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1, 2007

新年的 Devil's Advocate

近日雖然連晚捱夜至淩晨時分服侍小女,但“總算”渡過了一個快樂假期。明日開始又要回復營役生涯,所以..... 決定明日請假休息可也。小妹正在這幾晚的夜深時分要氹小女睡覺的時候,C.M. 便借機翻閱小弟藏書。在無意識下,翻到“Devil's Advocate”(請恕新年流流並無忌諱)。

相信很多人都看過電影 Devil's Advocate (香港譯名為“追魂交易”)。顧名思義:魔鬼的支持者(Advocate又可以解作律師)。小弟很喜歡這套電影,因為覺得表達手法非凡,雖然不至於完全出人意表,但表底的意思含蓄且發人心省,小弟極力推薦。但小弟今日不是談論電影,實乃借此趟講述Devil's Advocate的另一個意思 – 強者的鏡子。

Devil's Advocate 一字源自數百年前的羅馬天主教會。在管理學中亦有此一用法,大致如古羅馬天主教會的用法雷同:

  • 故意找一個人,對於某一個即將/正在採用的方法(或結論),予以批判和攻擊,意圖找出這個方法的漏洞,以期於推行前能夠“預知”其弱點和相應的補救辦法等等,借此避免對於某一方法妄下判斷。
在C.M.自己的職場生涯中,亦經常利用此“基本招”。例如小弟在制定好一份年度計劃書後,便把計劃書交給下屬,著他對此盡情“數落”和“否定”。然後再集合他的意見,一起改善當中的漏洞,並為某一容易引來攻擊的觀點加以作出辯護準備。(這份計劃書,雖然最後交由下屬推行和加以fine-tune,但自己對於其成果的豐盛,亦成為人生中一件值得回憶的小事。)

假若你是管理者,雖然在職場中應用Devil's Advocate(以下暫簡稱DA)這個technique會有一些先決條件,例如你自己要夠虛心接受批評,不會發脾氣;或作為DA的崗位的那個人要夠分析力,批判力和夠膽批評等等,但若能夠有效使用,則無論對於管理者自己或下屬,都可帶出互相學習和增進彼此關係的效果。

DA的應用,除了職場中,在日常生活有時亦堪考慮。以下借用各Blog實質例子來加以詳述(請恕小弟衰口多兼諸事,請多多包涵。):

CK兄個Partner
若果有幸能夠安排或令 Partner 佢自己接受採用DA的方式,即先由 Partner 的下屬制定整個計劃,然後向下屬“開宗明義”表明Partner會加以批判(或調轉角色,由Partner制定整套計劃,然後“開宗明義”向Partner表明,會安排下屬擔任DA,事先叫Partner許諾遵守遊戲規則)則對於四方面公司,CK,Partner,下屬都會有相應的益處。(雖然在此情況有些條件必須先解決,但始終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肥醫生的寫作信仰
對於剛才指Devil's Advocate的用法,在《肥醫生的寫作信仰》的伸延閲讀中,正正提示DA的執行者,需要注意的地方:(1) 把問題與人物分開,(2) 著重結果/解決方法(尤其背後的影響),(3) 創造選擇(“路”可以是多元化和多方面的)。

其實肥醫生與小弟兩者的情況和對於某些事情的情感很相似,例如小弟也是不滿HR同行某些做法而提出一些批判,希望HR同仁能夠警醒和改進。小弟不打算從字行裏間勾畫出肥醫生的個性如何,因為這做法並不能反映一個人複雜的人格和品性,於是姑且主觀地認為肥醫生是個耿直的人,對於批評是接受的,希望他不會介意。

而在職場中,Devil's Advocate其實可能是批判你的人,也可能是你自己。望大家新一年好好考慮。

(哎呀,今日唔知自己想講乜,而且又無啦啦想把 Devil's Advocate 扯上《兔子和狼》去講磨合,唉,好累,遲d先..... “我要湊好呢個女”,真係一d 都唔容易)

19 comments:

Gideon said...

咦?係咪我帶左你去睇肥醫生呀?哈哈,博介真係好多勁人呀。你套 DA 我都未睇過添,等我睇完睇下明唔明你講乜啦咁哈哈

ak said...

C.M.兄,

新年第一Post就咁精彩,keep住水準,厲害厲害!

