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1, 2011

路遙,預先要知馬力

老實講,琴日果單革命新聞真係令我緊張左好幾個鐘頭,所以去左圖書館睇西方歷史。

令我諗返起滿清衰落以至最後被革命推翻收場,內部敗壞只係一個原因,列強踩到頭上百幾年點搞都毫無曙光,先至係扼殺社會希望既原因。

自商周以來既九州,有邊年真係可以成功搞到所謂「社會改革」,有邊年真係公平廉潔、白璧無瑕丫。背後原因,我不求甚解,只曉得歸咎於「教育水平」。

題外話,所謂「不偏不倚」,或者公平公正(諸如法制或政制之類方面),查實(我睇)唔係講乜乜制度有冇漏洞,或乜乜體制健唔健全,而係,係咪對各方面都予高度重視。意思係,不偏不倚,唔係eliminate 各種 negatives,而係 address 所有 positives。案例越多,一個法官先至可以 address 最多既 positives。

呢個題外話查實想兜翻講「教育水平」。即係話,要人人都有相當既教育水平,咁先至可以做到社會體制不偏不倚。(所以自汶川地震之後,我唯一關注既唔係工程技術,或者貪腐程度,而係「對教育既重視」)

Well,我唔會話呢刻想搞「花花革命」既人戇拂拂(雖則我係咁諗),之但呢一個花花的確可以製造兩面危機,一手放寬「操控」,一手加強「監控」。

九州每次改朝換代,都代表左一次革命。收場響史書上一般盛世不出三代,之後沒落,之後中興一兩代,之後乜乜干政乜乜流寇乜乜外族。先唔計當中有幾多成分或角度係以「漢族」做中心(係扯遠左,唔講住),咁多年累積落黎既「結果」,都仍然走唔出一個中央集權體制,Pros同Cons既考慮,都係圍繞住社會穩定,馬照跑舞照跳呢個核心思想。

我想話,眾官如果真係想洗滌呢個社會上各種不公,唔該,歷史已經講左搞「革命」既下場,至於有冇能力推動一次又一次既社會「改革」,就睇大家有冇智慧(係,我覺得下下都只曉得流他人既血黎解決問題既人都幾智障),有冇憐憫。如果呢刻革命,我諗家陣最偏遠既農村,前日電視上 Unicef 介紹果幾個家庭,將更加無人理會,更加死無對證。

點樣從中央集權轉移到一個權力比較分散既體制,當中涉及既元素好多,但如果要確保最終得出黎既結果係「穩定」,即係可以維持延續力,甚至可以不斷自我演化既話,教育水平就決定左「穩定」既基礎。

丫,又題外話,唔知邊度聽到,話埃及(等)既「知識分子」成為反對派,而國內既知識分子就向體制(or 當權者)靠攏,所以國內出現重大乜乜危機既情況會好細。跟手有評論話國內知識分子無風骨無腰骨之類。

如果呢類評論真係尊重「知識分子」,或者認為世界上既知識分子都有相同既優秀特質,咁我會認為,知識分子靠攏既方向,就表明左當中既意義同埋價值。靠攏邊一方,並唔能夠表示佢已經失去左應有既特質,又如果所謂既知識分子已經失去左應有既特質,我會好肯定大眾亦唔會認同佢地以前既名號。知識分子如果本質未變,佢靠攏果一方,縱使係高牆縱使係斧頭幫縱使係額頭鑿住黑社會,佢既立場仍然應該值得細想。認清本質,而唔單單係企響邊,先更可以分辨到條腰骨邊個夠硬。

條路咁長,要知己,先知彼。

7 comments:

鹿米館 said...

好文

said...

>點樣從中央集權轉移到一個權力比較分散既體制,當中涉及既元素好多,但如果要確保最終得出黎既結果係「穩定」,即係可以維持延續力,甚至可以不斷自我演化既話,教育水平就決定左「穩定」既基礎。

我盲,所以我暫時只睇到中國

近一兩年先睇左黃仁宇多啲書,又睇埋唐得剛,呢兩位大師既觀點其實都幾類似...

