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3, 2008

想之想 - 中英互換

好低落,唔多開心。 寫左差唔多兩年,d中文都係冇點進步過,唉。見到人地妙語連珠,真係好氣餒。

我唔記得同左阿邊個講,我寫野同思考時,多數都係先用英文方式理解,然後轉化為中文吐出黎。所以係表達上面周不時有詞不達意既情況。嗯,呢兩年黎,呢方面都冇改善過。唉,又證明機器壞勒。

點先算用英文方式,點又先算中文方式理解?

Errr,可能係咁卦我覺得(拿,睇清楚,覺得咋):傳統英式英文呢,多數先小後大。例如日期,會用日月年。先將最接近身邊既表達先,然後先至表達距離遠d果d。而中文日期呢,就年月日。由大範圍縮窄到細範圍。其他好似地址呀,姓名呀,中英文都會有咁既對比。

又例如我個辦公室果張檯上面果部電腦咁,係英文好多時會係 the computer on the top of my desk in my office (唏,求求其其,唔好要求咁多先啦)。好明顯,中文既表達方式係由大至小,而英文就由小至大。

而我呢,就傾向採用英文方式思考,即係由小至大。所以係寫中文既時候,就會經常出現甩甩漏漏既情況。(我搵緊 excuse?嘿,你知就好啦。)

又好似:「如果我講錯,請指正我」。英文就會係:"Correct me if I am wrong." 拿,又一個我經常發生既情況勒,平時比著我寫白話文呢,我個腦會先諗:「改正我,如果我有錯的話」。跟住我睇睇下若果發現有問題既話,就會先會改番正囉。

我今日又想講乜?嗯... 若果我話語言會影響一個人對於遠近事物個關注既優先次序(... 咿,是但喇),唔知又有冇人明呢?

43 comments:

xiao zhu said...

>>若果我話語言會影響一個人對於遠近事物個關注既優先次序(... 咿,是但喇),唔知又有冇人明呢?

如果你想講嘅嘢就係呢句說話嘅文字意思,咁唔難明吖。但係如果你喺文字背後仲有嘢想講又或者有嘢唔講白(你經常都係咁嘅),咁就唔同喇。

坦白講,(學你呀,哈哈)你呢句呀,都已經可以寫番篇論文啦。

Zoe said...

的確是有的。
語言學的而且確有人研究過,學哪一種語言就會採用那種語言的思考模式。
我記得上課的例子有講過--(大概是這樣啦):

兩組小朋友,學兩種不同的母語。
他們面前分別有三個不同顏色的膠圈、三個跟膠圈一樣顏色的三角形,總共六個物體。

兩種小朋友會有不同的分法:
第一組會將三角形和圓圈,以圖形的形式分開
另一組是將物體以不同顏色分開。

所以,你說的是有道理啊^^

ak said...

C.M.兄,

>>>若果我話語言會影響一個人對於遠近事物個關注既優先次序(... 咿,是但喇),唔知又有冇人明呢?

這個唔難明,只不過係同我地孔夫子既講法有d唔同,因為孔夫子講: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兩者均是由近而遠,推己及人。

而孔夫子呢...雖然佢有個英文名叫Johnny(仲尼),但係...佢應該係一個以中文思考既人...

所以,AK覺得,可能有影響,但未必一定有影響囉...

Karen (Sze) said...

寫左差唔多兩年,d中文都係冇點進步過,...見到人地妙語連珠,真係好氣餒。

斷估都唔係講我啦!好彩。
您有無細心留意(求其在我個blog度抽一兩篇), 我其實每一篇的post內一個白字和廣府話都無o架(夾雜中英的文章只有一兩篇)。

有無難度呢?對我而言其實無, 但係有時寫的時候, 間或忘記有些字怎寫(尤其係艱深的字); 而且, 最重要係寫中文的技巧上的磨練, 我在中學時候, 一個月至少寫10篇文(不論任何文體定係文言白文), 寫得多兼被老師批評很多, 自然就會進步和掌握到寫作的技巧。

大膽講句, 用我的文章做教材, 都見得人o架!

又, 您所講的"採用英文方式思考", 某程度上主導了寫中文的形式; 要知道英文和中文的寫作係完全不同(不論format還是grammar等等), 而且別人未必會明白這種"不中不英"的寫法。


所以我諗您寫英文係好過寫中文。

>>又證明機器壞勒。
咁又未必, 有些學生寫到超級詞不達意, 唔知想講甚麼, 所以不一定係您的專利。

>>若果我話語言會影響一個人對於遠近事物個關注既優先次序

會, 影響力可以好大。

可以的話面授一些中文寫作心得給您啦!

