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30, 2010

短談審計直資school

查實次次審計報告都掀起輿論,再一次證明審計署的確幾有公信力。

我無特別留意呢次個內容,不過有時人之常情呢,偶然聽到一兩個觀點之後都想發表下自己d 偉論既。呵呵呵呵。


1. 究竟審計邊一個

阿篤話係審教育署喎,我信佢。審計署點會審核政府部門以外既機構丫,係咪先,唔通收教育界/外界/商界錢咩。

不過無論係 audit 教育署,定係 audit 直資學校個運作,我極度傾向阿篤個觀點:教育署責無旁貸。

就算私營機構,每次audit 都隨時發現到唔少紕漏,唔係問題,改正,咪fine囉。之但有d嚴重既case,教育署都 spot 唔到,有嚴重漏洞啦。我明,教育署係官僚丫嘛,按本子辦事丫嘛。係,但咁咪可以話教育署個本子唔夠「高能」囉。不過我都知,改?下世啦。


2. 直資學校 & guidelines

最令我震驚係苦瓜講果部分:「.... 更有學校在合約中寫明,供應商必需每年向校方捐款某個數額」。呢個真係唔知咩世界。

如果供應商收既錢係學校既(即係個飯錢係學校sponsor)既,咁即係話筆數會通過咁既方式改變左性質/用途。問題一。

又如果供應商收既係來自家長既,咁就即係話用家長錢黎sponsor學校開支。問題二。

至於咩買股票定基金。我覺得身為教育界(無論學校 or 教育署),條界應該識得分卦。全人類都被逼買既各類MPF股票基金,得勒卦,都係穩健理財其中一法遮,個weighting見仁見智因時制宜啦。如果直頭買股票?嘩,咁深,買孖展得唔得?過大海玩百家樂得唔得?呢d唔洗指引啦下化。如果下下講咩得咩唔得,成份迷債合約咁,教育署邊曉搞呀。

審計署按章工作,係人都知啦。醒既從善如流咪ok 囉,懶醒既咪做你班學生既好榜樣囉。


3. 貴族化

鹿米似乎覺得直資學校有責任有教無類。

令我諗起受電視臺訪問既家長。其中有個話「唔加介意學費喎」!豪囉呢亭咪。

又令我諗起某 d 機構積極推動「最低工資」個金額,然後趕絕缺乏競爭力既小商戶。

琴晚發白日夢我見到有位老豆話「我地學校加學費?好丫!等果d 資源無咁多既學生咪可以去其他津貼學校囉。唔洗等佢地覺得自卑嘛。德政德政。」(剛才用字經過修飾)


4. 社會流動性 - 公平競爭

公平丫我覺得。資源多,咪入 d 需要地址,背景,父母職業要求較高既學校囉。

既然家長有選擇權,點解學校唔可以有選擇權先!咁先至唔違背學校之間公平競爭既原則丫嘛。(拿,我真係咁睇架)

唔同層次有唔同層次既競爭,社會要流動自然會有力量壓制社會唔流動。好似你呢份做左八年既工咁,隨時一個出黎做左兩年大學生已經可以應付自如,咁你會唔會好大方咁讓個位出黎先。大部分人都可能會用唔同既原因去defend自己幾咁有價值(例如我八年食鹽多過你食米之類)。然則,呢兩個力量就驅使整體(全個社會計)去朝住某個方向進步。

學校我覺得真係一樣。係,直資門檻真係好高,但比起我地呢班70後既年代,家陣津貼學校d質素係咪高好Q多先。雖則,我咁結論都可以好片面,之但,講公平,一向都係片面咁講架啦,邊有綜合公平力可言架。

。。。查實,都有既,不過詳情唔好問我,請向各大政黨查詢。

10 comments:

魔術師 said...

我覺得應該要有份投資mandate, 唔好唔記得早前POLY定CITYU 話拎左教職員的退休金去投資結果輸到一仆一碌。

同埋,貴族化呢條數又點計先? 如果果班成日話社會不公義既人真係認為佢地既機會係俾人奪去的話,咁呢班只收有錢人,以家長有幾多資源去TRAIN個細路學19幾樣雜耍為收生標準的學校就係元兇。

而呢班助紂為虐的家長就是幫兇。

C.M. said...

