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7, 2007

我要過一生不平庸

不知道該如何落筆,但總覺得要寫出來,我怕,故我錄。

又忘記了誰人說過,有共同的敵人,就是民主的開始。而香港終於踏入動蕩年代(後生仔,你得償所願了。)這個年代,正如 Tungpo 所說,包容好像消失了

生於憂患

仍然認為民主,是只能共富貴,不能共患難。

因為民主本屬於平庸大眾,而非屬於精英小眾。以為自己是精英的人,無法接受平庸民主,也沒法包容。

近日社會也好,身邊也好,所發生的事情,正如CK兄所說:痴左。

形形式式的爭議,本屬平常。不過,當社會和身邊在一下子出現,便令人疲累。而 CM 自己則更悲傷甚。尤其,當然事情和爭議,進入自己的日常生活,其悲傷更甚。而亦相信,自己能夠體會各中大校友們,對於學生報事件的感覺。

因為,我信聖經。

為與不為

看到自己以往在討論信仰的時候,要表明自己的過去、身份、信仰「情況」... 感覺真的很遺憾... 好像要交出自己的身份證、證明自己是哪一個地方的公民、接受哪一套觀念、屬於哪一個派別、資歷有多深、你站在的是哪一方...... 直至人家確認你的身份、認清你的動機,然後才可以開始討論。笨!

真的覺得自己很笨!之所以笨,因為有人說,要政治正確。

問及一位作為基督信徒的多年好友,曾經經歷患難起伏的他,對於最近《投訴聖經大行動》,反應很輕描淡寫,「唏,講呢d野,都講左好多年啦,雖然自己最初睇(有關篇章)既時候,都無法接受,但既然自己相信呢d只係歷史既一部分,咁咪睇自己想用乜野形式去表達既遮,係Reporting,定係描繪形式,睇自己點睇啦...」

想當年還是學生,便在圖書館拾了一本叫 《Sex and the Bible》 的書欣賞。在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會有人問:「咦?你會看這種書嗎?不會吧。」(老實說,這本書值得推介。)

我看聖經,雖少,非常少,但信,非常信。姑且說,現階段,CM 可以接受信仰上的質疑,也會批判聖經。

但批判,不等於不信。而為何要批判,就是因為要學習。

死於安樂

從來都很同意有些人指,教會有其缺點,例如什麼權威指導、戒條禮儀、人事鬥爭、虛僞面孔等等,應有盡有。而且也會明白,何以有人離開教會、反對自己曾經相信的、抗拒自己曾經接受過的人。對於這些事情的原因,我不能提供任何答案,或任何看法,不是因為自己未曾想過,只是自己沒有這個推動力去深究這些現象。

為何沒有這個推動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自己受害不夠。

縱使現在出現投訴聖經大行動,也不能令自己覺得受害。因為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能夠再認清自己。

自打開自己網誌的第一天至今,漸漸發現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雖然很模糊,但大抵總有一個模樣。可是,自己是什麼樣子,始終是人家才看得清楚。很奇怪,就像一清早起床洗臉的時候,總要看看自己臉上是否有一點點瑕疵一樣,無論如何,也要看清楚自己。

再說,現階段,CM 可以接受信仰上的質疑,也會批判聖經。來者不拒,因為若你來,就成為我的老師了。


實在,不知道,能否,平淡地,過一生,平庸。

27 comments:

ak said...

C.M.兄,
小弟對於信仰,從來就只有以下幾句:

論語兩句: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子不語怪力亂神。」
AK語錄:
「生為俗世人,只管俗世事。」

當然,君子,和而不同,係相信真理愈辯愈明既同時,亦要尊重他人既選擇,依個係民主社會既基本風度...記得有一次美國總統選舉,一名落敗者向勝方法出賀電:

「雖然我地深信本身既政治立場正確無誤,但係係我地既政綱於現階段無法獲得大眾既信任既時間,我地誠意祝福你地所獲得既勝利,同時亦希望你地所支持的方針可以為全國人民謀取福祉。」

就係依一種風度...

