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04, 2007

我不曾為「民主」祈禱

肥醫生寫了一篇參加佈道會去慶祝回歸,然後再寫一個續集

其中網友 Carla 寫的,讓我再次有機會看清楚自己對於「靈巧如蛇」的取態。但肯定的是,我欣賞她。

至於我嘛,慣於不守人道。所以... 後天待續。(嘿,一定唔會爛尾!)

*************

現續。

一禱三頓

當領禱人於主日崇拜中領大眾一起祈禱,說「但願這個地方會有民主」... 我便從專注中驚醒。

對,我相信,信徒之所以祈求,是因為信徒們認為民主制度,是一個合理的制度,能夠為社會帶來更美好的將來。

可是,一個共產國度,人人皆可平等地使用公物(很早以前不是說要同物公用的嗎?),不是更應該值得爭取嗎?何以爭取民主?是否因為民主制度能帶來什麼?(當然民主制度比共產制度好啦,歷史已經充分證明了!)

或許有弟兄姐妹認為我這樣爭辯無益,因為每個信徒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主張,而且,這個民主訴求,幾乎是社會共識,同心為此祈禱並無不妥,甚至更是以身作則之舉。

明白,好明白。讓我再次投入...

然後,當領禱的說,「經濟好轉了,我們應該感謝上主,因為... 」

不過,我又反射式地皺眉。若人知道,大概會說我性格奇怪,喜歡鑽牛角尖... 繼續...

領禱的再說,「我們基督徒,要... 」

此刻,我知道往後的祈禱內容,我都不應該是參與者,我默然。

民主、經濟、基督徒

現在的我,縱使我這個世代已經轉換為不民主,甚至王權,極權的世代,我也不會向上帝呼求「民主」。因為社會境況之好壞,不是因為民主,而是統治者有否濫用權力。人心之趨向,也不是因為民主,而是各種人民如何對待歧異。

人說,C.M.,你都說你自己是民主Skeptic,當然不會在禱告中支持喇... 對!其中一個原因正正就是這樣!既然有人會不同心,為何要為民主祈禱?

民主,可屬信徒的人生目標?聖經內有說我們要支持民主嗎?或你會反問,民主不好嗎,何以不能祈求?

我,不是阻止信徒們祈求,你們求什麼也可以,而是,於我,求民主,對自己無益。對於禱告,我會很關注用詞,因為每個用詞,背後都隱含大眾的理念。而這個理念的背後,是為了心靈,還是為了身體?民主制度,能創建心靈嗎?

若認定耶穌為榜樣,祂曾否為羅馬政府如何執政而祈求?

經濟好,心靈就好嗎?經濟差,心靈就差嗎?

「好了,若經濟好,窮人便得益。經濟差,便會有更多窮人受苦。」

光以現今的情況而言,經濟好了,窮人得益了嗎?經濟好了,公義就“順帶”可以彰顯了?

「C.M.難道你想經濟差,連自己一家人三餐不繼,就是你所祈求的嗎?」

不。無論經濟好壞,我們也為生活奮鬥,不過,為經濟發展而祈求的同時,會否同時為自己的安穩舒適而祈求?又,若為窮人家三餐溫飽祈求的同時,會否同時為自己“毋須介入和付出”而祈求?又好了,若你大公無私,那請你再問一次自己,為何要為經濟祈求?

若認定耶穌是榜樣,他又如何為耶路撒冷的經濟而祈求?

「可是,基督徒不是要關注鄰人和貧乏人的需要嗎?我們基督徒應該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

(明白。但在此往後所寫有關“我們不應自稱基督徒”的言論,請有心人自行取態。)

不錯,「信徒」們應該如此行。但是,當信徒認定自己就是個基督徒的時候,他往後的日子,就有機會無端為自己肩負一個笨重的泥耙,“活在別人,而非神的要求當中。”

信徒們,你們一定不記得《使徒行傳》第十一章26節所寫:「門徒(被)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 (The disciples were first called "Christians" at Antioch)。

由於信徒的行為,所以“被人”稱為基督徒。(???)

