩個像資方但不是資方,與一個與前者沒有勞資關係的勞方。

整個情況,只是另一個社會政策爭論,談判雙方根本沒有直接勞資關係,張局長的算盤應該最清楚。這個路人甲,覺得,張局長清白。

這樣性質的最低工資不打算多談,但陰謀論指有氣有力的將把缺乏技術但仍可以議價的擠出市場。

雖然反方會說建築公司和發展商有的是錢,應盡社會責任云云。但這些公司的人事部會說,老弱殘兵一個價,精力充沛同一個價,我都要對出糧給我的僱主盡責任,只請精力充沛的。反正,所有人都在等開工。

開工不足才是這個結,不是薪酬。所以路人甲認為,今次扎鐵工終於懂得提出一個較為合理的要求。

多工作,就多機會。更多就業機會,乃路人甲一貫所支持的。

就如國內建築工人,不少逐草而居,哪裏有工地,哪裏便有賺錢機會,也不愁開工不足。一個工頭,帶著鄉里們組成建築隊,直至找到合適的落腳點。

關於理據

工業行動目的是製造壓力。但倘若這個壓力不合理,認受性就會降低。倘若提升工業行動至社會關注的層面,取得社會支持便極其重要,否則曠日持久,內部壓力(例如家庭、行動人員之間)便會增加,最終必不斷削弱自己的籌碼。

一般最佳的理據,是以人身安全,例如高危工作、職業病等,才可獲得社會和家庭的支持。是,家庭支持是舉足輕重的。

次選的理據,就是權益本身。權和益隨社會發展而演變,蓄婢、農奴等已經演化成外判、住家工(外籍傭工)似乎“剝削”的情況。權和益好像改變了,但其實其本質只是參照周遭的待遇而發展。倘若今次工業行動,並沒有參照周遭的待遇而強化自己的理據,那社會所見關於權益的爭取,只是一片虛無。

勞工處作為調停人的目標,旨在維持社會發展,對於勞動/職工市場不會有原先假設或立場,認為某一工資高或低。制定香港的虛擬“工資局”去制定市民應得的收入水平,就是廣大的企業。
這次工業行動講的不是公義,並且只有次選的理據。

關於外判

若外判是一種合法和無法被取代的商業模式,就像生產商、運輸商、批發商、零售商的關係,那扎鐵工的外判制度,也將無法被取代。雖然如此,此制度可以作出修改。

這個判上判的情況,其實看看香港的資訊科技業(IT),就可以略知一二。扎鐵工們,甚至像是一種更“IT”的僱傭模式:Free Lancer。就像一個出色的Free Lancer,高超技術(技術的意思也包括態度、體力、合作性等等)不愁工作,也多休息機會。

吹水地說,可做的方向,也許就像成立 IT 的 Software House,至於這個模式值不值得信任、可不可行或甚至要受歡迎,當然是另一回事。甚至,通過職業介紹所集中處理,但一樣無法避免申訴者所謂的“剝削”。要人幫忙找工作,就沒有免費的午餐。

人事部說:

現在你說你最好景的時候,最多可以開工10天。

就當你克開工12天。每天950元,12天即11400元。

好,現在就用月薪11500元請你,包雙糧,勞工福利(即一個月需要開工24-26天),MPF。條件是有需要時,你就扎鐵,沒有鐵要扎,就在地盤當散工、搬運,以及一般地盤低技術性工作。

Deal?

人事部心想,還省了一個每月8000元的雜工,而且我可以選擇最優秀的工人,考慮得過!(就這個情況,連雙糧,勞工福利,MPF,第一年的福利總額大概佔底薪的17-20%左右,即1955-2300元,這樣的每月淨C&B支出為13800元)

若你說不,是否因為本身有兼職或扎鐵工作暢旺,如果是,那工業行動關乎的是工資問題,還是開工不足的問題? 又好了,若你今天應承了當長工,到暢旺的時候,又轉回散工,那真的是日薪950元的問題嗎?

路人甲不反對也不支持今次工業行動,但請不要阻止其他工人開工,妨害人家與你公平競爭。(而反對者則稱之為惡性競爭。)

馬死落地行,偷生之道,但絕不苟且。

Monday, August 27, 2007

Living with Ambiguity

剛從 Karen 那邊回來,留了言。

>>關於PK_兄的 Ambiguity advantage

呢篇甚至save起左,因為很能反映我自己當初開泊的目的。

有時我覺得,人力資源這個行業當中這樣 insecure 的老闆很可能比其他行業更多,原因是,人的因素,可以比起其他因素都不確定。

於我的理解,HRM 是從開始「企圖」以一種「數據化」和「可預期化」的方向,來成就其歷史大業,誕生成為一套專門學問。目的,就是企圖減少因為「人」所帶來的insecurity。

不過,有時會矯枉過正的是,HRM 漸漸變成一種正如PK_所說:“理性得太 bureacratic,講 managing risk。”

然後製造一個又一個 average manager,現在 HRM 的專業教育,我看,就是如此。

或許,我才有問題。

**********

不過那也解釋了給我自己,難怪我一直覺得在 HR 這個行業內,多的是專業人才,但絕對缺乏領袖,也甚至排斥領袖。

木人巷與謀人寺 (3)

離開雲中鳳山莊(真有其名!記錯除外),心有餘悸。此地的銅人比酒井法子和波根士丹利更厲害,而我當然心受重傷。(往後內心交戰之烈,整星期仍不能釋懷,一直寄望神跡。)

阿蛋和其他人當然盡興,但我就心力交瘁。

回程的時候,一行七八人,大多繼續餘興,嘻嘻哈哈,而老闆和我則在閉目養神。我倆也不理會阿蛋一路“左片右片”地應著他們的爛笑話。

忽然一個來電打擾了老闆的清優。有行家跟他說:有飛機撞落美國的帝國大廈。

老闆和我皆以為開玩笑,著行家看清楚是否世紀大騙局。乘客們又把他們的笑話,加進這個大笑話中。

掛了這一通電話,又有來電,然後又有來電,更有來電說,不只世貿中心,還撞落五角大樓… 當全世界人都說這是一個事實的時候,我也開始覺得這不是一個謊話。我不知道老闆有沒有看到我的臉色,我只知道,我的心情跟他一樣。其餘的乘客似乎也看出這應該不是一個謊話,然後對著我們兩個港燦大笑:“美帝國終於也有這樣的一天了,哈哈哈哈哈…”

頂,來年美國訂單沒了你就趕快給我滾!

*********

雖然這塊國土燃燒了我的輕狂歲月,但我找到的,不是謀人寺,而是實實在在的木人巷,被打退了,倒了,再來過!一定不可倒而不起!而我知道有很多像我一樣的同伴,則希望找到這些謀人寺,過其眼不見為乾淨的生活,好讓自己心靈枯竭的日子,獲得片刻的安慰。也但願冬去春回的日子,不遠。

神跡呀,願你不要離棄我。

想起 Carpenters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嘿,唔係淨係 Madonna 先唱過... (嘿?)

忌廉溝橙汁

開了瓶鮮橙汁,於是成pat Cream放上去。再用匙羹搞呀搞... 摸摸個頭,又唔似發燒... 原來係... 痴左。

開人拖
女兒家有俠氣
後有退路無憂
拖得乾淨

做架両
女兒家有正氣
前有荊棘滿途
不准自卑

逆水寒
男兒淡泊競逐
不見江水如鏡
悲唸楚歌

港男女
雍容頸項千金
談吐擲地有聲
社團價值

Wednesday, August 22, 2007

左手壘球棒,右手奪命鏈,逢車過車!

拿,你大佬剛剛一腳伸左個警察落海,就快比人拉喇,你地幾個做細既走先,我殿後!記得,開大 d 個咪!開恆副偈,沖呀!(唉,做人大佬一d 都唔易)

Hammerbox - Trip


阿Da:坐定!依家著草呀,唔准曳!

阿二:你阿媽問你眼角仲有冇野喎...

阿三:你老頂講俄文牙?!你大劑喇...

阿四:點解唔返瑜伽!

阿五:你隻手仲頂唔頂得順呀? (BTW,生日快樂!)

阿吱:解決事情未必容易,但要令自己開心就肯定不難!

阿咗:如果 the Present is a gift 咁 the Past is "gifted"。你話係我話既!

Sunday, August 19, 2007

評CK,談博客

起床拿起報紙(經濟日報2007/08/18港聞版),細閱記者博客 Leona 替 Leon Ho CK兄寫的一個專訪,碰巧剛病愈,有點口淡,心想,不如抽抽CK的油水 - 評CK。

既然說評,大抵應該有讚有彈,不過對於 CK,要讚嘛,他的廣大讀者們早已代小弟評語了,要彈,真的有點難度,但今天姑且試試。

油溝水
先講抽油水,這點相信 CK 真的一點也不介意。至少,就算他介意也不會讓任何一個人知道(哈哈)。況且,我根本不在抽 CK 的油水,今次可以抽的,只是這個浩瀚的Web 2.0 和一個毫不認識的 Leon Ho。

不過,對於這篇報道,坦白說我就覺得不太爽。主要原因,就是寫 CK 太少。(...)

我看了又看這篇報道,想了又想,橫豎那不像我所認識的 CK。我所認識的 CK,不像是要利用這個新興互聯網交流模式來成名。成名於他,絕不為利,頂多是為了某種理想。他問 Leon Ho 的一切問題,就更像是問 Leon 的成功之道,從而啟發自己的思考,遠多過他想藉著如何繼續推廣「人在中環」來使自己打入國際 Blog界(拿,CK 兄,有英文版當然好啦)。

對於這篇報道,看看 CK 的背影,我的心情... 還是收在心裏比較好。

簡評CK
再說說 CK 個人吧,雖然 CK 最近談到主流和上位,但在 Blog 界,其實他本身已經是一個已上位者,更是一個主流。然而,這個「位」,他配。而且,他似乎也真心喜歡推介新寫手。但小弟不能以任何陰謀論或利益論看CK,坦言,用陰謀論對誰都比較容易,不過,因CK鮮用陰謀論待人,小弟也很難以CK之矛攻其盾... 著實下不了手。(小弟未打先輸...)

這兩天躺在榻上,頭重腳輕。想到博客 A 的心情,感到愛莫能助。想到博客 B 的提醒,不斷取捨得與失。想到博客 C 的眼界,興幸有生可見。不想去想,但停不了。不過,今天回想我當日的胡思亂想,竟然怎也找不到CK。

找不到 CK。心生歉疚。何以找不到?問了自己這個問題多遍,答案有很多個,但是沒有一個比較像樣。唯一最像樣的答案,就是他不是女孩子。

且慢且慢。找不到 CK,還有一個非常不像樣的原因,不是我無心,而是我不上心。(NaNaNa,等陣先掟番茄)不上心,因為我一向對「有得拗」的地方上心,但 CK 寫得實在很難拗。要在這關節,或在那腳跟挑弱點,任誰都可以。但是,面對一個「喜歡聽多過說」的口水佬CK,小弟寧可選擇聽一下他聽到什麼。

有彈無讚
又老實講,一直以來,CK 令小弟不滿的地方也有不少:

1. 不現真身,又不參加化妝舞會。得個背脊同隻手,點止渴呀...

2. 自己做老闆又叉老闆,你叫一眾打工博客寫乜?

3. 幾乎個個Post都正能量,唔該,比小小負能量,等一眾粉絲可以同你問候下都好嘛。


至於談博客... 我不是已經說了嗎?

Wednesday, August 15, 2007

神跡與我

上帝顯靈,神跡呀。
穌哥報夢,神跡呀。
石像流淚,神跡呀。
掌心出血,神跡呀。
刀槍不入,神跡呀。
考試滿分,神跡呀。
班花垂青我滿分,神跡呀。
苦苦祈求竟成真,神跡呀。
盲拳打死老師傅,神跡呀。
柳暗花明又一村,神跡呀。
險中求勝揮低對手,神跡呀。
個女入到貴族小學,神跡呀。
撞車但全車人無事,神跡呀。
飛機斷翼都無死人,神跡呀。
公司地震都可以上位,神跡呀。
三十樓跌落街唔死得,神跡呀。
上大陸十年都無行差踏錯,神跡呀。
發燒喉嚨痛都打左百幾字,神跡呀。

**********

我真係信有神跡架。

原來還有知音人

假鸡蛋的流言,有多少谎话可以栩栩如生

**********

節錄:

... 第四個漏洞:如果“假雞蛋”外觀不能做的很像真雞蛋,那是肯定賣不出去。... 這是由於加工的原因決定的,因為這些球衝壓或注塑加工時的模具不光要考慮如何成型,還要考慮模具如何退出,如果後端的部分小於最大的直徑,那就像酒瓶一樣,瓶口一緊縮,退不出來了。成我們看看市面上賣的雞蛋,誰見過“纏條腰帶”的雞蛋?

... 第五個漏洞就是所謂的熟雞蛋口感,如果是以海藻酸鈉為原料,無論如何煮都不會像普通雞蛋那樣凝固,反而由於加熱,會釋放出大量的水分,因為“假雞蛋”就是海藻酸鈉的水合物啊。原膠狀物會變成一灘水和一些粉末。像報導中說:“假雞蛋煮熟後嚼在嘴裏有點像橡皮,不僅沒有蛋味,而且像花瓣一樣有顏色分”...

