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5, 2010

小真亂大真的三部曲

講 heuristics, stereotyping, VAK, xyz.... 斷斷續續都講左幾年。講咁多,當然唔係話教人點點點,然後用《決戰二三線》既方法,引導人去實留虛,以假亂真,或以小真亂大真。

以往憑空講唔少,唔差在今日講個實例:「襪通匪類」

除左睇報紙文字報導,仲可以睇下現場:

一舉手一投足,VAK用齊不特止,而且佈局低調,印證「橋唔怕舊」既永恒真理。

1. 先製造 sublimal stimuli(字眼顏色皆作強烈暗示),帶動非支持者、neutral public 以及非現場人士「聯想」。(agitation/affection)

2. 然後以鱷魚淚(敵對同情)引起活躍游離人士、sympathizers 以及「二三線-prone 人士」投入感情。(affiliation)

3. 再緊密陪同敵方,以協助支持者、partisans 以及 XXX 建立敵對共識,所謂「點相」。(affirmation)

絕對稱得上高段數 activist 政客。正面可以叫有 charisma,負面可以叫似 godfather。


我問 Abigale 點睇... 「合格啦」... 超出我想象。咁係,Abigale 本身已經好可怕,對佢黎講都幾碎料,之不過就算呢個「合格」,縱使只係得五十分,已經足以成為一個 mentalist,一個令我產生戒心既 mentalist,一個 Red John。

16 comments:

C.M. said...

新報 2010-06-24

穿「勿通匪類」T恤 護送何俊仁離開 黃毓民:仁哥光明正大

黃毓民:一件衫鎹!身穿「勿通匪類」T恤的黃毓民,昨晚接受本報查詢時,拒絕解釋誰是「匪類」:「一件衫鎹!你自己演繹啦!」

C.M. said...

FOCUS 政改決戰

政改方案「決戰」第一天在有驚無險下落幕。雖然外界擔心在方案表決前後,持反對意見的80後青年會有「過激」表現,甚至重演反高鐵事件,惟在各方克制下,雖然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等人離開之時遭到80後青年投擲廢紙和潑水,其中何俊仁更「中頭獎」,但總體而言卻算是和平,而身穿「勿通匪類」T恤的社民連前主席黃毓民,更出乎意料地主動護送何俊仁等人離開,並表示相信何俊仁「光明正大」,黃更勸何不要上台與年輕人對話,以免製造混亂。

立法會審議政改方案,在昨晚10時左右休會。警方為保安考慮,不准車輛在立法會停車場停泊,官員和立會議員只能陸續乘搭當局安排的穿梭巴士,或乘地鐵離開。每當有民主黨和建制派議員步往候車時,反對政改方案的80後青年便情緒激動,不斷叫罵,而何俊仁更成為眾矢之的。

何俊仁遭80後潑水

至10時20分左右,何俊仁和甘乃威等人在社民連黃毓民陪同下,步往停車場乘車。一眾80後青年聞訊馬上衝前,隔覑鐵馬不斷辱罵,有人還不斷潑水,又投擲紙屑。面對這場面,何俊仁顯得非常無奈,一直表情嚴肅,一言未發,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即使後來有紙屑打中其面部及水潑濕其西裝,他也沒有太大反應。何俊仁在警員的保護下登上穿梭巴士,在叫囂聲中離開。

黃毓民昨晚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親身保護何俊仁是因為不希望對方有任何損傷:「我明白仁哥(要)光、明、正、大(語氣斷續、強調),佢都唔想鬼祟咁鰠停車場出口走,其實佢想上台向80後年輕人發言,但係林輝(80後召集人)同我懐都唔贊成佢上台,因為佢一旦上台,就會產生混亂,因為可能好多人推個台,到時責任就在我們身上。」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張文光事後接受傳媒訪問時,亦引證了黃毓民的說法。

黃:長毛罵華叔不恰當

黃毓民又說:「星期一晚教協門外,我現身係因為李柱銘打電話畀我,叫我睇住何俊仁,唔好畀鱓示威者埋身。」他又預計今天的決議案投票,高潮是在晚上10時,屆時隨時會有近萬人包圍立法會,何俊仁到時更不宜上台向公眾說話。

