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4, 2010

觀人於微

我成日覺得,觀人於微當中「微」既意思,唔係「微細之處」個「微」,而係「識於微時」個「微」。

觀察一個人,假如只係觀人於微細之處,除非好老練,一瞬間一觀百微+判斷準確,否則,呢把無形刀輕則算估下、分享下、研究下,重則就標籤、扣帽子、上綱上線。

為左好好運用呢把刀,我傾向觀人始於微時。Well,有好有唔好喇。好既,咪懶公/厚道囉。唔好既,咪遺臭萬年,比老闆話悟性低,比街坊話扮中立,比朋友鬧搵完笨都唔知發生咩事囉。之但,我寧願選擇一種啱既後見之明,都唔寧願揀一隻錯既先見之明,作為我論斷人判人話人鬧人嬲人恨人殺人既準則。

又咁啱得咁翹,今日我黑心發現自己原來咁鍾意自我陶醉,一直呃到自己以為比其他人更曉得觀人於微。

而佢,已經唔再係我識於微時既長毛,十年前一百分,八年前八十分,五年五十分,兩年前二十分,用番 linear extrapolation,尾尾剩番一條長得好肉酸既毛。

有d野,固然係學返黎,但查實響細細個已經學左返黎,唔洗大人教亦教唔黎。呢樣,叫做「格」。

25 comments:

黑人 said...

我睇得多David Gemmel 既小說
好幾個故事中的勇者,做左政客或皇帝之後,會變成下一集既奸角

做勇者果陣,佢地真係好正義,做奸角果陣,都係為左好現實的理由

再睇返長毛,又唔算係咩

Hana said...

我好迷信,所以對我來講詛咒係极之嚴重的的。(華人就算唔信佛教或者信咗耶穌多數都係迷信的)

laulong said...

長毛?我正想插佢,乜可以咁樣咒一個老人家嘅咩?人如至此,豬狗不如!

C.M. said...

黑人,

你應該會睇到我唔係一個忠奸分明既人,所以對於唔係經常響身邊既人,我需要用好多年既時間,先會作一個比較「隨心」既睇法。有人一路加分,有人有加有減,有人一路減分。

前兩日同事話佢以前示威「會」收錢,我仲維護佢話:「會」收錢不等於「要」。紅十字會咪一樣「會」收錢做野,但唔係「要」收錢先肯做野嘛。

一單還一單。

一個人既「格」唔會「單單」因為你為少眾大眾爭取緊乜,而變得高尚。同時,亦唔會「單單」睇你點對待其他「實實在在」既人,而變得低下。

而我,一觀百微兼觀於微時的長毛,家陣佢只係一個茄哩啡。

C.M. said...

冰冰:

講返我自己,就算我信左耶穌,我到依家都唔知乜叫做「詛咒」。所以對於佢「係咪」詛咒司徒華,我無可置喙。

但我,如果有人對於自己向一位「實實在在」既人,仲係一位早你廿年為同樣理想放棄家庭事業既人,惡言而不帶歉意... 我覺得佢肉酸,已經係厚道得太離譜。

黑人 said...

> CM

鬧人癌上腦係咪下流?係。

但係咁鬧到底為社民連帶來幾多好處?為推動民主帶來幾多好處?假如利益高於缺點,在政治的道德上長毛做得對

btw 我一向不是社民連支持者,但我一直以利益去判斷政客的行為是否合理

C.M. said...

風校長:

請原諒我不能同意你認為佢豬狗不如,至少,我唔信一個人會因為另一個人既說話而遭逢不幸或無故得寵。

人有多面,亦不能單看表面,只是越看得多面,就感覺有人越變得表面。

C.M. said...

黑人:

你睇得到,無錯。至少響我個「分析框架」,有人鬧,(為推動民主所)帶來既好處,係合乎整體利益既。

但如果要瞄準一個「實實在在」既人「咁」鬧,係咪能夠帶來「最大」好處呢?而且,「咁」鬧,究竟又係咪「響政治上夠道德」呢?所帶黎既「禍害」,又會唔會抵消所得利益?

呢d疑問,響我個框架底下,如果唔懷著「憤怒」去表達我既結論,就只剩低「捨本逐末」。

黑人 said...