... 第六個漏洞: ... 世界上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雞蛋,如果統一模具製造外殼,那麼這些“假雞蛋”就一模一樣了。誰見過市面上有兩個形狀一模一樣的雞蛋?...

... 第七個漏洞就是缺乏樣本,鄭州日報的記者們拍了那麼多照片,為什麼偏偏沒有成型的“假雞蛋”呢?拿上幾個,大家一嘗,不就明白了嗎,就像前段時間的“紙包子”一樣,就是沒成品。為什麼這些記者不去拿幾個出來展示一下?

... 按照記者們報導做蛋殼的技術,可以領先世界了。因為無數科學家都想作出像蛋殼那麼結實,那麼薄,那麼輕的材料。...

**********

查 Google 可以找到無數關於假雞蛋的“存在證據”。像真但不能吃的雞蛋還可以,但你要說造假的雞蛋,甚至能夠成功騙人(還要比櫥櫃樣本便宜),那對不起,我真的不能接受。

Thursday, August 09, 2007

我的「真理越辯越明」

很多人都是以自己的喜好去追尋真理。那這裡我對「真理」的定義,就是:「自己對事物的認知」。此真理,此認知,就是個人對所體會到的所有事情的價值觀。

既然每個人對事情都有不盡相同的體會和認知,那真理越辯越明的意思,就我個人來說,就是「讓自己對自己的價值觀有一套更清晰、或更有條理的解釋」。

一個討論有不同觀點,不同的觀點可能又有不同的重心,一個觀點的重心不同,自然會有不同詮釋。就算一樣的重心,詮釋也迴異。也就是說,每人正追求的觀點、重心、詮釋也有不同。這也就 反映其所探討的真理是有所分別的。

你也可以看到於我認為,真理是個人化的,而不是唯一的。雖然我相信世上有唯一的真理,但這個唯一的真理是人所不能理解到的,而我在這裡,也無法形容這種唯一的真理。

而追尋個人的真理,就幾乎等於不斷去證實和思考自己的價值觀。

有人不斷會發掘自己的價值觀與事物相類之處,獲得支持;也有人不斷找出自己價值觀與事物不同之處,加以辯證。

縱使在一個討論中和其他人有不同意見,我對該事情的價值觀亦不斷獲得支持、修正、甚至完全倒轉,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我個人來說,我所追尋一個「適合自己的正確價值觀」將會越來越清楚。也就是說,他人不同意或無法在討論中得出結論,並不等於真理不被辯明出來,同樣道理,就算得出一致的結論,也不代表,真理已經被顯明。

每次小弟辯駁,請不要介意,只是小弟追尋真理。因為我辯,方知道自己的價值觀是適合我,還是不適合我… 甚至是否於我正確。若我不去辯,我就不知道自己的價值觀是否合適和正確。而倘若我不再辯,或許因為我覺得我要證實給自己的價值觀已經是足夠清晰了。

之所以我相信「真理越辯越明」,也就是這個意思。而且,我很相信真理越辯越明。

Tuesday, August 07, 2007

當年今日

又到想當年時間。

想當年不喜讀書,一直懶懶散散。甚至會考前也沒有進行最後衝刺,只記得睡和玩。

放榜前更只是在父母不斷催促下才到學友社取了一份什麼放榜/會考指南。拿了,究竟代表什麼,要怎麼看,父母沒有說,同學間也沒有分享,我更沒有問人。大概變了煲墊。

會考成績不好,無法留讀原校。成績單上有一兩科在會考前是蠻有信心的,可是結果強差人意,這點,算是人生一個小打擊。

拿著成績單在學校內漫無目的地踱步,記得沒有太大的傷感。可能還因為少年不知愁滋味。我比較遲熟。看著其他同學四處奔走找學校,但自己第一天只留學校,不知何處去。但也肯定,失落有一點,但沒有彷徨。

應該是放榜後第二天吧(或許也是第一天),爸爸跟我一同回校,他努力地跟我的班主任爭取我於原校重讀。中六嘛,肯定沒有機會,而重讀中五嘛,哈哈,以我的操行,倒是蠻有把握的。(按:我們幾兄弟姐妹在小中學的操行,全都是數一數二的。)

好了,學校應承了我可以重讀中五。爸爸先離去。而我則繼續留在學校流連。

不知在學校受了什麼刺激或鼓勵,我竟然自行走往其他的學校,試試以自己的成績申請入讀中六。而第一間嘗試的,就是胞妹就讀的一所 ~ 女校。

回想起來,面試的過程,猶如見工。與考官針鋒相對。他/她問為何你會申請進入一所女校?年少無知,我也不記得怎樣回答他,只記得我的情緒被煽動(其實應該是EQ低),不夠兩句幾乎不歡而散。或許,那考官很高興,只是我一個人離開這所學校仍心有不忿。

之後也沒有去過其他學校報名,一心留在原校重讀。

一直到了八月二十九日(左右),即離開學前兩三天,才在一位多年好友的半推半就之下,去了一所偏遠的中學申請,他協助我的原因是:你根本是有條件升讀中六的!言下之意,似乎是說我懶去申請。非常坦白地說,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什麼是有條件升讀中六,什麼是沒有。我當年,完全沒有競爭的意識。

也很幸運地,該學校也收了我這個不肖學生。九月一日開課日,我還在校務處遞交什麼費用,那時,已經看到全人類穿著整齊校服了。而我於翌日,成為一個插班生。

現在,雖然對於前景是著緊的,但似乎我也從來沒有學會要努力抓緊自己的命運。就像那輕狂歲月,我都沒有很用心創造自己的路,或為自己作出決定。我只是隨著那潮流,被動地前進。雖然如此,我知道我仍然有一雙可以使用的手,和上天步步的守護。

Sunday, August 05, 2007

木人巷與謀人寺 (2)

(閱讀本正文前,請緊記本文主題:木人巷與謀人寺)

上回提到阿蛋應承下星期帶我去見識見識。

在家裏一呆,又到了下星期一。

在這天雞還未啼的時分,我正在火車中向老闆交待上星期的觀察。一路看看我的記事簿內五十個大小問題時,還差點說溜了嘴問老闆四十元洗腳兩個鐘是否很貴。唉,我是來上班的呀!

過了羅湖,阿蛋已在汽車站外一個廣場某處靜候我們。在這短短一個小時回廠的車程裏,老闆借機小睡片刻,而我,則靜靜地看著阿蛋的背影,純真地想象他準備帶我去見什麼識。想呀想呀,想到呼呼入睡,渾然不知本能警號已經再次嘟嘟響起...

新上班,縱使在整天都在發白日夢,但始終被逼要在工廠內四圍團轉,整天熱血沸騰,以此發洩多餘的活力,去掉我殘留在腦海中的幻想。

終於捱到下班時間,期待中的阿蛋再次帶那著像極狐狸的笑容來到我身旁(老實說,我不是那麼期待的...)。跳上摩托車,沖出這條簡陋無彩的村落。沖呀沖呀,風馳電掣呀,好驚呀,呀 ~~~,差點摔倒呀,我的大手更有幾次差點踫到阿蛋的敏感地方呀(地名如其人名),被人話我無規矩呀,呀 ~~~ (好驚呀 ~)大佬,第一次做摩托車乘客,哪知道什麼鬼規矩!不過我都忍了很久... 阿蛋,你個身好汗臭丫!

驚魂未定,來到一個亮著紅色和綠色光管的鋪頭門前,世界仔阿東已在跟裏面一位穿白色薄如蟬翼恤衫的男職員談笑,我看到他的笑,心想,阿東,你隻狐狸... 環顧鋪頭內的格局,兩邊牆壁都擺放了鏡子和理髮座椅,還有洗髮水,看來,應該是一所髮廊無疑。阿東向我說,這條是這個鎮最出名的髮廊街,(髮廊街?鎖你,未聽過。)而這所髮廊就是他最常光顧的。

前年和幾個男女老友一起到深圳畢打奧見識的時候,也首次到過髮廊剪頭髮。自那次才發現原來在國內洗頭是有按摩送的!第一次被那女孩子抓住我的手準備運功的時候,我的多年好友見到大驚,馬上質問那女孩子:“米住!係咪免費先?!”確認後,多年好友才替小弟安心。(當年我還先下手為強:“唏!你唔係咁港燦下 fa...”)

靈魂出竅半晌,定一定神,咦?為何店內空無一人?燈光又紅又綠又暗,怎樣洗剪吹加按摩呀?為免被人貶為港燦(各位港燦大哥,得罪得罪),我強裝鎮定,不發一言,還裝作一個不覺得是一回事的中國通。

該蟬翼恤衫男職員見我和阿蛋來到,側眼上下打量我一下,然後轉過身來和我握手。在一所髮廊握手?小弟未嘗有過一個客戶是開髮型屋的!(按:搜索過腦海,其實都曾有一個)蟬翼恤衫像歡迎國家領導人一樣熱情,取出鎖匙打開屏風後的一道鐵門,領我們到樓上的貴賓廳。

沿著只有微弱燈光的樓梯,步上了三層樓(幾乎要喘氣,心想,應該不會被打劫吧),阿東很熟練的推開一道木門,門一開,別有洞天,原來這裡準備開迷你奧運會。

迷你奧運會開幕儀式由自稱波根士丹利的女孩子(註一)主持。這個年約廿歲的女子,好可怕,肯定是將來奧運心口碎大石項目的正選選手。不理會正在嘟嘟嘟大響的本能警號,我用了一秒鐘的時間掃描了貴賓廳(心中一秒鐘,馬上十年風/瘋),阿東便搶著介紹幾個奧運選手的名字。

這些名字,全都不記得,反正舊事不需記。但不知何解,他們參選的項目,想忘也忘不了。

首先迎上來的是兩位自由體操國家隊代表,笑容牽強,她們還示範給我們一些高難度馬戲班動作(算把啦,依家參加奧運呀)。然後,嘩!登登登鄧!再來兩位笑容可掬的舉重選手(可惜奧運暫未有相撲項目)。大廳的三邊,還坐著其他選手,她們的選手服,肯定比蟬翼恤衫更蟬翼。一進門,便已經被十多選手上下其眼,其燥熱中略帶寒涼之感覺,一生人,第一次。

阿蛋首先打破這一秒沉寂,指著波根士丹利對我說:“著鞋唔著襪,唔慌有秘密!”喂!阿東,你講緊咩呀!

然後阿東接話:“講好普通話,女友遍天下!”還是阿東比較知書識禮。

波根士丹利再接用普通話問我:“你好嗎?”本能回話:“窩姣。”她說你姣就好了,便捉著我的手,似有所圖!(頂!我講錯乜野丫!)

嘟嘟嘟嘟嘟,警鐘大響,今次終於聽到!記得上星期初上來的第一天,老闆曾莫名其妙地跟我說:公安見到有人在街上手拖手都會被抓的。弊!中計!但現在我們這裡應該不算“街上”吧...... 又關掉警鐘。

又沒頭沒腦的想著,阿蛋再次打破沉寂:三百元呀!

三百元?上次畢打奧附近洗剪吹連按摩還不過二十元,今次要十五倍?!心想,阿蛋,什麼洗剪吹這麼貴呀... 你有沒有收什麼介紹費中介費呀... 跟你總算同事一場丫... 回去真的要寫篇港燦被騙記以儆傚尤呀... 肉在砧板上呀陰功... 呀 ~~ (今天不下“呀”了數遍)

翻開錢包... 咦?!突然醒覺!原來那本能警號就是要告訴我...... 我一整個周末根本沒有光顧過柜員機!錢包只有上次回港後剩下的三十多元!

對不起呀,蟬翼恤衫先生,小弟今次忘了帶同毛主席(註二)前來,改天改天。

不用改天!不用不用,我們這裡是講信用的,我看你都是... 好啦,我們今天破例給你一個優惠,你先把回鄉証交給我們保管,你明天才帶錢過來就可以了,你問阿東,他以前也試過!(稍等,阿東你也有回鄉証嗎?)今天你儘管洗得痛快!(這裡普通話“洗”的讀音為何像“玩”?)

Urban Legend:其實後來推出的回鄉卡,是有信用卡功能的。

波根士丹利一邊笑,一邊搜索我身上的回鄉証,死纏爛打,我倆幾乎扭作一團... 今次死啦... 我的胸口還被狂抽水!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 嘟~ 嘟~!警號嗎?咦?不是,原來是手提電話響起... 老闆!

老闆說明天要一早出發往見一個相熟供應商,阿蛋會開車,提醒我要早起,並問我知不知道阿蛋身在何方,他沒有開電話... 哦,阿蛋,老闆找你(阿蛋同時透出殺氣)。阿蛋連聲唯諾。

接回電話,向波根士丹利解釋老闆急召回廠,道歉過後,揚長而去... 記得施永青先生曾在其報上提過“知難而進,不合符天道”我嘛,今天惟有順天而行,哈哈哈。(隨手招來計程摩托車,繼續我的 “呀呀呀”旅程)

幸好這個港人宿舍沒有安裝熱水器,洗了一個冷水浴。在這晚被群蚊襲擊的晚上,頻頻翻查錢包的三十元,和褲袋中的回港証。(... 還要記得向老闆匯報工廠裏嚴重欠缺蚊香。)

嘟嘟嘟,不知怎的,又再響起...

