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08

5. 交往不經意

「有沒有好的建議?」

「建議... 哈,聽說這裡的牛扒餐好像不錯,好嗎?」

「...」

心神不定,接收出現少許延誤。

「哈,輕鬆一點吧!其實我明瞭你的境況的... 」(早數月前某位同事曾擺明車馬追求阿潔的時候,她已經告訴過我)「... 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看法。」(未想到好方法,甚至未完全聽到她的問題,所以再拖延多一會。)

「我明白。其實我和他已經很理性的商討過了,他也有放手的意思...」

「那還有什麼顧慮呢?」

「嗯,我們是好姊妹嗎?」

「當然。」(當然,我不是女的。)

「那你要幫我了。」

「哦。」(即是...?)

離開海芯餐廳,阿潔如常地挽著我僵硬的手臂,讓我送她回家。對於其他同事們,在公司裏,我倆的關係真的親若姊妹。但若在非辦公時間作此尋常辦公室舉動,可難怪人家誤會。

「你不會誤會吧。」

「當然不會。就送你到這兒了,替我問候伯母好嗎?」

就在三十樓的高空說明天再見。深信,阿潔只視我如姊妹。

回到街上,打電話告訴心兒,我下班回家了。

打從投入社會工作開始,我便以自己的誠實自豪,因為知道自己曾是說謊的能手,不過也曾深受其害。很感謝。

但我跟心兒兩人間的事,已漸漸打擊我這種的優越感。雖則,沒有懊悔,因為此刻不能精神崩潰。

這個晚上,那個三天一大吵的預言再次應驗。

我倆的將來會是怎樣?

6 comments:

篤篤篤撐 said...

女人, 一定唔會當男人係姊妹...
「那你要幫我了。」>>>搵你扮係佢條仔 ? 唔好ar, 想追佢果條仔可能short, 會搞到你一褲都係....

C.M. said...

冇奶油!好多女仔都當果位仁兄做姊妹個播!(定係佢地預先知道條友心懷不軌,所以來個先下手為強?)

>>搵你扮係佢條仔?

冇咁大鑊卦,呢家野好難扮喎。

p.e.t.e.r. said...

> 女人, 一定唔會當男人係姊妹...
er...我見過例外囉。

>冇咁大鑊卦,呢家野好難扮喎。
o下?唔係呀!除非你係女喇。不過時下都興TB應該都冇乜問題既。

>當果位仁兄做姊妹個播!
buffer zone黎架遮。進可攻、退可守。同契乜契物一樣。

C.M. said...

你估扮人男友容易牙?(估遮,雖則我冇咁既經驗)要好大犧牲架。

下?契乜契物可以攻守既咩?水梭噠?鷹佳boo詩吧?

Karen (Sze) said...

>>阿潔如常地挽著我僵硬的手臂,讓我送她回家。對於其他同事們,在公司裏,我倆的關係真的親若姊妹。但若在非辦公時間作此尋常辦公室舉動,可難怪人家誤會。

若然主角和阿潔未婚的話, 咁頂多是拍拖的嫌疑; 然而, 是但一方已婚但不避嫌疑, 加上把持不住的話, 咁衣段越位關係便容易"撻"著。

(If主角=CM, 我就買定零食睇戲。)

>>回到街上,打電話告訴心兒,我下班回家了。

所以我的感覺係: 主角同心兒的關係, 不是一般同事的關係(前篇comment就係講我的看法)。

>>我倆的將來會是怎樣?

指的係......?

C.M. said...

>>買定零食睇戲

嘩,隔岸觀火。

>>主角同心兒的關係, 不是一般同事的關係

絕對唔係同事關係。係親密關係。

>>指的係......?

咪兩人既將來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