平庸,不平庸...其實,每一個人,本質上就是不平庸...AK相信,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無可替代...是本身舞台上的主角...

xiao zhu said...

突然發覺好似冇哂啲智慧去分析呢啲咁複雜嘅問題。擺聖經上檯係唔係叫做玩出火? 啲人要郁邊個,其實係顯而易見,不過事實又真係好多人睇唔到、或者唔識睇。定係呢啲就叫做亂世? 輸哂,全世界都輸哂!

如AK 所講,我都認為每一個人都係獨特嘅,但係是否平庸,又係唔係真係一定需要去定義呢。無論係要璀璨抑或平淡,刻意追求,往往又追不到、求不得。

On Dog said...

平庸,不平庸...冇所謂, 最重要係, 活過, 沒枉過, 便足夠!

每個人都有其"沒枉過"的定義及方法, 亦沒有人可以judge他人的"沒枉過定義", 在不防礙他人的前提下, 便成了自由!

Complain Bible? Or just a way to complain the Gov't/social? Nevermind!

C.M. said...

AK兄:

對對對,還有風度。但風度,好像隨著包容一起消失了。

小珠:

是否玩出火,非小弟心中所想。或者,對於香港普羅大眾而言,是希望一個和諧社會,對於小弟,則是超越和諧。

而且,今日小弟並不是追尋定義,尤其定義,只不過是討論之始,但不是生活之...

On兄:

Yeah! I didn't mind.

法律於我如浮雲(依家風涼d講),政爭於我無意義。
*******

唉,仍哀甚。

Justin said...

我時常對自己說要過一生不平庸,很希望自己成長於一個動蕩的年代,如果這次情色版事件的餘波未了,還可以引起社會上一連串有關討論,而我又能處身其中,那,真是得償所願了。

**********

關於在討論以前,要表明身份,申報關係,係囉,真係幾得意,但,好多時我地又毫無疑問地接受左呢樣野咁。其實,都係方便讀者容易睇清楚自己企响邊邊。

xiao zhu said...

我之所以覺得燥,就係因為和諧被破壞,覺得好討厭、好唔耐煩!好睇唔過眼,冇個爭得落!

火鶴 said...

所有正派宗教信仰最終極的道理教悔, 是寬恕和包容.
可惜, 世上大部份的戰爭衝突, 是從宗教而起.
我信samsara, 你睇我幾在乎samsara就知啦.
如果有人質疑我呢個想法, 我只會一笑置之, 拗都無謂.
我在乎D咩, 我自己唔知反而你知? 唔好玩啦.
好多人都將道理同afterlife混埋一齊.
其實道理還道理, afterlife還afterlife.
我去聽同去實踐聖經上嘅道理, 並唔等於我會相信審判, 天堂同永生.
一單還一單.(credit to 70F, 嗱, 我唔係攪爛gag呀吓.)
所以, 我唔會質疑別人嘅信仰.
我只會質別人從信仰上學到的是甚麽道理.

C.M. said...

查實小弟落筆前,是有一陣心痛和哀傷。心情是非常複雜的。縱使寫完,也未能紓解心中鬱結。正如自己之前曾說,小弟人後,只是鵪鶉。只是今次,讓人看到這一面。

小弟也不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人,要在此時此刻再做是非。不不不。

昨天休息過後,總算平復下來。而且獲得不少發現。例如,原來自己喜歡在comment才會表達真正的自己,反而在正文,自己會多掩飾。又發現,今次正文其實是給眾信徒好友的,亦正好因為昨天是其中一位好友的生日。

自己深信“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可是,正如肥醫生一樣,對於教會是有一種抗拒的情。因為不少好友們都試圖用同一個銀幣,來解釋誰歸凱撒,誰歸上帝。(對此,真的很哀傷)

本月發現,小女原來也遺傳了小弟一些不良的身體特質。這種特質,算是一種頑疾,對於日常生活,影響是不少的,但可幸不會致命。或許,這就是小弟哀傷之始,也同時間可能是批判之始。作為父母,見自己的摯愛如此,實在...