至於他的黨友「長毛」梁國雄星期一晚罵司徒華「癌症上腦」,黃毓民承認長毛的說話不恰當,「我唔會護短,但佢(長毛)個心其實唔係咁諗,係鱓後生仔講佢又講」。

另外,警方在立法會附近架起多重鐵馬陣,防止激進者衝擊。反對政改方案的「80後反特權青年」等27個團體,以及「撐政改」人士到場後,警方更是如臨大敵,幸好經過長達十多小時的活動,總算平安落幕。而期間炎熱的天氣,加上日間和黃昏的兩場雨,也可能令參加活動的人數減少。至於反對方案的以80後年輕人為主,主辦團體在立法會外搭起舞台,又架設大型電視,讓與會者可以透過直播了解立法會開會情況。為增強「氣勢」和吸引目光,不少與會者帶備南非球迷打氣的「嗚嗚組啦」,不斷「鳴笛」和叫出「撤回政改方案」等口號;有年輕人還特意化妝,又上演街頭劇以表不滿。立法會會議開始後,每當建制派或民主黨的議員發言,示威者便狂喝倒采,而每當社民連和公民黨的議員發言,各人則會叫好。在鄭家富宣布退出民主黨之際,示威者的情緒被推至高峰。

C.M. said...

主辦單位稱二千人到場

到晚上10時許,公民黨的余若薇和社民連的陳偉業走到會場,多謝大家一整天的支持,呼籲參加者回家休息,之後大部份抗議青年就陸續離去,只有少數人堅持留守。據主辦方面稱,昨天高峰期,約有2,000人參與示威。相對佔據立法會外另一邊的「撐政改」人士以中年人或長者為主,他們表現也較平靜理性,沒有激進口號或行為,就連表演在台上演唱或演奏的歌曲,也「成熟」得多。到立法會休會後,各人平靜散去。

另外,集會期間雙方有人發生輕微衝突,一名52歲男子晚上9時許涉及襲擊兩名持反對意見者,被警方拘捕,兩遇襲者送院後無礙。

黃毓民:「我明白仁哥(要)光、明、正、大,其實佢想上台向80後年輕人發言。」

出席人士心聲

劉小姐:(銀行業)

我支持政改方案,雖然這是一個在揀無可揀的情況下推出的方案,但至少好過原地踏步。而且議席數目等問題可以有更大討論空間。但方案推出至今只有一兩個月,好多人未能夠充份討論,所以我希望可以延長諮詢。

梁先生(學生)

民主黨推出的政改改良方案出賣香港民主,完全漠視市民對民主的需要,所以我堅決反對!我希望中央不要再提供一些小恩小惠,我們要求的是真正的普選和廢除功能組別。我希望今次能否決政改方案,並提供另一方案作討論

hkeric said...

高段數?點解小弟只係覺得佢係奸嘅?

hkeric said...

話時話,點解咁多人都好似講到好了解天朝?

篤篤篤撐 said...

郁人大奸狗, 又話護送, 但同時又叫何俊仁唔好上台講野, 最緊要俾記者影呢張相~~

Abigale said...

他的技倆實在不能用得上高段數這種描繪,而「合格」也是拉curve的結果而已。對,我說而已。唉,他怎能成為一個mentalist呢!

現在你(應該會)更加明白我為甚麼是 Abigale 吧? 我只有/唯有(繼續)是 Abigale。

laulong said...

癲狗的「勿通匪類」只是幾廿年前的九龍城寨慈雲山腳反共思維,是典型的食古不化!

C.M. said...

Eric:

奸... 呢個形容詞幾好,夠中肯。而你都覺得佢果d只係碎料,嗄,原來我真係好純品。hehe。

係咪真正了解天朝呢,我諗唔係重點,而係可以憑咁樣(話自己了解天朝)先可以賦予自己既行為一個「意義」。

阿篤:

呢張相正呀,所以我都幫佢賣廣告,比佢威下。

Abigale:

可能我鍾意睇戲,成個情景呢,我覺得好似社團大佬講數,有個新晉奸狡要挾住打曬冷震既某派大佬,然後一路大力搭人地膊頭一路大聲同班o靚講:「拿!呢個.認住佢.佢.係你大佬既.好.兄.弟!」。

睇落,又真係唔似高段數喎。

風校長:

如果用選票論,佢因為唔能夠從政改取得主導優勢(包括因為之前五區補選之低效果),所以無法落台,唯有繼續打完再打。

另一角度係,名留青史既,大部分人都係鷹派,諸葛亮、岳飛、孫中山...讀歷史越讀得多,唔難變成典型。

「」

Anonymous said...