AK覺得,一間office入面,夠料去做DA既人唔多(尤其係香港填鴨教育下既犧牲品,慣於順從而唔會反抗)...

不過,更加難既係在上位者係唔係可以容納到DA...做上司既出依一招,要做到「真係唔介意」,因為只要有小小介意俾下屬睇到...以後都唔會再有DA依回事...

做Plan既野,好多位並唔係非黑即白,充滿左主觀...所以爭駁難免...關鍵係點去擺平各方利益,和氣「收皮」...

我會碰好依隻東!

Tommy said...

每次來都睇到新的知識

好似來左 Yahoo 知識+ 咁

CM 知識+ ....

Anyway, 祝你新年快樂﹐發過豬頭!

Marshmallow said...

多年前, Devil's Advocate也是小女子最喜歡的電影之一. 電影的主題環繞着一個為向上爬而不擇手段的律師, 最終為了給最愛的人一個最好的生活, 而失去了最愛的人, 値得與否, 也真令人深思. . .

原來這電影已經有十年歴史. . . 唉, 又懷緬過去了. . .

Geoffrey Kong 江貴為 said...

C.M.兄果然係management高手!

其實DA講得淺白D,就係胡總(定溫總?)所講嘅「查找不足」,不過AK講得啱,DA要喺香港嘅環境普及、成功,真要由教育入手。

C.M. said...

鐵鎚兄:

唔好介意,比小小影評(哈,人生第一次影評)。套戲Devil's Advocate 其中一個主題係:人係各種慾念下所擁有的自由意志。唔知你同小弟係唔係一樣睇法?

AK兄:

哎呀,AK兄,新年流流唔好咁潤小弟啦。小弟呢排真係累到死,晚晚三點先訓得。所以今個Post其實有頭無尾(要得閑改改),請諒請諒。

>>慣於順從而唔會反抗
似乎好o岩。當時小弟親自揀選一個做DA後,真係比左好多鼓勵佢,先至可以有番咁上下期望既效果。

>>以後都唔會再有DA依回事
又o岩!所以如果要長久維持,一係都係個句“為上者要表裏一致”;二係“將DA功能融入制度之內”;三係最難“將DA文化融入組織之內”。

弊!我會出左呢次沖!

Tommy哥:

查實呢度都不過溫故知新。技巧既野,大家都識既,不過少用咁遮。如果由你地做下DA,咁就Perfect 勒!

祝你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至於豬頭,等小弟“清算”一下小女今年既家財先...)

Marshmallow:

查實個律師都經過好多掙扎,係名成利就之前,人,真係會有所犧牲。祝你有個愉快的新年,身體健康!

Geoffrey:

歡迎來自遠在慕尼克的你!Bavaria係一個充滿樹木既地方,令人神往...

小弟不才,查實小弟幾乎入Lab做,不過最後都無嘗試到,唔知你做Phy/Chem/Bio邊瓣呢?

>>查找不足

Ummm...個人認為「查找不足」屬於工作推行「後」的審核工作,與DA屬於工作推行「前」有別。

依傢政府既各種「民意咨詢」雖然未等同DA,但在功能上類同(意義和效果則不一樣)。唔知政府推行政策前,有否經由DA批判過呢?

咦?遠自德國都如此關係國家大事,祝你身體健康,就算嚴冬都感受到溫暖。

Marshmallow said...

今天對DA有一些感想,不知CM兄你又有何見解?

C.M. said...

見Marshmallow原文

Marshmallow:

今夜趁小女正酣,就借貴泊試為Devil's Advocate作多點補充。

>>你捉我字蚤時我捉你痛腳

觀乎你公司眾人都有一定水平去接受別人指正,此絕對是好事!

而你公司有此文化,小弟估計與你公司所屬的行業有關 - 數字。當你公司對於數字需要採用一套嚴格標準的時候,經歷多年的風吹雨打,為了提供最準確的數據予客人和內部各部門,一個類似internal audit 的機制(之後是文化),便會慢慢產生出來。這個機制鼓勵「指正」,並且對於錯誤亦「放得很開」,加上老行尊的包容,一個「互相指正」便形成。簡單來說,行業的因素促成了此文化的形成。

>>怎料, 手下視此為其恥大辱, 反擊...

