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9, 2010

大浪西灣

C.M.個facebook荒廢甚久。

好日唔會入去,今日摏入去竟然見到小蛛同Tommy 加入左《強烈譴責魯連城破壞大浪西灣自然景觀生態, 要求立即停止有關建築工程!》群組。

裝下咩事,再睇埋新聞片段,真係 Kor Lao Yeah!

仲應承左家中老少搵日去試下沙粉磨面,爽過淺水灣粗沙攙腳板底。100萬個頂!

*************

有冇其他野可以做?仇富會唔會令自己舒服d?某行政會議成員有冇表態?起哄去大浪西灣會唔會令到白沙變黑沙?媽叉政府官商勾結定媽叉議員監督不力好?樣樣做齊爆粗阿女會唔會有樣學樣?

... 理得阿女係咪有樣學樣,就算乜都唔做,爆句粗都要~~~ 我di....





(講左喇,冇寫出黎之嘛)

4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關於城規有幾戇居,我唔講,阿攪邊科係度講左﹕

http://www.inv168.com/phpBB3/viewtopic.php?f=5&t=58361

不過,其實衣單野同新界貨櫃圍牆等等係同一個問題。早兩年,已經有人講過新界土地個問題囉。但係,除左環保團體講過兩野之後,就冇人理。

~goethe

C.M. said...

呢件事,我自己除左發洩下,表達自己個意願之外,連立場都唔算。

除非政府打官司,(例如申請咩咩覆核乜乜條例)禁止阿乜生響果庶大興土木,否則,唔係犯法、比埋錢合法擁有土地,我講乜立場同放屁無分別。

所以唯有講意願、表達期望同埋表示厭惡。人世間太多法律漏洞,堵都堵唔曬,惟有靠一人一口濃痰。講保育,淨係新界地權問題都麻煩都無倫,跟手輪到城規,有排都未輪到“環保”。

不過咁問,如果用城規做捷徑,清楚界定土地用途或受禁止事項,又會唔會少d違背公眾期望呢?

seasons said...

佢塊地係農地,照計係唔可以起哥爾夫球場,或商業設施。 但政府可以做的只係調查警告同禁止。

冇人敢保證佢有一日改變土地用途。

唔知有冇辦法令政府收返塊地,變返郊野公園,交俾漁農處管理?

said...

Season,

你呢,真係知啲唔知啲...
政府legally可以做既係好多,問題係,會唔會做同埋跟住會有咩後果?

g,

法例「漏洞」一定大把,但個真既問題並唔係响嗰度...我會話係受益團體同付出團體唔清楚同唔對等既問題。

當然,咁係同政府採取咩態度其實係好大關係...

簡而言之,我讀書既時候夠講要點點點環保,但究竟當我地要為環保真金白銀去付出既時候,又有幾多人會做?

Anonymous said...

唏,如果要長篇大論,就一定要講「規劃」VS「私產」引伸既社會價值/公權力問題。

唔好講OZP,淨係講,係外國甚至某些葉國華口中既大陸某些情況下,你起樓,阻到現有居民既景觀的話,都要開社區大會,要居民同意或作出補償先可以動工。

咁係衣件事或類似事件上面,最根本既係,其實應該有咩機制做規劃或限制﹖

好似合和二期咁,如果淨係講城規之後再講交通評估,之後就咩都唔理,又係米「足夠」,社會又點睇﹖又如果講新界貨櫃圍牆,你要點寫/劃個規劃大綱,先可以防止d友擺貨櫃或走法律la﹖

你要規限人地達地唔可以做咩咩咩,就涉及你講既「補償」、「產權」等問題。

你今次話大浪西唔起得樓,之前又有人講海岸線唔可以興建海景公屋,但點解海岸線又可以賣地起豪宅﹖海岸線理論上係公共資源,大家都可以享用,所以應該有海岸保護法之類唔比佢起樓架喎 (外國好似有類似既野)。但係,一般人又同唔同意﹖

同意既話,個原則應該係咩,咩情況下可以起樓,或有咩補償之下先可以起﹖

衣個唔係淨係政府問題,係成個社會有冇人理既問題--特別係政府弱勢,好多野都唔敢開頭。

~goethe

ps,今次大浪西事件,我都唔讚成無喇喇係個度起樓。不過,我又醒起樣好重要既問題﹕早幾個月,梁振英提出過,香港土地供應有限,所以應唔應該發展部份郊野公園土地﹖淨係講「賣地」、「增加土地供應」、「降低樓價」,就可能好多人同意。但聯繫埋今次事件,d人又會點睇﹖

詩白爾 said...

