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2, 2007

Angel's Advocate

'
傷春還未散,Scarlet 及 香水姐姐又觸動 CM 的舊患 ~~ Angel's Advocate。

Angel's AdvocateDevil's Advocate 相反,前者全力護航,後者著力抨擊。

(以下簡稱 Angel's Advocate 為 AA,Devil's Advocate 為 DA)

Scarlet's Devil
原本想談談自己,但今天,決定拿 Scarlet 操刀。因為 Scarlet 幾乎對於任何事,都是個不折不扣的 AA。

Scarlet 現為某集團公司的中層主管。對於 HR,她有一種身體力行上的支持,她對於這個行業的評價,可說是只有好,沒有壞。而這種思想,幾乎與 HR 中某些文化,也是如出一轍。而事實上,HR 的職能就是要為管理層的決定保駕護航,不能說不。她亦對於自己保駕護航一職,樂意滿足,引以為豪。

每人都是自己信念的 Angel's Advocate,就是因為這種支持,人才可以生存下去,找到快樂和意義。不過,有時又會出現 Devil's Advocate,令自己苦於抉擇。當 DA 突然降臨時,便會手足無措,觸動情緒。

正如 Scarlet,當遇到人批評人力資源行業是如何黑暗、如何虛偽的時候,DA 就會令 Scarlet 出現過敏現象,身體就如她的名字一樣,即時發紅,與此同時,AA 亦條件反射地即時出現,持劍衛道。

聰明的人力資源從業員,會經常與 DA 練習,以免突然面對 DA的衝擊之時,會情緒失控。(也因此,在 CM 新年的 Devil's Advocate 一文中,已經強調過管理者採用 DA 技巧前需要「開宗明義」。)然而,亦有不少 HR 從業員,都沒有這種準備,因此有時難免受到打擊。這些打擊,沒有令 Scarlet 卻步,反而令 Scarlet 更全面強化她的 AA,然後繼續拿著衛道之劍,披荊斬棘。

AA 使她繼續快活下去,並且連 CM 也不放過。

可是,Scarlet 仍然受著 DA 的打擊。她手中有劍,但忘卻了自己的 DA 就是自己的盾牌。

Scarlet's Angel
Devil's Advocate 可靠之處,就是他其實也是衛道之士,不過,持有的,是盾牌,不是劍。這個盾,不只堅固自己的原則和立場,更能使情緒保持冷靜,而最重要的是,讓自己知道劍之弱點。

Scarlet 遇見很多 DA,但她都看不上眼,因為 AA 帶來快樂,DA 帶來反感,變成如此一個惡性循環 ~~ 直至她有天用得上 Devil's Advocate。DA 一直陪伴著她身邊,只是沒有說明自己,因為 DA 是要自己找的,是要自己去認真採用的。DA 總是對著幹!

Scarlet's Advocates
今日,不只是對 Scarlet 講,也是對自己講。

Scarlet 只以為 Angel's Advocate 是信念和快樂的來源,但 Devil's Advocate 何嘗不是?

Scarlet,如果你聽到 CM 之言,先不要找 CM 晦氣。你要學包拗頸,是要 Result-oriented 的。收火啦。


所以,這個 Blog 界,真的有不少「客」令 CM 敬佩。

(查實 CM 另對 "Result-oriented" 心有不甘,故第日再呻)

**********************
覆香水姐姐:

小弟出身寒微,不幸如你的好友一樣,一入豪門深似海。求職時,曾經有經理問小弟,為何喜歡 HR?因為小弟的 DA 從未遇過「原來喜歡是有原因的」,以致大敗。到今天為止,實不相瞞,為何喜歡 HR,仍不知道,但從你所言,應該有跡可尋吧 (或許騙你也未定)。另外,小弟有位恩師,她不喜歡 HR,只是逃不出,正為此而發愁。

Scarlet:

提醒你,提倡少吃多餐是為了健康的人,如天上繁星,但有誰知道,少吃多餐對於胃部有很大的負擔,你又知道嗎?

