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2, 2007

佢咩級數,我咩級數...

小CM收到靚女C 的疑問,希望大家協助解決。

事緣靚女C 於某大集團任職人事助理,負責刊登招聘廣告,並為求職者進行初試。

兩個多月前,靚女C 為一批文員面試,面試完畢後,營運總監向其查詢情況。而當總監見其引薦的外甥只被放在候選名單上,不禁不悅,並要靚女C 把他撥歸正選名單內,等候複試。

靚女C 唯諾,但亦同時向其直屬上司(人事主任)匯報。靚女C 解釋,因總監的外甥 M 未能應職位要求讀寫流利英語,但外甥M英語溝通能力明顯不足,所以無法通過初試。人事主任於是親自向總監解釋,並究其原因。總監堅持M英語一流,並徑往人事經理質詢。

人事經理然早已從靚女C 處知悉事件始末,雖極力向總監但因受到總監壓力下,最終甚至被逼聘請其外甥。

當此事情暫告一段落之後約兩個月,M於上月底提出即時離職,原因是 M未能適應工作需求,並已經另有去向,將於下月上班。按照合約要求,試用期尚未屆滿的 M,若即時離職則需要7天通知或相等的代通知金。

靚女C 收到 M 的辭職消息後,便開始計算M剩餘應得的離職薪酬,例如加班費、交通津貼、代通知金等等,而其當月薪金則已上報銀行自動轉賬。可是營運總監知道後,即時勃然大怒,並直接指示 靚女C 終止銀行自動轉賬。可是總監的要求被靚女溫婉地拒絕後,他便即時打電話聯絡人事主任,指令她馬上更正。再一次的拒絕,使總監又再往人事經理解決。人事經理原本希望說服總監收回成命,可是因為總監的強硬堅持,使得經理讓步。而要終止自動轉賬的重任,就落到執行者人事主任身上。

當人事主任收到 M 辭職的消息時已屆下班時分,所以對於總監的決定甚為不悅,並向其經理上司大發脾氣。一向溫柔嫻淑的主任質問經理何以讓步,經理按耐不住地回答 “佢咩級數,我咩級數呀....”。 而可憐主任姐姐則需要加班應付那特殊要求。


先撇除總監利用職權強逼人事部招入親人任職一事,靚女C 想知道:

1. 平日斯文淡定的人事主任,何以如此光火?有否特別原因?
2. 是否任職人事工作,都必須要有良好EQ 或者需要有高度的忍耐力?

小CM則問:

A. 總監要求終止發放薪金,有何合理理由?
B. 基於什麼理由,人事部會拒絕總監的要求?(靚女C,你能否補充多點?)
C. 這樣突然終止發放薪金,是否合法?
D. 若然你是人事經理,像剛才對下屬吐露了一些不應該說的說話,你又會點收科?
E. 比著係你(無論你係總監定係做人事),你會點對待 M?

************

CM 續話(February 4):

當初在收到靚女C的來言後,小 CM的第一個反應是,此只乃職場常事,實屬普通不過,可是,就正在回覆小妮子之時,便越來越發現此事例除了看到下屬在上司一連串強制性要求的各種情緒反應外,還可看到:

A. 與其說上司過分操控和欠缺信任,毋寧說只是被上司逐個擊破;
B. 與其說上司只為一己情緒失控終止發放薪金,毋寧說他想每個下屬都要絕對服從;
C. 與其害怕觸犯法例,毋寧挺身為正義抗命;
D. 與其用口解釋自己苦處,毋寧一笑置之;
E. 與其不斷受其 M 痛,毋寧痛定思痛。


補充:

小弟在撰寫拙文前,本企圖按著標題的方向,嘗試抒發一己對於“佢咩級數,我咩級數呀....”的職場無奈。但下筆後發覺越來越不對勁。原因是這次靚女C 的一個來言,不斷令 CM於當中獲得不少啟發。例如,小弟於首次回覆靚女的時候,主觀地認為主任的強烈反應乃行業流弊,回答說不少人力資源工作者(基於處境、責任和經驗)都一種古怪的傲氣,很容易因為對方的不認同,而覺得自尊受到傷害。倘若主任未必是這個情況,也有可能是被上司侮辱也未定。(也可能因為只是被逼要延遲下班這麼簡單)。