我想講,劃得做郊野公園通常都起唔到樓。

因為果度全部都係山、山、山同山來的。

就算可以開山僻地,政府又夠薑係果度起公屋,都過唔到環評。就算起得成,都無人敢住。

因為遠到小喇叭,真係搵鬼住就得。

換句話說,塊土地批得出黎又唔係俾D財閥起行宮。再唔係,咪又係豪宅。

你覺得震鷹哥係好人?買夢就有機會!佢唔講D好似道理o既狗話,佢盤生意邊有錢搵?

C.M. said...

Seasons:

阿米問左個問題(「會唔會做同埋跟住會有咩後果」),唔知你會點答?

假如你跟正手續咁買左間屋,之但有好多人投訴話你間屋影響市容,要逼政府收返你間屋做公園。咁你會點諗?

呢庶牽涉「至少」兩個可大可小既問題:

1. 政府用咩原則要收我間屋。就因為有人投訴?
2. 政府用咩原則要將我間屋變做公園。就因為投訴人話鍾意咁?


米:

政府取態... 你令我諗起一樣野... 某程度上,響香港呢個情況,如果由政府帶頭搞既環保,係以「節約」為主調,我覺得應該可以獲得唔少支持。至少,洗錢搞環保唔受歡迎遮,慳錢都應該得卦。但係,以懲罰性方法,例如徵收回收稅等,我就覺得唔啱香港人口味囉。

又,查實我係諗起另一樣野,不過似乎太過武斷,無謂講。

C.M. said...

歌德:

我都認為隨時涉及社會價值/公權力問題。不過,先退一步講法規,再講法規背後需要既原則,我呢亭庶民容易d起步參與討論囉。

又,呵呵,你終於提到果條行政會議成員(召集人?)勒。喂,你check唔check倒有冇報道話佢對呢件事有咩反應呀?我覺得,就算佢無表態,佢好可能係知情者囉(Well,可能清楚法例「漏洞」囉)。

Zeabor:

哈,我又想講,通常用炸藥就可以炸曬個山囉。係咪先~ ;)

環評呢家野,有冇留意inv168裏面既留言?政府做得出form比你填,就自然set定準則要你遵守。嘿,如果比得起錢,有冇環保法規係遵守唔到?既然準則咁明確,又有人出得起錢...(頂,有錢大曬咩!講起就扯火),過唔到環評我就真係唔信勒。

拿,老實講,我表態,如果呢個私人行宮1600萬呢?老虎蟹實反對!又如果佢老人家自己比錢出黎俾公眾分享既話,仲搞得有聲有色(免費有水送、夏天派雪糕)既話,又唔對環境影響太大既話,我唔反對。

*****

震鷹?嘿,歌德會覺得佢好人?係就世界變咯。

Anonymous said...

關於郊野公園,冇記錯既話,係環評都唔駛過。因為,郊野公園係受郊野公園氣例管轄,理論上唔會起到樓;就算其他政府部門要攪咩設施,都要比個咩總監通過。

至於郊野公園係米一定山長水遠﹖沿大埔道ssp去到大圍對上都有好多住宅;大圍銅羅灣山都有個新盤。兩個盤,都係金山郊野公園附近或隔黎。

只於梁震英係米好人,唔關我事。唔通佢支持要立反壟斷法同重新定期賣地,之但係因為佢唔係好人,所以我要反對﹖(supposed我讚成衣兩樣野喇)

我講既,唔係佢個人,而係背後個更大既policy implication。

至於cm,今次係大浪西個幾條村唔係郊野公園範圍,咁我純粹靠估,我會話,因為個度有幾條村,有丁權同其他問題。你要將d杓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即係剝奪佢地既產權。

咁,社會同唔同意﹖之前應該唔同意,但今次事件之後又可能同意喎。

不過,衣度又去到個好宏觀既政策層面﹕大浪西個case同保育文物個case一樣。如果你有層樓擺左幾十年,之後政府話佢係「文物」/「古蹟」要保育,之後唔比你拆或做任何野,咁個程序/制度/補償機制係點﹖係米容許樓換樓,定用公帑幫你維修之餘仲每月比筆錢黎當做賠償﹖係既話,尊貴既「納稅人」又會唔會同意先﹖

