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07

痛政

舊患復發近整月,令人咽寢難安,無心戀戰。(喂,唔係心病,係身病!)

痛,想起往事,想起前路。

想起沙士,沙士沙士沙士,令香港成為一個不説話的城市。

當年,好靜。無論在地鐵,在街上,人都很靜。那種靜,就像某年從電視上看到的那一刻,也一樣的靜。沉默受驚的靜。

想起民主,民主民主民主,令 CM 執筆記下靜思之言。

不過,仍抱懷疑。究竟民主,何以令人這麼值得追求,是否如AK兄所說,是現有最優勝的選擇?

想起HR,HR HR HR,有時也會疑惑自己之選擇。

實在,沒有選擇。男人老狗做 HR,雖不至於沒可能,但前路崎嶇。選擇,還是有的。但,想開飯嘛?

人工 based on Responsibility?

最近扯線哥哥談及有 HR 話:人工係 base on responsibility,而唔係 productivity。

查實呢句好正常,亦無不妥:

扯線哥哥,倘若你有日,想申請某一個經理的職位,事先知道原來要打理一班員工,又要見客,還要親自肩負電腦編程的任務,那當初面試的時候,這些“Responsibility” 就是決定你人工的時候,而且,公司還未有看到你的“Productivity”。你的 Productivity,只是在決定你下輪加幅,或是需要基於 Productivity 來決定你 Responsibility 是否有轉變的時候,才會有所影響。而且,作為老闆或 HR,除非公司有一套很“客觀”的記錄系統或準則,否則相信他們只能 base on 你上司的意見來決定你的 Productivity 和貢獻。

不過,肯定你也清楚知道那個 HR 只是沒辦法地,拿出一個似是而非的藉口,替公司保駕護航罷了。

至於為何會有“一律加薪多少多少”的情況出現?假若你是老闆,你又會在什麼情況下,作出此判決呢?你在加拿大時的經歷,還不夠給你答案嗎?

所以,今個星期,一定要反對最低工資!!李卓人等議員,我要反對你!

(最近又病又欠休息,想發瘋多時。請體諒。)

28 comments:

xiao zhu said...

通常每個職位的薪酬訂定都一定會有一個範圍的,而範圍的擬定當然就是按該職位的職責功能等,就是所謂文中所提及的responsibility。除了因應聘請回來的人選的不同資歷經驗而可以配合給予一個合理的薪金,第二個目的就是當需要考慮調整薪酬(例如年度性的)的時候有一個空間去獎賞員工的工作表現productivity。如果員工的工作能力和表現是好的,的確是需要論功行賞的。如果他的能力及表現已經超出現時職位的範圍,除了上調薪酬,就要另外考慮是否可以安排升職。當然這種情形並非每次都能如願以償,會有客觀條件需要配合,最簡單的就是有沒有即時的空缺。但無論如何,作為老闆,應該盡量給予、甚至製造更多的發展空間給員工,這就會雙贏。

Samsara said...

我睇緊Bank to the Poor呀,你估我點諗?

唉,好眼訓,其他聽日先講.

xiao zhu said...

諗諗吓都係忍唔住要問。睇你個blog,點解你成日都講到男人做HR好差咁啫? 點解你講到女人適合啲,但係又好似有啲貶意。甚至你講過你enjoy 做,但係我又隱約覺得你好似唔係完全buy。當然enjoy 唔等於一定係buy哂嘅,我只係有啲好奇怪嘅感覺啫。

唔好意思,如果我講錯嘢,希望唔好介意。

CK said...

小心身體呀朋友。

咩都係假,民主又好做咩工都好,一切都唔及身體好緊要。哈哈,睇怕你要加入我同大鐵鎚既行列啦。抖多d呀。

C.M. said...

小珠:

Um... 查實你似乎都係做 HR播,哎呀,好law 好law。

係咩?有講到男人做HR好差咩?等小弟Check check 先。你都知道,男士既思考模式同女士個模式好唔同,而係HR呢行,似乎係“男”HR有被“邊緣化”之勢。小弟都係男人,應該唔會歧視男人卦。

你講到“唔係好buy” -- 一半對,一半不對。對者,因為只係唔 buy 部分現有HR Practitioner 對於 HR 既應用同埋詮釋;而不對者,皆因大部分 HR concept 之善也。你呢種奇怪感覺,並無誤會,因為,我自己都有。

C.M. said...

