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07

我喜歡

喜歡「真」的歷史

中午正在吃飯盒的時候,游走到 Leona 的其中一篇網誌

我很想說,我喜歡認識和理解歷史。

歷史從來對我就是「真」的代名詞。因為要真,才能了解歷史的意義。(後按:原來這個真,不是真相,是真誠。)

看到早陣子《都市日報》寫「滿洲國」、「滿洲銀行」,不爽,非常不爽。當年這個由日本扶植出來的政權叫自己做「」嗎?銀行又叫「」嗎?由汪精衛在淪陷區打理的政府又叫「汪政權」嗎?

縱使只是一個當年日本操縱下的傀儡政權,那就可以抹煞她曾幾何時作為一個「真」政府?

如果這叫作政治正確,我寧願選擇歷史正確。這也是我對鹿死暈鴿的態度。


喜歡HR

再有朋友問我對HR的觀感,猶疑之際,想起 Motivation Crowding Theory

友人說我扮清高。Errr... 係卦。但我是真的如此,歷來如是,所言非虛 ~ 每次上司老闆為我爭取到加薪升職,我都會覺得不高興。

原來這個理論也有一個現成的實例給我開眼界。

19 comments:

Hana said...

難得可以插c.m哥哥
高興得我丫
難得今日一次過寫兩篇喎
************************
歷史究竟有幾真?
唉...
我哩個係大學主修中史又係中學教過中史嘅人都講唔真
因為弄虛作假係中國人嘅傳統和文化

波蘿游 said...

"每次上司老闆為我爭取到加薪升職,我都會覺得不高興。"

聽來有D不可思議,相當inhuman,還望CM多作解釋。

我想到的Motivation Crowding Theory 實例,就是當年科網熱下的公司Option,呢D incentive 攪到D staff 日日顧住睇股價,幻想幾時變千萬富翁,冇晒心機做野。

C.M. said...

兵妹:

呵呵,難得有人到訪此荒漠,小的如有待慢,萬望恕罪。(兵妹,你眼神好英氣!)

歷史好難有全真,但總好過明明係真,硬係話假。而且,歷史意義在於乜,真係好睇果個人點樣對待歷史呢樣野。小的嘛,已經唔算嚴格喇。

就以“偽政權”一詞為例,吾凡見之如此對待歷史,小的,抱歉,皆認定有其政治用意,必不屑之。

Leona said...

CM你好:

很久沒和你打招呼了,謝謝連結拙文

我們和鄧教授聊起時,也很感慨,因為那個年代(大約是二十到四十年代)的歷史十分紛亂,留下的書也不多,後人要追溯起來很困難

鄧教授說,認識歷史真相的其中一個方法是"口述歷史",可是老人們老的老,走的走...要做須得快

我家中有長輩時服職於國民黨,西安事變發生時,他和其餘同事正正就在蔣介石/張學良的隔壁辦公室
可是當我向長輩追問該段歷史時,已患老人癡呆症的他,反覆只說了那麼一句話,其餘都記不起
現在,人都不在了

現在要構建當年的歷史,更難了
還望仍有有心人

C.M. said...

波老闆:

抱歉來遲。Motivation Crowding Theory是一個挺有趣的心理學理論。

舉個例子:

“義工”對於本身工作充滿熱誠和興趣,但若自某日開始,機構給此義工“每月一萬元”獎勵。自此之後,此義工便漸漸對本身的義務工作缺乏興趣和動機,甚至放棄此義務工作。此理論解釋,在義工不自覺的情況下,覺得自己已經不是為了原先的內在動機(Intrinsic motivation)而努力,縱使不是自己提出要求報酬,但都覺得自己是為了報酬而做,與原先的動機相違背,最後選擇放棄。

此理論指出,報酬/獎勵(尤其金錢)不一定是有效激勵方式;但有效的激勵方式,就一定是報酬/獎勵。

所以我嘛,或者想做自命清高HR義工也說不定。

(至於早期班科網股創業家... )

C.M. said...

Leona:

你好。有心。

雖然歷史不同個人自有其詮釋的方法和態度,但口述歷史,個人認為當然有效(Valid),而 as long as 當事人沒有“下意識地”歪曲,縱使主觀(無法避免,也沒有完全客觀),我都認為有效。

而我個人認為,要理解歷史,雖然建構一個完整的情況(Picture)會更有幫助,但若人能夠接納當中的不明朗因素,因為歷史的不斷重覆性,就算沒有撥開那迷霧,歷史的意義(這個的歷史不是說某段歷史中某人的“對或錯”)還是會浮現出來。

我沒有看過《色|戒》(戒|色?)或有關汪精衛的歷史,不過我想作兩個假設性問題:

1. 究竟有汪精衛的時候,中國被殘害的人多,還是沒有汪精衛的時候,中國被殘害的人多?(其他淪陷區的情況可有相關資料嗎?)