不過一旦回想到“小型雪崩”,便會覺得主任的強烈反應(無論他事前有否計算過)已經博得部分人同情和理解。對於部分如小弟一樣有機心的人(所以千萬別要同情我),偶爾在適當的時候選擇情緒失控,對於建立關係,可能會有正面的效果。

今次靚女C的來言,引發小 CM 回想起所經歷過的不少政治手段和製造政治的方法。小弟一直希望藉著本地方,企圖交流合理的職場應用技巧,但內心經過多日反複交戰(所以幾乎一星期未有新 Post),狠下決心暫時保留部分對於今次事件的評語(縱使相信:若要避免戰爭,必須先了解戰爭)。

其他參考:

AK兄的職場記事pk_ 兄的到肉指導火鶴兄的自省大法、方思捷於9-Feb-07《經濟日報:Gesture》

23 comments:

Esaltato said...

我都有A&C既疑問。不過對於D,我相信人事主任應該理解經理的dilemma。
不過由此至終,覺得M是極度唔比面總監先生。會唔會因為咁既原因而不想發糧?! 既然M都閃人,仲可以點樣對待佢?祝佢前程似錦囉或者。

對於問題一, 會唔會因為人事主任2次按本子辦事都比總監省,係唔係覺得自己係公司冇左個價值? (只不過係猜測)

*************
多謝C.M.的留言。希望做到你所講的:)

C.M. said...

各位有心人:

CM 的名字叫志偉強明,只是一個平凡的過路人。雖然只在你們身旁輕輕擦過,但試想象,倘若生活中沒有過路人,你們的生活會是怎樣的單調乏味。

C.M. said...

靚女C:

關於2.,無論肩負什麼工作,高EQ是有優勢的。可是,就以小弟身邊的 Lucia為例,她現在貴為大中華區人力資源總監,她的EQ是選擇性的,在上司和下屬面前,絕對是兩個樣子。

鐵鎚兄:

“有事相求,如何才可在comment中加上hyperlink呢?”見字請賜教,無酬。

Esaltato:

CM嘗試直接回答一些“可能”吧。

A: 無臉因而情緒失控/向M或其父母興問罪之師/故意給下屬一個殺雞儆猴/測試下屬忠誠

C: 以拙文中的情況,合法;但因應情況,CM亦會考慮採取“可能”不合法措施,勞工處或法院見。

比著M係CM外甥,CM一定會先自掌嘴巴(因為自己有錯在先,引M入室),然後代親教子。祝佢前程似錦?先省佢一鑊先啦!

關於Q1,CM諗唔係,反而似乎係“唔知點解公司覺得總監有價值。”

ak兄:

“...咁起碼就算死,大家都死得明白,心息...”請恕小弟未能回應。

Karen:

期待你給鐵鎚哥哥的回覆(Re: airborne)。

O9兄:

要搭船,難道要去南沙/中山/開平?

hongkongpotato said...

"佢咩級數,我咩級數..."

係職場,呢句說話個個心照但係好少宣之於口。

係辦公室既經驗話我知,最有效去令高層接納我意見既,唔係乜野真理分析,而係有更高層既"金句"等等。。。。。

ak said...

C.M.兄,

今個星期真係忙到不可開交,差不多想死咁滯,再加埋今次依篇入面既情況真係幾棘手,所以唔講亂講...

將心比己,AK代入角色...其實樓上有主任,再有經理,如果連佢兩個都唔頂番轉頭,掟低一句「佢咩級數,我咩級數...」,咁我會問,「如果你既級數都頂唔住,咁我就更加無得頂...即係...有咩東瓜豆腐,你一定唔會保我...」

以咁樣既層壓式管理情況,一層一層咁壓落黎...其實...亦即係成間公司入面人事升遷只能按照「論資排輩」,對於有野心有能力既年青人黎講,依個地方唔係長期停留既位置...應該要閃...

C.M. said...

