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6, 2010

閑思搐言

久不久就會有野發生打亂思緒。

多元情感

黑人tweet:「原諒佢」呢句說話真係有千鈞之重。

「當一聽到新聞報導,我第一個想起嘅就係果個父親。」

Control geek

如果唔係涉及「責任」,我多少可以隨遇而安。之但,不明確責任多如繁星,所以周時都會庸人自擾。

老頂個老頂同我傾偈,話會盡力挽留我。我同佢講「隨遇而安啦,船到橋頭自然直。」

我成日都唔明白自己究竟講乜春。

Control ... freaked

友人給了我們short notice,瞬間誕下麟兒。(語病語病)那天,眾同樂。

那天之後,媽媽卻在精神上感到極度不適,朋友忙亂近慌,唯有務實務虛,雙管齊下。要若即若離,當父母的難為。

冀早日渡過難關。

又一個理論

由小孩們所建立的體制。

巴士班次少左,可以減少污染?

唔係逆向思想,純粹擦槍走火(見左丁山)。

... 看到Melbourne 以及世界其他城市疏落的公共交通班次,可能反而驅使更多市民自駕,從而令污染向另一個方向失控... 我越來越覺得,(社會)解決空氣污染的時候,隨時進退失據。

著跡

燈要放響檯面,定係檯底?

燈,梗係要放檯面啦。但咁唔係樣樣野都係燈黎嘛。可以係燈油、棉芯、威士,或者係餅碎、麥穗,甚至係吹到好大好大,但越吹越令盞燈更光既風。

**************

(後補)

事不關己 (2)

呃,突然記得兩件事,浮光掠影。

1. 書展禁肉模

淨係曉得拆開兩部分,民意、文化。然後好負面咁睇。

文化,等於虛偽文化,肉模登堂入室,係社會自己裸黎,求仁得仁。

民意,理得佢係乜文化,總之阿媽女人家長話唔得。(家長既上街示威機會會唔會比求仁得仁既大?)

咁決策者查實應該base on 咩黎決定俾咩人入場參展呢?


2. 廣人捍衛廣東話

嗯... 查實我第一個反應係,超,捍衛咩遮。除左滅族或者種族清洗,語言唔係話殺就殺嫁,你估一把刀捅落去就可以殺左語言咩?(所以局內人,查實係諗緊其他野;而心水清既外人,就擔心其他野...)

又咁,有冇睇過果套《Windtalkers》?語言有價值,就自然有人捍衛(或利用)佢。如果無價值,唔洗捍衛都會比人唾棄。

捍衛肉模文化!

4 comments:

Geoffrey Kong 江貴為 said...

C.M.兄:
香港的問題是,巴士實在太多了,尤其是非繁忙時間空車甚多,真的可以適量削減以下。
查實全世界鐵路發達的地方,巴士都只是輔助交通,甚少像香港般,仍這麼倚賴巴士,單靠鐵路滿足不了全部人的交通需要,但太多又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的問題。
澳洲和美加城市最大的缺陷是地方太大,人口太疏,不開車不成,地方空曠所以污染問題不大,但碳足印其實很大!
最理想是歐洲城市,人口密度適中,可以提供適量和尚算方便的公共交通,減少民眾對開車的倚賴。不過這些地方冬天太冷,不開幾個月暖氣不行,一樣造成大的碳足印。

鹿米館 said...

捍衛肉模文化 X 2!!:)
係咪要比個like你呢?哈。

C.M. said...

江兄: 你講得啱。

呢兩日我搭巴士返工,一路諗緊呢個問題。

我認為如果以鐵路(地鐵)本位咁睇,自然得出巴士係輔助交通呢個結論。但如果從城市發展角度去睇,其實巴士先至係urban development 既開荒牛。你話係咪?

*****

最近話說政府準備同巴士公司檢討巴士路線同埋班次。... 其中有個論點我覺得有好大問題:減少班次

查實,如果要減少污染,我覺得減少某部分班次,並不治本,而且可能會引起反效果:班次少,居民便會覺得不方便,轉乘其它交通工具,屆時令該巴士路線變成空車行走路線。個人經驗而言,這些路線,香港島有之,新界有之... 九龍,則不知。

這些情況,應該以實際數字,以及可能的替代交通來跟區議會討論/攤牌,考慮完全取消這些路線。

又,如果要巴士在城市減少污染,(並同時服務市民)還需要研究,例如,路線可以保持,但上落客點,可以縮減,即拉闊兩個車站的距離。尤其下車路線的車站可以更闊,好處是鼓勵乘客以自己雙腿提供feeder,減少倚賴,疏導下車點的交通流量。(上下車站的間距背後其實有一系列的原則)... 嘩,資料足夠可以寫proposal給政府了。

又,其實我個人對於碳足印並不太在意,總覺得以碳排放作為準則... 實在過分以環保為尊,忽略其他值得珍惜的事情。

C.M. said...

鹿米:

hehe,i like you like啦。查實我係果亭最想將肉模納為私房菜,多過lik佢地出黎登堂入室既偽君子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