我自己演化出泥,就係,中國因為地理同文化既因素,中央集權係一個「果」;之前唔知响邊度睇過(好似係阿G?),推論到共黨既結構必然導向中央專政...呢個我係同意既,不過,就算冇共產主義,中國其實一樣會因上述因素,傾向大一統

你講教育,我同意,但「教育」於我,學校/體制上既教育只係一部份:响屋企又或社會上既人,教緊下一代一啲咩既觀念同經驗,先係教育中最大同最難既一部份

簡寫即係,香港,由外族統治,都要過成百年先開始變得「較文明」(你我細個嗰時啲人都唔係咁排隊啦!),咁中國,又點可能會一夜之間改變?(即係,响度生活緊既,咪又係同一班人?)

C.M. said...

鹿米:

... 我好暈就真。

米:

坦白講,我果日精神真係好緊張。去圖書館特別回顧番歐洲黑暗時代同工業革命之間既歷史,簡單對比一下中國一直以來既社會發展。

有時我覺得,如果可以只係用垂直眼光睇中國,真係未必可以睇到中國「欠缺」左乜。中央集權我個人都覺得係一個「果」,一個環境引致既果,睇埋人口總量、分佈,真係長路漫漫。

至於香港,我會拉埋臺灣、新加坡去比較,就係「城市化」+「普及教育」(互為因果)。

我諗想世界大亂既人唔多,而我亦相信佢地搞花花,某程度上只係本著赤子之心,希望喚起關注罷了。

依馬打 said...

又講一個價值觀與教育的問題。

大家知唔知要在鄰近地區入口化妝品和成藥,鄰近地區要求入口產品之質檢要求,據不同行家及傳媒講,均屬先進大國中,數一數二嚴格者 ?

有理由相信,鄰近地區對自家奶粉質檢之要求,無論 protein content 到可容忍最高重金屬含量,應屬世界前列。

如果質檢部門把關嚴謹,鄰近地區同胞無需全球搶奶粉。

問題:最近報導的皮革奶,無論單從protein content 到可容忍最高重金屬含量皆過關,只是由於致癌物一項有些成分目前全球關於奶粉的質檢標準都不會查,故科普教育一向優於 HK 的同胞想到水解皮革製造蛋白質取代已經唔再 work,由三聚青胺提練蛋白質的屈機方法。

有幸春節時問過一位做化驗工作的親戚。佢話鄰近地區對奶粉的質檢制度,無論量度標準和檢查機制,理論上執行單位的分工和程序,單純睇文件,與主要奶源供應國如 new zealand、holland、us 比較,也屬國際先進水平。然而,制度再嚴謹,同胞們仍有辦法去抓到當中漏洞。

外國,包括信奉基督教和伊斯蘭為主的,有無人想到用水解皮革製造蛋白質 ? 相信有。然而何解較少聽聞有外國人於食品加工作類似出術行為,而鄰近地區同胞們卻視抓制度漏洞為國技 ?

simply because 外國人自細受宗教浸淫,因而能培養某些價值觀所致 ?

C.M. said...

阿街坊,

雖然無你咁仔細,但呢個梗係知喇,幾乎係深切體會添呀。(好彩兩個已經脫離奶粉倚賴期嘖)

曾幾何時,我寫過下institutions,雖則呢排忙到癲(我諗呢個禮拜尚且可以鬆番dd),之但個核心想法未有重大轉移。

咁講,坊間評論既出發點,一係沿住比較「政體化」既路線,一係沿住比較「個人化」既路線。前者講黨政/制度,後者就講你提出既價值觀/教育(or 道德)。另有一派講文化,歷史傳承,而我呢,好明顯,就接近呢派,講「體制」,institutions。

對於我,我唔敢用比較個人化既價值觀同教育去評論,因為並唔足夠解釋「唔同地方既人既差異」。呢個差異我認為係關鍵性既,比如城鄉之間、一二三線城市之間、海岸與內陸地區之間等等,佢地既價值觀或者道德觀或者法治觀就可以有重大差異。

所以我就被逼採用institutions,考慮環境制約與環境誘因(我覺得尤其以人口密集國家/地區尤為適用),類似講潛規則,切入點係SWOT,唔係morality。

繞過法規做野,講真,我自己都做唔少。點解?不如咁問,查實舊街坊你有冇試過繞過法規做野?係咪因為我(同你)唔道德所以不理法規,老實講,我同皮革奶果批人一樣咁諗,唔覺得喎。係你個法規講唔清楚遮,我點知咁多。。。諸如此類。

咁問,如果響香港無寫到呢條法規,但又比人揭發搞d咁野,損失有幾大?法律管束唔到,只能靠市場,齋講產品信譽,如果一個人響香港搞d咁野,同另一個人響鄰近地區搞d咁野,邊個損失大?

