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08, 2010

道德呀選擇呀,咁

呢幾日做緊一d好唔道德既事(丫well,諗落查實日日都做緊),庸人自擾,所以無暇發表想講左幾年既驚天地哭鬼神既題目《人治部廢柴當道如何考驗施庵春的道德倫理構想》。既然唔得閑,唯有蜻蜓點水四圍發表犬儒睇法。。。家陣睇番,原來好多正反睇法都係圍繞「道德」同埋「選擇」:

1. 兒女輸在起跑線 vs 去你的起跑線.奔向你的終點

兩位同學既分別,好明顯就係一個以他人做標準,做比較,而另一個就單單同自己競賽。

睇番自己,咁講,家底薄、住蝸居、得一丁友搵食、兒女又剛剛要準備/已經入學.... 我諗住應該點都比果d家底厚既「夠資格」講起跑線卦。

遮咁,我就比較商業味道重,用 business strategy 個角度諗。一間公司有唔同既 edge,細公司可以做到 facebook 咁大,大公司又可以做到 General Motors 咁差。其實,我覺得乜起跑線都係假,每間公司都有自己唔同既起跑線,起跑線的輸贏,決定於間公司點樣 evaluate 自己個 edge,然後專注響自己個 edge 發展。好似我個女咁,鍾意跳舞鍾意畫畫,咁呢d 咪係 possible edge 囉。洗鬼同人響 Red Ocean 爭咩。講真,Blue Ocean 呢本野講到咁勁,無理由唔活學活用架。

2. 買樓 vs 租住先

唔多講勒,我算係眾多租客裏面既得利益者。一個素未謀面既業主,將一個(我覺得)高租值既單位以低於市價至少40% 租左比我,感激。但我硬係覺得呢個業主應該係老人家,靠間屋養自己.... 咁點算?買樓?有錢先喇。

3. 萬聖節真能只是個商業化的鬼節嗎?

標題不錯,讓我再想想:聖誕節真能只是個商業化的生辰嗎?不過,真正深刻的,仍然是耶穌的「死」與「生」,兩者的意義對於我們,在取態上有何種分別。

如果作個粗淺的論述,我會簡化一切「商業化節日」的分析,很粗疏的看「商業化」就是「普及化」,而「普及化」就趨向「個人化」。我不反對人對於各種意義,採取商業化、普及化或個人化的取態,就算對於某些人來說有某種「搞亂檔」的傾向,其實也可以對於該意義覆蓋給更多人。我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就得出一個方向,「個人專業化」「普及專業化」以及「商業專業化」,來對待某些自己覺得重要的意義。

補充一下,商業,就是普及的動力。完全否定商業,人只傾向閉關自守,且看千年中國如何對待商人的時候,有否同樣感想?

4. 富商與性工作者

如果視那些應捐什麼關愛基金的富商為洗底,呢d不義錢財,我等義人唔稀罕,那不如想象一下他們與那些捐錢給慈善機構、賑災、教會、寺廟等的嫖客有何分別?

點解有分別,點解無分別?咁如果係性工作者捐錢,又會點睇?若果話尊重,咁點解自己唔去嫖,點解唔比老公去嫖?點解嫖客捐錢(or 贈送性服務)無原罪,富商捐錢就絕對樣衰?

5. 哪些公司已經準備好,聘用自大的人?

試想想,這個現象其實早就存在千百年了。看看那有一間公司的老闆高管們不是自大的呢?什麼報章什麼傳記都推崇那位謙虛的老闆高管成功人士,並非因為他們不自大,而是真的太稀有了(已經假設報章傳記內容全部屬實)。

世界就是這麼奇怪,唯有自大,才會受自大的老闆高管們尊重。

6. 不免心痛

遙望看著那自我折磨,雖然帶著傷痛,竟刻意按捺那衝動,以免撩動那正平復的心情的。我不值得受重視。

「寫封信給我,當做最後約定,說你在離開我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情。」

7. 意見調查

問:請問阿生你認為香港應唔應該搞亞運呢?
答:唔應該
問:先生,多謝你既意見,咁請問你幾多歲呢?25-30,定係30-35?
答:(支吾以對)
問:咁請問你結左婚未呢?
答:好似結左。
問:咁請問你同你太太收入幾多呢?一萬至三萬?超過三萬?
答:少過一萬。
問:少過一萬??Errr....
答:(等反應)
問:哦,咁多謝曬你。

