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5, 2007

騾之笨

中大校報,騾子寧批評這個,批評那個,讓法治自行調節,不看判決是否公平;

最低工資,騾子寧取綜援,捨棄保護主義,讓低收入人士自行選擇,不看社會是否公平;

忌諱人生,騾子寧為不法者,不要自欺欺人,讓自己找尋自己,不看人生是否公平。


原來騾之笨,在於不看公平。

嘗記得良師教導,公平,乃人事人之任。騾子當然銘記。可是,現在已經忘得乾淨。

另良師又說,公平,世間不存。騾子反而記得。可是,並沒有做到。

剛發現,原來自己做了一些根本不同意的事,但又,做了,不能收回。也罷,反正人生如此,雖心中記得,但沒有一絲悔意。人說人應該:待人以寬,律己以嚴。對不起,騾子從來都是希望律己以寬的。

但偏偏,良師又可憐我,騾子你在自欺欺人,你何嘗律己以寬?

騾子奇怪地問,我肩膀上的重,是你的重嗎?我肩膀上的重,已經輕省了,還不寬嗎?良師只有慨嘆騾之笨。

騾子問,你們肩膀上的重,可以輕省一點嗎?

(見眾人因事而愁眉,騾子亦深受所感,突發笨言鼓勵,別無他意。)

37 comments:

On Dog said...

CM兄:小9學渣老板,先揷一揷旗!

另, AK兄, 小9在你處的留言全成spam, 可否救救小9?

On Dog said...

亞Bill都話啊! 世界根本就不公平, 我們不是要去令他公平! 只要去適應這不公平!

但, 人啊! 人!

你又為何要自己肩負重責之呢?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知其不可說而說之,
知其不寫為而寫之,
知其不可post而post之,
知其不可link而link之,
知其不可插而插之,
知其不可……(算勒! 唔係到寫粗口!)

人生之意義, 其實好簡單姐!

寬人嚴己? 算勒! 心照就不宣, 免得又變身martyr……何苦, 都係想搵食姐! CM兄, 唔好犯法呀? 女細老婆嫩…

C.M. said...

On兄:

剛才小弟已經替你到AK兄處留言求救,相信佢好快就會出手。放心。

(唉,呢排小弟有d更年期症狀,個人好唔專心...點算?)

C.M. said...

On兄:

喂喂,你又會估我有犯法既念頭既?你都好醒目... 大佬,都係想搵食姐...

(唔得!一定要的起心肝!)

Samsara said...

依個世界既"正常"情況,係應該弱肉強食既,係人類自己製造出"公平",所以,有子女保護父母,有人會比錢乞丐,我地吾想有人餓死,仲有人會幫人捉賊.

就算無絶對公平都要維持相對公平嫁,比如一個人肯努力工作,就應該賺到足夠錢來養家庭主(我又舊事從提).

而律自以嚴,待人以寬,聽落好好,但係吾可能嫁,你對自己嚴,對人地就嚴,對自己寬,對人地就寬.

又,我覺得,可以揾一個平衡點既,而且吾好低估個良心既力量啊.

係呀,的起心肝啦.

學霖山莊 said...

辛苦了...

獎你紅蘿蔔...

xiao zhu said...

騾子的肩膀仍然是很重很重啊!知道為甚麼嗎? 因為你仍然是騾子咯!騾子的肩膀就是要負這麼的重。世上只有騾子,卻沒有笨的與不笨的,因為都是一樣的。除非你不再做騾子。

易亦 said...

豺狼幾時開始食齋架?

On Dog said...

謝過謝過!

"呢排小弟有d更年期症狀,個人好唔專心...點算?"

It implies you already have a new place / position to go in the near future.... and so you can't concentrate at your usual capacities any more, right?

C.M. said...

香水姐姐:

>>對自己嚴,對人地就嚴,對自己寬,對人地就寬

咁點算?呢排想對自己嚴d,但又覺得自己求求其其... 見到屋企個風扇好多塵,想的起心肝抹下佢(你屋企都有風扇個可?)

學哥哥:

多謝你,咁唔客氣啦。(諗諗下,你前面係 Carrot,後面又會唔會係 Cane?)

小珠:

你竟然明白小騾係度呻d乜!都只怪自己太固執...

易大俠:

鎖你。應該叫你侍衛總管大人。人前既小豺狼,查實係生活既小頑騾,亦係人後既鵪鶉。紅蘿蔔,對於頑騾,真係人間極品... (下刪三千字,讓頑騾作思想洩洪...)

