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7, 2007

自思民主 (1?)

承先啓後

近月承大力兄啟發,開始關心身邊社會事,先在此衷心感謝他。尤其當最近和小妹一起重溫六四國殤的時候,才喚醒自己沉睡了的思想懶蛇。

CM 經常需要往返國內,對國內人交往久了,亦建立了相當深厚的感情。對於家國社稷,雖然概念薄弱,但對於“人”,總是以認真和尊重的態度對待。

撰本系列的時候,其實仍然是基於一直以來對於工作上的愛好來寫,所以或許有些地方會與職場現實相似,並不陌生,但實際上,民主,於CM而言,根本不是關乎政治,乃關乎人性。

自思想法

我向來對於“民主選舉”有相當戒心,因為自少接受一套觀念,即所謂“大眾的意見是平庸的”。(我早已忘記這句的出處,但一直深刻腦海。)

然後因為這個戒心,所以可以再往後一點推測:平庸的,不會投票,因為他們懶理世事。只有精英的,才會投票,因為對於他們的既得利益才更受影響。好了,結論是,那最終的候選人,還不是由精英選出?

這種精英制,十分切合我一直以來對於“進步”的核心要求。但那是否通過學習?是的。因為經過 Practice makes perfect 的階段,特別是由精英選出來的,應該會越來越好。然後結論是,啊,好極,原來,民主果然是好東西。

包容平庸

可是,姑勿論大眾的意見是否平庸,也廢除平庸的大眾不會投票這種假設,如果真的要斷定結果是好還是壞,難道一直受人非議的台灣總統選舉為壞?美國的就為好?那法國的?德國的呢?

或許,民主有的好處,除了是體現自由意志外,應該就是包容性。

包括包容“平庸”者的意見,結果的好壞,由全體去承受去承擔。

那麼,沒有包容的民主,是假的民主。

民主與包容相類

要進步,便要學習。民主要學習什麼,就是要學習包容。

當投反對票的,反對不成,讓對方當權,要包容。
在當權的失敗了,錯誤了,反對派們,仍要包容。

或許,包容的意思只為共同承擔後果,共同解決問題。雖然現實中談何容易,尤其因為當包容被解釋為縱容的時候。

老闆大多認為在職場中多沒有民主,因為老細不會容許(也不會包容)平庸的存在。

但實際上,職場中平庸的人,總是有效率的,是專注的,是務實的,各自都正獨當一面!(師奶講價無人夠佢叻!)

平庸民主,不講究選出精英領導,惟講究包容平庸的大眾。


這裡也同時回應很久以前,對鐵鎚兄的“語帶相關”,但絕無貶義。

25 comments:

Justin said...

我很同意你所說,民主就要叫所有人共人承擔後果,因為,起碼,在民主社會裏,重大的決定,都是由所有人一起決定的。

我也同意很容易樣精英階級的人控制,就如在台灣,有人會操制輿論,就容易影嚮大多數平庸的民眾的情緒。但,無論如何,也比較在君權統治下,幾個人就可以為整個國家下決定好。

On Dog said...

CM兄: ........


.........因為答唔到爹!

samsara said...

CM哥哥:

真係估吾到你會開始講政治.

我自己呢,就覺得民主係建基於人人生而平等,天賦既人權,就係每個人都有佢既權利來影響同佢地息息相關相關既政治.

所以,的士司機同大律師一樣,大家都只有一票.

咁會吾會大律師依類社會精英既影響力大過的士司機呢?咁,就好明顯係啦.

另外,我地始終都要選一d人來專職從政嫁,咁,選出來既,好自然既一d精英來嫁.

所以,有人覺得群眾係好容易被人利用同manipulate既.但係一來民意極難掌握,二來民主既機制令到群眾可以每隔幾年就evaluate政容一次,咁比較容易令依d人民選出來既精英,會多d為人民(而吾係佢自己)服務囉.

至於做乜台灣d民主政制可以搞成咁?我都真係au曬頭,大力哥哥話佢遲d會講台灣社會,咁我地到時就一齊學野啦.

Samsara said...

丫,好彩你轉下話題炸,如果吾係都吾識say hello呀.