基本上,我想講既就係衣個問題。如果唔講衣D問題,米又係以後鋪鋪清囉。

另,我可以溫題定D「保育人士」,馬鞍山山頂有條幾十年既村,幾廿年前係石礦場,理論上有歷史價值。不過,十幾年前開始已經有發展商想攪野,但攪唔成。

遲兩年攪得成,「保育人士」又可以有野關注囉。不過,社會唔應該係咁既。

(我最尾個段只係針對個d聲稱一直關注保育既人,唔係一般人)

~goethe

Anonymous said...

cm﹕

其實,又可以咁講。

如果今次唔係老鍊成之流既有錢佬,而係村民自行重建佢地既丁屋,咁大家個反應係點﹖

又或者,係政府發左癲收購塊地之後比環保團體黎發展綠色項目,咁大家又點﹖係海下,wwf個自然教育中心聽聞做得好好架,咁社會又同唔同意政府攪衣d野﹖例如,鹽田仔西貢周圍whatever都好多類似既地同村屋,政府係米應該改圖或「自下手為強」,「與NGO組成伙伴計劃,配合地質公園發展優質旅遊項目」﹖

<---最尾個句似唔似林鄭既口吻同思維呢﹗我到而家都未寫「林鄭的管治藝術」。但,佢係咁諗野既。

~goethe

詩白爾 said...

歌德:

金山郊野公園附近都係低密度私人住宅,有錢人先買得起。果度咁好彩以前起左大埔公路呢條主幹道先有車搭,你試下係西貢東郊野公園星期一至五有咩車入到去?

我估震鷹班蛋散好明顯打緊大潭同龍虎山主意。

C.M.兄:

歌德就講得o岩了,郊野公園係起唔到樓,犯法的。

gaubinfor said...

請教各位 :

如果你是環保局局長,或發展局局長,你會不會順應民意,主動同魯連城講數,要求用公帑回購他購入的西灣農地,再將那一帶納入法定郊野公園範圍 ?

抑或要求一筆魯生交一筆可觀的 land premium 作保育基金 ?

抑或有比 $ 更有效的方法,於目前充滿漏洞的規劃和環保條例下,達至平衡發展 v 保育 ?

seasons said...

米,CM,

以天台屋為例吧,照理天台屋是違法的,如果有人投訴,又或是政府發現有業主在天台僭建天台屋,也只會發警告信,如果發了警告信業主仍不理會的話,政府是沒有權利拆除這間天台屋。政府唯一能夠做到的是在頂樓連天台那間屋賣出之前,必須要拆掉天台屋間屋才能夠賣出去。

我也問某人為甚麼政府不能夠拆僭建的天台屋?結果那位仁兄的答案是,不知道是因為人權法還是甚麼,總之不要問我為甚麼。

至於這次大浪灣的私人農地,如果違規建築,政府能夠合法做到的事,是否只有如天台屋一樣發警告信,還是說能夠做到更多,我也不太清楚。後果會如何,或許也是要等到真得發生後,才能知道。

said...

Season,

頂你,都話你唔識就唔好亂講

>如果發了警告信業主仍不理會的話,政府是沒有權利拆除這間天台屋

政府係有權力可以拆架,唔該你睇番caps 123先講啦!!!!!土地方面既條文我唔清楚,但你講到起樓有關既條例,我就真係一定清楚過你!

根據法例所俾既權力,政府係可以先拆所有人僭建物,然後再向僭建物既業主收番清拆既費用架!!!!!!!!!!!!!!!!!!!

政府唔咁做,咪就係行政上既原因囉!!!

我好少出咁大既聲,點解針對你,係因為你成日都以自己已經對某啲事物以「我好有研究」既姿態發表你既言論...唔識既,就真係以為你講既係真係啱,咁就真係大L鑊!!!

seasons said...

講返馬鞍山村,我做咗好多年義工,對果度的故事反而好清楚。馬鞍山村本身係因為開礦的原因,礦工在山上起屋,即使馬鞍山已不再開礦,班礦工已長居在那里,他們不願意離開。政府額外通融讓班礦工及其妻子在那里終老,一旦所有的原居民都離開,整個馬鞍山村將會被清拆。如今有一些新移民在那里租屋住,但其實並不是正規的。