>>覺得應該要有份投資

梗係要啦。就算點樣處理果筆款項(例如存響邊,搵咩vehicle保存),都已經係起碼要有囉。尤其係,呢筆錢既然係政府比既,就更應該寫清楚(呢part教署責任)。如果無,due judgement 都應該唔會太離譜既(呢part學校責任)。

>>學校就係元兇,家長就是幫兇

我正有此意。

Mary said...

我更擔心假如越來越多辦得好的津貼學校轉為直資,會令想享受免費教育的家長選擇越來越少。

直資學校為爭取最'優質'的學生,打造最優秀學校的金漆招牌,它們之間的競爭,會不會離教育的本質越來越遠?

可能是我太人憂天。

篤篤篤撐 said...

直資係羅范時鼓吹既產物, 我估政府e+既策略會收緊的, 甚至逼部份成為私校

said...

>同埋,貴族化呢條數又點計先? 如果果班成日話社會不公義既人真係認為佢地既機會係俾人奪去的話,咁呢班只收有錢人,以家長有幾多資源去TRAIN個細路學19幾樣雜耍為收生標準的學校就係元兇。

魔,

一路見你响我度同呢度既reply,有啲自相矛盾喎

根據你之前回應的思路,我以為你認為此等貴族化學十九幾樣嘢既「名校」(先不論此是否事實,先assume左你啱)教出泥既只會係並没有競爭力既港童──因此你才會覺得供需要爭入名校,因為名校並不會給你競爭上的優勢

但我以上quote你嗰段,好似你又覺得入名校真係有優勢,只不過呢個優勢係用錢泥買,令社會更加唔公平(即係,窮既入唔到名校,起跑線的確較低)

咁,你講緊既,究竟係入名校會定唔會令個小朋友既競爭力提升先?

如果結論係唔會,好似你一向咁講,入名校根本唔會令個小朋友競爭力高啲,咁自然無你所講既「社會不公義」情況出現(因為入唔入到名校大家既競爭力都一樣)

如果結論係會,咁,我都記得你好似係傾向「市場論」...既然入名校真係有用,咁梗係會有人爭,冇咩需要鞭撻既地方喎...

Anonymous said...

"究竟係入名校會定唔會令個小朋友既競爭力提升先"

本身唔係果個階層嘅,夾硬將自己所有資源投放響個細路身上令佢中產變上等的,咪一定冇提升競爭力囉,好難明咩?

因果關係是這樣的:上等人= 優勢... not 上等人 => 名校 => 優勢 而斷章成為 名校 => 優勢呀..

laulong said...

CM:

四針都見血!

不過直資係咪一定可以提升教學素質,我好有保留。事實上直資制度推行至今,沒有一間非名校變身的直資是明顯優越的!

Anonymous said...

Mary:

據聞現時直資的比例還算小,而且津貼轉直資是否對於辦得好的學校有足夠吸引力似乎未有很大關連。況且今次事件反而打擊部分(有心提供優質教學)考慮轉直資的津貼學校的決心。

你憂的,大概都是大家都憂的事情:教育的本質。如果以社會需求來看,教育的本質該會逐漸跟我們一直所期望的越來越遠。因為,社會需求正在朝著某一個方向聚合。不過我卻不擔心,這個期望會變得不切實際,始終,這個社會對於某些需求的承受程度,是有極限的。

C.M.

C.M. said...

篤:

為左慳錢?

米:

若果用我一路睇阿物朱神既角度,佢似係厭惡教壞細路(e.g. 物質生活上/道德上 )多過係否定名校提供既競爭優勢wa。總括黎講,阿物朱神傾向支持“必須”既市場自律/道德責任。

呃,而我呢,就會咁諗“好哇好哇,你鍾意咩咪咩囉,之但如果又有份推波助瀾,唔好怨籮到時”

C.M. said...

>>本身唔係果個階層嘅

匿名,呢個呢,我buy,之又,查實我一路響度諗緊,究竟所謂“階層”同“社會流動力”,係咪同一回事呢?狹隘d咁睇,當然可以係啦。但查實,lik德蘭修女呀,社運人士呀(雖則我唔想lik呢個example),議員啊(我更加唔想lik呢個example)以及一眾貢獻社會不求自擡身價既人士,佢地又響邊個階層,佢地既“地位”又算唔算我地人生更值得追求既目標呢?

我意思係,唔同名校能栽培出唔同“地位/身份”既人士...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校長:

點敢見血啊。不過我硬係覺得,水清無魚,咁遮。如果唔係有批天天追求excellence日日不進則退既教學人士,咁未必會出現一批唔鍾意“用放大鏡睇呢個世界”既小人物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