C.M. said...

小珠:

呢行字寫到咁你都明?!不中不英,見到都暈低。

>>但係如果你喺文字背後仲有嘢想講又或者有嘢唔講白

Hehe,知我者也。

>>都已經可以寫番篇論文啦

哈哈,我真係曾經諗過架。

C.M. said...

Zoe:

多謝哂!原來小弟班門弄斧了,抱歉抱歉。

所以話呢,寫呢種論文,其實好玩之餘,但可能已經好多人寫過lu...

C.M. said...

AK兄:

(你呀!仲爭我地一人一封開張請柬呀!)

講起Johnny,你有冇留意到佢講既野,其實一直(歷時數千年)都同舊中國社會主流作對呢?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係,雖然有謂儒家思想深入民心,但講到呢d利他主義,我真係睇唔到有幾深入播,唉,我就覺得阿Johnny個思想其實好選擇性,而且用於管治層面多過生活層面多多聲。(Hehe,當然此乃小弟主觀兼“冇準”想法也)

而且,Johnny之所以咁講,就正因為佢一直對於d人完全做唔到先睇唔過眼。佢既好多教誨,我覺得,似係對社會控訴/提醒/教育,多過反映事實囉。(你話係唔係勒?)

因此,我覺得係Johnny清醒遮,唔係其他人無受影響。=p

C.M. said...

Karen:

嘩,乜你地個個d中文都咁勁架。我次次寫親都覺得左支右絀,好打擊自信...

>>所以我諗您寫英文係好過寫中文。

嘿,最弊係海軍鬥水兵,兩樣都唔掂,依家唔知點算。

>>可以的話面授一些中文寫作心得給您啦!

咁厲害!係咪免費先...

said...

我深信語言會影響人既思考方式架喎。
所以唔同語言既人思考上都會有唔同,
(定係唔同既思考方式所以 derive 出唔同語言?)
不過如果係咁既話,語言係咪應該會有分等級呢?既係有啲語言可以思考得快啲,有啲可以複雜啲,有啲可以藝術啲。

C.M. said...

鐵鎚兄:

>>定係唔同既思考方式所以 derive 出唔同語言

我覺得你問得好好架。呢個都有可能,不過我覺得因為語言應該比思考“靜態”(即固化?),所以我覺得由思考derive出語言既情況,雖然有,但應該不算主流。

語言分等級?你意思係咪分層次呀?咦,聽你咁講,又似係播。

微豆 Haricot said...

My theory on languages and the thinking process are reflected in the following three blog articles:

(1) 適應環境 / Adjust and Adapt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6/09/adjust-and-adapt.html

(2)「龍游淺水遭蝦戲」之二
* (Chinese version)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6/09/blog-post.html
*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6/10/dragon-floundering-in-shallow-water-is.html

(3)「龍游淺水遭蝦戲」之三
* (Chinese version)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6/10/blog-post.html
*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6/10/dragon-floundering-in-shallow-water-is_10.html

your mother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南區肥龍 said...

我又唔太覺得語言會影響一個人對於遠近事物個關注既優先次序喎....我意思係思考既方法可以後天培養呀...而且次序同文法有關呀...突然諗如果喺同一語言下,係咪大部份既早期既思考方法人都差不多呢? 又如果從小已經學習兩文, 又會點呢?

而且「優先」同唔同「優先關注」有冇關連呢?

語言會影響一個人對於遠近事物個關注既優先次序>>

咁即係...
(1) 小事精明,大事糊塗;
(2) 大事精明,小事糊塗;
(3) 大小事皆精明;
(4) 大小事皆糊塗....??

p.s.(1)我都同意就憑你呢句呀,已經可以寫番篇論文呀^^(睇完波, 瞓唔返...)

p.s.(2)嗱, 我呢種, 咪就係果種兩文 (都未講三語)....都唔掂既例子囉....見到人地妙語連珠,會羨且妒架~)

Hana said...

>語言係咪應該會有分等級呢
我認為語言係每個識兩種以上語言的人(個體)一定係有等級的。唔好講外語先,就算同一個國家中的唔同方言係同一個人腦入邊都自動分咗先後秩序,當然係優(行)先啦!例如我寫文腦入邊構思的一定係國語先...

ps:我也可以為此寫番篇論文啦!(多得你唔少!)

C.M. said...