Potato:

[而係有更高層既"金句"等等]

>> 哈哈,不如咁講:如果一個公司要靠金句/金口才能"接納"意見,你既意見都會因為另一句金句/金口,而灰飛煙滅。

你既方法,絕對可行,而且短期內肯定有效,但你能學到的或許只是一些你所說的"高層"的技巧。也就是說,你希望將來成為你現在所"欣賞"的高層。

... 這是你所期望的嗎?不要灰心。

C.M. said...

ak兄:

查實今次posting幾乎是專程給你的(和靚女C的)。

將心比心,反而覺得經理以及主任,都已經盡力向總監爭取合理的要求。只不過,只是事與願違罷了。

雖然生死有命,但若有士為知己者死,足證人間有情。

另外,或許你會看到有很多級別或職位,但小弟認為這裡還不能反映有層壓式管理(兩者沒有必然關係)。在實際情況中,她的經理和主任對她很好,靚女C可以作證。

ak said...

C.M.兄,

有時,辦公室政治就係一件咁樣既事,如果唔係親身感受既話,有時都真係唔容易去做分析...

ak之前既留言係基於表面證供,事實上,如果我聽到我d呀姐只係掟低一句「我咩級數,佢咩級數」,又或者「佢係客…」依一類既說話,我真係會「喵」佢地,因為全team人都知佢無為左下面既人爭取過(依一點真係要花時間去考究)...

如果透過親身既接觸,上司係communicate到with佢既下屬,等佢明白,「你老頂係真係同你地fight過,不過輸左」,咁就真係可以做到之前所講既「即使死,都死得明白,心息…」

最近AK有一單小插曲,無寫係自己果邊,話說有單野,我地組既一個妹妹overlook左一個好細既point,結果成為左一個好complicated既project入面既一個污點,俾Michelle捉左出黎,唔理個project係正面同成功既結果,用全HK Office既明義發email炳成條team...

AK見成條team做得咁辛苦,唔可以俾佢地既功積付諸東流,結果AK出左個email,講作為個Project Leader,依d全部都係我既責任,叫Michelle唔好怪罪d細既...

事後果個妹妹等登同AK講左一句多謝...佢雖然只係一個interm,未來都唔會留係依度做,但係AK真係覺得自己無「保」錯依個妹妹...

C.M. said...

ak!

今次靚女C 的來言,帶來很多很多意思,讓小CM開了不少的竅,所以小弟花了許久要分兩次才能完全post 出。

其中A-E的自問自答,反映了一個正常現象:情緒絕對會蒙蔽理智。

所以此Post希望讓管理者和被管理者雙方能夠多點了解情緒的影響 -- 管理者,容易因情緒作出錯誤決策;被管理者,容易因情緒否定管理者的貢獻。

因為此乃正常現象,小CM亦經常忽略,所以請ak兄不要介懷。

對於管理者的艱苦,若然下屬不明白,建議一笑置之;若然希望下屬理解,那便要花點心思。對於ak兄的做法.... 小弟真心拜服!沒有弦外之音,沒有假情假意,小弟真心拜服!

因為此乃為上者應有的特質 (attribute)-為事實據理力爭。

結果如何不重要,旁人如何看不重要。最重要是仍然發現自己有心有力,比起一眾有力但無心的人,幸福多了。

(真想出多一個AD,招聘有心僱主...)

話分兩頭,建立威信,便是從你的雪崩開始。現在只看你能否/會否把握。

ak said...

C.M.兄言重了...(咁見外,以後AK反而唔敢亂講野啦...)

管理,係對人既工作,係工作間需然係一個「非情既空間」,但係要全人類維持理性,不受情緒既影響...根本無可能...

「對於管理者的艱苦,若然下屬不明白,建議一笑置之;若然希望下屬理解,那便要花點心思。」

AK覺得,在上位者,有必要令到下屬明白,自己係的確為左成條team而作出左努力,咁先可以維持到下屬對於在上位者既認同,「使下與上同意」,咁先可以發揮到一條team既實力,上位者同下屬無法有一致既諗法,根本就無辦法發動到一場有組織既攻勢...

所以AK寧可企出黎做箭把,都唔會俾自己既下屬硬食...有時仲會用既方式仲會好drastic...

洛克 said...

ak兄, 佩服佩服, 懂得用心管理, 不知多少人不明此道理

Gideon said...