信徒們,你們努力爭取成為榜樣,原是值得敬佩,值得欣賞。不過,從開始認定自己就是基督徒,就等於從一開始認定自己就是榜樣。或許信徒們沒有察覺到自己究竟是何時開始稱呼自己做基督徒,但容許我問一句,你們曾否稱呼自己為“信徒”?

「C.M. 你太執著。」

是,我執著。因為我所看的是,得救,是從恩而來;但名譽,乃是從人而來。而這個名譽,就是一個信徒,能否得人的確據。在得人以先,我不能容許我借基督徒之名,擡高自己得救的身份。原因一,乃不符基督徒之出處,二,因我作為信徒,還需要一個目標去爭取。

你們稱自己為基督徒的時候,如何制定自己的目標?靠教會上升了多少人?靠點算多少人決志?作為信徒的成功,就一切靠“自己”去量度?

因為我,要靠人家去量度,所以我,執著。

聖經、人、謙卑

Carla, 認真地說,我是敬佩你的。因為我知道,你愛人,也很認真對待「真與假」。

我作為一個平信徒,未受浸禮,也未嘗餅和酒之味... 這刻,我的心情,就正如我寫《神跡於我》系列時一樣... 無人見到。

你在肥醫生網誌中的留言,容許靈性貧乏的我,回應你給我的回應。我這篇回應,不是針對你,而是聽到的信徒們,包括各位認為自己的是信徒或基督徒,甚至靈性長者的人。

我明白你們在爭取人,爭取順利舉辦佈道會時的難處,這些難處,定不足為外人道,也從當中可以看到自己想爭取的順利。作為沒有參與是次佈道會的人,我不能質問你今次「靈巧如蛇」的必要性,因為已經做了。沒有人知道,若沒有如此做,繼續堅持,會有什麼後果。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因為,我希望你明白,「靈巧如蛇」,不對「事」或「物」,而是對「人」。亦只有對「人」

有人說,聖經,所述說的,是救恩、是歷史、是神與人的約。不錯不錯,作為平信徒的我,這些統統皆是。不過,還有些同樣重要的,你們看到嗎?

就是「人」。因為神所關注的,不是政制,不是經濟,不是「約」本身,更是徹徹底底的「人」

信徒們,你們所認識的「約」,是一種約束性的誡命嗎?背後所關心的,還不是「人」?

何以關心?還不是「愛」?

從聖經中,你們認識「人」嗎?有否領略過,「得人」之道嗎?全本聖經都在敘述「人」的時候,有否學習過「人」的種種?信徒們關心「人數」的時候,關心有沒有下雨的時候,關心是否需要妥協的時候,你們有否關心過「人」呢?我當然知道「有」,但是,關心的「人」在前,還是「後」?謙卑的意義是什麼?

我會如此看謙卑

謙卑需要學習的嗎?不需要。因為「學習」本身,就是謙卑。

我並未有看完全本聖經,但敢大膽地說,神大抵沒有叫我們「學習謙卑」,祂直接只叫我們謙卑。有時候我們或會覺得,神要我們謙卑,就是屈服、臣服。因此人或會覺得,神,是有強權無公理。可是,謙卑於我,根本跟屈服、臣服完全不是同一回事,所以我膽敢說,神,沒有叫我們“學習謙卑”。

叫我們謙卑,就是叫我們學習。向神謙卑,就是不斷的學習。(這裡的謙卑是主動的,被動的,我暫且稱作謙虛。)

兔子和狼》所講的職場衝突管理,說穿了,其實就是「學習」對於人生起跌的影響。也就是說,謙卑,作為「做人」,以至作為「做信徒」的背後的方針。

唯有不斷的「學習」,才會明白何以神要我們「悔改」。因為「悔改」,就是徹底打破舊我,重新上路「學習」的意思。而作為「人」,作為「信徒」,「學習」背後的目的,就反映你「對誰謙卑」。

你現正準備對誰謙卑呢?

22 comments:

on dog said...