*************************
註一:波根士丹利,英文Borgan Stanly,為冒牌投資銀行集團,其正版投資銀行名為 Morgan Stanley,香港人俗稱之大摩。

註二:毛主席,為一百元人民幣標記,即錢也。

後按:我的本能警號原來叫 Deja vu

Saturday, August 04, 2007

瑜伽

今天第一次上瑜伽班。

北極熊、大休息、鱷魚、拜月... 。經常睡、休息、不累。

想起搞肚瑜伽,米搞!

Tuesday, July 31, 2007

ME (0) - 誰磨滅了誰的鬥志

原本 C.M. 想不日後(總之不是今年)才執筆整理這個 Topic - Managing Expectation,但決定風乘火勢,寫寫:誰磨滅了誰的鬥志。

今日找到很久以前麥當勞有一則這樣的廣告:



而相信很多人都耳熟能詳地聽過有名人說過類似的話:合理的期望能帶來成就。

對於剛才的小朋友,姐姐的一句:「...你大個仔應該學下點叫架啦... 」所帶來的期望,轉化到小朋友的心裏,就是一種極大鼓勵。不要誘因,也不要 Maslow。

稱呼,是身份的賦予,也是賦予身份的最入門和最低成本的方法。而身份的賦予,也可能是 Managing Expectation 之始。

舉另一個例子,倘若我們全港市民不再叫「保衛」皇后碼頭的「保育人士」 作「保育人士」,而改叫他們做「民主鬥士」,他們亦會漸漸朝著另一個方向,採取另一個方針,以另一種態度去爭取“保衛」皇后碼頭。這個例子,C.M. 不認為這只是一個魯莽假設,反而是實實在在的 Calculation。當然他們對於自己也有一種稱呼,來與外界之稱呼對抗,但外界的稱呼所起的作用,往往會掩蓋內心的呼叫,甚至取而代之。

不過,今天不想談人事或政事。只想談到一個人 ~ 鄧紹斌先生,一個希望能夠安樂死的香港人。

我在這裡不是想探討安樂死應不應該的問題,我在這裡只是想吐一口夾雜不快的火氣。

我的火是:

那些希望鄧紹斌先生找回生存鬥志的人,請不要再稱呼鄧紹斌先生作斌「仔」。斌仔前斌仔後...... 只會扼殺他的生存意志!改改口吧!阿斌也好,斌哥也好,總之不要斌「仔」!

為何我這樣說?有心人自己想想吧。(但願這次只是我一廂情願的火氣)

********************
後按:

對於一心尋求安樂死的阿斌,他對於將來是沒有期望的。一個稱呼,對於一個尋死的人,不是一個報章社會版新名詞,也不是一個符合世俗期望而可有可無的代號,而是一個代表有否受重視的合理期望

外間人以為,阿斌可以通過各種渠道見到我們對他的重視:報章、鼓勵卡、親身的問候... 可是,每次只被呼作「斌仔」。阿斌心底裏真的會問,為何你們總是叫我「斌仔」?難道我為安樂死的呼求、為自己臥病在床時的各種要求,都只因為你們一句斌仔,使我的要求變得「小朋友」,變得「不成熟」?你們為的是自己,還是為我?為何口口聲聲說尊重,但為何表現出來的可不是這一回事?

阿斌在他的新書中表示如何絕望,我想,不是因為他心如明鏡,而是他對於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期望,因為缺乏了生命的尊重。

我並不憤恨人叫他斌「仔」,我只對那些希望鄧紹斌先生找回生存鬥志的人抱有期望,希望他們表裏一致。

一個在天台準備尋死的人,無論身邊的人各有各的期望,但那尋死的人,對於最後一刻,仍然想看看那值得留戀的人性。

******************

Reference: Hyphenated Citizen by Haricot

Sunday, July 29, 2007

種瓜得瓜,果實自嘗,味道自定

不記得曾否有人說我做人毫無原則,說我這個問題有幾種看法,那個問題又公婆都有理。對。我是騎牆派。但這件事我覺得我無論如何都要寫下我自己的看法。

我說的是近日有報章記者撰文說某網絡用家的不是的一個風波。

這件事有人稱之為網絡欺淩,而對立面就說是欺淩網絡

另有人評論說要適應森林法則,有人認為這是現實與虛擬又一次相遇,亦有人則說這是一個偽問題

我要看清自己的看法,因為這件事有很多值得再三思想的地方:

1. 自稱公信力第一大報,但意見偏袒,簡直有辱此名

每個商業機構都誇讚自己如何了得,如何了不起,這些吹噓自己的橋段,誰不會?再說,若這個公信力第一是其他人附和加上的,那一定需要附和嗎?倘若有人覺得這公信力第一大報會荼毒自己的 subjects,又為何要擔心他們如何向自己的 subjects 交代?自己做過的,自己負責吧。

公信力的來由源於公,不是源於我說自己有就有,或者人家說它有就有。整個事情,到底關公信力什麼狗屁事?這份報紙對不對得住讀者群眾廣大市民,又干卿底事?難道他們沒有選擇權的嗎?難道沒有判斷力的嗎?

2. 你說他於網絡上 bully 你,而他又說你在報章上 bully 我?

我想我是太過講求利益了。我想我是太過講求權利了。我想我是太過講求感情了。

Bully?

說人家剝削了你利益,不如向法庭申請索償啦!
或說人家妨害了你的權利,不如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啦!
又說人家傷害了你的感情,對不起,或許應先問問自己的心靈何以這麼脆弱吧。

我想我還是太過商業化了。你筆攻,我網擊。尊重法治的話,就法庭見。覺得法律不能彰顯的,那請準備應付法律以外的後果。

法律後果只是片刻,只是關乎現在。對我個人而言,我更要承擔教育我自己下一代的後果,我會肩負一個教育下一代的責任,告訴我的下一代,對於這件事情,我有何看法,我有何立場,我做了什麼事,我得了什麼後果... 最後,我的下一代,將得到什麼後果。

3. 說報章作者不是。

究竟報紙今次寫的是社評,是報道,還是借報章之名打擊異見?不回應就一定代表理虧?判斷不夠客觀就一定不能見報,甚至還要證據才可以見報寫社評?我只是想知道,倘若由其他報紙作者這樣寫,又會有何反應?若反應不同,那是否代表這只是對某份報章的反應?這樣是否一視同仁?

4. 覺得網絡用者手法不是。

他們的不是,是欺淩嗎?是侵害利益嗎?是傷害情感嗎?被攻擊為何不反擊?你有足夠理據說服自己向他們反擊嗎?你想維持自己一貫的說法,絲毫不變嗎?還是永遠覺得自己是絕對對?

5. 你這樣做不應該,為何說我做的不應該?

可以一件事還一件事分開看嗎?覺得自己做對了,就人家全錯嗎?你對的,只是一方面對,但另一方面錯。

你覺得對方理據不充足,便拿自己的理據來跟對方爭朝夕嘛。幹嗎要拿理據以外的事情來支持自己?一方說網絡用者不是,但不拿證據證明;另一方說報章作者欺淩,但又不說自己原來法理不足。

一件事情放在桌面讓雙方討論,最後淪為桌底下的互相攻擊。人總是喜歡決戰二三線。

6. 評論之種種

心中有,則依法辦事。心中無,則隨心所欲。

心中有的,需承擔法律責任,若你用法律而被人家說欺淩,你大可以繼續用法律跟他說:你將承擔法律後果。若奉法律為至尊,怕什麼人家用森林法則來對付你?

心中無的,需承擔法律以外的責任,若你用森林法則而被人家說欺淩,你大可以繼續用森林法則跟他說:你將承擔森林法則的後果。若奉森林法則為至尊,怕什麼人家用法律來對付你?

雙方公公道道。說人家欺淩?欺淩,我覺得倒不如說是 Abuse 還更貼切。

法律與森林法則,兩者同時並存於虛擬與現實。無論整個過程如何虛擬,一切後果還是反映於現實。

而我,只關注自己和自己後代所承擔的一切法律和森林法則的後果。我要立一個榜樣給他們,而這個榜樣是好是壞,我準備好要向他們交代。做人如是,寫這 blog 亦如是。

Concerto:

論壇,部落,bullying,隱私一句講晒
回應:網絡的正義
鬼叫「出得街就預左俾人非禮」的邏輯那麼盛行
數碼欺凌
香港網絡大典

Thursday, July 26, 2007

木人巷與謀人寺 (1)

在工廠裏屈蛇了三天,老細終於安排到宿舍給我。這天,司機阿蛋替我搬了東西回宿舍之後,便一直很體貼很關心我是否適應,尤其特別關心我將來能否適應這裡的大千世界。

飯堂用餐之後,趁工人還未加班,於是我便回廠再四處觀察一下這個新環境。踫到阿蛋,阿蛋說還要加班,著我等他一會。因為人生路不熟,所以便輕易應允了。

到了大約晚上十點鐘,阿蛋終於出現,還領著師傅仔財哥和營業部世界仔阿東,他們的嘴角還露出一絲狡猾的笑容。他們然後問了我一些奇怪問題,但因為我的普通話水平有限(嚴格來說,是不濟),只有唯諾。於是我們一行四人,跳上計程車(的士司機開價二十元,最後十五元成交),原來,他們帶我鬆骨去也。

來到骨場,阿東問我想怎樣,天,我怎知道怎樣!於是回答,你們想怎樣,我依你們好了。阿東說,就先來個頭盤吧,之後我們才來正餐... 哦。你話就點啦。

醒目的阿蛋便跟服務員說了要求,不一會。四名相貌端莊的女孩子魚貫進場。然後我望一望幾位眼睛在吃冰淇淋的色男,他們都好像有所期待... 這些女孩子按照入場的次序,被順序分配給四位客人。而我,坐在第二個座位,獲得一位九成似酒井法子的按摩師的照顧。我再認真看看其餘三位按摩師,可能因為燈光幽暗的關係,我心裏馬上替她們各位,按照外貌起了代號:嬸、扒、藕。

跟著我再也不敢看看其餘三位新同事的臉色。

九成似問了我不少問題,但很多我都聽不明白,需要都由阿蛋和阿東代答。而最難答的問題,但聽得最清楚的問題還是:"你是從香港來的嗎?" 不置可否,妹妹仔,我認識你嗎?

我們今次嘗試不是全身按摩,是腳底按摩,即所謂洗腳也。坦白說,這是廿多歲來的第一次洗腳。

熱騰騰黑色的洗腳水,據說是中藥配製... 管它的,有九成似替我按摩,那盆水有沒有發臭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已經一整天穿著這雙舊鞋子,夠膽你就替我脫。... 脫鞋的時候,我還好像留意到九成似好像突然皺眉,呀,是不是因為我的腳太動人呢?(喂,小姐,你近視的嗎?)



呀!呀~~!呀~~~~!停!停~~!停~~~~!

酒、嬸、扒、藕聽到我的慘叫,都為之失笑。或許是第一次,我對於自己的腳板底被九成似的溫柔接觸,實在感到萬分歉疚。妹妹仔,好痛呀。於是我用畢生最好的普通話跟她說,麻煩妳"輕力"一點。她紅著臉的說好。

她好像明白我的意思,於是沒有繼續很大力的揉我軟綿綿的腳板。但她改變了方針,開始替我的小腿按摩。我見其他三位姐姐都替我三位好友(呵呵,開始改叫好友了)按小腿,我也放心讓九成似按。(相信不用額外收費嘛。)

按小腿還可以,但九成似好像仍然出盡了的替我按,使我覺得有點痛,我想,你想收小費不如輕力點吧。我便連連向她反映:"輕力點、輕力點。"

可是,她好像沒有聽到一樣,她的手還逐漸往上移,越移越近(近...),我的警報系統立時大響:嘟嘟嘟嘟嘟!不知怎的,我突然在我的座位上彈起,連九成似都嚇了一跳,我說,"姣通姣通,養鵝消c依沙"。她也暫停了她的行動,待我進一步的指令...

在這裡姑且擱下我的下一個指令不提。總之,九成似還是完成了她那兩小時的按摩療程,而我,則一臉不悅地跟其他四位新同事訴苦兼投訴(也即時變回同事關係),一路聽說腳底按摩很舒服,但原來是這麼辛苦!

他們也跟我訴苦兼投訴,你呀,拿了件(對不起,用詞粗鄙)酒井法子還呻呀,我們的就...

