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3, 2007

十八年後一條好漢

噢畸,噢畸。我都明白...

你唔得閒,公司夜收工。

你去左旅行,仲未返黎。

你要返學,唔想走堂。

你今晚要湊一對仔女,又要煮飯等老公返屋企食。

你有追緊套劇集,一定要睇。

你話自己都老囉,隻腳唔聽洗。

你若果夜返屋企,阿爸阿媽會鬧。

你唔舒服,發燒又流鼻水。

你話搭車費好貴,又唔就腳。

你怕俾熟人見到,話你老餅。

你父母、配偶、至親、男女朋友、以及一眾權威人士唔批准。

你覺得唔關自己事。

你唔鍾意班友,又怕嘈怕熱。

你既政治背景唔合身份。

你既選民唔接受。

你話基本法無講。

你話記者都見唔到。

你公司明知今晚有約,威逼利誘你去政治飯局,逼你失約。


無論你今晚係咪度,總之,你對呢件事無講過大話,你仍然都係一條好漢。薪火相傳,靠你。

之但係,若果你話你唔知發生左咩事,亦唔想知。咁,都無辦法。

19 comments:

Justin said...

插旗先!

維園見!

Marshmallow said...

鹿死是一個回憶,一個不可忘記的教訓。社會要進步,要先誠實地對自己承認事情曾經發生,分清楚錯與對,再從錯中吸取教訓,從對中改良改進。試問,良莠也分不清,又怎能進步?

不是說噴飯要批判誰對誰錯,但一天不承認鹿死曾經發生,便一天不能讓鹿死成為歷史,更枉論從歷史的錯中學到什麼了。

xiao zhu said...

18 個人,18 個原因/理由/藉口。呢啲係唔係好漢? 唔係? 咁係咩? 咁好漢,又會唔會講大話架? 第十九個真係好漢? 咁第二十個話唔知、亦唔想知,佢又點叫法?

畀我,不嬲都係話知你;係好漢,邊駛等18年呀!唔好咁勞氣喇,你好番哂喇咩?

ak said...

C.M.兄,

孟子公孫醜篇(上)
昔者曾子謂子襄曰:「子好勇乎?吾嘗聞大勇於夫子矣: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到定唔到,唔需要問人。

明天見!

南區肥龍 said...

令我諗起「十個救火的少年」...

Gideon said...

面對你地.. 我感到慚塊....

binaryMuggle said...

多謝小珠提醒,小弟粗心大意,沒看到文中正正有十八個原因/理由/藉口。

也謝謝cm兄的諒解,我可能給了自己不止十八個藉口。而且比gideon更差勁,我沒有感到慚愧。

查實中秋節也不一定要去維園。我們今天是否也可以用其他方法記念?

又,除了維園,有沒有其他地方有記念活動?

xiao zhu said...

支聯會提供代訂花牌服務。嘿,點解? 點解要幫人代訂花牌? 究竟佢哋想搞邊瓣唧!點解要講咁多嘢咁嘈? 點解唔可以就咁畀大家一齊坐喺度靜靜哋? 我好憎呢班人,我唔信佢哋!唔好意思,我又好躁喇!得罪哂!

xiao zhu said...

鐵鎚兄:

你唔駛覺得慚愧個噃。無論你知唔知、信唔信、去唔去、做唔做,都唔係最重要。最重要係,無論咩事都好,你要清楚自己嘅答案,同清楚自己點解有呢個答案就得架嘞。呢啲咪就係立場囉。跟大隊又好、爬逆流又好,都OK架。

Binarymuggle:

你唔駛客氣,我無聊啫。

你唔慚愧,梗有原因格。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嘅睇法。

CM:

好對唔住,我搞到好似個地盤係我嘅咁。真係唔好意思呀,你唔會嬲個呵?

On Dog said...

春蠶到死絲方盡
蠟炬成灰淚始乾

Karen (Sze) said...

鹿死不只是回憶, 而是切切實實的歷史事件。

如何評價這件事, 相信未來的史學家自有公論。

誠然, 我的病確實未癒, 而且還在今晚上最後一課, 真的不能來; 但我沒有忘記這件事, 所以我穿上我的全黑色襯衣, 以示紀念......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CM

也請看看我的朋友五師兄

其實呢,我唔會去維園,因為我唔想俾支亂會班人騎劫

C.M. said...

OK, I confess。

小弟今次為自己寫呢篇,係為自己今晚“去唔到”鋪定後路既,當中亦係呢18個原因入面。至於今晚能否維園見,查實小弟個心,又想但又唔想。

想,就希望同其他人匯聚成一股力量。

唔想,就有d似魔術哥哥同binarymuggle咁講,有d比較“希望個人化”既原因。

不過今晚,小弟已經預備好鹿死圖冊一本,讓小女開開眼界。(看到危樓姐姐個link,真係神傷...)至於有冇其他紀念特刊,還要看看為父有多大決心。抱歉。

C.M. said...