因為馬鞍村並不在城市規劃之中,所以沒有政府的社工專門跟進馬鞍村的老人,那里也沒有醫院、社區中心等設施。村巴也是賽馬會捐贈的,駐診醫生也好像是教會的。

因為那里的屋蓋在山上,石油氣只會送到山腳,如果要沿山上階梯送石油氣,石油氣公司會加錢,我們幾個月會去一次馬鞍村幫公公婆婆搬石油氣。坦白說,那里其實環境不錯,空氣好,門口又可以種菜種花,一直在那里住開的人未必捨得離開。有些事情,未必是政府不想做,而是很難兩全其美。

我們要送的石油氣越來越少,老人們一個個去了老人院,又或者離開。大家也都知道終有一天馬鞍山村將會走進歷史,遭遇到清柝的命運。

Anonymous said...

http://www.bd.gov.hk/chineseT/documents/articles/articles20041215.htm

上年有單係ssp拆屋,有人想跳樓﹕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326/4/h7zd.html

好多時政府唔做野,係因為其他原因。

另,如果你係講新界兩層個隻玻璃屋,之前政府都做左野,好多業主比政府告。

~goethe

said...

補充:

基本上我完全同意歌德所講既先係問題既核心:

>不過,衣度又去到個好宏觀既政策層面﹕大浪西個case同保育文物個case一樣。如果你有層樓擺左幾十年,之後政府話佢係「文物」/「古蹟」要保育,之後唔比你拆或做任何野,咁個程序/制度/補償機制係點﹖係米容許樓換樓,定用公帑幫你維修之餘仲每月比筆錢黎當做賠償﹖係既話,尊貴既「納稅人」又會唔會同意先﹖

一日冇人去打開呢個屎塔蓋,類似既事一定陸續有來

Anonymous said...

關於馬鞍山村呢...你係講山頂天主堂個度,唔係講馬鞍橋個邊呀呵﹖其實呢....我阿公有間屋係個度﹗﹗我小時候都耐唔耐係度浦,不過我都好耐冇去過呢。而家係咩樣,都唔知呢,淨係知原本住係度既好多都唔係度呢~

早幾年,新紅雞定唔知咩好似同政府傾過下,但係教唔掂條路定點,所以最終發展唔到呢~

至於會唔會拆,有冇得賠,就真係唔知。又不過,個度係要交政府d地稅定咩。又當然,有交稅,唔代表有業權,衣方面我就冇理度呢

~goethe

Anonymous said...

米,

其實我冇留意開政府而家個政策(因為太煩同好似冇政策....)。不過,最尾「竟然你」攪成點﹖

我淨係知,政府話好多建築都唔係一級歷史建築,所以好多都唔理。

而政府而家個咩歷史保育基金,就好似好攪笑,比人維修完d古蹟歷史建築,之後d建築可以每個禮拜開放個一個鐘比人個隻--or要申請先可以入去。

上幾個月新聞就好似有講,話聖士提反中學有個百年歷史既建築,用政府錢復修完,但因為係學校範圍,所以只可以有限求參觀,仲要事前申請.....

~goethe

Anonymous said...

林鄭或正常既官,係衣一刻都一定唔會特事特辦,買起塊地。你買得起衣達地,早排鳳園唔買﹖遲下南生圍又點﹖其實,仲有好多地都有類似危機喎。

至於修例,或整個發展圖,都唔應該有追溯力,如果唔係真係超唔fair,影響商業運作,以後發展商仲點投地買地﹖

叫老鍊比錢,都解決唔到而家個問題,仲會比人話做show益有錢佬,有錢大曬。

如果我做既,係同老鍊加佢老細傾,睇下會唔會簽個綠色發展協議,再加埋環保團體參與發展綠色慘業。

當然,任何一個局長都做唔到,特手都做唔到,衣樣要西環做喇,到時就要睇老鍊識唔識做喇。

又當然,衣次同國家地質公園有關,加上近年胡溫好似唔妥大地產商,所以或者有機--如果老鍊有咁既政治智慧,或認為今次既政治面向真係緊要的話。

不過,最後,我估係咩都做唔到,最後係政府話同發展商達成協議,確保唔會影響周圍環境或有其他發展,咁囉。

~goethe

Anonymous said...

政府絕對有權拆僭建的天台屋及向業主開單收回清拆的費用. 但是, 由於屋宇署認為僭建的天台屋沒有即時危險, 而有即時危險要急需署理的違章建築又太多, 所以沒有人手去安排清拆僭建的天台屋. 只能向違章業主不停發警告信.