阿蛋幫口說,算啦,我的藕也算談得來,以後或許會約她夜宵。你們吃了頭盤,可以去正餐了嗎?稍等,剛才連車費每人四十元。四十元,好吧,扣了回程車費,應該大約還剩五十元,剛好足夠後天返香港車費。

下?你只剩五十元?... 都夜了,那你自己坐計程車先回宿舍吧。(大佬,得一條友搭的士!我第四日黎咋,人生路不熟,車費仲咁貴添!)最後幸好,還有師傅仔財哥陪我。他們也和我約定了,下星期我回來,會再帶我去見識。(好吧,下星期再談。)

回到新宿舍,已經是淩晨一時的時間。這個炎炎的晚上,這個被睏死的靈魂,驅使這個早已被汗水掩蓋的身軀,快快“了事”。可是,世事難料的是,想“了事”也不是光想就可以,還要採取行動。

明天,一定要找老闆,問問他是不是唯一一個從香港來的職員,其宿舍是不是應該獲得一台空調機。

(補按:事後阿東告訴我,為何我不停地對九成似說“親嫟點...親嫟點”呢?)

Wednesday, July 25, 2007

排洪音樂會

肥龍兄的邀請,早被洪水塞爆之 C.M. 立即響應。


先送上一首舊歌 Dog and Butterfly 比各唔鍾意舊歌既年輕人。



隨音樂會入場卷附贈美女與野獸劇照一幀,歡迎下載留念。





Thursday, July 19, 2007

給弟弟的家書

P:

我剛知道你最近離開了那處讓你終日無所事事的公司,重新找工作去。雖然辛苦,但那絕對是一個新的機會。

這是第一次,寫給弟弟,你。我寫的目的,其一就是讓你知道,你阿哥原來曾在這空間存在過。

阿哥在這裡寫,因為想告訴你,讓你知道這世上還有樂土。那流乳和蜜之地,就是現在這裡。

我們兩兄弟很少真正用“心”交談過,說得大概都是世俗的瑣事。坦白說,要我面對面跟你用心交談,我會覺得尷尬。不知何解。

既然很久沒有聽我說過,不如,讓我先說說自己。

昨天才記得,原來,你跟妹姐等都不知道,我寫這個小寶號。而事實上,除了阿嫂和Da Da,沒有誰知道這個小寶號存在。

我開這個小寶號,最初的目的是找個機會可以跟人分享和討論自己的想法,漸漸地,原來這個天地,也聚來不少有心人,使我眼界大開之餘,更認識到自己的渺小。

你大概未有想過你哥我會開寶號吧。我在這裡寫,因為我沒有覺得需要隱藏的地方,而我之所以覺得沒有地方需要隱藏,因為我知道,那跟我交心的那位,早已經看穿我的一切。這方面,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阿哥都知道你有自己一個不公開的寶號,你說過,因為內容太敏感,公開了,不如不說。這個我明白。所以我自私地為了自己不受任何抑壓,於是開了這個寶號,化了名,然後吐真情。

我要吐真情。家裏的事不用多提,我確實是有點受壓抑的。在這裡我也有數個文章隱晦地提及過這些事,雖然不至於獲得實際的解決,至少,我心裏面,很多問題都已經釋疑了。你有空嗎?這個地方,就是你另一個可以切實地認識你哥哥的地方。坦白的說,我非常希望你們幾個,通過這裡,去認識我 ~ 無論是我的軟弱,還是我的哀愁,甚至我的虛偽,都一一想你們認識。

剛才我說“那流乳和蜜之地,就是現在這裡。”這裡,不是這個寶號,而是,這裡,即是你現在站著的地方。

論際遇,阿哥跟你同樣年紀的時候,你都知道,當時碰巧沙士,我還跟你阿嫂結婚,那時候,你記得嗎?我手頭上還未有任何工作呢。幸好,結婚後不久,終於找到一份工作,讓我們的生活能苟延殘喘。再過了一年多,又重新找工作去,來來去去。中間又再兜兜轉轉,回到這裡。幾年間,變化不少。但最大的得著,相信你肯定會認同,就是你的侄女 Da Da。

對我來說,這些歷練絕對是一連串的祝福。

阿哥知道你的生活不容易過,要應付這個,還要應付那個。也還看不過眼世上的不平事。之前你在工作中經常遇人不淑地見到不少黑暗的事和人:收回佣、私受利益、總之… 人們正在出賣靈魂!我想,這個世上沒有人出賣靈魂,他們頂多出賣良知。

出賣良知,不過是人性,你我皆會,你我皆一生不能避免。所以,阿哥我真心體諒出賣良知的人,雖然不應姑息,但絕對需要體諒。

最近我在一位值得了解的網友處留言,大致是這樣:

有個耳熟能詳的聖經記錄,說一個婦人被帶到眾人面前準備受擲石之刑時,祂所說的,不是“你們誰若沒有犯姦淫罪,就向她擲石”而是說“你們誰若沒有罪,就向她擲石”。

我所領受的意思,不單是判不判罪,而是沒有一個“人罪”比另一個更重。你所見到出賣良知的人的“罪”,並不比你我的更重。

我在想,為何我只對網友說,而不對自己的兄弟姐妹說?希望你聽得明白。

倘若你真的聽明白,我想,“那流乳和蜜之地,就是現在這裡。”這句話,你就也應該已經明白了。現在這裡、 這刻,就是你需要抓緊的應許之地。人,還需要在這地流汗去取瑪哪,還需要學懂如何採摘瑪哪,也要學會如何應對在這地生活的一切兇險。要進入這些兇險,才會明白其他人正面對的兇險。當然,你可以選擇不去明白。

從媽媽那裏知道,你需要休息。真的,多點休息吧。既然阿哥在這裡坦誠告知你我的另一面,你也應該盡點孝心,讓阿哥知道你的需要。無論物質上或各式各樣的事情,我都會盡力幫你。我需要的,只是你要開口。倘若連阿哥你都怕開口問,我想,我這樣當這個阿哥,也實在太遜了。

試試吧。我隨時都在這裡。

Tuesday, July 17, 2007

古來征戰幾人回

Too many rights, too many wrongs. It's never wrong to be right. But, it’s sometimes wrong to act right.

********************
記得做過這樣的一個夢。

矇矓中,上司領我在大老闆面前交待準備如何處理一個人事問題…

不一會,上司先對我發炮:

上司:「你的方法根本錯誤!」

忘我:「人事的處理方法沒有對與錯,只有不同的效果。」

上司:「你的效果差,咪就係錯囉。」

忘我:「不同風格的人縱使用同一方法處理也有不同的效果,我用我的處理方法,根本不會出現你所想象的後果。」

上司:「你的處理方法一定會導致我所說的後果!」

忘我:「由你來處理將會是,由我來則不會。」

上司:「你唔好死撐啦,你理虧仲撐?」

忘我:「我只係講道理,世上並沒有絕對正確或絕對錯誤的方法,況且,你又看到你做法的不良後果嗎?」

上司:「咁你即係唔依從上司指示去做啦!你個風格又唔跟我配合,你話點過你Probation呀?...」

忘我:「我唔係依你指示去做,我只係提出一套最適合我自己的方法,你話風格唔一致,你淨係睇到唔一致會帶來負面後果,但你又睇唔睇到不同風格可以互補不足?」

上司:「言下之意,你即係話我不足啦,你咁叫尊重上司咩?你唔尊重上司,我點過你 Probation 呀!」

忘我:「你過唔過我Probation 當然有你權利,而你睇我係咪尊重你,當然又係你既判斷。不過可以咁講,我睇到不同管理風格可以互補不足,唔一定對立。若果你要我完全跟足你風格做事,我仍然會照做。」

上司:「你話傢嘛,你個風格根本同我都唔同,你點照做呀。你點撐都無用架勒 ...」

忘我:「每個人風格各有差異,呢個係事實。一個管理者有時唔需要去統一所有風格,有時應該善用各種風格,咁先至可以發揮每人既長處。」

上司:「有時?咁即係有時唔得啦!我要既係百分百保證得!」

忘我:「若果管理有百分百保證得,我諗 Peter Drucker聽到都會即時翻生。」

上司:「你覺得無百分百?即係你無信心啦?你無信心做野,你叫我係老闆面前點再保住你呀... 」

忘我:「你若果發現你請我係錯既,就已經證明左你都唔可以百分百保證啦!有信心咪一樣錯。」

上司:「拿,老闆,你睇到喇。唔洗你講我都知下一步點做啦!」 (這一刻,我立時清醒。)


決戰二三線,老闆,都唔例外。

********************

鐵鎚兄:

原本打算就以這樣一個南柯夢給你了事,不過今日還是說多一點肺話吧。

單就「新人比舊人高人工」,可以作如此「理解」。

1. 舊人的工作能力、表現等等,總之凡有關該舊人工作方面的歷史、記錄、印象,已經填滿老闆對於該舊人的認識。

「填滿」是一個關鍵詞,意指需要被推翻方可改變。而要重新建立一切,必須推倒所有一切舊的。很多老闆或上司所謂「心中有數」,即是說二線已經決定了勝負。

2. 不少老闆都會用「你的表現」去計算「你值多少錢」;再加上「你的負擔和顧慮」去計算「你的忠誠度」。而這個計算方程式所遺漏的,就是所謂「市場價值」。他們不會以市場去比較你的市場價值,也不會以你的年資、在職經驗甚至對於公司運作的熟悉程度去衡量你的忠誠度。

3. 新人?最簡單。因為他們對於老闆如同白紙,不是說新人是一張白紙,而是老闆根本完全不認識他們。他們的各種「背景」還未被佔據老闆心中的地位,所以惟有以眼前所看到的作決定。這個可見的一線,就是市場各種指標,直至面試前的一刻。

4. 所以要留意,因為你係舊人,所以你既「Bargaining Power」唔會在乎你既 Key Attributes (即可見之事實),而係在於老闆對你的感性因素和模糊記憶(即二三線)。除了少部分老闆(相信只有少部分),才會曉得分清楚你的 Key Attributes 與你其他背景何者重要。

至於如何利用這種人性的弱點?不如,先對付自己這種人性的弱點吧。(其中一點「如何利用」的日常例子:人最喜愛特別注意那最不讓人注意到的那一點點)

(題外話:恭喜你!)

決戰二三線本是人成功的捷徑,可是,其失敗往往也是源於人的「那四個字」。

********************
2007/7/18 後記:
C.M. 寫本題目,掙扎甚久,原因就是「那四個字」叫「自以為是」。

過分的「自以為是」,會導致失敗。但對於這個「自以為是」,乃小弟一直不敢下筆寫下去的最大原因。雖則小弟知道「自以為是」乃人與生俱來,並非完全負面或不可取,但總是耿耿於懷,皆因小弟經常如此 ~~ 「自以為是」(怕寫,因為自打嘴巴 )。

Sunday, July 15, 2007

舞會小圈子

昨夜化妝舞會人山人海,牛屎遇見大哥哥、小哥哥、大妹妹及小妹妹。又來一個小圈子。

大哥哥:心思慎密,談笑風生,「有癖可與交,以其有深情也」,久仰久仰。

小哥哥:常雖自比 Flintstone,實比管、樂也, 外強中謙,敬佩敬佩。

大妹妹:慧心巧思,溫柔婉約,優雅動人,可親可親。

小妹妹:唉,竟說:「丫,我的英偉哥哥靚仔無比!」聽畢,大、小、牛共三件立時飲恨去也... (可恨可恨!)

牛屎:濫竽充數,但,「有疵可與交,以其有真氣也」(嘿嘿,飲恨後總要往自己臉上貼點金)

************
舞會插曲:牛屎席間不顧失儀大談女經,引來全場噓聲掟鞋反枱(即時導致至少兩杯雞尾特飲倒地不起)

Thursday, July 12, 2007

化妝舞會

很久沒有去 Clubbing 了。

什麼 Lan Kwai Fong, SOHO, Knutsford ... 全部都未去過, 頂多落過 J.J.'s ...

****************
單人匹馬,當然係去茶餐廳啦,唔通話比人聽得一丁友去咁淒涼咩。

與夢中情人,梗係去酒店... 既高級餐廳把酒言歡啦,酒醉之後... 咪夢醒囉。

一家大細,自然係當勞家樂快活啦,貪佢地選擇夠多,質素穩定嘛... (...邊個掟番茄!)
****************

有時我覺得我呢亭人,真係超級悶蛋。

化妝舞會,都係第一次。時間:黎緊星期六晚。

點算呢?真係有d“劣”... 死啦,會唔會比人者揭起我虛假既面具,見到我醜惡既真身架 ...


What should I do... ?


不如咁,先露一露面,先比個茂利樣人地認一認,佔領佢既三線陣地,咁咪可以先下手為強囉!


拿,你話係咪成個餅印咁呀。(Da Da 心諗:唔好挨咁埋呀下 ...)

我再照一照鏡,發現依家既自己,嬌小玲瓏、頭髮蓬鬆、破舊波鞋、不修篇幅、口不擇言、慌不擇路、面目可憎。對住塊鏡左望望右望望,都諗唔到任何好辦法... 唔通真係要整容...?


問問Da Da:






cha cha, da da na da cha, ma cha cha cha da ga ga... aiya!





(翻譯:唓,老豆你點執,咪又係一篤牛屎... 哎吖!)