CM兄: 你好!

怒火眼睛 said...

咦, 今天是後天喎, 爛尾喎似乎, 呵呵.

C.M. said...

On兄:

多謝賜教(預先)。

怒眼媽媽:


我呀
好忙架

不過呢
我一見到你咁寫
我就忍唔住
咁囉

阿5 said...

我認為嘛... 信耶穌的人是主張王權(君主制??)
因為四律(四個屬靈的原則一書)都有講啦, 要俾耶穌作主, 先至成為基督徒麻.
咁既然係基督徒, 得一個主(阿頭), 咁仲邊會有民主(自己做阿頭)先?!
再睇返舊約丫! 以色列人一向行咩制度先! 民主? 唔好玩啦!

C.M. said...

阿5:

你又讓我繼續思考民主。

不過咁,現階段我會好認為“民智未開,不宜自治。”所以舊約的以色列人如此,可能只因未曾成熟至可以自治。看看現在一些以色列的集體農場/工場,他們不少採用的是幾乎共產的民主管理方式,那又反映什麼?

這刻思考了好一會,或許我會用我要過一生不平庸這篇來表達我對於為民主祈禱的不安:

1. 民主需要一個共同敵人。但我所認識的敵人,不能用民主來對抗。

2. 民主只能共富貴,不能共患難。但我所認識的富貴,不能通過民主來取得。

我很想知道自己的不安,是否有其根據。如果可以,請告訴我。

on dog said...

大佬:

昨不知君是篇, 要不然昨一見君, 就當場給君一火吻!

(顏生上身?)

Karen (Sze) said...

嘩! 好長噃!

佩服!

"你現正準備對誰謙卑呢?"

每個人和神, 但請不要問我點解。

又, 對您在吾寨之言, 我給了您多一點說明。

VC said...

你的三頓有道理,但無益。

我同意耶穌在生也不大同意那領禱者所言。

此外、借宗教結集信徒形成勢力爭取民主,耶穌也一定不同意!

C.M. said...

On兄:

抱抱~ (Urrr...)抱歉抱歉,所以遲到。

Karen:

真係好長,但又證實左... 我打字速度無乜進步。

VC:

真的,原來我那感覺叫“無益”,多謝!我也不想,可有法子?

VC said...

cm, Paradigm shift.

如未成功shift Paradigm, 起碼記住"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他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

PS.you are not alone

怒火眼睛 said...

卑鄙哥, 我喜歡這篇.

>「學習」背後的目的,就反映你「對誰謙卑」。

不知你們是否選擇對神謙卑, 就我而言, 我信上有主宰, 卻並非信徒.

我學習的目的, 是改善自己, 謙卑的對象, 也是自己.

謙卑於我, 是承認自己的不足, 承認有學習的需要. 故此, 即使對外驕橫, 但私下自知有幾多斤兩. 鴨子划水, 用勁的地方別人都看不到.

謙卑不是口頭辭讓, 是自強不息.

C.M. said...

VC兄:

等小弟消化一下。

怒眼媽媽:

(連你都學埋“果d咁既人”話我卑鄙!若果你叫我“陰險哥”我會開心d 囉。另,若你鍾意呢篇,真好。但係你篇篇我都鍾意,你呢一隻鴨仔,划水真係划得好鬼特別勁。)

回你的“不知”。是。我選擇對那主宰謙卑(...大部分情況喇)。無論我學乜,心中都認為同佢有關。

我學湊女,同佢有關;
我學換尿片,同佢有關;
我學抵抗誘惑,同佢有關;
我學“如何”接受現實,都同佢有關。

祝大家自強不息。

怒火眼睛 said...

陰險哥: 係鐵鎚講我知架, 以後唔敢勒....

找到謙卑的對象, 真好.

C.M. said...

其實呢,叫我卑鄙唔緊要,不過呢,就唔能夠切實形容我呢種小人陰險程度囉。(呵呵呵,所以呢,查實阿邊個都已經好唔夠朋友喇。係,我有自大狂。)

既然你也找到,也真好。

南區肥龍 said...

c.m. 兄,

雖然有認同跟唔認同, 同樣靈性貧乏既我, 心裡有話想講, 但可能思緒比較亂及複雜, 一時間唔可以得到一個結論及想法. 都係等我再慢慢消化啦.

