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5, 2007

一個鮮為人知的成語故事 - 鹿死兔勝

本篇講述幾個鮮為人知的森林故事。


鹿死,垂首
六月飛霜,非死即傷。

鹿死的時候,小豺狼還是於廂房在某書墊讀書,對於鹿死反應不大。翌日其他同學悲哀甚,小豺狼則貌合神離地跟大家一起垂首,默哀。


鹿死,兔勝
咸豐前多年,兩名記者曾對同一件事作出似乎有兩種不同的描述。

馬可福音16章5節:
他們進了墳墓,看見一個少年人坐在右邊,穿著白袍,就甚驚恐。

路加福音24章4節:
正在猜疑之間,忽然有兩個人站在旁邊,衣服放光。

無力馬引述某記者於鹿死當日,只見有秩序撤退,仍然有手有腳。豺狼以此推斷,如果無力馬也看了咸豐年前的新聞報道,應該不像豺狼。豺狼站在這裡,看見有人復活,也看見其他人。而另一邊廂,也看見鹿死兔勝,也知道他們是大鶴所生。


暈鴿,鬼話
鹿死,有人要伸冤,說要噴飯。豺狼覺得噴飯並無多大意義。你看,暈鴿也噴飯了,但所能名留青史的,也不過如此:

http://www.hkihrm.org/ihrm_eng/ih_hrr_cp_02.asp?id=27
〉〉見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的連結(先前的連結已經被移去)

所以當見到自己的部落也叫 iHR 的時候,平時只懂嗥叫的小豺狼都學人類吐一句:呸! (氣管不適,所以綠色)

狼只會加入狼群,不會進入鬼地方。


噴飯,融冰
鹿屍現在已經被冰封了十八年,就算噴飯,還只是一具冰封了的鹿屍。

惟有解封鹿屍,噴飯才可以完滿,「真真相」才能大白,小豺狼對此,覺得需要堅持。沒有解封的鹿屍,縱使噴飯,只是一種妥協。小豺狼不能接受這種妥協。

無力馬的一番話,認同了「真相」,只是為「這樣的噴飯」鋪路。百獸是求仁得仁,為何還要投訴他?長毛獸更應該要多謝他!

你想要解封鹿屍嗎?可是,暈鴿還未醒,幹嗎問什麼時候才可以「輪到」鹿屍?


廂房,不驚
原本遙遠的廂房,現在已經搬到森林之一角。

其實森林已經霜痕累累,不驚,根本不驚。因為暈鴿早已陷入永久昏迷,而且鹿屍亦將面目模糊。

住在廂房的小豺狼,也不驚。經常離開廂房,走進森林,看看這個霜痕累累的地土。也告訴小狼女和小狼孫,暈鴿原本是什麼模樣,鹿屍也是什麼模樣。因為,這個傳說,肯定越來越鮮為人知。

34 comments:

Gideon said...

?????????????

on dog said...

.............




唔通比人充公左枝Baileys, 搞到......

C.M. said...

我無醉... 你... 同你... (激到暈左)

Justin said...

!!!!!!
呢篇,超難明。

為死鹿噴飯,想來也是遲早的事。
如文革,當相關的人都已魂歸天國後,就自自然然會噴,屍體自自然然會給解封。

南區肥龍 said...

c.m.兄,

暈鴿時, 肥龍尚未於世, 只為細胞一夥, 不知不談.

鹿死時, 肥龍尚算年青, 整個過程及原因, 介乎於明白與不明白中. 雖然如此, 肥龍亦曾嘗試去接觸及了解這件事件, 亦因而收藏了一些當時的報章及書刊.

有時正巧地, 會翻看這些報章及書刊, 再去看及思考.

最近,因為無力馬的一番話, 肥龍差點就想把這些報章及書刊放上網上, 發洩也好, 求個公道亦好, 但事實絕非無力馬所說一樣.

最後肥龍放棄這個念頭. c.m.兄你說得對, 肥龍亦不能接受那種妥協.

xiao zhu said...

CM!CM!CM!您可真苦心!!!!!!

xiao zhu said...

忍不住,忍不住。要再說,您可真苦心!!!!!!

C.M. said...

Justin:

或許,生於亂世,人會對生死麻木。但同時,亦會有一種死不瞑目的哀愁。

暈鴿是冤情,鹿屍也是冤情。

但從處理暈鴿的技巧來看,噴飯只是掩人耳目的伎倆。處理鹿屍也肯定如此。噴飯?有什麼好噴飯!?暈鴿還不見到真像!到其他人死光才解封,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噴飯!

我要的是解封!

肥龍兄:

小豺狼於暈鴿當年雖然還未出生,但從父母至親等口中也略知一二。坦白說,那是一場可恥的也可悲的經歷。

對於這次經歷如此輕輕地帶過,就如無力馬一樣,只是把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拿出來,就說“這個就是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對不起,小豺狼真的“不知所謂”。

前幾天,魔術師哥哥在香水姐姐處留言,說長毛獸的各種“象徵性”行動,例如擡棺材,瞓街等有何作用。查實小弟當時亦同樣所感。(亦曾撰好《自思3》,只是未有post 出)。

要真正的噴飯,必須要讓人知道真相。不說謊,方能為真正的噴飯積上一點點的功德。

至於那個所謂的專業機構,抱歉,小豺狼絕對無資格加入。做人事竟然說出一些非人所說的事,那為何仍要說?!(...又吐出一點點綠色的...)

