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09, 2010

說三道四這門職業

當中可以有作者、作家、評論員、文化人、識字份子、師奶、八公,或者以上全部都不是。

我的思維過分沉醉於有來方有往的模式,沒有外在刺激,人就如鹹魚一條。

那位時而讓我喜愛,時而讓我思而弗得輒起繞室以旋的梁文道,又跟人家一樣來老生常問「這條算式我用了好幾年都算不通」,為「作家、編輯和一切有關人等花了不可計量的心血」抱不平。

啊,對了,我只是做做文章,練練思維罷了,莫見怪。我等庸人寫字多累贅,覺得都是修煉思維的某一種,希見諒。

道長的想法,我好幾次坐在廁板上旋了又旋,還弄不清他會這麼想不通。我總覺得,他早就想通的。他知道就算金融才俊肩摩轂擊的中環街市,都有一個讓清潔工人、遊客、家長和一切有關人等花了不可計量的心血才可以讓他人、自己、仔女坐得舒服的廁板。這條算式誰用了畢生都算不通。

寫作不過是創業罷了。再寫作不過是再創業罷了。如此胡亂推論,天天新聞也不過是天天創業罷了。

側聞創業三年內的倒閉率達百分之九十以上(若我的資料跟政府資料不準,都是腦袋坐在廁板上惹的禍)。那肯定如果天天創業,終有一天,會倒閉的。

可幸,正因為天天創業,所以天天都可以捲土重來。如果天天都在創業,難怪心血是不可計量了。我明,我明丫。足苦躓焉;既久而遂安之

嘗又聽到香港作者們心血也太不可計量,與國內從業同行不可同日而語,這個我挺理解,從什麼二零一零年全港薪酬行業分類報告,呻笨者多如繁星,道長又抱不平,凡塵事總會傳千里。

寫作創業收穫之低,大概因繁星太多有關。當我正在感到因為資訊立雜得多如繁星的同事,也正因為選擇夠多、自由夠多,而令我對創業者們心生有愧。

縱使我在毫無意義,別無理想,旁若無人地繼續說三道四,我還是多得創業人士在心血上的犧牲,因為他們工資不夠養家,所以沒有心血應付我等胡說;又或者,因為他們天天創業,所以我才可以漁人得利,一同享受創業自由,濫竽充數。

8 comments:

HollyCow said...

"我的思維過分沉醉於有來方有往的模式,沒有外在刺激,人就如鹹魚一條。"

頂一頂! My Dear!!!

余若虛 said...

若虛有友才思敏捷,當年留學法國半載,若虛與之歐遊,連他自己都覺得思想遲純呆滯了,當時猜想是無生活的煩惱無友儕之抬扛,後果證之。人腦是愈用愈清晰,愈辯愈澄明啊!

laulong said...

CM:

沒辦法,一切在於香港這個小市場。市場之小不因為人口,而在於素質!

C.M. said...

賣d牙牛牛!今日個腦實曬,變番條鹹魚。

(你搞乜?用blogspot登錄嘛,點解用番space?)


若虛兄:

大環境很具決定性,不過,就算大環境沒有提供足夠刺激,該考慮尋找小環境製造刺激。(呢~ 法國係咪應該好多靚女呢?)


校長:

嗯。有時候我覺得香港這個市場其實不算小的,父母購書慾念非常強勁,書展情況可見一斑,年紀輕的一群也不算太差,書展(+動漫展)同樣萬人空巷。素質嘛,香港已不算差了,人員流動性高,環境競爭性強,因關係密切所引致的互相比較頻率亦強,文人雅士著作對於instinct還在survival mode的香港人來說,甚縹緲。於我看,在人口密度,在資訊太流通。

Bittermelon said...

我和CM兄一樣,寫blog的其中一個原因也是修煉思維 ^^

C.M. said...

之但好明顯你漸入臻境,我就漸入樽頸呢。近呀你!

Ebenezer said...

冇腦之人如我,寫blog只為排泄一下間中谷上了腦之便便。

C.M. said...

嘩,乜咁夾呀我地!借問你用邊隻廁紙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