你今日在大陸返來?返得咁密既?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I am happy that by blogging, you've opened your mind...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That's whats missing in China...and sadly, Hong Kong media, albeit they do it voluntarily.

C.M. said...

Justin:

大力兄寫及台灣,也很多人都聽說過/知道台灣人讀書風氣之盛,但何解這麼多讀書人,其如斯選舉/議事氣氛,總令人摸不著頭腦?

(當你提到君權,便讓小弟想起羅馬帝國皇帝Justin。)

On兄:

多謝一遊。想問,你老闆...民主嘛?

香水姐姐:

(o下?應該唔係講政治卦...都話只係關乎人性洛。)

你話每隔幾年就evaluate政容一次...就可以進步。咁,你又會唔會認為會有d情況,唔適合即時推行全面最高領導人直選?(除卻香港之外)

>>丫,好彩你轉下話題炸...

(哈哈!搞錯!咁樣say hello法!)

點解番咁密?你話呢?

Kafka:

Thanks very much! I'm very happy you told me that. I was quite surprised by what blogging had given me.

The rights to say, to remind, to alert and to gain attention are divine. We are born to be human, parents, friends and children.

To me, sometimes HK media are just too inhumane, non-caring, hypocritical and too childish.

Kafka, doesn't seem on the seamy side.

Marshmallow said...

CM兄:少少意見,希望能和你分享一下

C.M. said...

香水姐姐:

抱歉,翻看留言,覺得小粉絲語氣有點過火,請諒。(但查實作為小氣癡情粉絲,反應都應該幾合理。)

棉花妹:

馬上去!

Samsara said...

CM哥哥:

我以前一直覺得民主係仙丹,有民主就自然會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和諧穏定,人權自由都有保障.

我一直都係民主既死硬支持者.卡夫卡quote既: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我係一直尊從.

比如我真係好鬼憎鄭大班既電台節目,覺得佢冇point亂閙人又嘈,但係如果有人要佢封咪,我就真係一定支持大班.

但係依家呢,我覺得吾只民主咁簡單喎,始終,民以食為天,經濟搞吾好,真係無人可以靠理想吃飯.

又,人命真係有價既,好明顯一個美國人既命,係貴過一個伊拉克人好多.

真係好悲哀既現實.

咁我對民主既堅持無變,但係亦覺得仲要有好多佩套先得.

而精英真係好難免,吾同你要選一個笨蛋來代表自己?

同埋,CM哥哥,吾駛咁客氣喎.其實你係blog度咁真性情,我好欣賞,同真係都開始有d了解你添.

驚吾驚?blog所透露既,絶對比你想要透露既多...

Samsara said...

丫,仲有呀,如果有一日無人回應我既話,我就一定吾會寫落去啦.

我寫blog,都係要同人交流嘛.如果只係寫比自己睇,咁我寫日記就得啦.

所以我都幾理解要人回應既心情嫁,我而家咪迫緊我d知道我寫blog既朋友comment囉.我叫佢地吾識打中文,英文都照殺.

哈哈,識着我,都幾慘.

Justin said...

台灣,我都覺得果個係一個好神奇既地方。

那裏有華文世界裏頗高文化修養的人,但,書店裏滿是人,連書店辦的讀書會也會滿座。

但,偏偏有最糊混的政治。

很怪。

C.M. said...

又到五點,可以收工!(故意曬命,有風就駛盡d)

香水姐姐:

若果齋講民主呢傢野,你覺得有時會唔會拉埋“自由”一齊講呢?

曾經玩過一個電腦遊戲叫 Civilization IV,玩家選擇不同既社會模式,就可以有唔同既優點同缺點。但當中,呢個遊戲對於呢d模式既類別,又會將自由(例如言論自由)同民主(例如Universal Suffrage)分開,即是說,該遊戲認為,呢d 特質(自由、民主),並無必然關係。而且,所謂配套,同意,非常同意。

但講真,言論自由真係好寶貴,多年前第一次上去公幹的時候,真係唔敢講野。

>>而精英真係好難免,吾同你要選一個笨蛋來代表自己?

哈哈,那何以笨蛋還多的是?是選的笨,被選的笨,還是設計選制的笨?