Sunday, July 08, 2007

試以《二三線》論政

C.M.一介草民,綜合日常感受到的,和自各網誌所得所想的,膽粗粗試給其中政黨一些建議。

坦白說,我不喜歡民建聯的過分左傾態度,不夠“持平地”教育群眾。也不喜歡自由黨,因為不認識他們(既然不認識,何來喜歡之有?)。更不喜歡泛民某些人,因為覺得他們對自身政治情況的思覺失調(誠如大力兄曾轉述過)。

但是,我還是有些“比較左傾的建議”給泛民:

1. 如要和平,必先了解戰爭。留意人的判斷集中於二三線,民主政制雖好,也實在好,但當大家都認同一個比較左傾的政治環境,你們必須也要認同“有”這種主流意見,你們自己才可能接受真正的民主。因為各方只是“和而不同”。

2. 倘若不認清民主的本質,而單從民主的“制度”來決定什麼是最民主,什麼才是夠民主,那是本末倒置。

3. 一套制度夠不夠民主是由“民主”產生,不但從制度裏產生,更是從主流民意所產生。將來制度如何自我調節或變更,應該是隨民意所衍生和啟發出來的。

4. 泛民本身欠缺民意支持;全面普選的訴求獲得部分人支持;改善民生活的大部分人支持。成功達到目的,須先了解達至成功的路線。

5. 泛民爭取普選,光拿著普選的旗幟,是不會成功的,只會徒添反感,因為“爭取普選”不是政績,也不帶來“滿足”,填補一二線的空虛。

6. 民主制度是,先有政績,後有信任,再有選票,方可落實自己的理念。

7. 選民所看到的,所領會到的,只是泛民繼續恪守自己對民主政制的“支配性詮釋”,忽略對“民主”所需的選民的照顧。民主從來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普選,民主之初,只是強調“支持”和“團結”。

8. 欠缺對選民身份的認同,如何團結選民?

9. 以零五方案作為一個指標,還是那句:民主本身早已體現在整個香港社會中。沒有人缺乏自由去作出選擇,只是在制度上,在利益上,一些決定被薄弱的意志所掩蓋。人還可以在“制度”外爭取,其成功機會的高低並不代表不民主,因為永遠有人自願生存在建制之外,做建制的反對者。

一個民主制度的形成,必須要民意決定,既然民意不能一步登天,那如何“期望”制度可以一步登天?愚見認為一般香港人對普選是支持的,但絕非“優先”,因為“未嘗其苦”,但今天不是民意被扭曲,而是民眾根本欠缺那對普選的“期望”。這個“期望”不是不期望有普選制度,而是不期望普選制度“必定”能帶來好結果。因為沒有這個“期望”,那“支持普選的民意”便欠缺一個紥實的根基。(2007/07/16補按:這裡“未嘗其苦”的意思,是指“未嘗到沒有普選之苦”。因為這個“普選”對於大部分民眾,只是一個“餓”,而非“飢”。何以這樣武斷?原因也就是剛才所說的“未嘗其苦”也。)

10. 泛民就像一隻假雞蛋,明明沒有假雞蛋,但偏偏被人唾棄,不知道如何以“民主理念”爭取“民主政制”,反而自以為是形象問題。不,絕不。要杜絕假雞蛋的流言,不只是教育,還須與民同工,讓對方拿出一隻真的“假雞蛋”來反證自己是“真雞蛋”,讓群眾體驗自己的雞蛋無花無假,腳踏實地。此乃“後退,方能跳遠”之義。

11. 了解選民景況和需要,賦予選民一個屬於他們的身份,建立認同,才能團結大眾。一切於二三線決戰

(自覺Managing Expectation 有時比Motivation 為 HRM 中一個更大的課題,不日再談。鐵鎚兄,鎖你,下次先講你個筆。)

*******************
後補資料:《香港需要成立工黨》~ 經濟日報2007/7/9 ~ 胡恩威 (節錄)

“香港目前的政制生態,對中產和工人階級最不利。工聯會和職工盟因為歷史和政治原因,從來是死對頭,很容易被政府和商界分化。民主黨的“街坊”式民主模式,與中產和工人階級的距離愈來愈遠。自由黨完全是以大財團利益為本的政黨。公民黨本來是最接近中產和專業的,但以其七一人氣的民望,只集中單一的直選和質疑中央的政治取態,只是在重複六 四後的民主黨道路。......”

信與不信之後

Managing Expectation Rule 1: People reacts to what they expect instead of what it is.

(以上Rule取自心理學某原則)

時日無多,發覺越寫越冗長,所以今日只能濃縮一次過解決。請留意,決戰篇並非講述心理,而是企圖表明一個以為理性的現象。

接續上集《信與不信之間》,講述三個 Urban Legends 的意義:

假雞蛋(事件一)和國產雪糕(事件三):

看過《二三線的真實》一篇的友好們,當你細心留意自己在看待事件三和事件一的思考順序時,會否留意到自己的二三線如何主宰自己往後的判斷。

造假,質量差,“大陸乜都敢死”~~ 一個有“乜都敢死”既三線(成見)加上對大陸有“經常造假和質量差”的背景/歷史,去判斷這兩個事件如何“真實”。

先以國產HD 雪糕事件為例,關鍵在Recipe。Haagen Dazs 雪糕不如 Coka Cola 般平民化、口味也非單一化,要維持高檔價錢、質量、商譽、顧客信心和避免出現冒牌貨,必須嚴格控制來源,即一定要從外國進口。蛋糕部分則毋須如此(明顯地)。(C.M.尤其在意當中的99.99%法則:一個真正的謊話,只需要0.01%的真話)

至於假雞蛋事件,就算不知道假雞蛋當初出現的由來是如何,但從對生命的了解,引申到製造假雞蛋的可能性,再如怒眼媽媽說到經濟效益的不可能性,假雞蛋事件所揭示的,卻是《決戰二三線》中最令人痛心的一個例子。(也最令 C.M.不解)另,當日 C.M. 在尹思哲留言時方發覺(Sorry,語氣較重,希望佢唔會介意。)原來,要證實一件假事情為“真”,有時必須要對方拿出真的“假事情”出來。

《決戰二三線》嘗試述說一個現象,指人的判斷,不以所見的事實為先,反而以事情的背景和自己早已制訂好的篩選系統為依據。雖然這樣的判斷方式有其好處(正如Bravo所言),例如便捷,但壞處是未必觸及事實,而就算觸及了99.99%事實,但那當中0.01%的謊言,就能歪曲了原先事實,把焦點引導到謊言之中。

回看事件二(誰較誰有禮貌)

抱歉,或許此事牽引出部分友好對於這事的看法,但此事的重點主要有三:

1. (C.M.自以為重要)人是不需要,甚至不應該把一切資訊放入自己的篩選系統內,即時上架(i.e. 馬上stereotype)。對於某些評語或“表証”,尤其如“禮貌”這類根本不能有一套嚴格的準則的情況下,應該考慮採取“左耳入右耳出”的處理方法,以免中計。

2. 人會自己的景況加上一個身份。然後為這個身份配對其他人的評語,對於正面的評語予以支持,負面的予以對抗。這個現象亦是“團結”的來源。(說穿了,所謂對號入座,或許就是這個道理)

3. 這種團結的來源,有人以此法製造(打擊)團結。成功的途徑,就是認清受眾/聽眾的景況,加給對方一個身份(或真或假,視乎情況需要)來凝聚/煽動團結力量(例如選票、工業行動、辦公室政治等),倘若用之得宜,把理念加進公司的 Mission Statement 也未嘗不可。

以上的理解,目的乃要符合 Liddell-Hart之訓:如要和平,必先了解戰爭。要知道,以上這些,早為鷹派所用,只是鴿派為之唾棄罷了。鴿派實需知己知彼也。

Tuesday, July 03, 2007

零五政改方案淺見

大力兄寫《七一心結》,他在留言中提到 《零五政改方案》。

C.M. 對於政治興趣不大,但還約略記得這個方案。自己所記得的,不是這個方案的細節,而是這個方案對於自己所帶來的意義。

其中泛民主派認為這個方案是一個民主倒退的方案,所以並不支持,甚至反對,認為政府欠缺誠意,背後的目的,其實只是進一步加強中央的權力。

在留言中,其中一位曾說:魔鬼通常是在細節中。

這一點,以現實來說,非常認同 (因為自己同樣經歷過)。但這句也是 C.M. 支持大力兄原先的論點 ~~ 至少可以向前行一少步。也因為,我看大方向,不看小細節。

C.M.對於政治見識淺薄,也很少留意政治環境的變化。但《零五政改方案》著實對於自己是有所感受的。

雖然以曾特首(這裡姑且容許尊稱曾蔭權)過去的表現,我是很有保留的。他對於香港民主發展的立場和取態,C.M.並不清楚。不清楚,不是說自己並不企圖了解他,也不是基於他過往對於泛民的態度,或引入左派政黨背景的人加入架構,而是,對於他一連串做法的動機。

對於我這個小市民來說,他的過往做法,好像比較左傾,但是,從細節中,很矛盾地我看到他右傾的地方。也讓我想起電影“無間道”。請原諒我的淺薄。

但從《零五政改方案》,或許因為泛民寸步不讓的態度讓我反感,因而同情曾特首;也或許,是一如普遍市民一樣,被餵了一顆糖衣毒藥,所以覺得這個方案值得推行。

正如大力兄提到妥協的藝術。在C.M.這個民主Skeptic來說,雖然民主值得追求,但是不同程度的民主有不同的效果和利弊。我的意思是,舉例如美國的總統選舉,“制度”也不算“最民主”,但實行起來,效果反而能夠彰顯一個全面的民主理念。

也就是說,在制度上妥協,不一定代表民主理念的背棄。

而且,C.M.個人看來,以現階段的“中央”所下放的權力看來,在現實中,爭取一個“改變”是必須的。原因是香港不能放棄改變的機會,甚至放棄“中央”所賦予“改變”的嘗試。我這樣說,是妥協。若用日常生活的例子,也就是說,你要“一生”跟隨這個老闆,便要嘗試令老闆信任你;老闆不知道你的建議是否可行,因為他不認識,也不能想象後果,更他不敢嘗試;作為打工仔,要老闆接受,有時是需要從他自己失敗的經驗,來告訴自己建議的可行。倘若他的經驗可能成功,為何不嘗試?是否因為違背了“原則”和“理念”?

民主,是否只有碩果僅存的“一套”制度?沒有Variant?沒有中庸?

先後退,方能跳遠。
被逼至絕地,方能合眾。

很矛盾,我不知我應否支持曾蔭權。但肯定,我支持那些接受對話的人。

Friday, June 29, 2007

P&L ending FY07

Last night I write myself a checklist for the last 10 years. Yes, there are gains and losses. Some gains are realized and losses are cut. The result... is a mess.


At home, a series of decisive victories (but Pyrrhic victories expected in the 20 years ahead)

2001 - Away from parents... far far away... (ha ha ha!)
2003 - A splendid and vivid wife
2006 - A naughty and hungry daughter
2007, June - A dark small confined space (it's actually not a space... just a cage)
2007, June - First father's day (what's the good of celebrating?)


At work, let's see...

2000 - Pickett's Charge
2003, until - Spanish Ulcer (Thank God. We survived the dark days)
2004 - Dunkirk (Goodbye, Alan)
2004, late - Exile to Elba
2005, early - Waterloo (This time I played Blucher!)
2006, until - Behold! Gustavus II! (My name at Lutzen was carved out of blood and molten iron.)
Present - Bismarck in the North Sea (yeah, she's being chased after by Ark Royal)


Financially, I've gone berserk! (~&$&!*$@&~*%#&~%!@*^%*$!)


Socially, friends are forever. (Shall we get together? No la, I got business on Sunday.)


Psychologically, the counsellor said I had made good progress.


Physically, I need a bed all day. (But the hospital ward is too dark for me...)


Blogally ...... I've lost my mind ...... would there be a more soothing checklist 10 years after?


C.M. just can't imagine if such a checklist can be written after 40 years. But anyway, he is optimistic of that. And he is wishing all of you having read this post wouldn't go berserk.

********
(One had gone berserk.)
Little Pearl said she didn't quite understand. Right, C.M. doesn't quite understand too.

He doesn't understand this "milestone". He doesn't understand how this milestone had changed him anything. But he does understand history is in effect. What he can do is to give a milestone for himself, so that... he know what he should do in the coming 40 years (hopefully there will be).
(Two more had gone berserk ... after this post)
Moon's grandmother had left us just tonight. She shall never meet that "sort of" milestone. To Moon and Mule, every day is a milestone.