On 兄:

更年要靜心,事事更安心。真係估唔到原來年紀大左,個人係會多愁善感左,又會發多左囉嗦,d人話係荷爾蒙失調所致,遲d會適應到。(以上為三千字的結尾)

Thanks. You may call a it a new assignment... but not quite in a near future... just right after this summer. 諗起美國第一城 Jamestown 既建立,真係充滿挑戰。(Well,唔係做開荒牛,不過好似d殖民者咁,去到先知道世界既另一邊會係點樣,上左船,先識得驚)。

ClubEddy said...

兩個人一對一可以說公平,例如公平交易,兩者你情我願,便算公平;但整體(宏觀)來看,根本沒有公平,因為「公平」其實是主觀看法,強加於別人身上。

重點是:有沒有自由作選擇

自己選擇了行的路,便是公平,打死無怨。
但若覺得自己苦無選擇,唯有拿出勇氣,為「公平」這東西fight吧~
--
Best Regards,
ClubEddy (www.clubeddy.com)


p.s. CM兄更年期嗎?哈~ 送上這個:link

xiao zhu said...

你都竟然明白小珠明白啲乜! ^_^

火鶴 said...

豺狼兄, 做嘢還做嘢, 留番多D時間俾屋企.
我都好耐無講公平囉, 世上唯一嘅公平, 就係每一個人都要喺唔公平嘅世界裡尋找公平.
一切順利啦.

C.M. said...

Clubby:

多謝鼓勵!

你條Link真係好洗好用,o個6點有其中一點唔係之外,咁小弟都有80%以上既可能已經踏入更年期...唔知補補佢得唔得呢?

BTW, love your words too.

小珠:

乜我答過你d乜野咩?!一睇見你咁善解人意,小弟只能寄語:小心d啦,好多純情男仔會誤會架(比番d惻忍之心出黎啦)。

鶴兄:

你又一次令小豺狼妒忌非常,非常妒忌!(不過你呢排好似鬼打無咁精神播)

C.M. said...

香水姐姐:

見你又舊事重提,小弟姑且行個方便啦。

記得Yunus嗎?

Grameen Bank 既成功,並非只是因為一個“Credit” 或窮人獲得信貸,而是“Information”。

Yunus 把外面市場的資訊(i.e. 中間人之費用)告訴農婦,然後農婦們恍然大悟,再由Grameen Bank 提供便利,讓他們自力更生。農婦有的,是骨氣。寧願向人“借”,也不用“資助”。

這也是小弟之前提出提高“資訊透明度”的來由。小弟深信,人,是有骨氣的。(先不要以無工作能力的人作質疑,往下再解釋)

至於d男人嘛,點解Grameen Bank 會“歧視”佢地,唔願借錢比佢地呢?本書話,因為佢地無 credit。對於這一點,小弟理解為:資訊控制。男人之所以沒有credit,因為不願意公開自己真正的狀況,公開自己真正的需要。

呢個亦進一步加強小弟認為資訊之重要。因為現時掌握資訊的人,乃僱主,所以僱主享有相對的優勢,以較“具競爭力”(動聽嘛)的薪酬待遇來聘請人手。也,可以進一步說,形勢是相對favour 僱主的。提高這個資訊透明度,便可以某程度上扶助更需要資訊,而且又有骨氣的人。

也因此,坦白說,甚至有點冒犯,個人主觀地認為:

1. 有骨氣的人,不屑最低工資(e.g.紙皮阿伯阿婆)

2. 沒有骨氣的人,才為自己爭取最低工資(但不表示爭取最低工資的人,都是沒有骨氣)

3. 有骨氣的人,連綜援也不屑(曾說,綜援對他們來說是“跪”/“乞討”,那最低工資,又算不算“央求”?)

4. 沒有骨氣的人,倘若最低工資不比綜援高,他們自然會領取綜援。

5. 我,作為一頭頑騾,寧願幫助有骨氣的人。

對於有骨氣,但沒有工作能力的人,或自行賺錢養家的人,我們只能讓他們自行選擇是否要求他人援助,或者告訴他們可以向什麼人爭取援助。

曾有網友說,有工作,就有飯食。同意。但,當這個情況是以家庭為單位,而非個人為單位的時候,這,只是一個理想,但不能適應現實需求。

假設一家五口每個月要一萬元才夠溫飽,那一個清潔工要養活一家五口,最低工資是否要設定到一萬元呢?