Haricot:

厲害。

你果篇《「龍游淺水遭蝦戲」之四》就正正講左小弟其中一樣唔想講咁白既野勒:個人「情感」會容易令人忽略對方(或周遭環境/人物)既思想方式同背景,引起過敏反應。

C.M. said...

肥龍兄:

係呀。思考方式可以後天培養架。

所以我依家都唔係咁「肯定」究竟我地學習既過程當中究竟會唔會「影響」我地循邊種語言思考。例如某幾個blogger,我會覺得佢地個思考語言唔係英文,亦唔係中文,而係數學!

好似阿鎚咁,佢個思考語言其實真係既IT架,循序漸進之餘,又會返轉頭check下有冇問題。

若果按照呢個方式睇,查實好可能應該係阿鎚所提出既:唔同既思考方式所以 derive 出唔同語言。(講返阿鎚,其實佢或者應該考慮做藝術家,做個IT藝術家!)但若按照微豆文中所暗示到的情況,一個語言對於整個民族既影響會相對較大。而香港呢,就正處於多元語言(母語)所「圍攻」,所以我會認為香港所搵到既findings會比較 err... 「雜亂」。

不過又,精明同糊塗,係咪同遠近優先次序未必有直接關連呢?但係...(嘩,諗到頭爆)

你話你自己兩文三語唔掂?哼,又呃我勒你。

C.M. said...

冰冰:

你咪就係其中一個令我好氣餒果批囉。

唉,我地呢代既港燦,母語又有,國語又有,英文又有,仲大雜燴添。所以真係好佩服果d用兩文思考兼可以左右開弓既人。唔明佢地用咩方式思考。

(今晚抖下,聽日先開始 draft 個論文既framework)

南區肥龍 said...

等我補充下先.上次留言可能因為開始覺眼瞓, 所以寫一半唔寫一半.

精明同糊塗, (情理上)應該同遠近優先次序冇直接關係既, 我所講只不過係話如果由近既事開始關注,咁開始時就會先留意細節.相反, 由遠既事開始的話, 又係咪先從大處去思考. 咁現實上好難兩者(遠同近)同時思考及全面, 就有「精明同糊塗」既講法啫, 只不過呢種係好籠統既講法, 所以我最後就加咗個問號囉.

忽然又諗起Geert Hofstede講既Uncertainty Avoidance Index (UAI) 及 Long-term Orientation (LTO).

如果你所講既,又會唔會考慮將兩者納入去分析呢? 如果循此方向, 香港及其他國家既LTO系數或者可以反映呢個(地區)情況(因大部份亞洲國家黎講, 大家差不多. 不過當然要好客觀咁要先知道其他語言既表達方式先好講啦). 但當留意新加坡既(UAI)個系數時, 畫面又好似好矛盾咁喎~

咁你篇論文...講到我都有啲頭爆, 都係唔諗嚕~~

南區肥龍 said...

再補充, 基本上我既思考方式亂哂, 不過就傾向由小至大.

但係到寫出黎時, 可能又另一樣囉.

xiao zhu said...

喂,我諗諗吓呢,有個好鬼自私嘅想法呀,我想像緊你篇論文貼出黎嘅時候,我會睇到好頭暈,真係會好頭暈架,Errr.....=P

火鶴 said...

呀鎚嘅思考應該係從1100010101100011011110...開始

七十樓危危下望 said...

我應該幾時貼兩個頭出黎呀爸爸

南區肥龍 said...

咦, 係喎...

C.M. said...

咦?乜你都有留意Geert Hofstede架?

我繁親同民族文化有關既野,都會第一個聯想倒佢。

原來你講既精明糊塗係UAI 既意思,咁小弟明勒。

可以check check 呢度先:
http://www.geert-hofstede.com/hofstede_dimensions.php

關於新加坡,小弟會咁睇:

1. 好多關於Geert Hofstede 既findings既(文化)分析係基於近期情況及管治政權個特點,例如分析中國以共產黨解釋、分析新加坡以李光耀等,不過,既然係「文化」分析,就應該以中長遠的歷史解釋,先可以更「擁抱」現實。

2. 睇番新加坡,按照管治者(即人民行動黨)呢個方向睇,似乎好難解釋點解個UAI超低(假設此finding可以反映事實真象):UAI超低代表人民可以接受更高uncertainty。相對之於日本個超高UAI,即此地人民相信「最清晰的就是真理」(我譯),那就很容易理解一個超低的UAI是什麼一回事。

3. 以剛才第一點來說,中長遠歷史的含義,以中國為例,儒家思想可能為之其一(雖然小弟個人並不認同),而語言則更很有可能為之其二。

4. 若從語言之影響來看,小弟若有機會撰寫論文(另一篇):我會循語言的多元化(即文化的多元化)去理解一個地方的UAI,而非從管治者的特質去理解(1);語言之所以(可能)引致某個層面的UAI,並非因為語言本身,而是因為地方的語言是否多元化(2),當我留意到中國的UAI,跟美國的UAI相約,而見到似乎擁有相對更多元化語言的國家的UAI更低之後,我便覺得我應該從(2)這角度研究下去。

5. (唔記得左)

6. 多謝哂你,小弟從來未想過從UAI及LTO這兩個方面去聯繋「語言特性」既關係,謝謝你!