Tuesday, June 26, 2007

信與不信之間

本篇接續《決戰》之《二三線的真實》

要留意,本篇C.M.已盡一己之力,去尋求當中所認為的真相。“這個真相是否值得相信”,其實是本篇其中一個嘗試探討的重要問題,最後如何取態,當然由閣下自行定奪。

前篇 C.M. 借用了三個舊聞,姑且再將每個事件分為三部分:

(1) 解釋我之前所寫的
(2) 說說其實我所聽到的
(3) 以我所知道並相信是真實的

試圖來闡述一個老生常談:什麼都假,唯有假話最真。

舊聞一:假雞蛋
(1) 我之前所說的假雞蛋是由塑料造成,是其中一個版本。

(2) C.M.這個版本,大概流傳於國內多年,自我約七八年前往國內工作已經從各高級管理者中聽到。他們不少都相信真有其事,並曾“提醒”小弟當心吃錯雞蛋。

至於Karen的版本:
“假雞蛋的蛋殼與真雞蛋蛋殼的主要成分都是碳酸鈣,只是假雞蛋蛋殼中還含有少量石膏。蛋清蛋黃的成分與真雞蛋截然不同,假雞蛋中主要成分是樹脂、淀粉、凝固劑、色素等化學物質,蛋黃竟是色素和樹脂制成。這些物質進入體內雖然對人體影響不大,但吃多了會傷胃。”

其實小弟也曾於某地聽過,但其如斯詳細的構造小弟早已不放在心上。

(3) 實際的版本,乃大約改革開放的時候,即早於大約80年代,在兩廣地區已經流傳。至於確實起始的地方,不得而知。據知原文與小弟所寫的大同小異,並曾於各種休閒文學雜誌(等同即今國內的《讀者》)的內頁中刊登。

但當中的內頁會附加一段字句:如希望購買到真雞蛋,請聯繋XX農場


舊聞二:港島人比較有禮貌
(1) 這個版本的附加內容,全為小弟老作,題目例外。

(2) 但“港島人比較有禮貌”則為小弟多年前,親自從數位居住在港島區的上司、同事或朋友們,於交談時所聽到的。

(3) 我當時也是一直居住於港島區。聽到他們所說後,全部都只反問一個問題:“你有冇發覺港島區d人等巴士唔排隊?但係九龍新界就大部分都排隊?”而小弟當時得到的回覆,大部分若有所思後都答:“咁又係…”


舊聞三:國產名牌雪糕
(1) 我所寫的,部分是老作,例如航空公司的部分。

(2) 這則舊聞,坦白說,很很很奇怪沒有什麼香港人聽過(???)這個故事在當年其實不是什麼故事,而是切切實實一則新聞,還是2005年的事情!最近翻查到這則舊聞原來還在:

http://finance.sina.com.cn/nz/hzfchgds/index.shtml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05-06/20/content_3107422.htm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1062/3489176.html
(可以查關鍵詞:哈根達斯無證作坊)

嚴格來說,雪糕中的蛋糕部分,是國產,但雪糕,則歐洲進口。

(3) 我相信的,就是雪糕是歐洲進口,而蛋糕,則需要本地製造。


***************
學尹思哲quote Liddel-Hart,小弟都quote 番同一句:如欲避免戰爭,必先了解戰爭(中譯)。

決戰二三線系列的目的,就是希望讓大家,了解戰爭。

(等陣才嘗試再論述)

一個不幸的伸延閲讀: 《國產愛豐 產Phone愛國》 (I'm sorry,我都唔想燥)

Friday, June 22, 2007

Fire and Forget

(歷史部分純屬記憶片斷,需加以求證)

Aim-9 Sidewinder (即所謂響尾蛇)導彈大概是第一代比較可靠的Fire-and-forget (F&F)空對空導彈。Fire-and-forget技術會讓飛彈鎖定目標後,便會一直追蹤直至擊中並摧毀目標為止。這裡Fire的意思,是發射飛彈;而Forget的意思,是飛彈發射出去後,飛機師可以毋須理會飛彈的去向。

CK兄有一個值得借鏡的人事 case - Mani (1), (2) & (3)

對於 C.M. 來說,就只是以Mani 而言,調職或投閒置散是普遍的折衷方法,雖然有其可取之處,但以C.M. 個人的風格而言,If I were CK, I would 採取 F&F 的策略。

小弟曾於 CK兄的 blog comment中留言說:

1. Tell Mani what areas of performance you would measure and what results you would expect (it seems you are expecting those intangible results)

2. Tell Mani how you would measure (e.g. you would measure her management skill instead of blah blah blah)

3. Tell her to think about your words above and reply you the next day(s) how (or if) she would follow your suggestions. (The tactics of fire-and-forget)

The point of taking the above steps is to let Mani know her real self. She is apparently too "innocent".


其實採取以上方法之前,其實已經包含一個態度 - 必須解決 Mani。因為 Mani 以後也會冥頑不靈。

F&F言下之意,就是:Fire the Person, Forget the Person的意思,即快。而之所以仍要向Mani 問以上問題,其實只是tum Mani入局,提供機會讓 Mani 自己告訴 CK 她該被炒的原因。(後補:這個被炒/被勸退的原因,其一是為將來上勞工處的準備,其二則更重要,就是交待其他員工 ... 而這個被炒的原因,必須循著“某個”方向引導出來 ... errr... 有狐狸則使之於抹黑之用)

正如小弟曾大概的說:管理者犯事罪加一等。

Mani 被炒(或被勸退)的原因很簡單:我升得你,而你又接受,你就是管理者(我升錯你是另一回事)。你當不成管理者,我亦毋須留你。但若你自願回到本來的崗位,我會歡迎。(緊記,其實整個 F&F 的 interview過程,只是一個局)

若 Mani 不接受任何意見,便: Fire and forget (基本上會逼佢接受,但會補償代通知金,即解僱補償)。

個人來說,關鍵是管理者,只有管理者之 Quality 才會令我煩惱,30人亦然,300人亦然。

F&F 後,帶出信息給餘下四人:做管理者不是易事,你若自覺是有能者,可嘗試居之。(後補:其他信息,例如“對於不願學習的人我是不會手軟的”等等,可以隨此處理順手帶出)

就算留下 Mani,相信其生產力也等於零。所以不如慳番d精力同金錢,早d解決。


To Bravo:
That's why I said blending solutions together usually (actually: may) wreaks havoc.

(又,若果我仍然成日係 Office 打埋呢d咁既野,真係會比人 F 完再 F&F 嘞)

Thursday, June 21, 2007

Quoted: from me to someone I care

Quoted:

+++++++++++++
...But it is out of my ability to express my true feelings (sensational) in words as fluent as you and most bloggers do. In argumentative statements, my reaction is more straightforward and responsive. That’s why if you’ve ever seen me commenting, I tends to argue instead of making a compliment.

Yes, I like making compliments. Because many of you is worthy of it. Say, {names of a few bloggers}, … I really like the way you write – so comforting, so moving, so full of meaning and so “literal”. I very wish to comment but C.M. is so limited in this kind of speech. Perhaps, I am just a factory product of the science streams.

... Share your situation with your close friend – talk, don’t write! Get a cup of coffee and talk. Perhaps this cup won’t help solving the situation in your job, but it would surely help loosen up your overstretched soul. ...

... I would feel guilty of my inability to help you out. I would also feel great if I were daydreaming of you seeing sunshine. ...

+++++++++++++
(Grammatical mistakes and wrong choice of words are just too ordinary for me. But you guys would be very welcome to point them out.)

P.S. My brain turns into a fluffy fur ball. It just stops working.

Wednesday, June 20, 2007

如斯父親的如斯體會

(尤其)多謝危樓姐姐同埋Karen妹的祝福和提醒,原來今個父親節,乃小CM第一次做主角。查實自己完全醒唔起。

最近看報紙,說有九成幾以上男士都覺得自己不是理想父親。以為人父的CM,則雖然知道自己不夠很理想,但偏偏輕狂地認為自己有如斯能力作一個理想父親。原諒我有如斯體會。

既然知道不夠理想,便努力爭取達至理想,至少,希望人認同自己有這個努力。哈哈,自欺欺人這樣對人說,查實自己還遠遠不夠被稱上努力。

剛剛一個短假期,一家三口去了一個離開小島不遠的地方,有山有水。總之遠離煩囂,務必要三個人於一室之內作困獸鬥。

這個不孝的父親,便趁小女還未能分辨她父親的不理想時,盡情利用這個父親節。可憐 Dada 被逼要服侍這個不理想老豆:陪老豆游水!

因為小妹沒有帶來泳衣,惟有在岸上默默地祝福我和小女倆歡聚的時刻。Dada 被安放在一個有“座位”的雙層水泡,由其父帶她接受首次海水的洗禮。

估計小女長大後,應該沒有那麼多機會與老豆遊山玩水,所以為父全力爭取這個寶貴時刻。

近日看到不少 Blogger 寫下一些令自己很有興趣研究的題目,雖然無暇即時回覆,但都暫時 bookmark 著,待將來研究 Managing Expectation 時可以獲得不少材料。有時我會戲稱這些材料做“看風駛舵”。

有時心怕自己亦會無意中向小妹和小女使用了一些職場“權術”,從而抵消,甚至扭轉自己在她們心目中的負面印象。但實情是,她們的負面印象是對的,我並不是一個理想父親。

研究看風駛舵是 CM 的興趣之一,取之於人用之於人是我的習慣,以退為進乃小弟的慣常伎倆。但,我不想用在摯愛身上。

她倆沒有察覺到,只是我,察覺到。或許她倆已經察覺到,但沒有揭穿我。

不管如何,我還是珍惜這個被坊間稱作父親節的節日,讓小女盡點孝心,陪陪這個不理想的父親。讓小女將來可以在同學仔面前高聲地說:“我都曾經為老豆慶祝過父親節呀!”

小女啊,你的面子,你要記住,是父親給你的。(站住!誰敢在小女面前踢爆我!)

(On 兄,對,昨晚回來了,累死,今天無心工作但又要趕貨,頭痛。對於你的推斷,碰巧小弟帶來了手信給你:一隻大拇指。隔天待續,請諒今日無神無氣。)

Wednesday, June 13, 2007

《決戰二三線》 - 二三線的真實

以下三個真人真事乃多年前之舊聞,若有任何錯誤理解,一切乃自己的二三線作祟,與人無尤。有心人務請閱畢全篇。

事件一: 假雞蛋
國內一直存在有人售賣“假雞蛋”,甚至有部分已經流入香港。

這種假雞蛋外表與真雞蛋完全一樣,打開,有殼,有蛋白,有蛋黃;煮過以後,蛋白和蛋黃也會凝固,但實際上是用塑膠製造的!吃了,絕對有害身體。

但這種假雞蛋顔色與真雞蛋顔色有少許不同,假雞蛋的顔色較深,真雞蛋的顔色較淺,而且假雞蛋因為人工塑膠製造關係,添加了色素和增味劑,所以吃的時候,口感較差,味道可能較濃。敬請提防食用假雞蛋,損害自己和家人健康。

事件二: 港島人比較有禮貌
因為香港島,多為英國殖民地時代之貴族或高級政府人員聚居的地方,當中半山區是全港最高尚的住宅區,中環更是全港一眾上流商賈的辦公地方,加上受教育人士的比較多,經過長時間日積月累和耳濡目染的成果,所以港島人一般都比較有禮貌。

事件三: 國產名牌雪糕
有報導指,港粵兩地的 Haagen Dazs 雪糕,其實都是國產的。

這次發現是因為深圳衛生當局揭發了一個無牌雪糕蛋糕工場,而這個生產工場原來只是一個住宅單位!當場繳獲了一批雪糕蛋糕的製作工具和材料。地方並未經過有關當局之任何衛生核准和發放任何食品製作之營業執照。已有數人被拘捕,工場亦已被查封。對此事件,Haagen Dazs 公司拒絕置評。

雖然 Haagen Dazs 的總公司一直指其雪糕都是從歐洲空運入港粵,但從航空公司方面回覆,並未曾收到任何從 Haagen Dazs 公司落的空運訂單,甚至政府批文。

據記者深入調查,Haagen Dazs 一直外判有關食品製作予該公司,生產其他製品時,更是由國內其他工廠提供原料,也就是說,Haagen Dazs 的用家其實是以歐洲價錢,購買國產貨色。以往更曾有人食用其製品後,身體出現不良反應,並且向有關方面提出申索。顯然,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各有心人閱畢以上舊聞後,自問有何反應?相信部分人也曾記得以上報導。

可以肯定地說,以上三個情況有兩個是真實的,你認為哪一個是假的呢?請暫時緊記下你自己如此判斷的原因。本篇的答案在下面,但先請各位細想自己的答案,然後才往下翻查。



























(請想清楚,決定後,方可繼續。目的,只為多點了解自己。)





















答案:




以上三個全都不是事實。

查實 C.M. 希望能夠借此機會,於 Bloggers/CD-ROM 中統計一下《決戰二三線》這個現象的可信性,如果可以,請告知你們心中的答案。倘若你們早知道答案,希望你們能夠提供“最初最初”(即第一次閱到/聽到這些報導時)的答案。

下星期中,小弟或可再作解釋。(喂喂喂,黎緊幾日假期一家三口要去旅行呀,好忙呀!)

Thursday, June 07, 2007

偶有鑊氣,準備好未?

昨天6月6日
這一天好面熟。

是否有朋友生日?
大清早急忙致電多年好友,他說,應該沒有吧。

還是與鹿死有關?
看看網友文章,好像沒有關係。

報稅?
早已搞定。

整日胡思亂想。
回家。

問小妹,是否有親朋戚友生日?
答案不得要領。

看到電視展示歷史片斷 ~ 諾曼第登陸日。
原來如此!頓覺釋然。

好消息告訴小妹,一天陰霾盡消。
反應冷淡,如是打理家務。

滿足了求知慾。
沖涼。

突然打雷。
浴室傳來慘叫。

六月六日。
至今剛好又一個整年...