>>驚吾驚?

梗係唔驚啦。因為你都早知道我係邊個洛。

聽完你講之後,我都馬上send條link比個朋友,睇下佢準備點反應先...


Justin:

小弟認為,台灣查實真係一個民主寶地,不過最緊要睇下你點樣睇民主呢回事。

ak said...

C.M.兄,

六點都黎緊頭啦...未有耐收得工,回住咁多先...

民主並唔係靈丹妙藥,佢係要求每一個人都為左一個集體決定而負責既制度,所以入面對於「公民」既質素,有一定既要求...

銀英傳入面就曾經點出,魯道夫大帝未成為銀河帝國皇帝之前,都係通過選舉而成為終生執政官...楊泰隆教導楊威利,指出出現咁既結果既原因,係因為「人民好逸惡勞,喜歡坐在一旁不負責受地批評執政者,而不願承擔為自己作決定的責任以及隨之而來的後果...」

要民主制度有效地運作,就需要懂得批判思考的人民,以及可以獨立揭露政治不公義既記者...透過傳媒既報導,公民於選舉投票中作出確當既決定...傳媒需要監察,公民亦需要關心政治...

就例如立法局議員封殺地鐵廣告...其實...同廣管局唔俾船頭呎講「仆街」兩個字...兩件事件係代表d咩...公民應該對依d事件察亮眼睛,多多了解...

AK當然唔會話香港人未夠料去實行民主...因為「民主不是身外事,具體實踐生活中」,只有在民主的環境之下,人民先會學習到「公民」的責任...

就例如,台灣人民經過第二次政黨輪替之後,就可以學懂,手中的選票可以點改變個政局,以及應該點樣去避免政客操弄族群議題而推至社會出現割裂的局面...

當然,銀英傳對於民主政治走向劣質既發展有更加深入既剖析,建議有時間可以一讀...AK擁有的一套是黑色封面二十本的版本...不外借...

仲未回哂...不過抖完氣,繼續吊頸....

On Dog said...

答唔到爹…因為小9對民主實際上冇期望, 冇感覺…

以有涯既生命, 在短短而又小小的時空中追逐人性缺點的健體術, 倒不如去傳教會比較有效點…

人一生係不公平的。(每一條靈魂郤是公平的) 故以民主為口號, 結果會是無謂的忙碌。

C.M. said...

AK兄:

點丫?收工未呀?早d訓,唔好做咁夜喇。(提起吊頸,令小弟想起少時玩的Hangman遊戲)

>>「人民好逸惡勞,喜歡坐在一旁不負責受地批評執政者,而不願承擔為自己作決定的責任以及隨之而來的後果...」

AK兄,你這一句,謝謝。

通過民主選舉選出的終生執政官,無論包括有否附加上任何權術或黑暗政治,歷史上可見拿破侖、希特勒;只不過他們掌權前沒有受到大多數人的批評。(呢d例子很多時為民主質疑者所提出)

>>就需要懂得批判思考的人民

查實想問,那民主是否不應該是平庸的?

>>...公民亦需要...

倘若沒有了這些“前提”,那一個民主政制的得益者,又將會是誰?

>>「民主不是身外事,具體實踐生活中」

呢句中啦!香水姐姐,連AK 都話小弟講人性架啦。

>>台灣人民經過第二次政黨輪替之後...避免政客操弄族群議題...

值得深思。不知大力兄會否講及台灣政壇呢?

>>銀英傳...

AK兄,借問寫銀英傳的人兄有何政治取向?為何他有如此獨到的眼光?

當你早前推介銀英傳的時候,小弟亦曾上過該網頁試圖管中窺豹,之不過,個所謂大綱都足足可以連睇兩日!真係唔好講笑,要慢慢黎先得。(龍珠個Intro就短好多)

C.M. said...

On兄:

哦,對民主沒有什麼期望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小弟對於六四,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民主,只是所謂革命、鮮血和眼淚。

查實On兄,小弟對於民主的理解只是初哥。接著下來的自思,還請希望多多賜教。

(哈哈,奶油啊奶油...)

On Dog said...

言重...言重!