為什麼覺得“最低工資”是唯一可行的辦法?為何現有的“綜援”不是呢?甚至送連鎖快餐現金劵,又可不可以呢?

samsara said...

Banker to the Poor我仲有四分一未睇,依排忙+精神不掁,本本書都睇到一本就停左.

So far,我見到Yunus覺得窮人有佢既想像力同門路,但係苦無資金做start up.佢吾會干預d人借錢來搞乜野生意,相信窮人自己先係最了解自己能力同本地巿場既人.好似個問題吾係資訊而係資金.

等我睇埋本書再講,我真係會寫落去,只係會好緩慢地寫...

依個問題係我其中一個primary concerns,吾會忘記.

C.M. said...

香水姐姐:

其實我睇番自己剛才寫關於男人,都有d牽強。

但對於中間人既剝削,小弟仍然傾向認為:
農婦未能認識自己的產品於市場上的真正價值,因此無法訂出一個合理價格賣給中間人,甚至以為自己的產品,就只是值得一個幾毫。

(可能也因為小弟現階段對於本書內容既資訊比你多,所以有此觀察。)

就算她們自己借錢,但不知道自己產品在市場上的真正價值,咁佢地仍然會一直被人剝削。農婦有無窮創意,是絕對正確,而也可以說,他們借來的資金,因為少了中間人的剝削,所以才能夠發揮。

不過坦白講,成個經驗,真係有好多值得借鏡既地方,尤其是,小弟可能只係集中睇到“資訊之權”。但願,你能夠看得比小弟更多。

BTW,你工作上點呀?放鬆d啦。又,我真係好掛住你呀。

samsara said...

我以為我既功力已經好深,但係始終都會因為太多問題一齊爆發而真係搞到好緊張,不過依家好d lu,我老闆由我自己去死,咁我只有盡力兼拖埋佢落水,睇下出到d乜野結果...其實我都好想知今次最後會搞成點嫁,可能又有d出人意表既野發生.

嗯,你好似都吾多好老脾喎,有野煩?

C.M. said...

呢排係傷心事比較多,有d抑鬱。可能因此就容易d發老脾卦。不過,原來真係有“出人意表”呢樣野,令自己安心左好多。要多謝個天。

煩野,查實我都有,不過遲d先會正式“開拖”,依家準備緊心情。有機會話你知。

你老闆,都幾野蠻。不過,相信你搞得掂既。若果d野同時間爆發,不如打個電話,同人傾下計,可能有幫助。

samsara said...

我無野喎,份工無乜大不了.我真係要的起心肝,轉行.我吾可以再做一d我吾鍾意又覺得無意義既野啦.

Marshmallow said...

頗欣賞CM兄你遇到有麻煩事時能夠想情清楚才「開拖」,要處煩事時而不立時反擊,有什麼秘訣?

xiao zhu said...

我做左啲咩呀? 講多錯多? 唉!

C.M. said...

香水姐姐:

相信你會隨遇而安既。

棉花妹妹:

咁你今次真係大錯特錯勒。(哎呀,講笑遮,不過呢排心情不太理想,所以搵d爛gag tum 自己開心)。

查實那個“紙上談兵的CM”,是什麼都會計劃好的。正如寫Blog,很多時候你都會發現先後posts會有所關連。有時甚至可以做到先發制人。

但是,現實中的那個CM,其實正一無膽匪類,所以惟有借故拖延...美其名高EQ,查實議而不決,畏首畏尾...

對於準備,小弟只有一個辦法:有立場。

而呢個立場係要經常從自己工作,甚至生活中發掘出黎,然後再日積月累咁納為己用。一旦出事,有清晰既立場,小弟相信處理任何麻煩野,都會比較容易/快速解決。

睇下AK兄,個d就真係早著先機勒。

小珠:

拿!若果你係認真既話,小弟就要“提醒”下你先得喇。

一朝被蛇咬... 雖然會帶黎陰影,但係,並唔代表你走入草叢呢個決定係錯既。

如果你想改善“講多錯多”呢個自以為“失誤”,咁,你多d同小弟吹下水,等小弟又講多錯多,到時你就知道咩情形先要叫“唉!” 喇。

xiao zhu said...