小弟個人認為「其恥大辱」只是你手下的情緒反應,請恕多言,對於心靈脆弱的一群,你要多點注意。從你前數個post看來,他可能是剛剛成為你手下的。對於新的手下(除非是新加入公司)雖然對公司熟悉,但對你的風格不熟悉,很容易便會誤會為人生攻擊。

小弟多年前,正在做暑期工的時候,企圖客氣地提醒一個編輯的一個錯字,換來的只是反問「你究竟識唔識尊重人架」。小弟已經忘記當時有什麼反應,但認識到,原來一個對自己一向有信心的工作上,遭到質疑,其反應會是如此強烈,但要緊記:也是如此「正常」。

所以,小弟光從你所寫的地方來判斷的話,只是覺得你手下的反應可能過激,但也不是沒有原因(但不代表合理)。而且,你手下說的似乎沒錯,是你說漏了。

怪,只能怪你看錯他 - 其實他不是你所說如斯「話頭醒尾」的。

>>DA雖有推波作瀾的作用, 也要看員工對此手法有多接受

Ummm...你說得對,但小弟就作如下補充吧。

(1)猶記得小弟亦曾提過DA作推行「前」的一種技巧嗎?

今次要開OT,其實正正因為沒有運用Devil's Advocate 的技巧。雖然今次只是一個簡單的指令,但日常一個多此一問很多時可以避免走冤枉路。小弟之前之所以說是「 基本招」,因為很多管理者都會多一問:「有否其他問題?」,雖然以層次來說未有進行嚴格批判,但也可看成DA的簡化版。

如果下次有機會把重要的項目交付下屬推行,你就先要在制定好後,「先」交DA仔細批判。以此事件來說,(1) 是沒有assign一位DA,(2)「事後」才批判/查找不足。

(2)...所以記得小弟曾在撰寫小貼時特別標明「開宗明義」四個字嗎?

「開宗明義」,對於未嘗融入DA機制或文化的員工,「開宗明義」乃非常重要的一步,不可遺漏。

倘若你自己親自計劃,然後交下屬做DA,你必須要「開宗明義」地把DA的責任交給他,告訴他的工作有非常大的意義,否則,他縱然不敷衍了事,就是不敢直言。(你公司的「互批」文化意義非常重大,否則會得失很多客戶)

而若你叫下屬親自計劃,然後自己做DA,你就必須要「開宗明義」地告訴他,你將會嚴厲和巨細無遺的審視他的計劃,並會為各可能漏洞提出質詢,目的只為雙方學習和避免走冤枉路,對事不對人。唯有這樣,DA方有促進雙方關係的作用。

有機會,你嘗試留意一下貴公司的機制,看看是否有「開宗明義」地鼓勵互相指正?這些機制,就是“Plan, Do, Check, Act”中,特別強調當中“Check”的程序衍生而成的。

但要留意,因為是你公司的行業關係,所以Check多沒大問題,但對於其他行業,太多無謂的Check,就會添亂,添成本。注意注意。

Thanks for sharing!

(關於更多Plan, Do, Check, Act,可自行網上搜尋關鍵詞:PDCA)

C.M. said...

(題外話)
鐵鎚兄:

雖然小弟重係蠢蠢地要跟住之前你個instruction 先識入hyperlink,但真係要多謝你多一次!

C.M. said...

(Patch)

有關Devil's Advocate 既Wiki link 已經修正。

Karen (Sze) said...

繼"兔子和狼"後, 又一巨獻!

我暫時欠您一個關於"兔子和狼"續篇的回覆, 相信好快會有消息......

講番Devil's Advocate(DA):不是個個manager放膽運用DA(原因都係同您所講的一樣, 其實是DA某程度上是另一種的empowerment/delegation, 不過最後所做出的成果, 大都歸於阿頭所有, 當然亦有例外的例子; 所以員工和主管肯放下利益衝突的話, 員工和主管都會達到win-win效果), 或者話若然那位人兄是leader, 這個technique會是先決條件之一: CM所講的自身例子, 正正就是leader做的事(manager頂多係叫下屬做manager所決定了的事, 下屬不會被徵詢意見), CM的例子, 已經比起一般manager所做的高層次得多; 不過, 這一招要運用得宜, 還要看工作本身, 客觀環境, 員工的能力以及主管的態度等因素。

此外, 除了HR, 其實放諸於management level和一些決策部門亦皆準。

CK said...

cm兄:多謝指教!