哎呀,結婚週年呀,笨笨笨笨騾!
煎.炒.煮.炸.蒸.炆.燉.焗


......自己揀,唔好等人郁手。

Wednesday, June 06, 2007

決戰二三線

本篇之由來

個多月前,鐵鎚兄在他的大寶號中提及他公司的HR
人工係 base on responsibility,而唔係 productivity。

自己則嘆:
人工只係供求既平衡

CM當時回應
Bargaining Power 很多時不在乎你的Key Attributes,你既供求。呢個只係一個Urban Legend。反而係其他野。

但呢一Part,等下次再寫。

筆記有序

因為近日心情欠佳,所以暫不提人事上的決戰,反而嘗試從近日發生的事入手,以紓解己心之亂,多多見諒。

簡單來說,本篇以為人每天所接受的不是關乎“眼見的事實”,乃關乎“心所想的判斷”。而這個“判斷”便決定這個“事實”有多真或假。

就以判斷一個人所說的話是對與否,人的天性(我說的是大部分的即時反應),並不是先衡量自己所看到的事情是否事實(主線),反而是先以“背景”(副線)來衡量,從而推斷一件事情的真偽。

若主線為所看到的事情,合理的法庭判決絕大部分從此主線之爭奪所得出。

其次為二線,這裡姑且包含“事情的背景”,例如人物背景,歷史背景,動機等。以合理的法庭判決為例,倘若未能從主線獲得決定性勝利,將轉往二線尋求線索,甚至最終勝利。

至於三線,大概就是一般所謂的“主觀感覺”,例如成見(或Stereotyping)等等。

人性與二三線的決戰

打到這裡,突然想起有朋友曾問何以CM經常寫這些所謂“人性”,質疑人性格之多變和多元化,把人性單一化,或以偏概全,對於自己所喜歡的HR行業,並無幫助。

CM順帶把當日的答案作為這篇的摘要吧。(可笑的是,這篇幾乎曾被定為講述Stereotyping的一份“功課”)

人的性格雖然多變,而且千變萬化,以致人的行為和判斷,都不能掌握,但若能細心理解和觀察,人的性格,是“可以”作出適當的分類的。這方面,相信心理學家們應該更清楚。

對於HR從業員,以致普羅大眾,一般沒有經過什麼心理學培訓,但也不難對於一個人或該人所述說的事情作出合理評價(當然時而合理,時而不合理)。他們所用的方法,就是靠理解“背景”,甚至Stereotyping。

某程度上,理解一種背景多了,漸漸就可以Stereotype一類人。但是,這樣並不能為事情作出結論。

(以下兩段特別與鐵鎚兄之post有關)
不過,人,就有一個天性,在了解一個背景之後,甚或Stereotype一個人之後,便會作出結論,指出“實情”如何。這個天性,不是正確,但很正常。Stereotyping之所以正常,除了因為你我皆如此外,因為這樣也有助“時間和資源的運用”。正如我們自少便認識的父母,對於他們的各種日常做法和價值觀,我我們一向都覺得清楚,不會突然改變自己對父母為人的看法。因此,對他們不滿時,一言一行也較容易感到厭煩。

雖然這個厭煩不正確,但正常而且可以理解。而CM經常強調的人性,就是在這個正常的人性範圍裏面,作出尊重。因為CM覺得尊重這種人性,方能跨出二三線的限制,來看待主線 ~ 即所看到的事實。(今日不談鐵鎚兄當日之理解,也不是暗示鐵鎚兄的理解與事實有多不符)

看主線,也看二線

或許,有人以為看到的還不是事實麼?為何集中主線的爭奪,還要理會二線。難道事實不就是事實?

CM有時會這樣答:事實是事實,但不是事實的全部。

要知道事實的全部,唯一的難處,是如何判斷二線是否值得爭奪。危樓姐姐曾經有過一個這樣的一篇值得借用。這個隨便取出的例子不是要分析究竟誰對誰錯,而是要留意,不同人所看到的不同,但同樣也是事實,而舉例你也有份參與當中的討論的同時,也正默默地看看其他人的動機和企圖與其他人的背景扯上關連。

如果你也認同“自己也正看別人的動機和背景”,那或許可以理解,本篇所講的二線爭鬥可以有如斯激烈,甚至有機會蓋過主線的爭鬥。

鹿死 ~ 從二線為當政者解讀

當政者有一批為其權力護航之士,有一般市民,也尤其包括森林元老們(何以用森林表示?因為他們久居深森,曾見識林外事物者甚少。)

就簡單以某森林元老的反應來解讀,在他看來,覺得鹿死只是小事一樁。他心想的事實是否如此,相信天曉得,但切入二線後,他的想法可以這樣解讀:我們早已經歷森林於本世紀更大的災難 ~ 暈鴿。相對暈鴿,鹿死不過是廂房人大驚小怪而已。

若從二線入手,不難理解他們的心態何以對於鹿死是這麼視若無睹,也不難理解他們可以用“The End justified the Means”來作辯。

這裡不是指他們的所謂辯解,可以被接受。這些所謂辯解當然不能被接受!本篇所述說的,只是人對於事情的判斷,很多時只停留在二三線,並沒有走上戰鬥更激烈的主線決一死戰,原因,也可以說,是怕死。

而森林的舊老部分,也只懂決戰二三線,也因為他們怕死,所以不去回想應該如何在主線決戰。暈鴿以後,在主線已鮮有真正的鬥士。

可以說,除了受過相當人生鍛煉或有良好的 EQ,大部分人,都會先以副線做判斷,甚至繞過主線作結論。若接受這種人性,人或許方能於日後加以利用。

(鐵鎚兄,鎖你,得閑先再詳述番你o個筆)

Sunday, June 03, 2007

十八年後一條好漢

噢畸,噢畸。我都明白...

你唔得閒,公司夜收工。

你去左旅行,仲未返黎。

你要返學,唔想走堂。

你今晚要湊一對仔女,又要煮飯等老公返屋企食。

你有追緊套劇集,一定要睇。

你話自己都老囉,隻腳唔聽洗。

你若果夜返屋企,阿爸阿媽會鬧。

你唔舒服,發燒又流鼻水。

你話搭車費好貴,又唔就腳。

你怕俾熟人見到,話你老餅。

你父母、配偶、至親、男女朋友、以及一眾權威人士唔批准。

你覺得唔關自己事。

你唔鍾意班友,又怕嘈怕熱。

你既政治背景唔合身份。

你既選民唔接受。

你話基本法無講。

你話記者都見唔到。

你公司明知今晚有約,威逼利誘你去政治飯局,逼你失約。


無論你今晚係咪度,總之,你對呢件事無講過大話,你仍然都係一條好漢。薪火相傳,靠你。

之但係,若果你話你唔知發生左咩事,亦唔想知。咁,都無辦法。

Friday, May 25, 2007

一個鮮為人知的成語故事 - 鹿死兔勝

本篇講述幾個鮮為人知的森林故事。


鹿死,垂首
六月飛霜,非死即傷。

鹿死的時候,小豺狼還是於廂房在某書墊讀書,對於鹿死反應不大。翌日其他同學悲哀甚,小豺狼則貌合神離地跟大家一起垂首,默哀。


鹿死,兔勝
咸豐前多年,兩名記者曾對同一件事作出似乎有兩種不同的描述。

馬可福音16章5節:
他們進了墳墓,看見一個少年人坐在右邊,穿著白袍,就甚驚恐。

路加福音24章4節:
正在猜疑之間,忽然有兩個人站在旁邊,衣服放光。

無力馬引述某記者於鹿死當日,只見有秩序撤退,仍然有手有腳。豺狼以此推斷,如果無力馬也看了咸豐年前的新聞報道,應該不像豺狼。豺狼站在這裡,看見有人復活,也看見其他人。而另一邊廂,也看見鹿死兔勝,也知道他們是大鶴所生。


暈鴿,鬼話
鹿死,有人要伸冤,說要噴飯。豺狼覺得噴飯並無多大意義。你看,暈鴿也噴飯了,但所能名留青史的,也不過如此:

http://www.hkihrm.org/ihrm_eng/ih_hrr_cp_02.asp?id=27
〉〉見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的連結(先前的連結已經被移去)

所以當見到自己的部落也叫 iHR 的時候,平時只懂嗥叫的小豺狼都學人類吐一句:呸! (氣管不適,所以綠色)

狼只會加入狼群,不會進入鬼地方。


噴飯,融冰
鹿屍現在已經被冰封了十八年,就算噴飯,還只是一具冰封了的鹿屍。

惟有解封鹿屍,噴飯才可以完滿,「真真相」才能大白,小豺狼對此,覺得需要堅持。沒有解封的鹿屍,縱使噴飯,只是一種妥協。小豺狼不能接受這種妥協。

無力馬的一番話,認同了「真相」,只是為「這樣的噴飯」鋪路。百獸是求仁得仁,為何還要投訴他?長毛獸更應該要多謝他!

你想要解封鹿屍嗎?可是,暈鴿還未醒,幹嗎問什麼時候才可以「輪到」鹿屍?


廂房,不驚
原本遙遠的廂房,現在已經搬到森林之一角。

其實森林已經霜痕累累,不驚,根本不驚。因為暈鴿早已陷入永久昏迷,而且鹿屍亦將面目模糊。

住在廂房的小豺狼,也不驚。經常離開廂房,走進森林,看看這個霜痕累累的地土。也告訴小狼女和小狼孫,暈鴿原本是什麼模樣,鹿屍也是什麼模樣。因為,這個傳說,肯定越來越鮮為人知。

Monday, May 21, 2007

開卷有益

據專家的研究得出,惟有數數書角摺了多少,才知道有多用功。








又聽到街坊講,要練成背誦如流的功夫,必須要把書本倒轉來讀。










笨騾說:

光圈先決,唓!
平衡先決,唓!
包裝先決,唓!

感情先決,才是王道正宗!

Thursday, May 17, 2007

我要過一生不平庸

不知道該如何落筆,但總覺得要寫出來,我怕,故我錄。

又忘記了誰人說過,有共同的敵人,就是民主的開始。而香港終於踏入動蕩年代(後生仔,你得償所願了。)這個年代,正如 Tungpo 所說,包容好像消失了

生於憂患

仍然認為民主,是只能共富貴,不能共患難。

因為民主本屬於平庸大眾,而非屬於精英小眾。以為自己是精英的人,無法接受平庸民主,也沒法包容。

近日社會也好,身邊也好,所發生的事情,正如CK兄所說:痴左。

形形式式的爭議,本屬平常。不過,當社會和身邊在一下子出現,便令人疲累。而 CM 自己則更悲傷甚。尤其,當然事情和爭議,進入自己的日常生活,其悲傷更甚。而亦相信,自己能夠體會各中大校友們,對於學生報事件的感覺。

因為,我信聖經。

為與不為

看到自己以往在討論信仰的時候,要表明自己的過去、身份、信仰「情況」... 感覺真的很遺憾... 好像要交出自己的身份證、證明自己是哪一個地方的公民、接受哪一套觀念、屬於哪一個派別、資歷有多深、你站在的是哪一方...... 直至人家確認你的身份、認清你的動機,然後才可以開始討論。笨!

真的覺得自己很笨!之所以笨,因為有人說,要政治正確。

問及一位作為基督信徒的多年好友,曾經經歷患難起伏的他,對於最近《投訴聖經大行動》,反應很輕描淡寫,「唏,講呢d野,都講左好多年啦,雖然自己最初睇(有關篇章)既時候,都無法接受,但既然自己相信呢d只係歷史既一部分,咁咪睇自己想用乜野形式去表達既遮,係Reporting,定係描繪形式,睇自己點睇啦...」

想當年還是學生,便在圖書館拾了一本叫 《Sex and the Bible》 的書欣賞。在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會有人問:「咦?你會看這種書嗎?不會吧。」(老實說,這本書值得推介。)

我看聖經,雖少,非常少,但信,非常信。姑且說,現階段,CM 可以接受信仰上的質疑,也會批判聖經。

但批判,不等於不信。而為何要批判,就是因為要學習。

死於安樂

從來都很同意有些人指,教會有其缺點,例如什麼權威指導、戒條禮儀、人事鬥爭、虛僞面孔等等,應有盡有。而且也會明白,何以有人離開教會、反對自己曾經相信的、抗拒自己曾經接受過的人。對於這些事情的原因,我不能提供任何答案,或任何看法,不是因為自己未曾想過,只是自己沒有這個推動力去深究這些現象。

為何沒有這個推動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自己受害不夠。

縱使現在出現投訴聖經大行動,也不能令自己覺得受害。因為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能夠再認清自己。

自打開自己網誌的第一天至今,漸漸發現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雖然很模糊,但大抵總有一個模樣。可是,自己是什麼樣子,始終是人家才看得清楚。很奇怪,就像一清早起床洗臉的時候,總要看看自己臉上是否有一點點瑕疵一樣,無論如何,也要看清楚自己。

再說,現階段,CM 可以接受信仰上的質疑,也會批判聖經。來者不拒,因為若你來,就成為我的老師了。


實在,不知道,能否,平淡地,過一生,平庸。

Tuesday, May 15, 2007

騾之笨

中大校報,騾子寧批評這個,批評那個,讓法治自行調節,不看判決是否公平;

最低工資,騾子寧取綜援,捨棄保護主義,讓低收入人士自行選擇,不看社會是否公平;

忌諱人生,騾子寧為不法者,不要自欺欺人,讓自己找尋自己,不看人生是否公平。


原來騾之笨,在於不看公平。

嘗記得良師教導,公平,乃人事人之任。騾子當然銘記。可是,現在已經忘得乾淨。

另良師又說,公平,世間不存。騾子反而記得。可是,並沒有做到。

剛發現,原來自己做了一些根本不同意的事,但又,做了,不能收回。也罷,反正人生如此,雖心中記得,但沒有一絲悔意。人說人應該:待人以寬,律己以嚴。對不起,騾子從來都是希望律己以寬的。

但偏偏,良師又可憐我,騾子你在自欺欺人,你何嘗律己以寬?