另外,請問你可唔可以講下「日文」有咩特性呢?(蝦,呢個問題查實係咪頭先唔記得左既第五點呢...)

C.M. said...

小珠:

下?貼出黎?我貼得出黎果d肯定唔係論文黎架播(以前唔係,依家唔係,將來就...唔知),我貼得出黎既只係煩文遮。(論文我會留番比自己)

所以你唔洗食暈浪丸架。

C.M. said...

阿鶴,

你可以解讀倒,厲害。

咦,咁你個思考方式又係唔係...

平衡光圈平衡光圈平衡光圈平衡光圈平衡光圈呢?

C.M. said...

危樓姐姐:

下?咩話?邊兩個呀?(嗚嗚,我依家斷擔挑憂柴憂米呀。)

Karen (Sze) said...

您的論文不是關於會計咩???

不過我未寫過, 一定大叫"好驚呀! 點算呀!"(屆時要大家教下我點寫), 諗起將來完成degree前要寫, 真係睡不著。

>>咁厲害!係咪免費先...
我咁講實在太班門弄斧了(您睇Hana幾犀利), 我無她咁厲害, 有乜野, 見到才說。

又, 話說我有件事好頭痕(仲要係洗了頭都無用那種), 看完隻貓後請回覆。

Morca said...

o_O

怒火眼睛 said...

c.m. 哥, 講到兩年無進步, 太謙了. 以中文抑英文思考無差宏旨, 重要的是思考後表達的過程. 對你這樣有野心的寫作人士呢, 我會建議減少飛躍, 縮減規模, 自會寫出更澄明的文字.

C.M. said...

Karen:

會計論文咁高深?唔曉播!

寫Paper遮,我呢亭,得過且過咋。

C.M. said...

Morca:

若果加多兩滴汗可能會逼真d。

C.M. said...

怒眼媽:

你唔洗安慰我勒,我自己知自己事,進步咁少我都唔想。

桀桀...你叫我呢類陰險小人冇野心真係好難,唔鬆毛鬆翼扮飛唔多可能,不過咁,你個建議我一定會參詳。我估,寫埋呢浸,我會試下寫愛情故事。(咪笑定先啦)

南區肥龍 said...

c.m.

係呀,我都係留意Geert Hofstede架...

不過今次留言冇野講住. 你腳波,我要上腳多一陣先交得返出黎~ 哈哈!

C.M. said...

肥龍兄:

查實你上次開左小弟竅之後,就集中將“語言”(尤其中文同英文)同Hofstedt其他既Index 嘗試做比較既時候,我就得出一個初步方向:

語言結構可能會影響一個society 傾向collective or individualistic. (若語言結構先小後大,或先近後遠,則比較individualistic, otherwise, collectivistic)

語言的diversity則可能會影響UAI。(Diversity低,則UAI高;Diversity高,則UAI低)

多謝哂!

C.M. said...

補充:

雖說「影響」,但其實可能只是「對應」/「反映」。

對小弟個人來說,題目太深,只可作興趣看待。

C.M. said...

再補充:

在網上簡單搜集一些關於語言和創造力的資料,例如:

《语言结构规范与学生创造能力》
http://www.journals.zju.edu.cn/soc/2002/200202/020212.pdf

讓小弟對於如何培育下一代,多了一分...想法。

VC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VC said...

can you help to translate these four into English?
謹希望我會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我的尋常選擇只對自己負責;
我的選擇只想對自己負責;
一道尋常的選擇題.

C.M. said...

VC:

Should I recall...

1. Sincerely wish I would face bravely the outcomes of my choice.

2. I am the only person who is responsible for my ordinary choice (in that post).

3. I wish my choice has nothing to do with others.

4. An ordinary multiple choice question.

VC said...

Wah! 你D中文真係好有問題!

C.M. said...

Hehe, 我一路都係咁講架喇...

C.M. said...

日文特性!!

http://inhumanresources.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html

多謝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