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1, 2012

在這裡細聽細看

如此環境的寫,夾雜一點煩躁,因為我還在辦公室裏。

而我已經是連續幾個月在星期六及/或星期天呆在這裡了,苦樂參半。

那天看到雙彩虹大特寫的,是在這裡。那天看見解放軍降傘演練的,是在這裡。今天聽到七一口號的,也是在這裡。難怪有人說高樓特別應聲。

不知還差幾個小時,會否聽到這代啟蒙浪潮的波瀾壯闊?

會與前度上司偶爾在這裡這刻碰面,她笑問我這種日子會否正常化?天,我絕對不想,不過天曉得。能控制的,我盡量控制,能推掉的,我已經盡量推掉。推不掉,控制不了,唯有安慰自己:鬼叫自認好打得咩,死唔肯認唔夠料~

幾晚坐的士返歸。

平常七八分鐘車程,大佬A載我就五分鐘,皆因時速120公里,聽到個偈震曬,發出超重低音兼環迴立體聲。大佬B話日更390,夜更340,以前夜更好搵,家陣日更好多自由行。大佬C話果度一單被自殺,呢度一單七月胎兼被失蹤,前面又有果單及果幾單,用超過100分貝問我呢個黨如何愛得落。

開始聽到警車聲,不久外面氣氛似乎再趨沉寂。起伏間,終於見到前度上司回來了。她回來僅能逼使我埋首工作了三五分鐘,而我又不期然再回來這裡推砌接駁我紛亂的思緒。


誰知我可能太喜歡虐待自己,太喜歡我手頭上的工作。感官移植宣佈失敗,驀然埋首,那出路卻在燈火闌珊處。

3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咁睇施庵兄全程都有參與噃!

laulong said...

思緒遊走,寂寥卻又不寂寥!

C.M. said...

Space:

全程都參與公司事務丫嘛!(我都唔明自己點解開頭用白話文寫)

校長:

唉,唔驚唔覺竟然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