你當然不知道,因為你只聽從權威,包括人家的權威,和自己的權威。

贈 CK兄:

"There are no right or wrong in staffing strategies, merely choices and consequences."
(by Douglas Hall and Jim Goodale)
雖然似乎老生常談,但今次要說的不是 consequences,是 choices。

'

20 comments:

samsara said...

觸動舊患咁大件事?!

嗯,其實喜歡任何事,一定有原因,只是自己未搞清楚而已.

呃我,實有可能,不過吾大,因為識於微時.而且,要望住我對眼講大話,有難度...你當我自大或天真啦.

ak said...

C.M.兄,
永恆既巨星李小龍曾經講過,「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此之為武術最高境高。」

高手係要可以根據唔同既形勢,對手,環境...etc,設法將自己武功(記住,係自己既武功,即係始終都有自己既一套,例如李小龍既「截拳道」)作出最大既發揮,所以永遠單純運用AA又或是DA,都是「著相」...

C.M. said...

香水姐姐:

查實呢篇發牢騷,除左因為傷春,仲係因為Scarlet個性格好似小弟一個至親。這個至親,不只舊患,有時仲會有新傷。相信係不久既日子內,又會再爆發... 比人抖下啦...

至於HR,苦思良久,可能是因為“八卦”,又鍾意估估下吧。若果又要Interview,真係唔知點答。既然姐姐你已經身處高位,相信必定有你的能耐。

另外,時間之巧合,真的令人難以置信。

AK兄:

進可攻,退可守,攻守兼備,乃勝利之道。小弟都正爭取一個攻守之間的平衡。將來或許要改變一下百分比。AK兄武功底子深厚,日後多多指教。

「著相」...?

Samsara said...

高位?? 你係咪明寸我先.今日有個妹妹仔病左,我真係差d連單都要自己打埋.再諗吾到辦法幫佢就分分鍾收辭職信.

我係大打雜,只有洗厕所吾駛我做.

我今日頭痛又發癲既時候,忽然諗我應該當每一樣發生在我身上既事,都係最好既事,都係幫助我成長改善既事.然後又諗返我d好慘既事,好多turned out to be blessing in disguise.然後又冷靜返.

我都吾知我真係咁諗得開,定係焦慮症先兆lo.

C.M. said...

香水姐姐:

比著係未認識你前既小弟,真係可能寸你嫁。但今日,但唔好誤會,小弟感覺相逢很晚。

你,肯定係個好女仔。(亦係一個經常頭痛同發癲既好女仔)

你頭痛又發癲既時候諗既野,真係人生道理,而小弟估計你想到呢個人生道理既時候,地點應該係o係廁所!

呢d唔係焦慮症先兆,呢d係白頭髮既先兆!

(呢排家事頻頻,導致筆記backlog太多,時間實在太少啦!)

Gideon said...

oh shit 我回完洛克個邊先睇倒 cm 兄你最底個幾行字。簡直就係不謀而合呀﹗

samsara said...

或者你自己都吾覺,你依排多數係Devil's Advocate,所以先要寫Angel's Advocate.

C.M. said...

鐵鎚兄:

好彩有quote名,所以就算老生常談都有人頂住。

香水姐姐:

覺。

所以小弟之前話“時間之巧合,真的令人難以置信。”

姐姐,你有否察覺到,其實小弟出此兩個post比其他人早呢?今次,小弟不是“Reactive”的,更不是故意的Active的。(所以很高興認識你,因為你明白我在發什麼up風)

或許當一個人經常為一件事發夢的時候,在現實生活中,因為潛意識作祟,便會借機反映出來。

samsara said...

潛意識, deja-vu, 張大眼入夢境,驚人事件...依排成日發生.都係果句:我應該當每一樣發生在我身上既事,都係最好既事.

可能我真係要休息一下.