幸好也發現,自己原來不是經常試探神的人。也發現,原來什麼叫試探神。

我的一位多年好好友,實在令人心痛。他,不知道自知不自知,但無法承認,也無法接受。不願接納他人之缺,只譏笑。我掩面不想看到他譏笑的面孔。因為他是我的好好友。自己,總會偏私。他也和我一樣,信。

信神,從來不是容易行的路,這完全不是因為身邊人或事的阻撓,而是自己的心。我信神,因為祂現實。祂的現實,讓我知道也嘗到現實是如何現實 - 對立、紛爭、血腥、貧窮,本屬平常,但,不應該冷漠對待,也不應該勉強,因為神做了榜樣,也沒有勉強人接受祂。

社會現象于我如浮雲,我關注的只是每一個獨特的人。原來自己的關心社會,是假的,我所關心的,仍然只是每一個人。我的關注層面,根本沒有改變,也沒有升華上去。之前的態度的改變,只是自欺欺人。

Justin:

昨晚才開始意會到,原來小弟是看不見社會動蕩的,只會注意人心動蕩。抱歉。

我所認識的大大老闆,看人,如看一袋紅豆。紅豆看紅豆,會看得出分別。但人看紅豆,全部都一個模樣。至於大大老闆,竟然可以認出每一粒紅豆。

小珠:

我不是不看重和諧,但認為,更應該看重和解。或許和解,對紅豆來說,只是身邊紅豆跟對面紅豆的事,但自己總希望紅豆看到,原來自己也跟其他紅豆一樣,也是一粒紅豆。

鶴兄:

噢。Samsara... Credit to 鶴。

(請恕小弟莽撞和純以個人看法表達)坦白說,小弟覺得或許人對於戰爭,總會放在一個較高層次的地位,或許,第一個感覺可能是因為引起死亡,或引起其他戰爭所衍生出的可恥的暴力行為或仇恨。對,那絕對沒有錯。

我也不願意見到戰爭,也不願身處戰亂。但其實,無論戰爭的結果或形式,早已存在於日常生活中。而其中信仰上的衝突,更比戰爭時期激烈。

時代的轉變,文獻的紀錄,信仰的廣泛流傳,信仰本身的不同詮釋,人對信仰的簡單歸類。都使人覺得信仰,已經成為戰爭的根源。可惜,我只發現,不是信仰上的爭奪,而是“心”的爭奪,甚至利益,才成為戰爭的根源。血鑽、石油、蘇丹。那伊拉克,會是一場宗教戰爭,還是一場為了民主的戰爭,還是為了石油的戰爭?

我不是想把民主正義拉下水,但頑騾是看到這樣。所以,我很傷心地希望人們不要為了一場戰爭貼上一個固定的標簽,因為,戰爭的根源,從來不是簡單的,歷史可作見證。

爭取同情同心,是人的天性,不過,製造共同敵人,就是民主之始,鞏固社會之法。直至,有人願意承擔,爭取和解。我敬重這些人。

Karen (Sze) said...

首先言明, 我不是教徒。

我只可以說, bible本身有其宗教及歷史意義, 有關其文字和行為是否不當, 不是那官府去批判的。

至於學生報的內容, 若然把它成為正經的學術研究, 又會有如此的軒然大波嗎?

現在的人, 除了欠缺包容, 還欠缺應有的量度。

C.M. said...

Justin:

漏了一句,你留意到嘛?你能夠上報,已經真的不平凡了。或許,現在正開始是你的“Best of Times”了。換個角度說,現在,就是你的動蕩年代。好好把握。

Karen:

量度真的很重要。但於亂世,人就會覺得:“不對人殘忍,就是對自己殘忍”。可惜可惜...(哎呀,又有d哀添...)

samsara said...