> CM

我就咁睇,無論長毛有無做過計算都好

宜家任何鬧民主黨/司徒華的言論,都係幫緊民主黨止血,鬧得越勁,止得越好,大家會同情弱者

當然,咁樣止血,係at the expense of 罵者的道德形像

長毛不嬲食唔到中間選民的票,但係屌9司徒華,有助鞏固佢在年青人心中的形像,尊重司徒華的中產選民,一向都唔多妥長毛,不妨得罪

所以從利益上睇,佢蝕有限,但係幫民主黨補返些少HP,都係諗得過

但係長毛有無計得咁盡呢?我唔覺會囉,似係純粹衰9 up矣

話分兩頭,日後有左超級功能組別議員之後,根本無從再談甚麼普選,除非又再打過爛仔交,或者上街暴動。

C.M. said...

>>宜家任何鬧民主黨/司徒華的言論,都係幫緊民主黨止血,鬧得越勁,止得越好,大家會同情弱者

>>當然,咁樣止血,係at the expense of 罵者的道德形像

啊,你睇我睇唔到既地方。好極。呢方面我認同。以政黨利益論,人數方面佢地可能有賺。

不過諗真,計落,整體似乎仍然係蝕多過賺。

>>似係純粹衰9 up矣

唔,衰9 up固之然。不過作為佢唔多忠實既fans咁多年,睇落呢個唔係偶然。

如果要我講心果句,佢個「格」係「獨斷獨行」,輕視「權威」係佢性格一部分,唔會理會合理唔合理。我睇,佢根本亦唔會尊重郁民,因為郁民響佢心目中,係一個權威。

Anonymous said...

我好憎練乙諍近日幾篇文。佢兩篇文,只講利益,唔講內容,或現實。

當佢講,社民連近日既行動,令到「泛民政治光譜」擴大,政治市場更加清晰,所以社民做既係好事。咁,根據佢邏輯,我地應該要贊揚美國右派保守白人組織,因為佢拉闊美國右派光譜﹕even佢地反對墮胎、歧視黑人、大白人主義whatever。

衣個例子,已經好溫和。明我講咩,就得。

當然,如果要只講利益,唔理substance,你可以好相信練乙諍個套。不過,其實都係「手段」vs「目的」類似既問題。

又當然,我更加覺得有問題既係,今次個手段,絕對影響到個目的。

不過,練乙諍幾時變左做「功利主義者」﹖

~goethe

ps,陶君行好精彩。佢前日定擒日,係商台誓神x願話,社民連既人唔會人生攻擊,唔會咁講華叔。佢,一貫作風。

ps2,有冇睇成報﹖唔駛人爆,今日成報篇報導入面,黃毓民已經不停講,相信何俊仁,尊重何俊仁。佢係議會入面,係佢既所謂支持者入面,甚至係報紕入面,佢有幾多面﹖係何俊仁先忍到佢。

鹿米館 said...

相信長毛是9up居多,是火遮眼所致。

假若這句話是黃郁文講,卻可能會有另一目的。

長毛玩古惑當然不及一個真係行古惑既人。

長毛越屌華叔得多,民主黨越多謝你。

Jay said...

我唔識長毛,亦都無去深究司徒華嘅背景,我淨係知咁樣話人(唔理佢係唔係有病),都係不該嘅行為!

laulong said...

哇,唔得,政治功能論入晒腦,所以呢,政治暗殺都係應該嘅,達到政治目的就得喇!又所以,滿清要追殺孫中山係啱嘅,日本人要殺盡南京都係啱嘅,鬼叫你阻止我達到政治目的。

司徒華嘅感受係梗唔重要喇,甚至應該笑 kekee 講,多謝你呀長毛,你咒多我兩鑊喇,唔緊要架,你嘅政治光譜大晒,我條老命我個腦生乜都冇乜所謂架!

政治凌駕道德,咦,係喎,政客係咁個喎,點知連唔係政客都係咁,我哩個老人家大開眼界!

C.M. said...

(嘩,飽暖思慾,好飽)

蝗蟲德:

我最近都立過佢一兩篇文,可能我對佢一直唔係好上心,所以無詳細消化。雖然係咁,我反而覺得佢老人家,少左高談闊論,多左現實感。而且,似乎開始develop緊自己既分析框架。(之又,關我咩事?)

又不過,整體感覺(唉也,我對佢無感情,點會專心睇佢d野呢?)佢似乎真係好似風校長話齋,強調功能,忽視道德,漠視文化含義。

(假設真的如此)所謂拉開左光譜,其實只係一個尋常「觀察」,而唔係由於社民所做而得出既結果。而所謂光譜擴闊,只係多左公民參與既結果,社民既存在亦只係反映左部分公民既存在。

練係咪變左功利主義者,我唔知(反而我覺得自己似功利主義者),我只係覺得以前既佢(依家既佢我無接觸)係完美主義+理想主義者。佢講既,或者係站響第三者既角度作出分析,不過,我唔同意佢分析既野。


鹿米:

如果係郁民講,佢肯定會醒過長毛。

啊,醒起蝗蟲講過「社民係選舉向」。嘿,陰謀論係,長毛返到去肯定比郁民鬧爆,因為佢同白鴿黨止血,然之後兩人之間開始出現裂痕。(就睇下幾時兌現。)

C.M. said...