大浪西個幾條村係荒廢了的農田和村舍, 唔係郊野公園範圍, 亦不是沙灘範圍. 這裡亦不同沙螺洞, 沒有特殊科學價. 將荒廢了的私人農田和村舍, 改建成私人農場/花園/草坪及住宅, 看不出會影響其他人的合理利益.村民絕對有權將農田和村舍出售予人使用, 賺取應有的收益.如果政府因為三幾萬不受直接影響的人的反對而收回土地, 比強拍條例更似強搶民產. 不如做共產黨啦!.

反共人士

Anonymous said...

米,

做咩咁激動....

其實我原本打左「湯房」個例子。

年初馬頭圍墟樓時,好多人都講點解政府唔打擊「湯房」。理論上,多數「湯房」都嚴重更改大廈圖則,對樓宇做成危險,政府係可以入屋檢查再要求業主還完--如果見到漏水石屎有事,理據就更大。

但係,政府唔做,因為係政策問題﹕掃曬「湯房」,低收入或搵萬多蚊申請唔到公屋企買唔起私人樓既市民,點算﹖

所以,有d野係政治問題,唔係法例問題。

~goethe

ps,米,我冇理解錯麻﹖屋宇署肯定有權入屋,都有權要求業主根返個則架麻﹖就算唔講則,無喇喇加多個廁所之類都唔得架麻。下麻﹖

Anonymous said...

丫,我係我個邊貼左,不過隨時洗,咁貼埋過黎。

建 設 及 建 築 物 - 未 來 商 住 發 展 ( 二 ) 新 界﹕
http://www.hk-place.com/view.php?id=260

~goethe

詩白爾 said...

回一回gaubinfor個問題

你個問題正正踩中左「可持續發展」呢個範圍,我捻環保局旗下政府私伙智囊「可持續發展科」正在頭痕中。

言歸正傳,換著我係邱局長,無來自上級政治壓力下的話,我會速速搵人驗下附近D水同空氣樣板,然後搵位告老鍊,再逼老鍊庭外和解同簽含勁辣條件o既協議書,令到佢塊地以後唔可以再大興土木,仲要收復原貌。至於有冇機拉攏老鍊同環團合作就要睇後者有冇資源配合了。

C.M. said...

(嘩,山中方日,不覺千年。)

先覆Zeabor (& 德德?):

我梗係知郊野公園起唔到樓喇。不過我真係要檢討下自己詰問seasons方法,我個問題應該好明顯係一個「產權」問題啦。唔係睇唔到下化... 陰功咯我。

十年前有次我渣車上左柏架山道(則魚沖),睇唔到郊野公園個禁區牌,過左紅屋,咁就比人罰左五百(唔係收告票,而係要上東區區域法院喎!)果史我先知道郊野公園原來係咁巴閉。

我同seasons講既,其實同歌德講既大同小異,雖然無咁深入,但都係著重一個主題:產權。alright,咁德德講埋更深果part,咩policy,咩政團互動喎,我梗係唔曉喇。

C.M. said...

不過阿歌德同gaubinfor姐個問題呢,就真係正咯。我要答!

講返自己個取態,好似之前所講,梗係有著數就關人冗事喇,理得佢係有錢人定村民。

如果無(新)著數/福利(例如派水派雪糕甚至派錢),就唔該唔好攞走依家既著數/福利(免費公共空間+風景)。我個取態基本係咁簡單。

丫又,唔好唔記得舊福利唔係淨係我一個享有喎。個個有份,所以加埋呢,1600萬太碎啦,反對硬呀!仲只係得一個比西灣差十萬八千里既人工湖+你我都無得用既停機坪+一間掛住「我一年去唔夠香港十次」既有錢佬牌坊,咁我個心好Q唔舒服囉。換著阿mr. lo都一樣有咁既感受喇。

所以呢,如果阿Mr. Lo 可以搞到有聲有色,學歌德講果幾個例子咁,發揮「林鄭的管治藝術」,咁又唔同喎。到時我送多個牌坊,下聯寫住「不過我歡迎你每十年去西灣一次」,又點話?

...cont

Anonymous said...

