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4, 2009

新年立雜唔係搵交嗌

  • 不知死,焉知生

  • 責任心的衡量,在於我們有多少「份」認為自己是 Principal 有多少是 Agent。責任的衡量,在於 Principal 認為你該是一個什麼的 Agent。

    為人上司下屬,父母子女,親朋戚友,兄弟姊妹,甚至無親無故,凡與人建立關係,便出現 Principal and Agent。

    人生在世,我們什麼時候作 Principal,什麼時候作 Agent?我生來,似乎只有自己是自己 Principal,對於所有人都是 Agent。慣性,使人忘卻自己是 Agent 的角色。

    Agency Theories 雖仍然於我,只是一堆「你阿媽係女人」的關係結構圖,不過,我會再次清醒好好擔當我這個代理人的角色。我信我生有我的 Principal。

  • 賞罰


  • 小孩子之所以能分辨對錯是非,因為有賞有罰。可是,他們只知道「什麼」是對是錯,但不知道「為什麼」。

    阿女伏在桌前來個《連環新接龍》。她知道的,只是4「可以」搬到5下面,J「可以」搬到Q下面,A「可以」搬到2下面,但不知道究竟為什麼,也不知道勝出或失敗,或什麼叫挑戰自我。賞是因為看到「可以」,罰是因為看到「不可以」。

    年紀越長,便越不想知道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反而越想知道「為什麼」,可是,又似乎越不知道為什麼。

    成本與得益、代價與回報、costs and benefits,一切計算一切策略,完全屬於成長標記、成人專利、成熟表現、成功要素。一個「成」字,成為成敗關鍵。

    若我看到聖經說的只有賞與罰,那我是否仍是小孩子?還是我要看成敗得失,才算不吃奶?

    伸延:黑人:立法原意

  • 存在即合理


  • 船山有日提到:「有點存在即合理... 」(並「...當局即合理的味道」,此句則不明)

    此話可真。

    尤相信世界涉及「人」的事物有其自我調節機制和能力的角度看,此話更真。市場如是,生態環境如是,生物如是,人性如是。事物的存在,即反映調節機制和能力的存在。合理的地方,莫過於「上天賜與」。

    但若真要說有其不合理的地方,在於「人所不容」,在於「不應該」,正如,不均不公不穩不合。不應,乃「存在但不合理」的地方。

    存在但不合理,從企管角度,吾謂之失職失責;從公共管理角度,謂之有待改善;從人治角度,謂之人性弱點;從紅旗角度,謂之麻痹大意;從漁港角度,謂之「有病」。



  • 阿 Moon,係我涼薄,定係我唔愛國?

    喂,阿龍,你地呢幾條中華鱘最大既貢獻,係刺激返我 Marine Biology 講既基本知識。但唔該,國寶呀國寶,其實您係咪國寶關我咩事?我知你係珍稀動物全世界罕有瀕臨絕種,咁所以你要俾人送黎香港比我地見識大開眼戒增廣見聞?點解你要上新聞頭條?點解你地有病要同我交待?係咪電視台爆你地私隱公開病歷?既然你地需要受到保護,點解唔早d返去原居地安享晚年?咁正字為乜?

    6 comments:

    Marshmallow said...

    小女子反而想知, 點解明明係淡水魚, 係都要擺佢係鹹水, 重要經過嗰海水化過程, 究竟攪乜鬼?

    005 said...

    我頭先見到阿女伏在桌前來個《連環新接龍》。
    我只可嘆息一句"家族遺傳..." 並有立時想上前熄機之衝動... OTZ...

    C.M. said...

    綿綿:
    哦,小弟姑且估下。。。

    因為海洋公園根本冇咁大個淡水池俾佢地!而且,放佢地響咸水池同其他珍貴既海水魚一齊游咁先至有可觀性嘛。(整個淡水池放錦鯉桂花魚好似比較...)

    (唉,若果專家們真係愛護珍稀動物既話,唔該,唔洗同我地市民交待勒,做應該做既野喇)

    005:
    總好過我周不時撞到呢個遺傳特質喇,哈哈哈!

    seikomatic said...

    CM

    呢個唔系賞罰既問題,系【典解】,系咪所有野都事出有因,系咪所有野都有因果 or 上帝的意旨?咱們無論系知識同智力既限制,根本無可能解釋所有典解,於是當某些人可以比個理由,無論真假,就變成老師,科學家 or 神父和尚,有d野心就變成獨裁者。用表徵去倒推原因系一個形而上的最大謬誤,不過無計,只好早d訓希望等佛祖夢中見。

    賞罰系後來當權既林出泥龔固自已利益用既。當然包括父母親大人啦。

    方潤 said...

    所謂國寶,只不過係用黎做人情

    C.M. said...

    精工:

    能夠解釋到點解,就有Power。賞罰,有時亦係好多人搵唔到點解既時候安慰自己用,或者「頂住」果d問點解既人用既(雖然都可以用黎鞏固利益,但未必人人都咁聰明咁有「遠見」既)。

    方老師:

    唉,真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