小珠:

何苦?!何苦?!生於廂房,這些情感真是一種負擔。

C.M. said...

解封... 就算不可以一鳴驚人,能否一步一步?

南區肥龍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南區肥龍 said...

c.m.兄,

說真的, 肥龍有認識的國內及國外(除廂房外)的朋友, 當年至今真的只知道宮方的版本.

後來肥龍再加以注釋方半信半疑.

binaryMuggle said...

既然咸豐年前的事能令小豺狼得到啟發,上一代的暈鴿能令小豺狼感到悲傷,幹麼還怕鹿死會成鮮為人知的傳說?只要我們敢說,故事是會流傳下去的。

火鶴 said...

?????

i didn't pack my brain!

怒火眼睛 said...

CM哥, 好奇多口問一句,係咪唔用森林故事講會響內地出唔到街?
又, 當年鹿死上街, 對我真係好大好大衝擊.

ak said...

C.M.兄,

近年其實關於炆鴿既史料陸續有所公開,官方既官樣文章,又或是第三者的陰謀論,雖然都無法呈現事件既真相,不過,在多角度閱讀之下,總可以理出一個大概...

鹿死...相信過程亦是如此...

鹿死之日,維園一聚(雖然大家面目模糊,不過人同此心)。

on dog said...

剛巧小9現在係北京, 經過"安安門"....

唔....!

Samsara said...

CM哥哥:

暈鴿係足足有十年,形成森林入面有一條咁大過我同火大俠之間既gap,係一個拍得住焚豬坑魚既浩劫.

我覺得而家森林咁樣有物質文明而無精神文明,就係因為依個gap.

至於鹿死,要噴飯,亦要解封.

但係,應該要等好耐,而家當權者,當年亦有份陣壓西撞,而且係因為咁而上位.

人同兔,狼既分別係邊呢?人話自己高級d,吾係人吾係有餐飽飲吃就可以咩?人仲有d吾關吃飯事既要求嫁嘛.

C.M. said...

肥龍兄:

真的真的。小豺狼的森林同事大部分都不知道有此事,除了其中一批比較年長和經常與廂房同事聯絡的。不過,它們也很懷疑我們是否老作,直至有天小豺狼把圖文並茂的紀念特刊偷運入境,才比較讓人明白。

(小豺狼也曾在森林中拜訪過最近在廂房上市的書店,無聊地翻翻他們的“小學”教科書。可憐(但也看得燥火)!這些小學的教科書連“岳飛”的事跡也扯上“佳級”鬥爭。哈哈哈,小豺狼將會含笑九泉...)

BinaryMuggle:

好久沒見了。查實你說得對,小豺狼應該有信心,但之所以悲傷,因為看見親身經歷暈鴿的人,大都已經死了,才可能有機會見到有丁點兒“真相”出台。

不錯:“只要我們敢說,故事是會流傳下去的。”

暈鴿,十億中只有十分一知道。
鹿死,十億中大概只有萬分一知道。

鶴兄:

森林的故事,既“深”且“遠”。你尚年輕,而且還在動物園。我們那年,就是因為有pack our brains,所以山長水遠飛都要飛到動物園。暈鴿那年代,狼父狼祖,更要游到荒蕪的廂房。他們的遺憾和傷感已經隨屍骨入土為安。

怒眼媽媽:

係。小豺狼仲想有一個dim chance比森林內的同仁看看。有否意義或好處?不知道,但就說這是一次特別的新聞報道吧(或舊聞報道)。

鹿死,真係嚇死好多人。上街,小豺狼則沒太感覺,可能我年紀比你少吧(呵呵)。也或許,過分的驚嚇已經使小豺狼喪失反應的能力。

AK兄:

或者是小豺狼心急吧。因為小豺狼知道,一天我們這一代不死,難有真相大白之日。我們不是搞事的一群,我們只是需要一種全體的理解。就像二墊後的得閣,坦誠面對自己在集中營的惡行。對於自己的人民,更能取教化之效。

你令小豺狼想起“難驚大吐沙”。那次吐沙,為何有人一目了然,為何我們會對於太陽閣的反應如此厲害?但為何暈鴿,對比鹿死,更殘酷,其悲更苦更深更烈,為何廂房人沒有多大的反應?

小豺狼認為道理大概就是如此。倘若官方一天的報道如此,真相也只是軼事一幀,傳說一個。而傳說,將會被人遺忘,也沒有歷史可言。要記得,廂房的教科書,只有每年數十萬本,但,全森林... 還有我們的下一代...

森林,仍然吸取不到應有的教訓。

On兄:

經過大門時,請代小豺狼寄上一秒鐘的默哀。

C.M. said...