香水姐姐:

你問到你點睇 Banker to the Poor,哈哈,正中小弟下懷,之前真係想估下你點睇法。

我大膽d估... 你想學Yunus,思考下點樣幫助香港或國內既窮人,甚至開間 Chinese Grameen Bank (or equiv.)。呵呵,唔好俾小弟估中呀。哎呀,到時一定要預埋我份啊。

查實你又點諗呢?

C.M. said...

CK兄:

無左健康確係好可憐,依家真係有d捱壞。而查實...唔好意思,係你地兩個加入左我既行列遮。 :(

呀,題外話,CK兄,今日坐船,見到剛剛坐係前面有一男一女拎住份AM730坐低,開船之後,佢地就打開份報紙黎睇,一路揭一路揭,中間乜都唔睇,淨係去你個專欄道睇,仲兩個依偎住睇。哈哈,小弟當時想即時搭訕,話:喂,你不如上去佢個Blog,仲多野睇呀!

xiao zhu said...

我唔係做HR,亦都從未做過HR。不過,我諗就算我冇做過,一兩句我都仲可以喺度搭吓訕嘅,都係想拋吓磚啫。

唔好意思,我啲表達唔好,我講嘅"好差"唔係指做得唔好,成句嘅意思係你令我覺得你認為男人做HR好似冇乜或者唔會有好發展,所以啲男人都唔應該選擇呢類工作。可能就係你所講嘅"有被邊緣化之勢"吧。

ClubEddy said...

CLubEddy也很反對李卓人的「最低工資」議案!! post在此
--
Best Regards,
ClubEddy (http://www.clubeddy.com)

Gideon said...

我都唔覺我當時個 HR 講既野有咩問題,所以我敘述對話當時並無貶意。只係立場唔同,但當中好似冇咩解決方法。

同意燒豬所言,productivity 係用黎厘定 responsibly 既其中一環。但係升左職之後,工作又唔同左,咁之前明明好有 productivity 既工作就會變得可能冇咁 productive 。

又,响一個咁既機制下,若果公司唔係 expand 緊,咁即係員工幾有 productivity 都唔會有職升。咁對員工黎講,野做幾快都唔會加一仙人工,但又冇空缺冇職升。就等如幾有 productivity 都冇人工加。咁員工又何來有 motivation ?

ak said...

C.M.兄,

民主是否現存最佳選擇??視乎你從咩角度啦...如果單純從效率做考慮,咁就的確及唔上權力高度集中既極權主義...同時,社會出現迅速變革,改善既機會亦都較低...

但係如果以出現嚴重錯誤既機會,權力交接模式既穩定,以及政策既長遠延續性而言,民主就稍勝一籌...

故此,歸納以上既考量,民主並唔係每一個社會最適合既一個政治體制,但係一個健全而富足既社會,民主係其中一個適切既選擇...

升職,加薪,每一個係職場打滾既人都係咁追求呢d野...不過,老闆既角度,的確係純計較公司既需要...如果真係唔需要既話,的確係就算你再productive,佢都可以唔升,唔加人工俾你(尤其係,如果你係個market入面無bargaining power,老闆睇死你飛唔出佢掌心既話...),所以,係公司入面Productive係唔夠,更加緊要既可能係置身於成個market入面既競爭力...

samsara said...

Banker to the Poor我睇左一半,而我亦都過左浪漫得不可救藥既年齡.但係Yunus既心路歷程令我想起以前睇過既一篇文章.

南韓既工人運動有幾強大家都好清楚,但,佢地點樣做到嫁呢?

有一個大學生去一間大工廠做女工,一步步做awareness,組織,敎育既工作,幫佢地form左一個工會出來.

佢在依間工廠做一個女工足足八年,而且佢吾係一個高高在上既大學生甚或領袖,佢係女工既一份子,佢明白佢地既感受.真係好似一個間諜咁,一步步培養出工人自己既領袖同組織.

香港既工會政客真係汗顏.

南區肥龍 said...

根本上同意cm兄講有關人工既睇法.