對民主沒有什麼期望, 但很期望你的作品!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ak:
嘩嘩,我套銀英都係黑色封面第一代版!!!最愛的場面,是救國軍事會議的那一段,尤其是現實是寫在六四之前,所描述的卻如出一撒,寫得很深刻.

cm:
睇dvd無睇小說咁正,因為少左好多旁白同解畫,呢d先係精髓.

同埋,田中的另一作品「創龍傳」講公務員同政客都好正.

田中既思想,我相信係傾向楊威利果一邊多d,好可能係佢本人既寫照.

你講既網頁,係咪呢個?

http://tanaka-fans.com/logh/index.htm

其實,只要睇下楊威利語錄,你就知有幾正.

ak said...

C.M.兄,

繼續吊頸中,依次分分鐘要吊成五個禮拜,差不多每個星期開一次P(係Project個P)...唔死真係奇蹟...不過,都要抖抖氣...

拿破侖,希特勒等人物透過民主制度上台奪取權力,甚至依家經常假「上帝」之名發動多次戰事既布殊...依d都成為左不少人攻擊民主制度既借口...

上一次講左,民主唔係靈丹妙藥,其實更加要講既係,民主並唔係一套完美既政治制度,正如考試唔係評核考生能力既完美制度一樣...兄不過係,在有限既選擇之中,相對比較優秀既一個制度...

針對中國既情況而言,民主制度可以有效解決權力移交既問題。中國每一次既皇帝駕崩,又或者係領導人下台,都會引發新一輪既權力鬥爭,係咁既情況之下,政策難免缺乏應有既延續性...

民主政制提供左一個合理既權力移交程序,將官廷政治式既權力鬥爭轉變為於大眾選民眼前既公開辯論...制度既透明度及可執行性均相對較高,同時,對於政策既延續性亦有幫助,就會美國無論是保守黨又或是民主黨上台,兩岸政策都不會出現重大變化,因為這是經個人民集體討論既一個共識...

對於公民而言,民主係一個學習同成長既環境與過程,相信沒有人會一開始就對公民責任有透徹既理解,唯有在民主的環境之下,先可能培養出具公民責任及修養既公民...所以,可能民主社會係一個平庸既社會開始,但係就有一個共同進步,發展既空間...(美國既選舉制度都係由一開始極為血腥赤裸,經多年發展才呈現今日既形態...)

有意識既公民,具批判既媒體,係民主必須既條件,但並不是足夠既條件,同時亦需要健全既政黨以及獨立既論政團體,還有更多的民間組織...但係依一切一切,都要係一個民主既環境之下,才有可能逐步發展健全...其中亦不免出現不平衡既情況,以至出現無良政客劫奪權力謀取私利既畫面...例如陳水扁既上台就係一個好例子...

台灣人民見過陳水扁既例子之後,深思既唔係民主制度既正當性,而係進一步完善本身既制度,以手中既選票發揮民主制度賦與人民既權力...對於零八既台灣總統選戰,AK寄予希望...

魔術師兄,
一睇就知你係楊威利既Fans啦...AK最經常重溫既,係「雙壁爭霸」既一段,對於羅嚴塔爾果一份英雄氣真係深有感動...

田中既另一作品「鐵托尼亞」,其實AK都好期待,不過好似中文版難左尾...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這位少年(楊威利)愛看錄像帶,愛看新發行的老書,也喜歡聽從前的故事,尤其對「歷史上最狠毒的篡位者」——魯道夫更是興趣濃厚。自由行星同盟的人一談到魯道夫,總是以「邪惡的獨裁者」來形容他,少年聽在耳裡,心裡不免奇怪-如果魯道夫果真是萬惡不赦的惡魔,為什麼人們還會支持他、給他至高無上的權力呢?