CM:

雖然我仲識得講笑(呢個都算係我嘅優點),其實我呢輪都好PK。你唔好玩我喇!一陣間又潤我惹人誤會,一陣又慫恿我行入草叢,我呢幾日啲反應都已經慢左三拍,好想喊又滴唔出眼淚。你仲咁殘忍,連"唉"一聲都窒住我度中氣。唉!

C.M. said...

珠妹:

我以為我依家已經夠傷心欲絕,誰不知竟然有人同我爭。呢個世界真係瘦田無人爭...

好啦好啦,知錯勒,唔再講笑勒。

咁啦,講認真。(真係認真)

1. 無潤你,也並非戲言,乃小弟主觀觀察所得。

2. 草叢。唔係慫恿你走入去。只係叫你,唔需要再怕遮。講多雖然會錯多,但並唔代表唔應該講。你都聽過:“多做多錯,唔做唔錯”咁係咪代表唔做就o岩呢?(放鬆d,放膽d啦。)

3. 我都試過想喊又滴唔出眼淚。所以去左搵人傾計。而呢個人,係一個你見到佢地之後,可以放心喊出黎既人。(打電話都得架,但唔好用MSN,因為會喊唔出)

無論工作或身邊環境,有立場,就容易知道自己既對錯,也會發現查實生活可以好輕鬆。呢幾句,送既,唔洗還,唔o岩洗,隨時可以丟左佢都得。

xiao zhu said...

CM:

你冇錯,我都冇覺得你唔認真。多謝你咁慷慨送咁多禮物畀我,真係有少少唔好意思添,不過我都收哂,點會有禮物都唔要架,傻嘅咩?

不過...不過...不過你第一點講嘅嘢,我..我越諗越驚。係真嘅咩?唔好嚇我喎!

C.M. said...

珠妹:

你大鑊啦!連自己係咩人都唔知... 不如你自己留意下啦,唔好估估下,試下睇下過去d歷史,你就會發現到架勒。

拿拿拿,你望下後面!死傷無數呀陰功...

xiao zhu said...

我知我其實唔應該再講落去,好似好無聊咁,都驚其他啲人睇到唔耐煩,但係我又覺得我想講咪講囉,冇必要太多避忌。頂多你可以唔回應,又甚至作為版主你都有權delete 左佢都得,我冇所謂嘅。真架!

我點會唔知道自己係咩人吖? 你咁認真同我講,又講到咁嚴重,我梗係要認真自我檢討喇。我不嬲都有注意自己嘅一言一行,我真係睇唔到喎!死喇,原來我仲滿手鮮血添!

C.M. said...

>>驚其他啲人睇到唔耐煩

哈哈,可能佢地想繼續睇落去都唔定呢。

Delete佢?為乜?就算我停筆唔寫,咪放住係度封塵囉。

其實係咪算“嚴重”呢,小弟就唔肯定,但怕且同事實相去不遠勒。(喂喂,唔好大庭廣眾拆我招牌呀,我呢個江湖術士仲要搵食架。)

你呀...唉...

xiao zhu said...

你睇你,你都唔耐煩喇,開始喺度敷衍我嘞。江湖術士? 哼,你真係好衰架。算喇。

C.M. said...

咁都算敷衍牙...?

不如咁,你比個msn我,然後我約你行街睇戲食飯,好冇?(攜眷出席無問題嘛?)

xiao zhu said...

係就帶埋Da Da 喇。

C.M. said...

好極!

幾時?

識唔識開奶?

換片呢?

xiao zhu said...

開奶換片點會難到我? 不過你咪駛旨意我會同你做babysitter喎,我淨係諗住你帶Da Da 出黎同我玩咋,啲粗重嘢你兩公婆做番哂架。

火鶴 said...

唉, 實係豺狼兄跟得我多, 講嘢開始輕挑喇..

C.M. said...

小珠:

都好!若果你淨係想要同 Da Da玩,咁不如我比你同佢玩足一日... 拿,交曬比你勒。我同小妹會自己搵節目架勒,你放心啦,你地兩個玩得開心d喇。

鶴兄:

無辦法,小豺狼查實好容易受人影響架,喂,不如你顧掂自己先啦,你條頸打左兩個結播。洗唔洗幫你手呀?

xiao zhu said...

睬你都傻!

唉,講真,我打緊仗,其實邊有咁多luxury 同你Da Da 玩吖,有嘅我真係唔介意等你哋二人世界吓架。我當望梅止渴,噏吓得啖笑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