騾子奇怪地問,我肩膀上的重,是你的重嗎?我肩膀上的重,已經輕省了,還不寬嗎?良師只有慨嘆騾之笨。

騾子問,你們肩膀上的重,可以輕省一點嗎?

(見眾人因事而愁眉,騾子亦深受所感,突發笨言鼓勵,別無他意。)

Friday, May 11, 2007

Crazy Mule, Moon and Da Da



難道你不知道我的心意嗎...... 小妹?

因為最近多了關心社會,反而忽略了身邊人,尤其小妹和小女。實在萬分歉意。

香水姐姐曾問及小弟名字的由來,的確,C.M. 這個名字有兩個來源,其一乃與小弟的腦袋有關,連小女都不能相告(家醜不便外傳)。至於另一個來源,就如本 Post 個標題一樣:一隻會發瘋又固執的騾。

Moon,就是這個騾子的愛人,讓騾子經常癡呆地遠望,等待。

Da Da,也是騾子愛人的愛女,人如其名,要打,方休。

所以本篇,謹獻給騾子的摯愛,Moon 同 Da Da。至死方休。

Till Death Do Us Part.

(最近工作很忙,筆記上的資料堆積如山,不得不儘快清理。因為 C.M. 將於暑假過後,工作上,會有新的任務,屆時... 難免... )

************

2007/05/14:查實呢篇未完架。小弟因為大前日趕工又趕放工關係,所以被逼胡亂完成呢篇... 小妹,等多我一陣啦,好冇?

************

Blogspot -

Youtube 同 Blogspot 真係好鬼煩。或者係小弟唔識啦,要我呢d電腦盲真係考起。第一次 Post 完,Blog,個 Youtube 可以仲係度... 但一修改少少野,就成個唔見左。

都唔係第一次架勒。以前要改番 d顔色,都竟然可以唔知邊度地方既字,突然可以變到一粒豆咁細。真係比 Blogspot 激到彈起!要好好考慮過檔先得。

************

上網 -

好煩。返到大陸上唔到 Blog 真係好唔方便。雖然暫時仲可以上到 Blogger 去出post,但係睇 Comment 都睇唔到,真係好...煩... 。喂,一條友,好悶架。

************

Moon and Da Da -

查實點左幾首歌比佢地:

愛妻: 伍佰的與你到永久 - 呢首歌係某一次,我倆拍拖時候一起無意中聽到的... 之後... 乾柴烈火...

然後有 Carpenters 的 A Song For You - 一首自娛既歌,呢排好鍾意(係架勒,得三分鐘熱度嫁咋)

愛女: Madonna 的 Dear Jessie - 呢一隻乃小弟童年之夢,亦是自己心中所欠缺的夢。

再有 Bee Gees 的 First of May - 男人之苦,何足掛齒?

************

小妹... 多謝你。但亦對不起。Da Da,要聽 Ma Ma 的話。否則,大刑侍候。

Wednesday, May 09, 2007

還要發力再跑!

剛剛的日子,與眾友好論述最低工資,當中得到不少回應,充實了C.M.對於社會課題的認識,也讓真理越辯越明 ~~ 縱使沒有統一答案或共識,但自己總覺得,真理是明晰了。也,在此,多謝大家對於最低工資立法的關注。

今次討論,讓C.M.細想何謂市場、何謂社會、何謂公義、何謂保護。這些細想,自己原來是久違了。

萬物之存活,在乎繁衍;萬物之進步,在乎競爭。繁衍與競爭兩者互相對抗,但又互相牽引,像地球與月亮。碰起來,就是一拍兩散。保持距離,就帶來潮汐漲退,無限美景。

市場,就是一組組的保護和開放。雙雙對對,相相對對。完美的市場,或許,早就存在於保護和開放之間的現實中。而社會本身,或許,也同樣是自然的產物。

人性有情,所以為著人間的困苦,會有捐獻,有犧牲。若要總結C.M.近日所思,有位網友之言,比較接近吾心意:所有理想都要代價的。

但願這個代價,
不會太高。


雖然今次跑完馬拉松,精神虛耗不少。但都讓C.M.看到那些關心時事的大眾是如何勞心勞力,自己或許累,但大家總能使小弟會心微笑,也發現原來每個人都熱心社群。

昨晚看電視,見節目沒多看頭,但覺得沒有選擇,所以繼續看下去。心裏一面責駡電視台的節目越來越差,一面繼續沒趣地看這個節目。原來自己也不喜歡選擇,也喜歡逆來順受,也喜歡......。又其實,原來很多選擇。

虛脫過後,回一回氣,重新發力再跑。多謝大家。

(Oops... 記得還欠鐵鎚兄一篇)

Sunday, May 06, 2007

虛脫

跑了七天馬拉松,無論結果如何,總算嘗試過了。

飲番杯 Bailey's 先...

Friday, April 27, 2007

支持就業,反對合法賄賂

各位有份參與最低工資立法的議員及市民代表:

本人 C.M. 為香港的路人甲乙丙,原對民生鮮有關注,但因近日獲得其他網友啟發,所以才開始有所探索。本人身邊有不少欠缺市場競爭力的親朋,對最低工資立法有所期待,但當本人試圖理解背後的人性原理後,別有所感。本人不懂經濟法則,只對人性有所感受。所以特撰拙文與網友分享,縱然本人文筆粗鄙市井,但大家有支持,有反對,而且總是理性和諧。

今天為五四運動88周年,希望閣下能夠在本「無私運動」的紀念日,嘗試參詳我們的意見。本文亦提供一個簡單而低成本的方案,讓閣下考慮,無論最低工資何時立法,本人仍希望此方案能夠獲得推行。

對於閣下的參與,本人相信有份參與是次討論的眾網友都會不勝感激。

以下為拙文《支持就業,反對合法賄賂》
**************************
5月1日是國際勞動節,而每個國家的「勞動節」日子也不同,其由來不贅。

明明是勞動節,不是「工資節」,但偏偏有人會在勞動節爭取工資保障(唔好比小弟批死... 但請恕草民粗痞),反而沒有人爭取勞動「保障」。所以覺得好奇怪,為何不保障就業,反保障工資?

雖然話說「保障」,其實個人認為並沒有任何保障可言,但以社會作為整體,保障總是可能,縱使不是必然。

**********
不少香港政客政黨學者市民《支持最低工資》方案,並極力爭取政府落實推行。雖然遭到不少其他政客政黨學者市民反對,並給予各種形式的例子理論等支持,但觀乎其形勢,政府仍將作出讓步。

因此,今趟 CM 就此次勞動節,發文爭取政府支持就業。並且質疑各界何以寧爭取最低工資,但不爭取就業?

就「反對最低工資」的論點而言,因為實在太多,CM 不以一一表述,但歡迎提供見解(包括支持最低工資)。

而 CM 反對的原因,簡單來說,是因為最低工資制度,把企業有限的資源,強制投放在企業認為「不應該」投放的地方/僱員身上,即是:

1. 利用法律限制企業家的管理自由;
2. 剝削「應該」被投放資源的僱員(absolutely demotivating)

結果就出現這類的失意青年,然後造就一個又一個對就業失去憧憬的大眾,製造失業,破壞社會整體上進心。人,有上進心,便會發奮,爭取合理勞動回報。

**********
於本文,CM 只為提供一個簡單的方案,讓政客政黨學者市民參考:

(1) 由《工資保障運動》,改為《推動就業運動》。

(2) 以就業率作為觀察基準,定期公佈某些工資數據,例如行業工資中位數及平均數、最低及最高工資、Upper Quartile、Lower Quartile 等等;以及定期公佈就業數據,行業及整體就業率及就業不足率,空缺數量等等 (you name it!);

(3) 工資可以每小時時薪計算(例如扣除MPF之前);工資及就業數據可以簡單地按照現有的統計方法取得,無須任何顧問資料,歡迎專業機構免費提供。

(4) 全港分開三區,甚至十九區,每三個月一次公佈有關數據(夠啦),例如各大報章(喂,唔洗好大篇幅嘛)、勞工處等;並可以先從某一兩個社會比較關注的行業著手,例如保安、清潔、茶餐廳服務員等等。

以上方案的目的,主要是把「選擇的自由」交回給大眾,並且把各種「隱藏的重要資訊」公開,由大眾自行爭取合理待遇。無論跨區工作也好,轉職也好,市民都可以更容易作出適合自己的選擇。有否其他好處或缺點,歡迎看官提出。


**********
後記:上進的人性

人有改善自己生活質素的推動力。個人認為這股推動力,就是出自那無形之手。

CM 主觀地認為,對於惡性/負面競爭力,及鼓勵自我投閒置散的經濟支持/補貼,劃一地叫作「賄賂」(Bribery)。因此,推斷而言,最低工資制度,只是一種合法化的整體賄賂制度。

賄賂,使一個原本有基本生存能力的正常人,因為靠著外力支持,所以放棄自我推動的能力。最低工資,正正賄賂那些欠缺競爭能力的人。可是,當有骨氣的香港人接受了賄賂,會鬱鬱寡歡,沒有骨氣的,繼續慢條斯理,香港社會正面的風氣亦從此被歪曲。最低工資,不是安全傘,是確確實實的賄賂。

綜援(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的原意乃讓沒有能力競爭的人,獲得基本的健康生活,但其中的漏洞則成為了徹底的賄賂,這些漏洞所衍生出的賄賂行為,不但沒有改善部分有骨氣的人的生活,反而造就了沒有骨氣的。其對社會風氣的影響,對社會和財政成本的負擔,例子實不勝枚舉,請恕 CM 心痛不能再贅。而最低工資制度,只會使全民更為心痛。

CM 仍然會支持改善綜援制度,因為人,總有軟弱、疾病、殘缺、無助,但無病無痛的你,又怕什麼要和人家競爭?

(遠至更貧困的南亞,Yunus 的成就和所建立的 Grameen Bank 又有何啟示?)

**********
現時
反對最低工資的 Blogger/Audience有:
ClubEddyCMOn兄AK兄Karen怒眼媽媽不敗的魔術師馬沙七十樓肥龍

其他有關最低工資立法的意見:
Samsara(討論最多)、Justin蘋果批渣估Simon the LibertarianCKGideon火鶴Nikita汽車碼頭Tiney量子
**************************

Tuesday, April 24, 2007

痛政

舊患復發近整月,令人咽寢難安,無心戀戰。(喂,唔係心病,係身病!)

痛,想起往事,想起前路。

想起沙士,沙士沙士沙士,令香港成為一個不説話的城市。

當年,好靜。無論在地鐵,在街上,人都很靜。那種靜,就像某年從電視上看到的那一刻,也一樣的靜。沉默受驚的靜。

想起民主,民主民主民主,令 CM 執筆記下靜思之言。

不過,仍抱懷疑。究竟民主,何以令人這麼值得追求,是否如AK兄所說,是現有最優勝的選擇?

想起HR,HR HR HR,有時也會疑惑自己之選擇。

實在,沒有選擇。男人老狗做 HR,雖不至於沒可能,但前路崎嶇。選擇,還是有的。但,想開飯嘛?

人工 based on Responsibility?

最近扯線哥哥談及有 HR 話:人工係 base on responsibility,而唔係 productivity。

查實呢句好正常,亦無不妥:

扯線哥哥,倘若你有日,想申請某一個經理的職位,事先知道原來要打理一班員工,又要見客,還要親自肩負電腦編程的任務,那當初面試的時候,這些“Responsibility” 就是決定你人工的時候,而且,公司還未有看到你的“Productivity”。你的 Productivity,只是在決定你下輪加幅,或是需要基於 Productivity 來決定你 Responsibility 是否有轉變的時候,才會有所影響。而且,作為老闆或 HR,除非公司有一套很“客觀”的記錄系統或準則,否則相信他們只能 base on 你上司的意見來決定你的 Productivity 和貢獻。

不過,肯定你也清楚知道那個 HR 只是沒辦法地,拿出一個似是而非的藉口,替公司保駕護航罷了。

至於為何會有“一律加薪多少多少”的情況出現?假若你是老闆,你又會在什麼情況下,作出此判決呢?你在加拿大時的經歷,還不夠給你答案嗎?

所以,今個星期,一定要反對最低工資!!李卓人等議員,我要反對你!

(最近又病又欠休息,想發瘋多時。請體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