係newsgroup見到。

咁你睇下當晚發生咩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YEx5cexhog&feature=player_embedded

同埋當晚發生咩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vo2i6D7f00

就知,佢地班人真係好賤格。

~goethe

Anonymous said...

上面打錯字。第二句係,同埋佢地點解釋。

*********
我講左,我唔會係我個邊打字。咁係度打。

*********
成件事最大既問題係,長毛之後既解畫;佢個句「cancer上腦」,其實唔係重點。

成件事,再次話比你聽,長毛,已經唔係以前既長毛。

*********
睇返佢係立法會解畫,佢個內容大約係﹕

1. 佢同華叔識左好耐,係好耐既朋友

2. 當佢知華叔有病,佢第一時間搵醫生;

3. 佢無意咒華叔死

4. 佢唔信華叔會因為佢咒罵而死

5. 衣件事係政治炒作

6. 佢今次講衣返話之前冇同社民開會傾過,所以唔代表社民

佢個發言,其實係衣5點。衣5點,更加證明佢既虛偽。即係,

1. 佢識司徒華幾耐同今次無關

2. 佢搵醫生同今次事件都無關

3+4. 有人同佢講要「小佢老x」,咁係米冇心真係「小」,又或講完之後其實都唔相信自己「小」到,咁就冇問題﹖

5. 佢公眾場合講衣樣野,講完出黎,有人批評,叫炒作﹖

6. 李華明當日係立法會發言話今次白鴿方案係「變相直選」,之後余若薇批評佢。咁李華明可唔可以用長毛既說話去解釋﹖

當然,上面續點反駁係好無謂。今次件事,我覺得係好大問題,係因為,佢冇承擔,做完/講完一樣野,之後竟然小學生上身,用d九唔搭八既理由去「解釋」,去同你玩捉字蝨。

而家好多人對佢既批評,係「佢係米真係可以咒死華叔」,定句野本身係米不恰當﹖佢真係分唔到衣兩樣野﹖分到既話,佢係立法會整個九唔搭八解釋出黎﹖

*******
有人話,今次長毛係失言、又或係人都知佢激進、又再或佢係咁表達方法、又再或佢係爭取民主衣d小事唔好理。

不過,佢今次既問題唔係「cancer上腦」。最大問題係,佢之後既一輪解釋,話到比你聽佢幾無廉恥。

當然,你可以話,佢冇廉恥米冇囉。咁,當佢係神個班人,或好多口講爭取民主既人,其實係跟住佢,睇住佢點做。

咁你話冇問題,米冇問題囉。只要你用「激進」、「爭取民主」、「表達方式有問題」,就可以將佢既不堪消解,就可以將衣種做法合理化﹖

唔該,你睇多次youtube第一條片。

~goethe

Anonymous said...

最後,條馬草乜春野,可以比美陶君行。兩條友都係人辦。

~goethe

火鶴 said...

Godfather? 我就話似古惑仔系列, 超經典.

C.M. said...

靚仔:

剛剛睇完一次(亦係第一次睇),我諗自己上一篇要收番,家陣先發覺我厚道得太假。

4. 旁人講,我無咁慶。但佢自己咁講,就反映左佢唔認為自己係錯!(前排我睇新聞/定聽番黎,唔覺有呢句?)

5. 嘿,就係呢句,亦係呢句,就證明左佢響我心目中茄哩啡既身份。

冇承擔 x2

我唔要佢同我爭取需要承擔既民主。(至於阿任生,等佢睇完第一條片再評論)

P.S. 我唔會再睇多次,免得我響office 爆粗。


阿鶴:

諗住押韻嘛。 :)

Anonymous said...

當晚發生件事後,應該係得明報有報導。明報報完後,先炒大件事﹕

http://blog.mingpao.com/cfm/content.cfm?OwnerID=1&CategoryID=1&tbSelMonth=6&tbSelYear=2010&TopicID=10930

報導內容係可信。自己睇,阿任生當晚係現場。

講完。

至於長毛,我已經唔理佢當晚係米HIGH大左。我講既係,佢之後係立法會既「解釋」﹕衣種,係失言,係風格,係衝動﹖

比佢成晚時間,再寫曬稿,之後有個咁既解釋﹖

~goethe

C.M. said...

我諗你睇歷史應該多過我,乜唔係鷹派永遠都對,只有佢地可以永留青史既咩?鴿派妥協派就長埋塵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