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2. 他的工作間

吵過後,很難回復心情工作。但年輕人的朝氣狠輕易的便戰勝了那鼓噪,況且,阿頂已經從 pantry 回來,還例行的補上一句:是她嗎?

半晌電話再來,拿起,馬上掛線。口裏雖說風度是條件性的,但拿起放低這個招牌動作,在這些日子以來,證實我其實再拿不起。

開始的時候,不是這樣的

兩點十五分,簡單吃過藥,快速的把工作往自己的胸口推。一大把的抓文件,像撲克的王者。阿頂順著我的意思,推波助瀾。在工作上,我和這個阿頂的默契,非旁人能夠理解。

電話繼續響,我乾脆離開座位,阿頂清楚怎樣應付。往洗把臉。

剛站起來,便見到一個陌生的面孔,同時從對開的辦公桌起往洗手間那方向。是新同事嗎?嗯,雖不敢說自己對所有女性絕緣,但自覺教導新人還是我這批老兵的責任。正想問清楚新同事的來龍去脈的時候,小妮子阿潔在我面前出現。

阿潔可算是我這位老兵的第一位下線 buddy 了。無論上班時下班後,我和阿潔的交往都很密切。跟她單獨午飯晚飯是等閒事,倆人在辦公室公開 flirting 是慣常事。覺得等閒的,是我。覺得慣常的,是所有同事。阿潔她的想法呢,我從不理解過,也從不願去理解。而很老實,我沒有老實的告訴她,我早已經有了一個她。她亦沒有再好奇過我手中的戒指是何干的。

今趟她是因為與客戶合約上的事情來找我的,我也忘記了處理了多久,總之,很快便處理了。在這部門內,我有秒殺天王的稱號,她們說大部分和客戶的合約問題,我不消一分鐘就可以解決。事實上,此刻我對自己的能力當然有信心,但秒殺這個尊號,記得是某一位狡猾男所封的,目的,還不過是希望功夫有人代勞罷了。

阿潔問我是不是晚上一起晚飯,說是我前天主動找她的。立即翻查那對話的記憶,理性再一次支吾。我只道,今天抱恙,改天好嗎?又再約了。我突然覺得我不配當人家的情人。

說罷,那新同事飛快的我面前出現,又再飛快的坐下專心她的工作。還有點好奇,因為這個新同事似乎已經可以獨立工作,不像阿潔。

理性率直的告訴我,其實只是怕人家奪取了你的天王地位罷。

嘿,要大大力的砸我那左腦。

又忘了交待,左腦和家人叫我知命,右腦和同事都叫我 Chi Ming (幾型)。阿頂叫四姑奶。而跟我鬧翻天的她,叫心兒。

(因為左腦被砸,所以今天還得請多一天病假。)

18 comments:

Yun said...

嗯。

readandeat said...

不好意思。請問我是否讀緊小說的下集呢?

笨豬 said...

呃,唔知有冇理解錯。

但係,我覺得主角的故事呢,其實係絕大部分(強調,是絕大部分)男人都會經歷的階段……

休息多d,病好左,頭腦清晰先解決到問題呀~!身子要緊>"<

Hana said...

搞乜鬼

****************
用國語思考寫嘅文

****************
唔正常

****************
但合裡

****************

好好

****************

原來如此

****************

嗯嗯

篤篤篤撐 said...

wow, 一拖三 !!!!

C.M. said...

雲:

嗯。

讀食妹妹:

鎖你就真。呢個唔係下集,亦唔係小說,係男人哀歌。(係咪夠曬驚心懸疑曲折離奇嬉皮笑臉呢?)

跳豬:

我諗都可能係。好多男人都自以為是地有過不知所謂的幻想。(但又好似女人先至明白,所以呢...)

琴日瞓左大半日,好番左d lu。多謝。

冰妹:

秋愁卦。
係。
都幾。
冇錯。
(最尾個字變左方塊符號)
醒目。
鎖你,囉。

篤撐兄:

唉,Chi Ming呢亭麻甩佬一向都鍾意誇大架啦。

Old Cake said...

What is going on? I hope everything is all right with you. :)

Marshmallow said...

辦公室桃色糾紛?!唉呀!!!CM兄呀,唔好玩啦,一個女人重唔夠煩咩,何況你屋企重有兩個 :-P

C.M. said...

Young cake:

Things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Everything had gone wrong.

綿綿:

唔係押,唔覺有糾紛播。(咁個辦公室真係陰盛陽衰嘛)

安諾勿斯 said...

嗯嗯,屋企一個,出面一個,跟住搭上另一個,好正路男人o既幻想,所以點解課長o既多男fans。

C.M. said...

安兄:

島耕作乎?可惜未睇過。

又三個?我真係冇咁幻想過呀。

Karen (Sze) said...

我仲以為係您上司同您在公事上有conflict, 點知......!

又, "課長島耕作"唔止講office的書, 仲有講安兄所講的野。

咁, 我想同您講的野似乎要adjust了。

C.M. said...

Karen:

同上司有conflict... 唔,查實我可能學人寫緊職場鬥獸棋。

佚名 said...

c.m:
不要被色所迷啊c.m!
唔好做衰男人,包幾奶啊!
我唔彩你ga!

但其實我想問,男與女不能成友嗎?
有時會遇上一些好談的人,一談就大半天,像是前生已相識似的,談也談不完。

但是這並不是情!只是投緣、投契而且。

但遇上有合拍的同事也不錯,你一舉手,一投足,相當默契~~

有時可能會誤以為愛,但若你怕會變成愛,就要懂抽離,除非你享於在這曖昧關係中0.0!

C.M. said...

包幾奶,要好多錢架。 *_^

男與女當然可以成友喇,最重要係自己個心態遮。

佚名 said...

c.m:
包幾奶,要好多錢架。 *_^
-->等我叫c.m c奶 扣晒你d錢先,等你無錢包奶

男與女當然可以成友喇,最重要係自己個心態遮。
-->係啊!但有時d野,你心態好,但人地唔好呢~

C.M. said...

扣錢咁毒辣?!(唔洗扣都冇錢喇)

人地個心態點,我點知播。

C.M. said...

魔術師的歌舞單戀日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