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07, 2008

戰爭意識 (5) - 好貓並不永遠好

鄧伯伯金句: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上星期某報同日有兩位專欄作家提及此「貓理論」。一位認為貓理論乃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殊途的同歸;另一位則認為國內社會早已將貓理論揣摩成:不管黑貓白貓,能夠賺錢的就是好貓。前日該報再有專欄作家提及,她認為貓理論沒有採用一種「辯證的思考」,經濟建設最終倒過來破壞社會成果。 我則認為,資本主義與賺錢,只是表徵,而當中的意識,才是那雙面刃。

**********

說到這裡,好歹應要先解釋我何以扯上戰爭意識。

起初從戰爭意識的方向作思考,主要源於工作需要和興趣,純粹從企業管理角度看戰爭意識。戰爭意識只是日常筆記的一部分,並沒有考慮過能夠引申下去而建成一個分析框架。個人只希望從戰爭意識中,尋找出一個比較有條理,適合自己性格的管理意義,完全沒有想過以此連上社會事。黑白兩貓,更不是狼群牛圈的續篇。

**********

返回正題,雖然在我等富裕社會的平民心目中,貓理論的中心思維近乎是解決問題,可以算一個平盛意識,但倘若此兩句名言早已成為中國早一代(即60s-70s)的潛意識,綜合各方面的情況,這個貓理論所帶出的,是一個戰爭意識。

也就是說,貓理論存在著一個漏洞,而這個漏洞,倘若在將來不能被新意識所取締,必定成為將來社會文化發展的絆腳石。

因為好貓並不永遠是好貓。

貓理論中的好貓之所以並不永遠都好,因為,只有老鼠。當貓以為只有老鼠是敵人,那無論貓有多好,只是抓老鼠的工具,但永遠沒有自我和自由。(這個自我和自由,與)

重申一個大膽假設,貓理論已經成為中國早一代(大約60s-70s出生的一代)的潛意識。

這一代,沒有對錯,只有好壞。

從戰爭意識看,貓理論首先,把兩種貓分成黑與白;然後,製造一個敵人老鼠;最後,便定黑白貓誰個好。

「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這句話,可以被分拆成:

分辨好壞(邊緣化小眾) > 製造敵人(確立打擊目標) > 獎勵團結(強化集體意識)。

把小眾邊緣化的結果,就是「集體」,而共同敵人的存在,以貓理論的背景而言,就是「發展」,獎勵集體的結果,就是「管理」。

貓理論鼓勵的,最終不是簡單的解決問題,而是:一、「人分好壞」,二、「前面有一個要打倒的敵人」,三、「管理淩駕一切」。結果是,連法律精神和道德,都必須跟隨管理走,甚至為管理開路。

帶著權威意識的貓理論所蘊含的戰爭意識,不僅貫徹目標與手段,更貫徹管理。

不過,一種擁有一個單一敵人的戰爭意識,隨手便可埋葬一切身邊更有價值的事物和機會,所能達到的管理目標也使單一的。當一個國家以「管理」作為基本態度,那些不能被「管理」的,便會被視作「不能抓老鼠的貓」。要貫徹管理,把這些沒用的貓清理掉,就是最恰當的途徑。

中國往後的精神重整,唯有撤換貓理論。

12 comments:

C.M. said...

蓉:

我呢亭條件反射呢,嗯,係真係幾obsessive既又。

小黃蓉 said...

你知就得嘞。我真係好...架。

xiao zhu said...

你一再重申假設這貓理論已經成為中國早一代的潛意識,所以要撤換才能重整。那你所說的沒有對錯、只有好壞的這一代,是哪一代呢? 如果我套用到對的貓和錯的貓,我是否有點吹毛求疵,斷章取義呢?

理論的設定,在於應用與發揮。

一、「人分好壞」,這是目標與方向的訂定,當然當中自有終極目標與階段性的目標的區分。二、「前面有一個要打倒的敵人」,我的重點不在於敵人,而是時間與空間的變換。三、「管理淩駕一切」,這是應用上的程度所帶來的可能性後果,並不一定是一個設想的結果。

與其說貓理論鼓勵的,最終不是簡單的解決問題,我會認為應用與發揮都是各師各法,因應不同的自我元素而衍生不同的結果而已。從這個角度來看,管你甚麼貓理論、狗理論,撤不撤換都不會根治問題。

還有,黑貓白貓的精要於我是取我所需,其中其實有提示了好貓並不永遠好的了,我並不覺得是一個漏洞,即使有,我也只會看作,用的人過份倚賴專家意見而已。

C.M. said...

小珠:

估唔到你會認真對待我呢篇(唔似你)。好開心!

>>沒有對錯、只有好壞的這一代,是哪一代呢?

大約,只是一個大約的一代,尤其受到那金句之恩惠的一代。

>>我套用到對的貓和錯的貓,我是否有點吹毛求疵,斷章取義呢?