CM哥哥:

Da Da還好嗎?

嗯,你可以適應,Da Da都可以適應.

你可以做既,係好錫好錫佢,可以比一個好快樂既童年佢,可以教好佢.

我好希望Da Da鍾意睇書,又識返d琴棋書畫,咁,十八年後又有一個超好女人出現...你係咪已經開始吾捨得?

Samsara said...

又,你打字好似快左好多...

C.M. said...

香水姐姐:

Da Da 佢因為呢個小疾,會好痛,所以成日喊。而小弟亦因為呢個小疾,被逼要謙虛做人。(被逼...)但願小女日後也會明白。

睇書?哈哈,小弟終於可以開懷一點!佢年紀細細,得一歲多dd,似乎真係鍾意睇書架(理得佢係咪係真識睇丫),佢經常都攞d書呀,雜誌呀黎揭,揭完一頁又一頁。遲d等小弟post番一兩張近照出黎先!

唔捨得...依家未知,有時都唔敢包自己將來係咪非常外父... (想做我女婿?過我十八銅人先啦!)

多謝你呀,依家開心好多!姐姐,你公司個筆,應該好快水落石出,聽日,又係一條好漢(...或一個好女人)。

Marshmallow said...

平凡是福,做個平凡的人,走條平淡的人生路,是個理想生活。

希望你的心情,也平靜一點了。每個人每一天都乘受著父母親的遺傳,一些會是優點,一些會是缺點。請不要只看Da Da的遺傳缺點,試想想,她也遺傳了你智慧呢!

Gideon said...

我都曾經連續返教會,每個禮拜二三次返左幾年架,真係當左教會係我屋企。因為個時讀書,最大班既香港人 community 就係教會。雖然我口講唔信,但係我又有時覺得我係信左架喎。不過我返左個幾年教會覺得最大既問題就係教會人一路會話自己係罪人,但係又一直批判人。佢地暗暗地其實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因為佢地深信自己死後上天堂,呢班人真係一見倒人話佢地唔會信,就會一句"you die in hell!" 咁架﹗唉聽倒都心寒。

C.M. 你受害不夠嘛?我就慣左囉,因為我返左咁耐,佢地就只會洗我腦令我相信我會永死 burn in hell 。唉。(但係佢地好似唔記得左,邊個真係信,邊個假信,邊個上去邊個落去唔係佢地話事囉。)

C.M. said...

棉花妹妹:

平凡真的是福分。無論自己某方面是比人強,還是比人弱,與眾不同,有時總令人傷感。強者責任大,弱者責任更大,因為要讓強者知道自己責任更大。

我的意思也是,作弱者的,不要放棄,否則會讓強者忘記自己的責任。

謝謝你。心情是好了。缺點是身體的,但願小女將來會明白這個缺點的好處。昨天她對著自己的影子跳舞,小小的年紀,又學多一點了。(唉,我這個笨騾的智慧,想也不敢想...)

鐵鎚兄:

你最尾o個句:邊個上去邊個落去唔係佢地話事囉。

真係中曬。(我大部分的好友,都很明白,但這個現象,似乎與不同教會有關。可是,這個印象,已經廣泛被推斷為整體觀念... 我想教會的分裂與改革,或許又再開始)

其中有一點,我會與部分好友和大眾的理解上有分歧,這一部分:就係“信”。無論信神與否,信,很多人都以為這就是條件。但小弟不是作如斯理解。

我信父母,所以我會接受他們擁抱,遵守他們訓導,仿效他們行為,甚至assimilate他們的價值觀。這也是我從教導小女的時候所可以見到的,因為小女信我。

信,不是單單一句決志,一個洗禮,一個遵守所有聖經教導的行為便可以,反之,更是實實在在的接受。不過,這種接受,就是你所說,不是人可以看見的信。這種信,是要經年累月的學習才會明白,而真心明白了,便會自然地實踐出來。而,神所看的,相信是人心裏真的接受,並且實踐出來。我的理解,很明顯不是人在詮關乎釋信心與行為之內心爭鬥,而是因為心裏接受,所以自發地實踐。無論強調因信稱義,或要負上行為才算得救,其實聖經所說的,於我理解,都只是同一回事。(唔知點解講講下,講左呢d)