其實我仲有樣野想講架。不過好似好蝗蟲,我先停左。咁,兩句。

如果係發展局同老鍊合作,到時米有個近年好出名既問題囉﹕公共空間﹗

即係,你睇整個大角咀青衣海濱even黃埔海逸對出,其實都好正,個海濱長廊做得好好架。個d長廊,係私人發展商起樓時需要負責起埋既海濱長廊。但,衣類公共空間既問題,近年都講左好多喇。

咁,你叫老鍊自己發展入面做綠色產業,就算加多個民間團體都好,到時實有類似既問題﹕除非,老鍊真係將成個權放曬出黎,令到個計劃既權責好清楚囉。

衣d類似HR野,你熟過我喇。

所以,其實我講個咩綠色發展協議,理論上等同而家賣地章程要求發展商提供公共空間一樣。但,香港人收唔收貨,或有關協議其實可以有幾大個缺憾,可能產生咩問題﹖原本政府構思公共空間衣樣野,都好好架,不過發展商仲勁之麻。

~goethe

C.M. said...

科姐個問題呢,就正係我等十年保育一次既人士既最大挑戰勒。

如果有心搞,真係唔搞政府勒(嗮氣,受法規創意所限,唔好卦),搞到既話,梗係<del>逼使</del>鼓勵阿Mr. Lo 另外出筆錢比某某reputable NGO去搞conservation喇。原因係,我相信收錢收受利益唔輪到我,與其比錢政府唔知洗左去邊,不如直接投放落佢家陣個私人地方仲好勒。拿,阿Mr Lo 可以免費開放佢自己個所謂農場比公眾,然後交ngo管理成個site...,賣一個千六万既人情比香港市民,唔志在喇,仲應該有數圍添。公帑喎,慳番。

不過咁,當然又遇到另一個問題,就係佢真金白銀買呢塊地,係咪就咁送比公眾呢?咁我地普羅大眾又係咪遇到同樣被公眾圍毆既情況下,就輕易向強權屈服呢?又唔係,只不過,有能力/錢既人,最大既福分,唔係擁有能力/錢,而係點樣使用能力/錢。明唔明白都好,已經超出左法規、政治,而係人生目的。(唔知Mr Lo 聽左會唔會萌生悔意呢...)

唔天真。講返政治。到呢一步,唔曉答科姐咯。我只係覺得,家陣錢,解決唔到問題囉。

真係要睇下Mr Lo幾時讓步咯。

seasons:

關於天台屋,阿米講曬政府點解做/唔做,我完全同意,唔講勒。最基本原則係:公眾安全。總之凡危害到公眾安全,勢係假。

不過我想問,你位某人朋友呢,真係問下佢講乜喇。好想知道佢不知道幾多囉。

今次私人農地,如果真係有人起左永久建築物,就算政府無反應,民間真係會逼政府做野囉(插爆佢添喇,點會預測唔到後果?)。

米:

C.M.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M. said...

>>「竟然你」+聖士提反中學+歷史保育基金

查實可以採用簡單一個metric(多d當然會好d),例如可以用批出幾多維修基金,就需要更多公眾開放條件作交換。即係申請越多,就要開放長d時間,同時限制少d。

*********

講開保育,如果係私人地方,你話要政府比錢保育,(好似「竟然你」咁?)老實講,我覺得就好似一件「古董」咁,私產梗係要自己比錢保養架啦。如果一件唔係屬於自己既古董,就算有幾高文化、保育價值,都仍然唔係屬於自己既。你話你點拆點破壞,我唔理得你,我亦唔想理。邊個起既屋都係一樣。

雖則講到咁,我又未必會捨得虎豹別墅呀等等呢個層次既所謂歷史建築(我知拆左,舉個例遮),但如果我一日相信「人」係會曉得「珍惜」既話,我覺得單係「法規」,係唔能夠解決呢類對於自己私產既破壞囉。

*********

咦?乜你都認為老鏈最後都送呢份人情出黎?丫well,我認為係會架,唔該政府唔好懶好人叉隻腳落去呀,盞唔湯唔水。(都話山中方日咯,鬼知你寫咁長遮!)

嘿,原來你同我都一樣認為錢解決唔到問題喎。

*********

公共空間+綠色發展協議

我覺得唔好同發展局搞勒,搵ngo喇,方便快捷質量好,發展局淨係做liaison就夠勒。

gaubinfor said...

2010-7-19 生果報左丁山專欄也提及類似問題 - clean air,大眾健康 v 大眾交通費負擔。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php?iss_id=20100719&sec_id=12187389&art_id=14252973

" ... 史丹利話做緊 project,研究「還原香港清潔空氣」,已經訪問咗不少人,包括財政司長曾俊華、余若薇、陸恭蕙等等等,各方意見紛紜,順便問吓左丁山有乜意見?