Justin:

謝謝你。願大家緊記當年的教訓。

棉花妹妹:

嗯,你讓小弟看見你有趨向“改善”和“進步”的心。

小珠:

哎呀!查實小弟都唔知咁o岩有18個原因,無一個個數架,真係唔多覺。(查實若果你知道小弟係為左開條後門比自己,我諗... 你會勞氣過我囉)

呢個場,查實咪係大家既。你既然今次做左小豺狼既私人秘豬,你唔介意同小豺狼簽長約嘛?

C.M. said...

AK兄,On兄:

搞乜鬼你地兩個都咁文巢巢呀。似足愛國詩人。今晚小弟若果去,會帶埋小女,睇下你地見唔見到我地?(你見到個小妹妹鍾意周圍走又會fing開老豆一隻手既,應該就係小女黎)

肥龍兄:

今晚做放火的青年。

BinaryMuggle:

唔緊要。就算係好似無力馬咁既死硬派,小弟都會尊重佢既選擇。何況,你是明白事理的!

鐵鎚兄:

唔。一d都無需要慚愧。

歷史,其實好主觀。你關注呢段歷史,唔代表你有心,而你唔關注呢段歷史,亦唔代表你有問題。

只係,有d歷史部分特別值得留意,因為值得吸取教訓和學習。

如何選擇自己心中的歷史是自己的事,但能否學習到,就看自己的選擇。
(雖然小豺狼仍然對於那個所謂的專業學會很不屑!)

Karen:

身體要緊。公論,必定有,也將正確。

魔術哥哥:

多謝你條link!d資料真係好珍貴,好難得。

*****(後記)*****
坦白講,相對鹿死,小弟對於暈鴿更為關注,因為影響更大,受害人數更多,教訓也更深。

最近日再次翻閲有關暈鴿既噴飯資料,發現暈鴿被噴飯既人,只係一d“代表性”人物,例如什麼著名的文人。其他被害的知識分子和商人,繼續為死難者中的失蹤人口... 就像鹿死的失蹤熱人口一樣。永遠不能沉冤得雪。也沒有噴飯。

坦言,小豺狼並不甘心,並不坦然。
**********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一稿兩投:

「如果在銀河聯邦的末期,市民們沒有對政治感到厭倦的話;如果他們注意到,給予一個人無限制的權力是一件多危險的事;如果人們可以從過去的歷史中學到國家的權威先於市民的權利的政治體制是會造成多少人的不幸的話,人類就可以用較少的犧牲和負擔,更早實現比較中庸和調和的政治體制了。『政治與我們無關』這一句話就是剝奪發言者的權利的宣告。政治一定地蔑視它的人進行報復的。如果有一點點的想象力就應該可以了解這一點的。」

銀河英雄傳說 落日篇 第十章 夢的盡頭

Samsara said...

CM哥哥:

唔駛咁大壓力喎,只要有心,去與唔去都無問題.我都唔係年年都有去.

講到暈鴿,可能要有一個中國既文藝復興先可以合反個gap.我之前真係有諗過嫁,由用返正體字開始,再在建築,庭園,昆曲,服飾,古詩詞小說文章...等大家可以重新發現中國文化.

C.M. said...

魔術哥哥:

>>政治一定地蔑視它的人進行報復的

嗯。原來政治像“市場”,有一套自我調節的機制。

>>中庸和調和...

Thanks!

香水妹妹:

暈鴿... 小弟大概接受了Liddell-Hart的教訓。個人相信,暈鴿不只是人文、藝術精神的喪失,而是整個民族性、社會秩序、法治精神的全國性打擊。Liddell-Hart 講述“Guerilla Warfare”對於社會的影響,並以法國社會的情況列舉例子。他死於1970年。

早年森林人給我們的負面印象,大抵只是49年前和暈鴿時代遺漏下來的陋習和風氣 ~ 自立權威、抗拒法治... 小農社會反而是和諧刻苦,與此風氣對抗。不是農民的錯 ~~ (發洩完)

...吸吸呼...吸吸呼... 小弟就係咁樣減壓架,你呢排咁多麻煩事,不如都試一次丫。

xiao zhu said...

同意暈鴿的影響是更加廣而且深。其實暈鴿已被承認為錯失,也有部份噴飯,不過也得要經過這麼多年;如果要噴得徹底,似乎也不大可能了。又鬥長命囉。

簽長約? 驚你簽左我會後悔啫!我都想架,私人秘豬,不過我有自知之明嘅,我邊夠料吖。對住我,肯定你嘔血嘔到飛起呀,唔想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