CM 兄﹗真係唔好意思,因為呢篇其實唔知點解睇完冇咩好講,所以就冇入黎睇留言。

加 hyperlink (不過要半型,我用全型打因為要俾你睇)
<a href=”http://www.whatever-link.com”>俾人按個啲字放呢度</a>

Gideon said...

>>如果透過親身既接觸,上司係communicate到with佢既下屬,等佢明白,「你老頂係真係同你地fight過,不過輸左」,咁就真係可以做到之前所講既「即使死,都死得明白,心息…」

哇呢個好重要呀﹗我有一份工,就係咁我同我上司講人工可唔可以調整一下,我上司問都冇問過老闆就二話不說:「唔得。」我跟住呢個上司都心知冇運行,第二日立即搵工。(咁當然,之前仲有好多原因啦,不過咁既態度做上司,佢個 team 人既人數簡直就係極快委縮)

C.M. said...

鐵鎚兄:

感激感激。小弟曾多番自己嘗試“造”條link,但次次都唔成功,原來咁鬼複雜... 多謝多謝!

查實呢篇對於好多人黎講,實屬平常不過,只係小弟今次很不幸地發現好多可供研究既“政治元素”- 即小弟所謂“術”。

寫寫下,驚教壞人,只能有頭無尾(但查實又暗示左唔少),請恕罪...

AK兄:

[領導、管理、激勵不是義務,乃在上者之責任]
小弟多數飲Fruit Punch,頂嗮飲Diamond Black,搵日同你飲過。

CK said...

今朝暗地裡借左你上一篇文,響730度借題發揮,希望cm兄唔好介意。

C.M. said...

CK兄,乜你咁客氣啊,查實小弟不知幾咁榮幸就真。都係琴晚 Karen話比小弟知,先至留意到(你知啦,CM 遲到好似唔洗本咁嘛),昨晚惟有拿拿臨但又鬼鬼祟祟咁同CK兄言謝,唔知CK兄你有冇察覺到呢?(又又,CM都唔係第一次咁鬼祟喇...)

CK兄,祝你生意興隆!

Karen (Sze) said...

CM久等了, sorry!

不如先講M的離職:按合約做事的話, "試用期尚未屆滿, 需要7天通知或相等的代通知金。" 即係話: 要睇下M返工返了多少天和其他加班費、交通津貼(若然M返了不足7日, M係要pay番公司相等的代通知金, 慎重起見係HR在resignation letter內寫清楚, 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爭執; 超過7日則視乎員工希望自動轉賬內扣錢pay錢或者由HR寫cheque); 然而, 講到"終止銀行自動轉賬", 雖則沒有此項經驗(因為俾payroll做番), 但都係收到resign之後第二個工作天才去做(您知道bank不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客仔而立即做野, 一天內完成已經偷笑), 總監如此堅持, 可能背後有內情, 但不想猜測。不過, 總監要求終止發放薪金,就一定會惹上官非, 就算M不告, 有知情者夠膽告上勞工處的話, 總監唔坐監都要罰錢。因此, 人事部怕公司要揹黑鍋(其實人事部怕自己揹黑鍋), 所以會拒絕總監的要求。

至於請人的問題, 其實有意在我的blog內詳細地講, 但為了朋友(唔知CM當唔當我係朋友呢), 就簡單地comment好了: "佢咩級數,我咩級數”, 因此, 放長對眼睇佢做幾耐啦! 不過難為總監被人落面子吧!

"是否任職人事工作,都必須要有良好EQ 或者需要有高度的忍耐力?": EQ和忍耐力係要有, 但唔不定囉(睇下我前度公司的personnel manager日日起晒"丙"人個樣兼收到bad news就立即黑面就知)。

其他問題, 待續......

C.M. said...

>>唔知CM當唔當我係朋友呢...

天啊!Karen,你講D咁野!小弟雖然女細老婆嫩,但都好喜歡有女仔做朋友架。尤其係你添,如果唔係小弟都唔會主動喵你啦!