2. 若當年日本人要你擔任日佔區政府(淪陷區傀儡政府)主席,你做還是不做?做,為了什麼?不做,又為了什麼?

leona said...

CM:
你的兩個問題極好,問到核心去了

有沒有從我那網誌裏連到鄧教授的文章去看?
那篇為蘋果日報寫的文章,談的正是這回事

不妨看看

C.M. said...

Leona,

Thanks. 但我沒有看到蘋果日報的文章,因為公司和家裏上網時都需要我“訂閲”。(天啊,為何其他人不用訂閲?)

讓我找找看。多謝!

leona said...

沒關係
讓我傳給你
等一下請查收電郵

C.M. said...

收到了,感激!

余若虛 said...

CM兄毋須太激動。治史者有所謂正統史觀,即以某家之見為正統。治中國史者,毋論奉中華民國抑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正統,都不承認日本人所設的「滿洲國」、「南京國民政府」,故姑以偽滿、汪偽稱之耳。如偽齊於宋朝、維希於法國。史家好多時都係有自己立腳點,並非超然於物啊。

Karen (Sze) said...

最近要預備exam, 所以未能即時回應你的post。

講起history同HR呢個topic, 我會多野講啦!

嗯, 等到我考完試至講, 遲唔遲呢?

C.M. said...

若虛兄:

多謝提醒,多謝。其實我自己周不時對於某些“用語”產生反應。但我知道我自己對於這些反應,並非因為“字面”,而是背後。

雖然知道不可為,但真心希望自己(尤其自己)可以走出或察覺到某些人家安放的“誤區/陷阱”。對於識史,小弟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認清自己的誤區,好讓自己係了解歷史(即包括日常所發生的事情)既過程中,能夠學到“真切”的東西。(小弟弄虛作假這麼多年,一直希望有返璞歸真的一日。嗚嗚)

若虛兄,不錯,都不超然於物,因為他們堪稱著書人、政治家,不應被稱作史家。(鎖你,又有d激動,吸吸呼...)

你覺得舒特拉如何?那汪精衛呢?


Karen:

哎呀,查實我都忙到死,琴日仲爆左兩隻鑊...我嘛,責無旁貸呀今次。哈,同你傾下History,HR,賞心樂事也。

Joel said...

Since you mentioned that like history, I've recently found a great map about history of religion. You can check that out my posting two days ago at my blog. Cheers!

ak said...

C.M.兄,

閣下既依個post,並唔容易回...

關於汪精衛既歷史,其實都係AK既一個研究課題...不過,木對於其他唔少既民國時代政治人物,汪氏既史料實在唔容易搵...

無論是台灣及中國所推出既註述,每多以漢奸視之...如果要尋求汪氏既相關史料,其實反而日本會比較多...

但係...到底係漢奸,定係曲線救國,暫時都未有足夠而確實既史料,可以蓋棺定論...

samsara said...

CM哥哥:

我都十分贊成唔係只靠錢來motivate既,仲可以有反效果。

比如我第一份工因為我有個同事辭工而忽然年中加我人工...之前又點都只係加dd比我...唔單子motivate唔到我仲令我覺得依間公司欺善怕惡,兼好有可能underpaid我...依個係其中一個原因令我開始揾工。

C.M. said...

Joel:

Thanks a lot and really a lot! People called me a map-freak.

AK兄:

對著小弟,你可以放鬆d回嘛。

今日小妹講到汪精衛係漢奸,你知喇,我有辯癖傢嘛(佢個角色就一向同我打對台),一講就差d搞到兩碗飯都凍哂咁滯。

咁最後我問一句,若果有人捉左佢同Da Da黎要挾我,咁你叫我做咩都得,包括漢奸。

汪氏係咪曲線救國或者賣國,都唔反映小弟對於“歷史意義”既理解。坦白說,小弟亦對於汪氏的真情假意更加一無所知。但不過,這個歷史意義於我,就係,反之亦然。

整個尚未蓋棺既歷史,就解釋左決戰二三線,在於政治層面,不過係整色整水的愚民伎倆,而且萬試萬靈。

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scoundrel。睇下最近馬丁單新聞,你話十年八年後可以蓋棺定論嗎?

香水妹妹:

嘩,你去左邊庶?好掛住你呀!

唉... 我覺得我自己真係犯賤,又想有人賞識,等錢洗之餘,又怕人加我人工。妹妹,你應該唔會好似我咁痴線下馬?

samsara said...

CM哥哥:

錢都唔想要,職又唔想升?你有冇燒?

我呢?仲係新,遲d先算。

C.M. said...

無燒卦,可能啱啱先啪左兩粒Panadol。

你果晚盡量早d,好多人想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