香水姐姐:

難得你也明白暈鴿是一個焚豬坑魚既浩劫(警句警句)。(阿鶴兄,若果真係有呢個gap,要搞搞佢播)

暈鴿,小豺狼靜待真正的噴飯。但是,什麼暈鴿紀念館,其開放仍是受到操控。... 其解封的誠意真是可嘉。

森林的精神文明,實在令人嘆息。精神文明,有時是一種傳統,有時是一種價值觀。經濟上的起飛,只是一個副作用。要爭取主動,必須有實際的價值支撐。這個價值,正如你所說,已經被暈鴿破壞得支離破碎。

真的,西撞和辛薑,原本無事變小事,小事變大事,變成大事,就是自己的利益。真係好奇怪,雖然時勢造英雄,但只有梟雄才能造時勢。

相比兔子和狼,人的高級在於選擇權,但又有d更高級既人,就係o個d攞埋人地選擇權,然後據為己有既人。呢個選擇權,包括認識真相的選擇權。呢種“更高級”個“高”字,要特別用普通話讀先有味道。

唔知小狼女大個左,讀書一讀到暈鴿,係咪淨係得條 link 咁令人動容呢?(十二年免費教育,可唔可以唔包呢條link呀?)

xiao zhu said...

"焚豬坑魚"? 咪即係燒咪我果疊? 好驚呀!

乜而家係十二年免費教育咩? CM,有冇聽 home school 呀?

C.M. said...

小珠:

焚豬坑魚呀!你咁有文化,你好快d避避添呀!

Home school? 乜咚咚?(十二年免費,快啦,依家都有學劵洛)唔係叫小豺狼全職係屋企教小狼女下化?

xiao zhu said...

我都叫有文化? 咁就真係好多人都要避避喇。

"唔係叫小豺狼全職係屋企教小狼女下化?"

發夢都冇諗過呢? 係唔係完全冇得諗? 都未必個喎。但係當然唔係要你而家即刻就行喇,亦都唔係你可以全職喺屋企就能夠成功做到 home schooling 架,就算有錢,唔好以為人人都有資格做到。

火鶴 said...

oh icic...
no la no la, the 'GAP' between me and sara is just a hoodie!

C.M. said...

小珠:

嗯。都諗得過,等我遲d被逼退休,咁就可以全職home schooling勒。依家小狼女太唔聽話,都係學張五常話齋,兩歲後先至開始教。


Crane:

So... take off/down that hoodie!

xiao zhu said...

要教就要由0歲開始,唔好以為佢哋唔明、唔識聽。更加唔需要用太多BB 語言同佢溝通,用番多啲我哋日常嘅語言會好啲。如果你係講真嘅,依家已經唔聽話,就更加唔應該等,越等越難調校。唔需要特別將BB 或者小孩視為一個特別類型去處理,都係一個人。

另Home schooling 並不代表父母不能有工作。

Karen (Sze) said...

講起暈鴿: 中三時讀過有關事件, 但遠不及家人講得如此咬牙切齒, 亦明白家人為何一講起貢橙就恨之入骨; 但講到尾, 太多傷痛, 所以可以的話, 低調處理。

鹿死: 當時眼見的和聽到的很多, 感受更多, 但仍有人想掩飾它的真相, 瞞騙我們下一代。

怪只怪這是中國人其中一種劣根性----以為人人淡忘, 就不用噴飯。

不想回憶, 但不敢忘記; 所以望有生之年, 讓我們的下一代(甚至更長遠的一代)正確認識歷史。

C.M. said...

小珠:

咁home schooling包唔包括做運動既呢?我想帶小女去游水... 寓娛樂於學習嘛。

Karen:

暈鴿。這兩天思考過也了解過一些事情,可能森林都有因此而成長過的,小豺狼之前或許太武斷了。不過暈鴿所遺留下來的劣根性(不只是記憶),還是存於不少人身上。而且,小豺狼覺得暈鴿是比鹿死更打擊鶴生和鶴術自由。也難怪上一代的反應是如此激烈。

歷史,幾年前在這個新森林,還不太存在,最近觀察到一點改善,也希望不是曇花一現。Karen,支持你。

xiao zhu said...

就算唔係 home schooling,你都可以做架喇。:)

C.M. said...

唔係 home schooling... OK,咁即刻教女... 籐條侍候。

xiao zhu said...

哂氣喇,你捨得咩? 得把口。不過你唔好誤會,我唔係鼓勵體罰。=P

C.M. said...

小豺狼從少生長係一個頗為受壓逼的環境,所以,若果有d人話小豺狼“得把口”... 小豺狼應該會... Hwoooooo (狼性大發)

(不過...唔係小豺狼打唔落手,而係屋企無籐條... )

xiao zhu said...

嘿,我由細到大都膽生毛,你點 Hwoooooo 都唔驚呀。

藤條不過係一個 symbol;我只係覺得而家好多新一代嘅父母以為自己識多好多教仔方法,到頭來都係矯枉過正。唔,另一個好heavy 嘅話題,頂唔順呀,自動收皮。

C.M. said...

呢排豬價仲升緊,等小豺狼善價而宰。

xiao zhu said...

你話咩話? 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