「魯道夫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壞蛋哪!人民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人民為什麼敢怒而不敢言呢?」

「跟你說過啦!因為魯道夫是個大壞蛋嘛!」

這個答案無法說服少年,倒是父親的見解和一般人有點不同。他給兒子的回答是:「因為人民都好逸惡勞!」

「好逸惡勞?」

「這樣說好了,一般人碰到問題時,都不願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決,他們只期望超人或聖賢的出現,為他們承擔所有的痛苦、困難和義務。魯道夫就抓住人性的這個弱點,伺機而動,一舉成名。你要好好記住:讓獨裁者有機可乘的人,要負比獨裁者本人更多的責任!雖然沉默的旁觀者沒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觀其實與支持同罪……只是……,你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比這些東西更值得關心的事情上……」

「值得關心的事情?」

「錢和美術品啊!金錢可以豐富物質,美術品可以美化心靈!」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說到國家,或許它只是人類為了使自身的狂妄正當化所捏造的推托之辭罷了。

一旦國家成為至高無上的主體,不論多麼醜惡、多麼卑劣、多麼殘暴的行為,都將輕易地為人們接受。

所有侵略、屠殺、生化戰、人體實驗的罪孽,都 可以一句“這都是為了國家”來解釋一切,甚至有時還因而大受贊賞。

批判這 種行徑的人反而被扣上“叛國”的罪名,撻伐譴責的聲浪也從四方交逼而至。

對國家心存幻想的人,想必也相信國家是由比自己更優秀、更有智慧、更 有道德的偉大人物所指引,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執掌國家權力核心的人物,與 一般市民相較之下,思考更幼稚、判斷力更差、道德水準更低落的例子比比皆 是。

他們比一般市民真正“優秀”的地方在於追求權力的熱情,若將這股熱情投注於正面的方向。

它便成為推展政治及社會改革、創造新時代秩序和繁榮的 原動力----不過,這種好的例子能否達到全體例子的十分之一就不得而知了。

看看歷史上的每一個王朝,幾乎無一不是第一代創建、隨後十幾代坐享其成而 告終的。

不論是王朝或國家,都是非常強韌堅實的生命體,只要在某一個時代出現一個偉大人物,就能夠使它延續好幾個世紀的壽命。

現下的銀河帝國----高登巴姆王朝的腐敗頹勢己難挽回。

但如果一百年前曼夫瑞二世的改革得以實現, 或許,這個王朝的生命還能維持幾個世紀吧……。

至於自由行星同盟,則不能與帝國一視同仁。

因為,將國家的前途寄望於數十年甚至數百年才可能出現的偉大人物身上,實有違民主政治的原則。

民主共和制便是植基於排除英雄及偉人作用的根本上,由普通市民來掌握國家和自 己的前途,但是要到何時理想才能戰勝現實呢?

Samsara said...

銀英,我在圖書館借嫁喎,無依套書呀我.

讚成「民主並唔係靈丹妙藥」,「民主不是身外事,具體實踐生活中」;吾讚成「需要懂得批判思考的人民」.

我去過Bangladesh,佢地正選舉,每個候選人既海報,都有d鎚仔鐮刀一類既icon,我問攞來做乜,d人答話好多人吾識字(我諗數字都吾識),所以要有icon,等d選民識投邊個.

吾可以話d人蠢呀,無獨立思考能力,容易比人利用...就吾ready for民主.

自己揀自己既代表係人民當家作主既過程,係一個要去實行人民先會學曉既empowerment process.

所以我覺得台灣既混亂政局,吾止民進黨識manipulate人民咁簡單,而係仲有d更深層既原因.比如,國民黨既白色恐怖,貪污黑金等等不得民心,所以陳水扁咁都仲有一d死硬支持者,因為佢地吾再相關國民黨.

我仲識d台灣人係對政治好麻木,甚至討厭嫁.

大部份人,其實只係求温飽.

我以前覺得依d人真係好無理想嫁,但係,吾想流血係大部份人既選擇,亦都係好自然既選擇.

有d人仲會為左隠定,而選擇犠牲自由嫁,星加玻就係一個現實既例子啦.

無任何system係完美既,但係好似AK哥咁話,「民主制度可以有效解決權力移交既問題」,吾駛下下死好多人,所以比較有效率同吾浪費人才同令社會保持穏定.

不過除左民主之外,一定要有辦法搞好經濟,大家有得吃先講.

好似非洲窮國咁,一日吾脫貧,一日吾可能政局穏定.