C.M. said...

香水姐姐:

小弟個d完全唔係Deja vu 呢回事。姐姐你要保重啊。小弟亦視每件事為好事,但是否最好,希望吧。

啊,唔知你聽唔聽Carpenters既呢?今日去pk_兄道,佢提到 For All We Know,呢首歌,就係小弟會考時代最鍾意聽既一首!短而不膩。

said...

『忽然刮起柔柔的微風,小弟亦一時為之心動。』 <--- 能在您的文章中留下一小位置.....感激不盡 :)

samsara said...

CM哥哥你依排真係好Devil吓.

我雖然吾細不過都吾係Carpenters年代,仲要係依個世界無左音樂都無乜問題果種人...不過Carpenters把聲真係好好聽.

係最好嫁.人生要有d surprise既,機關算盡如諸葛亮先係最蠢,幫劉備都算啦,仲真係欠左姓劉既咁要幫阿斗.

我肯定你係一流既HR.你令我諗起一個好勁既HRM,佢可以笑住來閙/寸人,百面玲瓏,在夾縫中都算保住一點氣節...我雖然好似你咁講野有骨,不過真係讚你來既.

C.M. said...

柔柔的微風啊,歡迎你再次輕拂小寨。

C.M. said...

香水姐姐:

Devil's Advocate的作用,只在於邏輯上面。因此,對於管理決定或邏輯分析上,才能引起作用。對於“信念”,小弟做Devil的時候,只在於帶出一個信息:學習。個人認為,在信念層面,不能用邏輯分析,亦不能用批判。

查實,小弟真係好純真。

講真,你係第一個小弟所認識的“世界無左音樂都無乜問題果種人”。嘩...小弟完全不敢相信原來世上有這種人。哎呀,咁會少左好多樂趣嫁!

關於Surprise,小弟感激不淺!因為小弟未曾思考過Surprises既意義。聽到你的話,學益良多!!真係開竅

關於HR... 或許小弟誤解了你的意思,如果能言善道/寸人高手等於一流HR。抱歉,個人認為這是一個普遍的謬誤。一流的HR在於帶出信息並讓人家接受(其實這也是一流管理者所需的特質)。正如小弟之前《衝突管理之術》一文中,所帶出的信息只是“誠實”和“學習”,尤其學習。(容許小弟三幅被啦...)

只有能“學習”的,就是那個贏家。

仲有,姐姐你講野仲多骨,亦可能因為咁,小弟鬼死鍾意講野有骨既你。

Samsara said...

誤會誤會,我覺得可以在夾縫中可以不得罪人又保持一定堅持,可能係我依世都做吾到既事.

我都覺得有d吾妥,吾知係咪一種缺憾,我耳仔吾靈掛.

骨?如骨在喉,不吐不快lo.不過人大左,吾想咁harsh,我又吾一定就係岩.又聽得明就聽得明,聽吾明咪算lo.

你純真就...嘿.

C.M. said...

姐姐:

明勒。多多得罪。不過,你又有冇留意到大力兄個“About 自己”?

聽多d歌啦!好嫁!吞骨都容易d。

如果小弟不純真,又如何生出一個純真既小女?保持自己的純真,係小弟畢生的願望。

C.M. said...

Sorry,講緊大力兄個隨筆blog。

Samsara said...

真係美女,如果真係清純到好似distilled water既話,十八年後又多一個擔心到癲既男人.

話時話,雖然有d早,你實係一個"口甲"醋外父lo.

聽緊嫁啦,我至鍾意挑戰自己/continuous improvement.

On Dog said...

"Angel's Advocate" 原本係咁, 又學野啦!

岩岩係大陸返黎, 見到張咁靚既相, 都幾好!

C.M. said...

On兄:

查實Angel's Advocate絕非新鮮事,有時甚至老生常談,但只是很少人留意其對自己的傷害有多大。

至於張相,是一位小美人的,有機會介紹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