話時話,以你經驗,你今次講呢招,成功率高唔高?

我最驚大家越做越過火,燒親自己呀…

On Dog said...

CM兄, 小9 send 左個mail 去你hotmail既account, attached Mr. Hung's article about 360.

希望你睇到!

On Dog said...

本來都手癢架啦, 見Devil's Advocate CM兄寫得咁high, 小9都......

C.M. said...

Karen:

多謝你的補充和分享!(小弟的自身例子查實不算高層次,但肯定係「穩陣」,小弟好怕死嫁...)

CK兄:

不敢當。又猶注意到小弟評語中一句「真係比左好多鼓勵佢」。

當你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的時候,係最初,佢一定會覺得誠惶誠恐,或者係受寵若驚(總之係驚啦 - 亦即AK兄所講:慣於順從)。因此如要收到理想的效果,一定要持續鼓勵佢去質詢你的觀點。

至於點樣持續法同鼓勵法,以CK兄既性格,實在完全毋須小弟再提示啦(真話),所以,放膽去馬!

不過小弟有兩個地方需要補充:

1. 若果你準備自己應用,小弟將完全放心。但若希望你的Partner去應用,則依照你Partner既風格/性格,可能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調整。

2. 留意政治影響。因為過往小弟與各下屬已經建立相當良好的互信關係,所以當然小弟於其他同部門下屬面前,叫DA去批判的時候,其他下屬反應仍然正常。所以,最初選擇到一個DA的時候,或許認為要考慮會否引起其它同事無謂的猜測(例如人家會認為你的下屬尊卑不分等)。雖然相信這些猜測屬於短暫性,但假如你公司本身正經歷動蕩,就要特別留意。不過一般來說,你亦可以單獨與DA工作,毋須下下公開你倆的工作方式。又,若果那是Kelly,則可能將會是你的適當人選。(注意:Succession planning may start with assigning a Devil's Advocate)

另外,之所以小弟最後把計劃全權交給下屬推行和fine-tune(並「一起改善當中的漏洞」),自己只在Planning階段參與和DA進行商討,目的,就是讓下屬擁有(OWN)呢個過程,擁有以後的成果。小弟只在執行期間進行必要的提點,這樣,也就成為下屬自己的成就。(其次目的,就是因為小弟搞唔掂嘛...)

請恕小弟主觀地認為,下屬的成就=上司的成就。所以小弟自攬下屬今次的成果,嘉許自己為人生中一件值得回憶的小事。

CK兄,唔洗驚渦...(但唔明點解會燒親自己,可否比d提示?)

On兄!

你真係好有心,不勝感激!小弟收到。唉,有時發覺小弟真係同呢個世界脫左節。聽日真係要去買番本孔少林先(並再揀本小兒一歲知多d)。多謝!祝你步步高升!

上家叫清一式筒子,下家又叫十三么,小弟想打一筒,喂,On兄,可否做一次Devil's Advocate?

ak said...

C.M.兄,

>>> Succession planning may start with assigning a Devil's Advocate

依句野,即時另AK諗起康熙數度廢立太子既故事...始終辦公室,係一個高度政治化既地方,DA依招「上級招數」,出錯左好易Back Fire...關鍵自然係人選問題,而這亦是最難解決的...

btw...上家筒子「九章落地」,你打筒子要「包」架...都係一個reminder jer,好自為知...不過,咁搏...你鋪牌好大架?

C.M. said...

AK兄:

Good. 你了解到問題的核心了。

當公司文化還未能容納批評的時候,DA會引起政治衝擊的。所以,係中國人文化底下,最初都係不公開為妙。一步步先 escalate 上去啦。

鋪牌?梗係大啦,博到就好過年,博唔到,咪當請餐飯儸。

On Dog said...

CM兄, High risk, high return!

博唔博? 由你決定!

博到就好過年,博唔到,
小9請你飲高梁!!!

C.M. said...

On兄:

多謝!(又黎?...咁小弟一定要博到勒...)

今日到了貴泊睇左你DA既影評,I like it!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