越講越遠,越來越吾知自己講乜,我都真係好耐無諗過民主依個topic.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六月二十日。

在這個約可容納三十萬人的首都國家廣場中,市民們正陸陸續續往這裡集結著,人潮從早上一直到中午從不間斷,總共已聚集了二十萬人之多。

戒嚴令中明白規定禁止民眾集會。但是今天卻有人公然聚眾,完全無視救國軍事委員會製定的法規的存在,這使得救國軍事委員會感到震驚,尤其是當他們得知這次集會的目的及口號竟然是“反對暴力支配,回復自由及和平”之後,更是震怒不已,他們認為這是對救國軍事委員會的一個大膽挑戰。

政府的高官們都被拘禁了,誰是集會的發起人呢?----派人打聽的結果,原來是在野的國會議員潔西卡‧愛德華。

“是那個女人﹗”

她是個女議員,也是反戰派的代表人物。她曾經在公開場合中彈劾過當時的國防委員長特留尼西特,並且嚴厲地譴責戰爭的愚蠢和軍隊的劣行。這次她又罔顧戒嚴的禁令,公然發動民眾聚眾集會,若是再不拘捕她,事情一定會愈鬧愈大的。這次正是救國軍事委員會臨時政府表現威信的時候,一定要給這些議會的在野黨團一點下馬威不可。

救國軍事委員會經過商量之後,決定派克力思齊上校趕赴廣場驅散群眾並逮捕愛德華議員。克力思齊上校在收到命令之後,立刻率領了三千名武裝士兵氣勢洶洶地前往廣場抓人。但到事後,救國軍事委員會的幹部們才後悔不該派此人選來執行任務。

克力思齊上校在領兵趕到廣場後,馬上向空中鳴槍示警,以鎮壓驚惶的人民,使得在場的氣氛變得騷動而狂亂起來,集會的主持人潔西卡立刻現身在克力思齊上校的面前,她毫無懼色,以義正詞嚴的語調質問克力思齊,為什麼要率領武裝士兵來打擾手無寸鐵,和平集會的民眾?

“為了要恢複國家正常的秩序﹗”

“秩序?什麼秩序?上校先生,你不覺得很可笑嗎?當初用暴力來破壞國家正常秩序的不正是你們救國軍事委員會的這些人嗎?到底所謂的秩序是什麼呢﹗”

“什麼是秩序,是由我們來決定的﹗”克力思齊上校驕橫地回答道。他雙眼充滿狂傲之氣,好像自己手中握有無限的權力似的。

“我們是為了打倒銀河帝國的專制獨裁制度,解放全人類,才挺身而出的,這需要全國上下的團結一致,不怕犧牲,全力以赴。而你們這些傢伙,卻只會高唱一些不負責任的和平論調,找我們的麻煩,拖我們的後腿﹗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你們能夠明白嗎?現下給我找十個人出來排成一行。”

士兵們接著把群眾們之中的十個人拉了出來,排成一行,同時封鎖廣場入口,不讓群眾逃走。雖然有人大聲抗議,上校卻置之不理,他只顧著拔起槍來,

走到這一排十個人面前,指著其中的一名市民,諷刺地問道︰“各位擁有崇高理想的市民啊,你們認為和平的言論會勝過武力嗎?”

“沒錯﹗”這名青年大聲地回答。上校突然翻過手以槍柄打碎了這名男子的頰骨。

“下一個﹗”對那個倒地不起的男子看都不看一眼,上校又走到另一個瘦弱的男子面前。

“你跟剛剛那個人也是同樣的主張嗎﹗”上校一面問,一面把槍抵在這名面無血色的男人的太陽穴上。只見這個男人全身顛抖,豆大的汗珠從面頰邊流了下來,他哀求地喊著。

“求你別殺我,我家裡還有老婆等著我回家﹗求你……”

克力思齊上校狂聲大笑,他用槍柄猛地往這名男子的臉上敲下去,只見這個男人上唇裂了開來,門牙和血也一起噴出。他大聲慘叫了一聲,在他似乎要倒地時,上校忽然對他補上一槍柄,響起了鼻梁碎裂的聲音。

“沒有必死的覺悟還敢說大話……你們誰不怕死的?誰敢再說說看,沒有軍事力量就能夠擁有和平嗎?只有武力才能支配一切﹗說說看啊﹗說呀﹗”

“振作一點﹗”潔西卡雙手扶著躺在地上呻吟的男子,愈看愈是悲痛。她終於忍耐不住,大步走到克力思齊上校的面前,雙目瞪視著他,厲聲罵道︰“住手﹗你以為手中有槍,就可以對民眾為所欲為了嗎?”