左丁山諗咗一陣,對佢講:「在香港講清潔空氣,係一個好大嘅政治問題,譬如路上咁多巴士,點解唔可以重整路線,減少巴士數目?因為區議會反對。

要巴士公司淘汰所有舊巴士,換過晒新型環保巴士得唔得?巴士公司唔制,因為加唔到價……」

史丹利話:「唔俾加價,以免影響民生,無可厚非,一個方法係用納稅人公帑,津貼番巴士公司更換新巴士……」

嘩,如果係咁,又有人批評官商勾結輸送利益嘅啫。史丹利話 clean air係 above politics喎,各方面應該各自犧牲一啲嚟換取清新空氣……唔。 "

Anonymous said...

拿拿拿,除左我之外,蔡生都會記得梁振英﹕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2010/07/blog-post_20.html

睇下蔡生會點講,振英哥又會點解畫丫拿﹗

呵呵,振英哥會唔會又玩龜叔丫拿﹗

~goethe

nicolas said...

hi CM

i work in accounting too. and here is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jw!7wGyHWecGRQ9sWuSGwPD0jNsQr244vg-

pls feel free to read it.

thanks nic

xiao zhu said...

大好時機,振鷹應該乘風展翅。

C.M. said...

科姐:

就紙上談兵咁講,香港地個行政主導模式(查實我唔曉架,只係憑過往理解),就好似一般公司top-down決策模式類似。

就當呢間公司既管理層既決策唔多受歡迎,同工會素有積怨,隨時擦槍走火。我覺得,有d方法仍然可以套用到呢d牽一髮動全身既政策上面,例如可以咁:

先列出一系列原則,簡單咁分門別類,作出相應解釋;然後再按照不同原則,賦予一列 qualitative (more preferable than "quantitative" at early stages) 既比重。再進行咨詢。響原則上既然有比重(所謂心裏有個底),向前行既時候,就算遇到阻力,都唔會太偏離預測結果。

而且,香港人,尤其我,幾lazy,未必對乜乜咨詢會好大反應,最鍾意響最後一刻先黎嘈。呢種方法,次序同時機都容易掌握,我覺得,總好過次次出文件用一年半載咨詢,又好過次次先斬後奏,或比人話考慮唔周全。

對應歌德個「林鄭的管治藝術」,我當然唔清楚究竟呢個藝術係點,但從以往個印象(嘻,又係印象),林鄭就算無明刀明槍做咨詢,佢心底果套手法都應該類似。(德德,不如你解釋下勒,好過我齋吹啦)

寄史丹利:齋講clean air,點above politics呀... 我住響偏遠鄉郊喎... 唔覺有咩問題喎... 乜唔係關大陸工廠事咩... 罰巴士公司咪得囉。

德&蛛:

比著我?暫避風頭呀。

seasons said...

米, 有錯可以指正,請不要動氣。怎樣都好,謝謝你給了我關於「為甚麼政府一直都不拆天台屋」的答案。

CM,我說的那位仁兄曾買過頂樓連天台的屋,有過許多經歷,其中包括因為上手業主因為拆天台屋而破壞了防水層要整個天台做過。同一個大廈的天台,有天台屋十幾廿年都一直租俾人而冇事。大家似乎當警告信冇到。

~goethe

我幾個月前去過幫搬石油氣,除咗泠清咗D外,整體環境冇變到。路邊間鐵皮屋中,波叔的茶依然咁好飲。今年同馬鞍山村班公公婆婆食團年飯時,佢地講起個醫生去咗海地做義工 ~~

原本有通知上星期要搬石油氣,臨時又通知話石油氣太少了,等遲D0再約時間搬。

--

講返大浪灣,行開山的人會知道這個地方的意意義所在。在我心目中,那是香港的世外桃源。有幾位朋友年年約著元旦去長咀看日出,如果人家叫我帶去行山,我會首先想要這個地方。蚺蛇尖和大浪灣,令到我能夠自豪地跟國內同胞還有外國客戶講,香港不是只有旺角及銅鑼灣,還有很美的大自然山水,有大浪灣,有黃竹角咀....

gaubinfor said...

1. 屬自由黨的西貢區議員方國珊昨天向城規會提交 "規劃修訂",修訂《大浪灣分區大綱核准圖》。

以前有個類似成功的補鑊行動案例 : SHK 原計劃在深涌建高球場的計劃給及時成功制止。


2. 如果證實西灣位於考古遺址內,古蹟辦將引用 "古物古蹟條例" (cap53)第 6 條一路令該處所有工程無法復工。


3. 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第10條,對非法挖掘政府土地提出檢控外;再就此向魯連城的公司申請禁制令,阻止地盤復工。

gaubinfor said...