但因為小女昨晚15分鐘內連續兩次撞親個頭仔(講真架,唔通會搵個女過橋咩),搞到小弟到依家都驚魂未定(驚驚,因為自己都有d責任),未能即時回覆到你。抱歉。

C.M. said...

Karen:

容讓小弟作些少補充吧。

>> 慎重起見係HR在resignation letter內寫清楚

倘若沒有寫清楚,便一切以勞工法例為依歸。從文中的情況,M 已經做了差不多兩個月,按照法例,即時離職要向公司繳付代通知金。

可是,根據勞工處的要求和過往法庭的判決,工資(包括年假薪金、雙糧、加班費、經常性津貼等)於僱員離職時,是不能從代通知金或某些欠款扣除。也就是說,縱使M不繳付代通知金,公司仍然需要向 M發放工資。而M對公司所欠的代通知金或某些欠款,在此情況,公司必須“另行”向前僱員 M追討。

但基於某些原因或管理層希望帶出某些信息(尤其給現有的同事),公司可能會暫停發放工資,直至僱員交還欠款/代通知金。所以今次總監的決定也是基於類似原因 - “我唔妥你,所以hold起你份糧,如果有其他同事學你咁做,我一樣會咁做。”

在此,小弟不是鼓吹違法行為,但建議人事處理不應該被法例的框框所限制,在本文的情況,中上之策,可能是先向僱員解釋管理層意思,並與僱員協商,以後才作進一步行動,此乃先禮後兵,並向現有其他同事帶出“公司是有計傾的,不過傾唔傾得掂,係你既問題”。因為當管理層在一開始便帶出一個強烈的信息的同時,這個信息亦將包含不少負面的意思。

>>總監唔坐監都要罰錢

在絕大多數的情況,除非因為詐騙,總監毋須坐監,因為前僱員面對或狀告的,是公司本身,不是總監。

>>人事部怕自己揹黑鍋

這是另一個人事部不能成功轉型為人力資源部的一個限制。要做真正的人力資源,“承擔”必為首要事項。缺乏承擔,人事部只是老闆的送信員。在靚女C的人事部,算是有承擔的,因為她們曾據理力爭過。

(Karen,會晚點才回覆電郵,請諒)

Karen (Sze) said...

To CM:

唔好意思, 係我講漏o左以下相類的message, 不過都謝謝您替我講了:
"基於某些原因或管理層希望帶出某些信息(尤其給現有的同事),公司可能會暫停發放工資,直至僱員交還欠款/代通知金。"若脄主管或者人事部當時有向僱員解釋上述意思,並與僱員協商,才作進一步行動的話, 員工對公司的想法也未至於負面。

講到"總監唔坐監都要罰錢": 一些無限兼"小小型"公司可能中招, 因為大公司和中型機構即使犯了法, 一定識如何避免坐監, 而且實際上員工狀告的是公司本身,不是個人。

續之前的話:

"若然你是人事經理,像剛才對下屬吐露了一些不應該說的說話,你又會點收科?"

視乎交情, 好的話會提醒下屬; 唔好的話......(下刪若干字句, 因為d惡毒招數, 其實大家都識, 但無謂宣之以口吧)

"比著係你(無論你係總監定係做人事),你會點對待M?"
對我而言, 在殘酷的職場上, 是敵也是友, 因此都係呢句: "請您交齊晒公司的belongings和通知金, 才可離開公司", 始終山水都會有相逢。

若要避免戰爭,必須先了解戰爭; 同樣, 若要避免戰爭,必須先消除小型雪崩(或者講係導致戰爭的伏線)。講就易, 但其實正是最難做的事----因為直至今天, 我都未做到。

C.M. said...

Karen:

>> 一些無限兼"小小型"公司可能中招

對對對,無限公司老闆們不在此列,會“上身”。

>> 必須先消除...導致戰爭的伏線...

Ummm... 好,值得深思。

bravo said...

Nice to read your blog and the rich collection of ideas contributed from everybody. Thanks for your ideas at rabbit(1). I've added a small one after yours. ^^

C.M. said...

Bravo,

My apology for my late reply. Your comment is marvellous! I'd left my reply there.

You are so right and convincing. I'm moved.

Gideon,

Thanks very much for your professional assistance! (Once again, I'm your 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