而且睇黎睇去, 都係講供求, 講有無需要.

反而係員工有無果個位一啲所謂 key attributes. 如果有, 往往喺呢個供求關係証佔優.

簡單講, 逐個attribute睇都不為過, 只係要明白呢啲attributes隨時變, 供求關係亦在變, 無得拗頸.

南區肥龍 said...

另外, cm兄保重身體要緊呀!

怒火眼睛 said...

保重身體丫.
btw,
有立過下bank for the poor. 但卑鄙既我諗, 其實係bank for the poor & innocence. 本地同國內, 恐怕即使可行, 還款比率亦會大大不如.

C.M. said...

小珠:

哎喲,你舊磚掟到我個頭!小的認為選擇咩工都無所謂,但係,若果係為錢途做HR,咁就要諗清楚勒。

Clubby Eddy:

歡迎!多謝你條拎,小弟之前係政府咨詢既時候,已經投左反對意見。生果報一直都講有關反對最低工資既意見,但真係想了解下支持人士既論點。哈哈,等遲d小弟反對多次先。

鐵鎚兄:

明白明白,查實都知道你絕無貶意既,之不過見你拋磚引玉,我咪又試下拋磚引玉law。 :)

之前個間公司,今次你教精佢地啦。

xiao zhu said...

罪過罪過!我冇心架!你有冇事呀?下次我會睇住黎掟架嘞,你唔好嬲我啦。:(

C.M. said...

AK兄:

當小弟深思你地幾位講及民主之後,查實都幾認同。再看了大力兄講及寶島行,令小弟想到現在不是選不選擇“民主”的問題(以香港政制而論),而是如何通過政制使現有社會進步的問題...。

而尚有比較大存疑既,反而係“民主”政制,效率係咪真係比較低呢?在極權體制下,某些決策可能真的會比較快,但,其決策質量之高低差異可能很大,尤其低質量的決策,可以更正的機會亦會很低。民主決策,因為要共同承擔後果,“或許”還可作出更正。(而且因為民主的平庸決策,需要更正的機會實在很多)。

唯一比較認同效率低的情況,相信只有在危難之時,因為民主,沒有英雄,縱使危難,會造就英雄。

鐵鎚兄:

拿,見到嘛:Bargaining Power。

C.M. said...

香水姐姐:

你提起Yunus既心路歷程,啊,多謝。小弟完全忘記了。

Yunus 初初四出搵 Banker 幫手的時候,Banker 回覆窮人係“無信用”既時候,佢自己o個種彷徨同詫異,真係令人很難過。

哎呀,香水姐姐,你講到工會...呢個小弟比較傾向張五常既觀點,因為某程度上,人有推卸責任的天性,會把自己欠缺優點,塑造自己成為弱勢個體,而要求保護或提供協助。你下面的妹妹仔有沒有這個問題?

世上真的有弱勢社群,他們是那些無力照顧自己,而非欠缺動力,拒絕學習的人。

從遙遠的香港看南韓的工人運動,小弟只能膚淺的看到,南韓大企業的跌倒,然後工人失業。所以小弟亦覺得,民主,不能共患難。

C.M. said...

肥龍兄:

謝謝關心。健康呢個題目,小弟係呢兩年因為健康問題,一直“被逼”成為小弟既Priority concern。死啦,點算呀... 係咪立定遺囑好d呢?

你畫d公仔好靚,小弟都試過畫,但一直只能停留係“火柴公仔”既階段,唔能夠好似你咁“無師自通”。

鐵鎚兄:

又有:Key attributes,供求。(哎呀!好啦,唔再搵你過橋勒)

怒眼媽媽:

哈哈,你講o個句,實在深有同感。但,偏遠地區會唔會好d呢?同埋 Yunus 覺得女人比較有credit... err,唔通男人,真係信唔過?

南區肥龍 said...

cm兄,

過獎啦! 我啲公仔靚就唔敢講, ok啦. 過講真我認我好俾心機去畫, 因為係我既興趣 (雖然已經好耐冇攞起支筆). 我嗰張應該係四年前畫架啦.

都係果句, 畫公仔同寫野一樣, 最緊要有「心」, 火柴公仔都可以表達你既訊息及感受.

