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8, 2012

我係一隻曱甴 (4)

EMEA

歐中東非,2011年成為全球政治焦點。

歐洲,尤其歐盟越來越成為世界公敵。一個以干預為己任的聯盟,不斷輸出規條、規條、規條。在商言商,與人無尤,但勢必作繭自縛。

英國衛報近日報導敍利亞屠夫總統阿薩德跟外界溝通的電郵,衛報宣稱已經盡最大努力查證電郵真偽。其中包括阿薩德現居英國任cardiologist 的岳父,一直教導阿薩德如何應對各負面消息,例如如何 spin 敍利亞政府軍虐待被俘孩童的youtube 報道,包括其夫人如何在戰亂期間如何奢侈花費。

非洲,一個年關難過年年過的大陸。

作為曱甴,只能對千里外既他國人們寄予無限同情。2012年,繼續袖手旁觀,繼續莫名憤恨。


巧言令色式言論自由

言論可以是善意、惡意,也可以是不中聽的善意、中聽的惡意。

在香港,壓制對方言論的最普遍方法,就是採取法律行動。

在香港,壓制對方言論的最普遍原因,就是遇到不中聽的意見,不論於大眾旁觀者是蜜糖,還是砒霜。

如果不能分辨蜜糖還是砒霜,不打緊,因為巧言令色之所以被稱為巧言令色,就正因為其道行之高深。不過,一般武者不喜歡接受別人的功力比自己高深的。

最近招聘新員工,面試經理批評何以獲轉介的人根本無法溝通。然則,何以介紹人可以?何以面試員可以?何以面試員可以測試出求職者的能力?

又曾幾何時,有老師批評家長,為何你子女平日上課時無異樣,如今考試測驗只會交白卷?然則,這個當老師的,不是該先問問是否與自己有關?

言語愚拙代表了一個人的愚拙嗎?同樣地,語言聰敏就代表一個人的智慧嗎?

請告訴我,縱使社會大部分人都有這套 heuristics,但你例外,會克己謹慎。


Rise of Institutions - 小圈子交叉感染

盲搶柴米油鹽醬醋茶,親子王國王子公主被拐帶,假雞蛋流入港島。

家長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前說被拐去不知何故,再傳賣去偏遠作繼子,後傳割腎救大頭寶寶。

人前就是幾率原因加愛子心切,人後心底夜闌人靜時,輕者缺乏信心安全感,重者自以為港孩零捨矜貴,港孩一個腎價格比鄉童乳臭貴百倍。

一切都可以簡單地從「成本」解釋。

如何偷港孩回內地,如何證明買家此乃矜貴港孩,如何逃避港方中方總動員緝捕,如何割腎可以冰鮮保存,如何證明來自一個更健康的港孩腎,如何確認此腎適合移植。甚至何解有錢買人家的腎,卻不先花錢為寶寶買貴價入口奶粉,為大頭寶寶花錢治療。

Institutions 內如果只有positive feedback mechanism,即自我強化機制,卻沒有negative feedback mechanism,即自我檢討機制,幸運的小圈子,可以是virtuous circle,不幸的小圈子,就是 vicious circle。

嘿嘿,老兄,不要心存僥幸啦,一次的不幸,足以corrupt 整個institution。呢個不幸,叫做「自圓其說」。


電視論壇

或許阿梁支持者好睇重阿唐爆高層會議內容呢個所謂誠信測試,以後無人(高層)敢同佢開會,中央都唔會信呢個人,頭先同朋友傾偈,我反而認為:

敢唔敢同佢開會唔係因為阿唐曾經爆過開會內容,而係開會既時候,講左d唔應該講既野,或者係犯眾憎既野。如果自問為人民服務,怕咩比人公開開會內容?

大家開過會十幾年,公開爆響口固然可以係基於個人利益原因,所以無怪乎呢個商界政界乜界咁痛恨人口疏,但呢個公開口疏既行徑,同狗仔隊有冇分別?同報紙所指既消息人士有冇分別?同whistle-blower有冇分別?

Well,絕對有分別。分別就係,你夠唔夠pok以自己既仕途博一博。


阿梁做特首

其實如果阿梁真係當選,我諗對香港最大既好處係,對於大力提升市民對普選既渴求、align全體既意願,有意想不到既效果。


茹素、食齋、植物

草食有唔同層次,下期再續。

我呢隻曱甴係雜食既,佢棚牙同腸胃同整個身體亦係為左適應呢類食物而留存,算順應自然卦。

13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剛剛看完梅姨姨 Meryl Streep 的得金像獎電影“鐵娘子 the iron lady“,在維基百科讀起她的 filmography,有電影:Silkwood 港譯:施活的遭遇。是她憑 Sophie's Choice 蘇菲的抉擇,得金像獎後跟著那一年,連續再獲得提名,可惜之後無數提名,都再沒拿到金像獎,直到共二十九年後的今年二月。

Ebenezer said...

