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7, 2011

死亡的設計

有渠務工人在沙井工作時被大雨沖走失蹤,最後消防蛙人在十幾米深的水渠內尋回。

在極度的恐懼中,腎上腺素會極速分泌,瞬間控制人所有的感官,奪取所有知覺,掠去所有記憶。

這種生理機制使人在獲救之後,可以過渡那段不解的痛苦。亦可使人在生命終結前,不讓這根窒息的黑暗絞著脖子走。

8 comments:

C.M. said...

所以...不要因為要面對恐懼而難過... 

laulong said...

前幾天,香港真是死得人多。

Karen said...

回您兩篇的話:

1. 渠務工人之死,其實可以避免: 至少下雨(因為天氣不穏定)的話暫停有關工程+ 整三腳架吊住工人(現場無整) + 有supervisor監察(其supervisor當時是不在現場),那位工人也不會枉死。

2. 警長殉職,雖然話係意外,但我真係好想同陳偉業講: come on! 唔好一味賴周局長唔見那位示威者啦! 您既然知呢位示威者情緒唔穩定,一係就令對方claim down,然後諗有乜對策; 官員衰衰地都有見佢,解決唔到件事,唔代表以後都解決唔到。

好喇,依家搞到警長殉職,人地無了個老豆/丈夫,「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就算賠錢 + 跪地叩頭,又如何呢?

是時候反省下採取激烈行動的結果,是否真的如願地達到自己想達到的目的呢?

3. 火燒舊樓,四屍五命,劏房唐樓已經有唔少問題,一個火就搞到d人走邊度都有問題; 香港唔少人住呢d舊樓,仲要係「五無」;長遠而言是否要清拆甚至重建呢d舊區,改善居住環境。


****************

題外話: 那日(6月6日)內子有無發脾四呀?

無名 said...

C.M.,

是有很多恐佈的記憶碎片,因為是碎片不能被「消化」,像夢魘忽然出來帶來驚恐,有些人用不同的有害方法把這些不時浮面的記憶壓抑著,不能過一般人的正常生活。這些就是我們要處理的,把這些記憶「消化」,才可重過快樂的人生。又,有一些人是 shutdown 部份痛苦記憶,但不是如似有些人以為可以 pretend 失憶逃避罪名,我們有方法分辨的。總言之,即使記不起,也整個人性格,功能等都有很大轉變,嚴重的不能過以往的正常生活,要很專業的處理,不是小說中主角不記得但很快樂,而是記得D唔記得D但好大獲或唔記得曬但一切都變成好假,唔知點算。

C.M. said...

校長:

唔知點解,近排死亡幾容易觸動我,可能,自己人生又踏入一個新階段。

Karen:

1. 渠務工人之死,我覺得係一個危機感同經驗既問題。

2. Controllability, and the viability of a omniscient society...

3. 重建,又要回到社會資源,與資源分配既問題。

果日?梗係無喇,雖則今次我都係前一日先醒起,但我先下手為強,嘿,即時化險為夷。

C.M. said...

Anon-B:

當然知道會有後遺症啦,所以我針對該工人當時的感受。

我只係從evolution角度諗,呢種機制,對於果種因為絕境而隨時死亡既人,究竟可唔可以容納到“設計論呢”(創造論)?意思係,死前,都唔會被恐懼束縛。

又或者從創造論反對者角度黎睇,亦正正係因為呢種進化/演化既機制,所以令我地(人)對死亡有種情意結呢?

無名 said...

C.M.

明你用意是用生理角度來看最後的過程可能不是家人愛人看到的「痛苦」,使他們不致太痛心。

超渡也許也是..

............

C.M. said...

Hmmm... likely likely.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