講開「健康」,肥龍都尚算可以, 只係夜瞓啲. 不過已經比年輕時留意咗. 老土啲講, 健康為本, 就算前面有更多重要及有意義既事想去做, 身體都要頂得往, 係咪? 何況cm兄你仲有小妹同小女呀!

身體健康呀!

Gideon said...

真係唔好意思,我知我有時諗野實在係礸牛角尖。我之前個 post 都講過人工只係供求既平衡,唉,但係員工同老闆唯一能夠 bargain 既 power ,就係唔撈囉。我又唔想好似啲人跳黎跳去喎,或者年紀大左,真係想定返啲喇。但係,唉,好多老闆,唔知點解,係要趕人走先安樂咁架。

我又發覺一個問題,公司任何人上上下下邊個 d9 我都冇所謂,挑,我左耳入右耳出你吹 Q 得我脹?我一向做事都係問心盡左力(本份)就得。但係呢,當老闆都 d9 我個時,唉,我就覺得點解連老闆都覺得我係廢柴架,當時又係你欣賞我請我返黎架嘛。但後來如果變成咁呢,即係如果老闆都見我前面憎我後面呢,咁我既前途都可以話係7黑一片囉。咁我就會榭 L 晒,無晒心機做野,打定信囉.....

C.M. 話時話,為錢呢,好似 HR, manufacture, 工程師, IT 都唔係好掂。咁你做 HR 知唔知邊啲位係通常都長期難請人,而人工又高架?(又諗起啲老闆,經常話請唔倒人,又原來佢用緊沙士價囉。)

C.M. said...

Club Eddy:

(可否叫你Clubby呢?Sorry,改人名係小弟工作需要)

近日到你Blog研究,哈,好極!小弟今個星期要出Post附和你!

小珠:

掟中左個頭,就可以另創新詞啦:Hit the brick on the head!(AKA The brick hits my head...)

肥龍兄:

多謝!所以小弟一定要死撐下去!

鐵鎚兄:

哈,今次輪到你比小弟利用左勒!查實小弟籌備出新post叫《決戰二三線》,到時你就明白小弟點樣過你橋,抽你板勒。

不過今日都想補充一下你講d野:
1. 我都好同意你講真係好奇怪d老闆係都要趕人走至安樂,你有冇睇到CK個篇AM730呀?(其實有部分老闆最初係因為覺得你唔得,但當你“捱”過左之後,佢就會好信任你。所以,有時堅持係有回報既)

2. Bargaining Power 很多時不在乎你的Key Attributes,你既供求。呢個只係一個Urban Legend。反而係其他野(到時《決戰二三線》會講多d,不過都只不過係大路野,唔好寄予厚望。)

3. 比老闆d9...err,查實小弟反應同你完全一樣。

4. 至於你講到錢,小弟為之語塞。沙士價個班老闆,算啦,抵佢地請唔到人。雖然或者連累你辛苦d,無人工加,但係,未能認清市場“現實”既老闆,盤生意上其他“現實”又能唔能夠睇清楚呢?

怒眼媽媽、香水姐姐:

今早諗到,Yunus 最困惑的一刻,應該係佢自己“親自”拎錢出黎做Banker 個一刻(o下?應該無記錯卦...),雖然錢唔多,但前路茫茫,而且,根本無人試過。(原來,實踐真係硬道理)

samsara said...

睇Banker to the Poor有好多感想,遲d出post再詳談.

samsara said...

CM哥哥:

你剛剛先病好,小心身體啊.

Gideon said...

好呀,好期代你個《決戰二三線》。不過又好奇怪,點解係我先會中你啲橋既呢?

係呀小心身體呀 C.M. 兄,抖多啲呀,啲 post 慢慢出都唔緊要架。唔係你就會好似我同 CK 咁唔得架喇........

C.M. said...

香水姐姐:

謹聽忠告。多謝。

鐵鎚兄:

知豺狼者,莫若鐵鎚也。可惜小弟個性好急,但打字速度實在慢(太慢!),見到各位之post,原本都想到處留字,但都因身體情況有所限制... 深感愧疚...

ClubEddy said...

原來是「突登」...咁當然歡迎改名!!
--
Best Regards,
Club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