(連「多謝我寶貴意見」都唔記得講,露曬餡,真係唔專業)

8. 超級市場

呢間超市有好多好多種類既貨品,但又唔係人人都啱洗固喎。只係呢間鋪頭日日都人頭湧湧,況且熟客太多,就算來者不拒,阿老闆根本無幾多定方再招呼新客,遑論將入面d 貨賣比呢位新客?阿老闆查實都可以賣些少既,之但,熟客優先囉。係咪?

(佢話,每個結左婚既男人,都係一間超市)

9. Unlike

千祁唔好like,佢呢排戒鹽。

15 comments:

laulong said...

CM:

你都好吖,寫了這麼多,我直頭唔知寫乜,個腦唔知 bit 乜嘢出來好。

C.M. said...

嘩,校長!乜你咁謙呀。我等後輩豈能望汝項背。

你都見啦,我up咁多都不著邊際... 都係因為,心情亂碼。

魔術師 said...

「寫封信給我,當做最後約定,說你在離開我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情。」 <- 阿雪!?

怒火 said...

嘩哈哈, 我留言都係答人藍海呀長尾呀, 果然我跟你學到野啦~

Jay said...

cm,睇你寫嘢感覺良好,最緊要係非常口語化。

Anonymous said...

畀啲時間我...

等我...



朱朱

C.M. said...

魔術師:

Hehe, 係張惠妹呀。

怒火妹!

哈哈哈,好明顯係我偷你橋喇,睇下,又一次證明幾唔道德呀我(愉悅中)。

Jay:

撞鬼你咩,我中文水平路人皆見啦,點敢寫優雅文體呀。

C.M. said...

朱朱... 唔通你係... 彼得朱?阿鶴朱?定係彼得朱+阿鶴朱=朱朱

嗯,我等你。

Anonymous said...

係我吖!
我係花花朱是也!

C.M. said...

蠱惑呀你,花花朱!

(唉,我命苦,都係比女人呃既多)

Jay said...

cm,你係少數會係我文章留言嘅人,我有少少鐘意左你添..........................

講開又講,我想問你呢d「智慧」係邊殊學返嚟架。

C.M. said...

丫well,我鍾意左你好耐喇,假假地,我地都叫坐過對面撐枱腳丫。

又,邊庶學返黎?你意思係「角度」?

好簡單,當一個人憤世嫉俗得太極端(尤其響搵三餐食兩餐既境況),乜都睇唔上眼覺得自己與眾不同既時候,縱使九萬幾人查實都係咁諗,就自然鍥而不捨咁標奇立異架勒。

人地話,我係一個social activist.

said...

嘩!遲咗添!原來開緊party喇?

>個腦唔知 bit 乜嘢出來好。
第二夢瓜咗重未復原呀?

>我等後輩豈能望汝項背。
後輩排喺前輩後面,唔望項背...咁你想望咩呀?

>阿雪!?
咁sailor moon呢?

>搵三餐食兩餐既境況
嘩~咁你咪有好多剩?好過我啲餐搵餐食餐餐清果啲呀!橫掂你有餐剩,幾時講我食飯呀?我都未同你撐過枱腳喎。

魔術師 said...

好明顯我無聽阿妹D歌.

C.M. said...

弈:

>>唔望項背...咁你想望咩呀?
遠得滯,又人山人海,望髮尾law

>>咁XX呢?
佢呢... 佢呢。。。

>>咁你咪有好多剩?
嘿,咁你仲唔明,呢亭係用左三餐勞力換來兩餐食咋陰公。。。

>>幾時講我食飯呀?
你咁小浦頭,好似係你唔得閑多喎


魔術哥哥:

...老實講... 查實我都係曉得一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