不過, 讀呢篇啟發、受教不少. Thanks!

C.M. said...

肥龍兄:

啟發著實不敢。坦白說,其實我腦裏想的也許一樣混亂。

不過,你想清楚、消化後,記得與小弟分享!

先行謝過!

samsara said...

CM哥哥:

果然係誠意之作,不過我要copy出來paste在Word度放大佢先睇得完。

我話我明你信唔信?當年我仲係教徒時,一樣係牧師有牧師講,我有我自己心中暗自嘀咕反駁,我細個時已經十分反叛。

聖經呢,只睇過啓示錄,所以唔太清楚有冇講學習謙卑。不過贊成要真正學習,一定先要有謙卑既心,否則,就好似一杯已經滿左水既杯一樣,無辦法再加到水入去。

我呢,唔鍾意求人,亦都唔鍾意求鬼神...我相信人要為自己既行為負責,而且有其因自有其果。比如我晚晚唔擦牙既話,就一定會蛀牙,就算我心地好好肯幫人都好,都無可能期望有神績,今我唔擦牙都無會蛀牙嫁...一定要自己努力。

記唔記得八九民運時,當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示威靜坐絶食時,王丹一個人在人民大會堂門外下跪,求領導人比民主中國。

當時已經有聲音叫王丹站起來,因為,「民主不是賜予的」!

C.M. said...

香水妹妹:

我信你明我(查實你果句“我話我明你信唔信”,我睇左五次先明),因為我都好反叛,呢,你見我呢樣果樣就知喇。

哈,我同你係呢方面都有d似。我都唔鍾意求神。你個刷牙比喻呢,我以前就用d血腥d既做比喻(即係話呢,你吉把刀仔落大髀就一定會流血,因果嘛),跟住嚇親d朋友仔。

「民主不是賜予的」,呀,我想了好幾天...我想,不錯。但王丹也沒錯,因為他也是自己爭取。(Well,王丹是希望按照莊家的遊戲規則來爭取)

如果你得閑,可以考慮睇約拿書,短而不膩。

Yun said...

Ah CM! I missed this post earlier! (Maybe because you added later on so I didn't see it on my feeds.) I really like this one, makes me think.

> 謙卑需要學習的嗎?不需要。因為「學習」本身,就是謙卑。

Um... I always say that I need to learn how to be humble. But you are right, I guess, just do it.

> 你現正準備對誰謙卑呢?

For me, it is to everyone. Learn (<-- ah, use "learn" again...) to treat everyone the same regardless of who they are. Whether it is a homeless person or the president (not that I care about him... not a good comparison.), treat everyone with the same respect.

It's not easy. I'm learning.

Thanks!

C.M. said...

Yun:

多謝你。我真的沒有想到,原來那意思是:Just do it.

Blessed are the poor in spirit, for theirs the kingdom of heaven. Bless you.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CM :

從黑人那游離過來的,多指教囉。


無意間看到這篇,我就感動,因為在我身邊重視行為見証而又有思考的肢體著實不多。而篇中關於信徒的目標,就更是直中要害,也不是讀完一本又一本標干人生之類的書所能理解的。

請繼續執著吧。願我們都繼續謙卑下去,學會做神所造的人應行的榜樣。


P.S. 雖然我是主張民主的,但我真的不能接受在禱告中祈求政治主張。要祈求的,不是社會該有的公義和憐憫麼?那跟制度有甚麼關係??

C.M. said...

塞米:

很高興可以在海中遇上你這位朋友,日子,真不賴。我不敢說我走的路會對,所以很多謝你的出現,讓我覺得,我走的路原來並不孤獨。

你的願,也是我的願。

(但願牧者們,勇敢克服困難如威權政制,衷心分享所得如共產政制,尊重個體如民主政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