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8, 2011

14. 三面不是人

「為什麼走得這麼倉促?」我乾著急。

「因為我在這邊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

「聽說你上次送 Meiji 回酒店哦。」

「!?」

「成功嘛?」

「你說什麼呀,哪裏聽回來的呀.... 我那天送他們回去以後,只是喝了一杯橙汁吧,馬上就回家了... 」理直氣壯。

「。」雪沒有回話,繼續低頭幹活。

天,那個晚上的事情(= 根本沒有什麼事情)除了我和 Meiji 以外,該沒有其他人知道的,除非..... 可是,Saka 覺得不是那種人.... 難道.... 中計!

整天的腦袋雖然不聽使喚,但阿頂給我的柯打我還可以水流作業的倒模給她。不爽不爽,既生瑜,何生亮?

「下班去那裏吃飯?」是阿潔。

我跟潔的關係已經熟透了,父母都見過面好幾次了。

「碰!三筒。」上家的伯母碰了我紅中,三番起胡。

心兒來電。

「你身體不舒服就馬上去看醫生,快快快!」「。。。」

「我現在就打給你哥哥著他接你去醫院!!」「。。。」

五分鐘後,我狠狠的掛了線。桌上的麻將牌和興致全被我燒光。不敢正眼望上下對家。

「對不起伯母,我要失陪一會了。」

「嗯,好的。下次再來哦。」

站在夜深街角,慣性地感染冷漠。人來人往,逼使我把烈怒壓下。

心兒的追魂曲沒有接下,努力說服自己只是過渡期的一點點正常反應罷了。

「明天下班不如一起吃飯?」

「好的。」

「你希望吃什麼?」

「不如這次我帶你去吧。」阿雪如常平靜的。

突然覺得自己這種拿破侖式內線 maneuver,明顯更上一層樓了。

5 comments:

鹿米館 said...

好複雜。

點解你今日寫到blog既?我果邊寫唔到,開唔到topic呢。弊。

C.M. said...

同一個時間應付三個真係唔容易。

我?唔知呀,先響gmail寫好,然後copy and paste 過去,開blogger既時間好短咋。

魔術師 said...

魔術師歌劇系列之《單戀同人誌(九)之三面不是人》經已公演。

韋小寶 said...

頂~你阿爺呀,寫到甩甩漏漏咁,睇到我R哂頭。好彩魔術師幫你我先知發生乜事咋。心兒講得啱,你快啲去睇大夫喇。

C.M. said...

魔術師:

好說好說,入木三分。

韋爵爺:

你爺爺丫,人地魔術師眉精眼企,你就食懞左咁,嘿。

查實果日知命響朋友屋企打麻將,突然阿心來電話個肚痛得好犀利,要條友立即去睇佢,由於響朋友屋企,所以咪唯唯諾諾囉。咁事前佢地已經響煙花之巔和平分手架勒,相信今次呢個反應,只係未適應咁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