唐唐真夠pok,不惜政治自殺都要攬住一齊死,巧亰京!

seikomatic said...

俺正式宣布,支持唐英年先生勝任下屆特區之首 (9)

laulong said...

個港孩腎寫住 "Made in Hong Kong"

haha, 只戲言!

C.M. said...

Space:

Iron Lady之所以係Iron,因為佢真係好夠pok,立場又夠說服力,令人覺得佢係一個“人”。

以便:

我諗佢應該都忍左好耐好耐咯。驚就兩份啦。

C.M. said...

晶晶:

我有時希望我既判斷係錯既。又,呢個世界有時好蠱惑,柳暗又花明。

校長!

哈哈,人生如戲,同喜同喜!

魔術師 said...

魔術師歌劇系列之單戀同人誌外傳之《蛛網中的曱甴》現已公演。

the inner space said...

》》Iron Lady之所以係 Iron,因為佢真係好夠pok,立場又夠說服力,令人覺得佢係一個“人”。


Irony speaking 當選的新特首就要 IRON 燙平各方。

C.M. said...

魔,

你呢個故事我好鍾意。

Space,

Ironically, 燙斗如果太熱,會燒穿窿架

魔術師 said...

多謝讚賞 ^_^

the inner space said...

對,應該是用“Ironically”呢個 form,寫成 “ironically speaking”才對。

我是在 hit 咗 publish 才發覺,不過不想另登一欄去改正,多謝施庵兄指正!

用熱的燙斗可以燙平快啲否則反而會燙傷自己手!

C.M. said...

魔,

唔知點解,今次個故事特别有回响。(查實某次仲勁,不表)

Space,

Well, 你係咪用手機打comment?

C.M. said...

http://fongyun.xanga.com/761696427/

如果嘗試去“推敲”,點解父母對於拐子佬一詞會出現非理性反應,即不加思索,馬上確認真有其事,或寧可信其有,熱烈呼籲其他家長+以壓力迫使學校採用措施,而都不願意以不變應萬變之心態正視之。。。我會覺得,可能都係一系列毫不相關既環境因素所合成。

排華係一個原因(aka 本土保護意識);父母愛子又係一個原因(aka 家庭資源充足,保護子女可以不計成本... 效益/影響如何乃後話)。呢d你都講左。

之不過,關於建制處理手法,我覺得警方如何表達都一樣吃力不討好。就算調查如何透明,都不會取得市民信任。當然,你可以說這是關乎歷史原因(例如市民不滿施政,不滿首長背棄承諾等),但大勢是如此,政府講乜都冇用。

尤其,正如某d 專欄作家都質疑過(which 我冇去特別注意但我同意):我地已經要呢個政府提我地去旅行要買保險,提醒老友記左巴士要緊握扶手,提醒我地人多擠逼要守秩序聽從警員指示,去旅行要帶安全套,開工要戴手套諸如此類。明明社會教育程度高比以前高咁多,但都仲要一個家長政府去提醒我地呢樣果樣,當我地系小學生咁教,呢個社會風氣我反而覺得需要正視,而非單純從乜乜改變建制政制政府入手。

另外,我唔敢想象(但直覺上覺得有關)究竟資訊個人化、簡短化、fb化、微博化,對於我地深層思考係咪帶黎更大既影響?係咪會令人越黎越懶去花時間思考一個題目?Ok ok,查實返工已經夠多野諗,放左工應該要俾個腦休息,或者將分析免費外判俾fb/微博朋友 or opinion leaders... well,我唔想過分simplify 呢個issue。但著實,信息簡短化/不對稱資訊普及化/父母收入增加/投資在子女身上的比重增加,同訛傳會唔會有個correlation? 我信有。

亦正因為父母教育程度高+高收入,所以佢地更可以不假思索,推波助瀾。反正最終結果,都可能正合此等家長意思 -- 即係:最緊要有人負責任,每件事(preventive measures)都要有人認頭,咁佢地就唔洗擔心咁多勒。以上純屬粗疏感覺,未經仔細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