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09, 2009

樂趣

十六世紀名油畫家道爾認為人生最大的樂趣,不是讓自己達至世界的巔峰,而是在抵達巔峰之後,刻意讓人以為他是一個無能的弱者。

所以在他一生所繪畫的百餘幅幅幅巧奪天工的油畫內,都在顯眼的地方,故意加上一些瑕疵。畫蛇添足多此一舉有之,禾稈蓋珍珠鮮花插牛糞有之,總之破壞美好就是他的樂趣。

直到十九世紀末,一位名畫收藏家,珍,在Tuscany 一個小鎮的市集瞥見那幅只賣20歐元的爛名畫,憑藉她對於油畫的觸覺,驚覺這樣一幅漂亮的油畫原來被一點點刻意的荒唐糟蹋了。荒唐,正是她即時的感覺。

不過好奇心驅使她走遍意大利去尋找這位不知名畫家的其他作品,後來經過數年的時間收集了大約二十餘幅道爾的劣作,仔細發現原來那些被世間認為的荒唐手筆都是繪畫者最後的收筆,像其他名大師的簽名一樣。荒唐,正是她發現後的第一個感覺。

於是珍找來其他收藏家、博物館鑑賞人員去證實她的荒唐感覺,可幸她的感覺是對的。對於她也不可幸地,其他人知悉這個秘密發現,都出發去收集道爾的作品。從此她慨嘆只能開創先河,未能全部擁有這些荒唐卻又美妙絕倫的作品。

對於珍,最大的安慰獎是她最先擁有道爾的日記,並唯一有機會閲畢這本日記的人,珍在她離世前自豪地把它送給大英博物館,然後附上一張便條,引用了道爾的一段說話:

我喜歡油畫,因為它給我樂趣,因為它,給我樂趣。

而我,喜歡寫這個道爾的故事,因為它給我樂趣,因為它,給我樂趣。

就此寫給道爾寥表謝意。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有趣!男即陳大文?女就唔知…查實有冇女版呢?

Anonymous said...

~nic

p.e.t.e.r. said...

嗯~我鍾意呢篇

C.M. said...

Nic,

男者極其量張三李四,女者順嫂阿好。

p.e.t.e.r.:

哈哈,我也罕有地鍾意。

怒火眼睛 said...

唔...志強偉明登左上頂峰, 但又大隱隱於巿, 不求聞達只想娛/愚別人, 好型囉.

said...

吖呢個世界, 真係好多人
係要搞爛隻太陽蛋先開心架喎

C.M. said...

阿妹:

嘿,大隱隱於巿果個,咪就係你囉。

阿鎚:

XD 你仲有口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