“住口﹗你這傢伙……”

“我現下終於明白這世界上竟有人假借自以為是的正義來殺害他人,統治社會了。以前銀河帝國的魯道夫是這樣,聽清楚了嗎?是銀河帝國的創始人魯道夫大帝﹗他以武力壓製民眾,強迫民眾服從他的思想。現下中校你也是這樣。你正是魯道夫的追隨者啊﹗和他完全沒有分別﹗難道你還不覺悟嗎?你根本沒有資格站在這裡對民眾說話﹗”

“……你這個女人﹗”突然之間,上校的臉上已完全沒有剛剛驕傲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因狂怒而變得可怖的臉孔,他的兩眼布滿血絲,那剛殺了兩個人,還留有血跡的手槍,朝著潔西卡頭部擊去,轉眼間,潔西卡頭破血流,濺出來的鮮血一點點沾在上校的身上。

上校好像瘋了似的,竟然還用軍靴猛力踐踏著倒在地上的潔西卡,周遭的市民們看了都激動地叫了起來,許多人淚流滿面,其中有一位市民忍不住衝上前去抱住上校,想阻止他繼續行凶,上校一個踉蹌,氣得轉身過去打那名男子,還用槍托狠狠擊打他的背部。此舉更引起現場民眾的憤怒和怒吼,怒火如活火山一樣爆發了﹗更多的人衝了出來,群起圍攻這個殘暴的軍人,一場軍民衝突於是展開。

當救國軍事委員會得知國家廣場上發生大暴動後,起先是大為震驚,再而冷靜一想,反正市民們都已奪走數十把的來幅槍了,事已至此,也沒什麼多餘的話好說。為防上暴動擴大,唯一可使用的方法就是武力鎮壓﹗

於是大批的軍隊開入廣場對民眾使用催淚瓦斯彈,雖然瓦斯本身不會直接殺死人,可是卻有些人頭部遭到瓦斯彈的強力直擊倒地身亡。有的人在吸入過量瓦斯後被救國軍事委員會以違反戒嚴令為由逮捕入獄,不過也有許多人成功地當場逃走。由於人員的不足,連警察都加入了搜捕人犯的行列。這件事情盡管事先已封鎖相關的傳媒,禁止消息泄漏。可是仍像紙包不住火似的傳遍全國,救國軍事委員會的名聲一落千丈。除了首都以外,各地都有人舉行悼念活動,甚至有人發起罷工以示抗議。

這次的國家廣場大屠殺,光是死者就有兩萬多人。其中士兵死了一千五百人,而民眾方面的死亡人數則是這個數字的十倍以上,達兩萬人。

C.M. said...

不敗的魔術師:

就係呢條link啦!多謝曬!


AK兄曰:

民主...
>>相對比較優秀既一個制度...
>>民主政制提供左一個合理既權力移交程序
先可能培養出具公民責任及修養既公民

不敗的魔術師曰:

>>一旦國家成為至高無上的主體,不論多麼醜惡、多麼卑劣、多麼殘暴的行為,都將輕易地為人們接受。
>>對國家心存幻想的人,想必也相信國家是由比自己更優秀、更有智慧、更有道德的偉大人物所指引
>>將國家的前途寄望於數十年甚至數百年才可能出現的偉大人物身上,實有違民主政治的原則。

香水姐姐曰:

>>(民主) 係一個要去實行人民先會學曉既 empowerment process.
>>吾想流血係大部份人既選擇,亦都係好自然既選擇.

多謝各位,小弟已經撰好的下一篇似乎已經being rendered obselete了,唉...

另外,魔術師哥哥:

呢個情節實在太... 潔西卡成就了自己的歷史意義,做了Martyr。

每個人的理想中,都有一個英雄。

C.M. said...

難道銀英迷,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