2010-07-22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2/1/1/1794794/1.html

... 古蹟辦昨證實地盤屬西灣考古遺址範圍,政府將入內勘察,確定其考古潛質。

... 前城規會委員吳祖南認為,今次工地既不受《郊野公園條例》保護,又無法定圖則規管,屬規劃漏洞,當局應盡快制訂《發展審批地區圖》(下稱地區圖),把該地劃為保育地帶,凍結其發展,再按程序於3年後設《分區計劃大綱圖》。

但規劃署日前指出,若公開把地點納入地區圖,可能引致一些人在制訂圖則期間「製造現有用途」,如擺放貨櫃令圖則把該地劃為貨櫃場。但吳祖南認為,若現時政府什麼都不做,一樣會有人做同類事情,政府可以透過行政手段,禁止工程車經西灣沙灘進出,並「鬥快」設地區圖。

他指出,因發展壓力而急急制訂地區圖是有先例的,2004年時未有法定圖則的深涌,有傳發展商有意建高爾夫球場和低密度住宅,政府於2006年2月便為該區的地區圖草圖刊憲。

C.M. said...

Nic: 你好。

Seasons:

吹水咁講,你位朋友純粹(1)根本唔知僭建的天台屋,原來係違法,仲隨時可以比人拆既,(2)之但位仁兄應該已經聽講過類似法例,但又知道原來香港地仲有好多天台屋,總之未輪到佢,(3)所以佢認為值博率唔細,覺得可以博下。(4)亦所以咁,消息來源決定資料既可信性。

又,頗羡慕(你有餘暇)+尊敬你(做義工),令我覺得自己太世俗喇。

C.M. said...

科姐:

單野真係非常民意導向(雖則我都係呢度其中一個民意),響度諗,跟住會對將來邊part會有影響呢?咨詢模式?監督模式?保育條例?...

講返單野,我最匪夷所思係,起重車輛點通過。我都好耐無去過,只係記得中間有段路係行人山路,照理經呢段路,唔好話起重機,私家車都過唔到。如果就只係得呢段山路既話,工程車輛就只能靠水路進入。

聽講沙灘會限制車輛進入,假如真係要入,就要申請。(我又聽講話係完全唔俾入,但老實講,除左違反左刑事法/憲法,有咩係真係“完全”唔俾呢?)

好勒,輪到申請,咁即係話有人/部門去批(批核/批准)喇。我話匪夷所思,就係原來我以為自己看透世情,誰知原來d人話政府「毫無意識」(保育又好,政治又好,乜叉意識都好),係真既!超低能呀我。

依家又有人咁醒挖左個「古蹟」出黎,我覺得邊個做批核既(包括批准進行工程,仲容許工程車輛進入)唔該解釋一下囉。(查實我唔想用「解釋一下」架,我係想用「自行了斷架」,之但,我又好想睇下佢地點解釋law)

... cont

C.M. said...

其中一個問題,就正如吳祖南講,政府應該採取行政手段。

先唔去問以前點解唔採取行政手段(反正都係互相推卸),作為其中一個關注者,我會更著眼將來會點。

其中一篇:http://ebenezer-ebenezer.blogspot.com/2010/07/blog-post_21.html 有個留言話:

>FB群組裡面有以下嘅留言:
>今日我去到現場,食飯時個地盤工頭咁啱喺隔離打電話,話個池工程其實已經做完,今日係做平整,星期五會運D挖泥機走,會向漁護署申請,三百蚊搞掂!魯連城話听日停工,誠意有幾多大家睇到!

我意思唔係話,阿Mr Lo可能有咩心態,而係,好勒,真係完全停工勒,咁係咪就以後爛地一塊?

如果還原,要點搞?邊個搞?

如果唔還原,係咪就比阿Mr. Lo搞到有聲有色就噢畸?

家陣成籮蟹跌曬落地,做management case study 應該會有睇頭。

C.M. said...

Re: 左丁山

http://geoffreykong.blogspot.com/2010/07/no-through-roads.html

嗯,剛剛談起香港巴士班次可能太多,直接間接令空氣更污染... 看到Melbourne以及世界其他城市疏落的公共交通班次,可能反而驅使更多市民自駕,從而令污染向另一個方向失控... 我越來越覺得,解決空氣污染的時候,隨時進退失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