受害不夠... 當初我寫這四個字的時候,查實根本沒有想過這是什麼意思。過後回想起,覺得大概是一種虧欠了人家的意思。到你這樣說,我想,或許大概就是我本來的感受。但我又想,我應該要做些什麼?

鐵鎚兄,不如你原諒佢地啦。

剛剛小女走路的時候,又跌到地上,發聲像要我扶她起來。冇睬佢,自己搞掂喇。

xiao zhu said...

偶爾我會執著去問,誰有資格原諒誰? 就是說誰有資格論斷誰? 其實五十步與百步之爭,比比皆是。

C.M. said...

小珠妹:

理性點來說,我都經常會這樣問:我原諒你,可以說因為你曾經虧欠了我。也就是說,我曾經認為你虧欠了我。倘若這就是“資格”,我同意你所說的。

要接納人,而避免論斷,真的很難,除非,不視那是否虧欠,而要不視之為虧欠,我覺得,其中一種方法,是不要辨別人家的是非。但自己的是非,總要注意。

C.M. said...

(補充)我自己做不到不辨別人家的是非。

xiao zhu said...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能夠時刻做到自我檢討;要自知、自省,從不敢忘。(這樣對待自己,也頗苛刻呢。)

也同意如果不去辨別人家的是非,就不存在盈虧價值,當然就沒有計算的需要了。但是用這個否定根本存在的方法去做到不去論斷,似乎又不合人性和人情。

我所唏噓的,並不是人們在互相論斷;論斷本來就是群體動物的必然互動關係的一種表達,所以無需要去剔除它。論斷的正面信息是價值的執行,是自然而需要的。我所看重的是,除了要點出論斷背後的目的的重要性,更希望論斷之後所能引發的結果,也就是所謂目的的體現。

唉,好像是越說越遠,有點語無倫次了。不要怪我無頭無尾啊。

C.M. said...

很同意呢!

自省猶如軍訓,倘若不嚴格鍛煉自己,上到戰場,只可靠運氣。從來軍人最大的福利,就是訓練。

VC said...

不要介意平庸, 珍惜你子女為你帶來的幸福, 你便是你世界的王!

PS.基督教是不錯的信仰,批判聖經和信仰無益,只要記住不要做亞伯亞罕。

C.M. said...

VC兄:

真的。當有人勸勉我不要介意平庸,我著實會很高興,因為我又遇到一位值得我欣賞的人。

倘若從我的理解,你建議我不批判聖經和信仰,就是希望我會堅守,如是這個,小弟深表謝意。

縱使不是,請容讓小弟做一次“與神摔跤的雅各”,雖然我以後要一拐一拐做人,但一定有所長進。我總覺得,神很願意和我摔跤。

VC said...

多謝你欣賞,希望不令你失望。

但論謝意,我只能收一半。堅守"基督"教你的是美事; 但我不建議你堅守一般"基督教教義"和"一般基督教教的"。

再掃興講句,我認為是“雅各與神摔跤”是一廂情願的美麗誤會。

C.M. said...

多謝!

關於那美麗的誤會,小弟不明,請予提點。

VC said...

你相信的獨一、創造世界、關愛世界的"神"、上帝是這樣 突擊人又不夠打、見光走又走不掉的神秘人的嗎?

即使我信聖經無手文、翻譯之誤,己準確記下雅各的口供, 頂多頂多我只可接受那是天使。

C.M. said...

同意同意。那個使者帶來的信息實在是莫名其妙,也非常戲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