嗯,不覺得吹毛求疵,也不見得斷章取義。還是那句老話:最重要,是你自己怎樣看。毋須要符合我所寫的。

***********

我嘗試理解你的想法,概括而言,大抵是你最後一段所指的... 那我會在想法上,與你存在一個明顯分野,似乎還是那句:「那一代」受影響究竟有多大。

>>「人分好壞」,這是目標與方向的訂定,當中自有終極目標與階段性的目標的區分。
>>「前面有一個要打倒的敵人」,我的重點不在於敵人,而是時間與空間的變換。

於我,「那一代」若受到很大的影響,目標會是終極的,變換空間與時間是體現管理。以那一代而言,這個敵人可以是貧窮,也可以是思想上的束縛。

>>「管理淩駕一切」,這是應用上的程度所帶來的可能性後果,並不一定是一個設想的結果。

不明。

>>與其說貓理論鼓勵的,最終不是簡單的解決問題,我會認為應用與發揮都是各師各法,因應不同的自我元素而衍生不同的結果而已。

倘若我沒有誤會你的意思,其實你的意思正等同我所說的「管理淩駕一切」。應用與發揮當然都是各師各法,也會衍生出不同的結果,不過,這些結果都集中在指南針的一方。

>>從這個角度來看,管你甚麼貓理論、狗理論,撤不撤換都不會根治問題。

或許你對。但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一定要有「一個人」再推出一個新的狗理論,便可以根治問題。

在個人層面,尤其「那一代」,受貓理論恩惠太多(或覺得順從有好處),要轉變,或許真的要推出一個狗理論(正如汪什麼的思想解放)。

不過,在社會層面,「新一代」未曾經歷那「轉變」,所以對於貓理論也不甚了了,因此,根本毋須要替他們擔心要以一個什麼新理論輔助。何況,他們大抵對於理論是免疫的了。

撤換貓理論,不是要用某人的狗理論代替,也可以是自發的,毋須外界附加的。若不喜歡撤換兩字,或許我會改作... Errr... 剔除?

>>黑貓白貓的精要於我是取我所需,其中其實有提示了好貓並不永遠好的了,我並不覺得是一個漏洞,即使有,我也只會看作,用的人過份倚賴專家意見而已。

於你,絕對是。但於「那一代」,於我,肯定不是。當整個「代」都過分依賴專家(我同意),就更容易表明整個「代」都察覺不到當中的「提示」。

於我,「那一代」大部分成為當權者,而新一代,則漸漸取代他們,雖然暫時只是少數,增長速度,似乎是exponential的。如此看,仍可幸。

C.M. said...

睇番。其實我說那「不明」的一段。我想我現在是明的。

我會說:不錯,那是應用上的一個主觀願望,亦可以屬於hypothesis的一部分。

安諾勿斯 said...

好說、好說,同港燦兄果篇MBE互相輝照。

安諾勿斯 said...

sorry,typo,係「互相輝影」。

C.M. said...

安兄:

小弟何敢攀比燦兄?

(不過,戰爭意識真的某程度上有 MBE 之意,尤其 Exception 一字...港燦絕對讓小弟大開眼界)

佚名 said...

c.m.:
懂分是事分明很難,但如是賢能之士,必能分青紅黑白。
c.m有沒有看過都市日報ceo黃毅力先生的文章呢?他形容新一代年青人也是草莓一族

http://hk.myblog.yahoo.com/jw!YYc5LkSBGQIg.YPNL1htYyKiFQ--/article?mid=445

他們也經不起考驗,說也是,我亦如是,受家人所保護著,不知天高地厚!

C.M. said...

小佚:

我偶然也會看都市日報的。

或許每一代的年青人都可以是草莓。我也曾是。如今,很多事情要靠自己了。

Karen (Sze) said...

我遲了, 希望您會見到。

黃毅力先生的post, 我幾乎次次睇, 有些post我未必同意他的觀點, 但他的職場看法和成功之道, 我亦有所認同(他同我的共通點係同樣中學畢業後就出來工作, 但不甘心停留一個位置, 於是不斷進修來增值自己)。

家中有他的書, 間中都看。

>>或許每一代的年青人都可以是草莓。
嗯, 我有種特別看法......容我稍後出post講下。

扯回您的post, 咁講:

>>好貓並不永遠是好貓

人會變, 環境會變, 思想會變; 所以點解會有無間道出現。

>>沒有對錯,只有好壞。

沒有絕對的好, 亦無絕對的壞; 評論好壞, 數下係哪一方面會多一點。

>>貓理論鼓勵的,最終不是簡單的解決問題,而是:一、「人分好壞」,二、「前面有一個要打倒的敵人」,三、「管理凌駕一切」。結果是,連法律精神和道德,都必須跟隨管理走,甚至為管理開路。

當時的人心很單純, 所以可以用貓理論; 但時代變, 一切在變, 不可能再走回頭路, 所以用較科學的方法----例如管理, 去解決形形色色的問題。

給佚名:

>>我亦如是,受家人所保護著,不知天高地厚!

係時候多看世界, 讓自己獨立自主一點, 萬一有事, 唔會變得太依賴。

C.M. said...

Karen:

多謝你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