Jay:

嗯,其實咁樣睇就已經好夠。

不過有時放響議會,互相人身攻擊好尋常,因自己觀點被人叉輪廚火遮眼爆粗都唔係咩大件事。但係,有風範既政治家/政客/政棍,知道失言,都會道歉,散場後仲可以互拍膊頭。

呢個亦係重要既公民教育。(包括好似郁民/潮州怒漢, et al出左議事廳之後握手言和+談笑甚歡呢d 另類公民教育)

如果加埋司徒華呢個因素,我就會上綱上線以「失德」黎形容長毛。


風校長:

反面教材是也。就好似某日我響阿篤度講:「如果民主的原則「唯有」存在於選舉制度,我必唾之。」

亦清楚可見,「終極普選」四字,其實也可以是一把兩面刃。

又,我希望司徒華唔好對長毛堆廢話咁上心,始終,公道自在民心。

Anonymous said...

講白d,我好懷疑練生衣幾篇文係分析,定抬橋。佢要抬橋,就唔好扮到客觀分析。佢有主觀立場/偏好,就唔該好似我咁講埋出黎。

至於長毛,睇下今日有線新聞點講。當然,佢又會話係傳媒抹黑。又當然,記住,好多佢既fans都話,長毛其實睇好多書,好有政治智慧。

至於選舉向,好簡單,你仔細聽下佢衣兩日所有發言,除左媽差民主黨外,佢仲講過咩﹖唔好講建制派。佢今次,連特區政府都冇鬧。

最後,講返轉頭,練生有係「都是那媽日子」浦過頭。希望,佢有日又會浦頭,之後無喇喇媽差祖宗十八代,最後睇下佢點贊歎衣種港式民主,衣種民主點拉闊光譜,點播下民主種子。

~goethe

Anonymous said...

不過有時放響議會,互相人身攻擊好尋常,因自己觀點被人叉輪廚火遮眼爆粗都唔係咩大件事。

*****
我淨係可以講,黃毓民絕對清楚知道自己做緊咩,佢絕對唔係火遮眼。唔信,就算。

~goethe

C.M. said...

1. 喂,你厚道d喇唔該,踢爆曬我。我已經好含蓄咁迴避左抬橋架喇。唏。

2. (補番)成報,梗係無睇喇。你問下呢度?除左你有邊個兩年內睇過成報?(我查實升中開始睇成報,睇到中六七左右)

3. 自從有次左報記者事件,佢話傳媒點抹黑佢,我只會左耳入右耳出。

4. 老實講,查實選舉向呢樣野,我係聽落越聽越似咋,我邊得閑留意佢地(尤其是郁民)咁多野呀,係咪先~

5. 郁民試過火遮眼咩?我無留意喎。佢扮曬野(咳咳)咁發癲,路人皆見啦下化。

6. 梗係信你。丫又,我根本唔係信你,我係信我自己。而我講呢個「叉輪廚火遮眼爆粗」既例子,背景係英式議會,絕對絕對唔係郁民(郁民既係面具式公民教育)。

7. 阿練生,只會對理想主義有興趣,我亦唔期望,佢會對現實存有幻想。

Anonymous said...

記錯...........頭先check返,其實係新報。我貼左。

~goethe

C.M. said...

老實講,如果何俊仁突然伸懶腰,一踭批中郁民... 呵呵,真係隨時破法。

余若虛 said...

CM兄,由你呢個與長毛有舊誼既人批評最公道。以往我都風聞長毛私下為一謙謙君子,可惜今次佢連一個垂死老人都唔放過,小心報在己身!

至於毓民,幾時有火遮眼過?扮癲就有,哈哈!呢頭帶頭衝擊差佬,個邊同警民關係科搭膊頭;呢頭叫d靚仔示威,個邊就護住何俊仁話比仁哥上車啦。嘿嘿!

C.M. said...

若虛兄:

舊誼?我豈有這份榮幸跟他有私交(十年前計)。

未能識之,止觀之矣。

Anonymous said...

在政圈中,一日太長。今夕視其格,他朝已差之毫厘,謬之千里。

大力

C.M. said...

大力兄:

如果我還有一顆赤子之心,就好了。期望月圓,也期望人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