老實講,我唔信世界其他地方既人會因為道德而唔做呢類野,你估iphone,toyota等搞咁多tests係為左道德?個人層面,絕對可以講道德,但去到企業層面,你識咁多公司,應該比我清楚卦。

對於有人話鄰近地區已經太講經濟,但如果膽大d講句,我反而覺得鄰近地區根本唔夠市場化!呢個市場無法懲罰蒙蔽消費者知情權既人或集團。

問句,點樣先可以唔落入跌錢黨祈福黨既圈套?你估係靠價值觀/道德/法制咩?呢d固然有幫助,但最終咪又係靠自己?

點靠自己,就係教育。令一個人可以分辨出邊個係人邊個係鬼。

講到呢度唔係故意liu番講教育,而係要改變環境制約,就要靠改變...「人」,而教育可以令更多人,制約更多人。

(頂!啱啱神推鬼ong立下個email inbox,發現竟然有個大仆直未做!!唔洗瞓喇今次。。。)

kenkachemhazard said...

遲到,講幾句,昨晚阿米阿篤同我講左d,趁機總結一下。(昨晚你沒來很可惜啊)

我話,知識分子與傳媒可引導以至積累民怨,但沒有暴力配合,是不會讓國外的人(精確點說,電視台)看到的,所以暴力團體的動向才是革命的關鍵,這包括軍隊,警察,幫會,爛仔等,但目前為止我看不到有分裂的傾向。又利比亞有義務兵役,人人懂得用槍,但大陸沒有,槍隻又不似美國般合法,軍民武力差距很大。

阿篤話,經過六四後二十年,新一代領導人沒膽量開槍鎮壓示威者了。而花花革命恐怖處在於:沒有意見領袖可以鎮得住示威者,不似香港有泛民領袖可以平息示威者的怨氣,那造成撲滅示威者難度大增。

我話,之前石首鎮公安搶屍導致七千人暴動,大陸的做法有三:封鎖當地通訊,派外地警察鎮壓,河蟹報導。三管齊下,十分有效。

當然這樣做,導致警察與城管坐大,未來他們的動向也是要注意的。

關於教育,三師會的tommyjonk,說到
『中國傳統社會的「政治文化」(political culture),是屬於奧門(G. Almond)所說的「臣屬文化」(subject culture)的,即人民沒有一「自我取向」(self-orientation)或「投入取向」及「參與取向」(participant orientation),亦即人民從末考慮去過問政治,參與政治,從末有一「政治的主體」之自覺。而只有「產出取向」(output orientation),即對政府措施之賢否優劣有相當的注意。 』

http://tommyjonk.xanga.com/742016422/by-the-people/

一言蔽之,就是公民素質,跟教育(了甚麼)很有關係。關鍵詞:駁嘴,聽大人話,大個仔就知點解,家有一老如有一寶,etc. 留意一下,我們是潛而默化地教育的。

關於依馬達:前天跟稅局的人吃飯,有感而發。對口單位是區稅局,他們雖然執行中央,省,市等上級指示,但具有極大影響力,有如直屬上司,直接影響前途,因此guanxi是極重要的環節。

如果一個人可以用錢收買的話,可以說他沒有強烈的宗教或者道德信念,因為這些人骨氣重,認為信念不可為錢所動搖,更不可交換。中國人缺乏骨氣已久,要辦任何事只消多花點錢,所以禍可以很大。

另一方面,CM講的institution的全貌應該是:官的權責很大,沒有互相約束,也不容易受罰。在這點而言,是文官政治極容易滋生的毛病。

C.M. said...

哎也,原來呢篇未覆Ken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