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1, 2007

ME (0) - 誰磨滅了誰的鬥志

原本 C.M. 想不日後(總之不是今年)才執筆整理這個 Topic - Managing Expectation,但決定風乘火勢,寫寫:誰磨滅了誰的鬥志。

今日找到很久以前麥當勞有一則這樣的廣告:



而相信很多人都耳熟能詳地聽過有名人說過類似的話:合理的期望能帶來成就。

對於剛才的小朋友,姐姐的一句:「...你大個仔應該學下點叫架啦... 」所帶來的期望,轉化到小朋友的心裏,就是一種極大鼓勵。不要誘因,也不要 Maslow。

稱呼,是身份的賦予,也是賦予身份的最入門和最低成本的方法。而身份的賦予,也可能是 Managing Expectation 之始。

舉另一個例子,倘若我們全港市民不再叫「保衛」皇后碼頭的「保育人士」 作「保育人士」,而改叫他們做「民主鬥士」,他們亦會漸漸朝著另一個方向,採取另一個方針,以另一種態度去爭取“保衛」皇后碼頭。這個例子,C.M. 不認為這只是一個魯莽假設,反而是實實在在的 Calculation。當然他們對於自己也有一種稱呼,來與外界之稱呼對抗,但外界的稱呼所起的作用,往往會掩蓋內心的呼叫,甚至取而代之。

不過,今天不想談人事或政事。只想談到一個人 ~ 鄧紹斌先生,一個希望能夠安樂死的香港人。

我在這裡不是想探討安樂死應不應該的問題,我在這裡只是想吐一口夾雜不快的火氣。

我的火是:

那些希望鄧紹斌先生找回生存鬥志的人,請不要再稱呼鄧紹斌先生作斌「仔」。斌仔前斌仔後...... 只會扼殺他的生存意志!改改口吧!阿斌也好,斌哥也好,總之不要斌「仔」!

為何我這樣說?有心人自己想想吧。(但願這次只是我一廂情願的火氣)

********************
後按:

對於一心尋求安樂死的阿斌,他對於將來是沒有期望的。一個稱呼,對於一個尋死的人,不是一個報章社會版新名詞,也不是一個符合世俗期望而可有可無的代號,而是一個代表有否受重視的合理期望

外間人以為,阿斌可以通過各種渠道見到我們對他的重視:報章、鼓勵卡、親身的問候... 可是,每次只被呼作「斌仔」。阿斌心底裏真的會問,為何你們總是叫我「斌仔」?難道我為安樂死的呼求、為自己臥病在床時的各種要求,都只因為你們一句斌仔,使我的要求變得「小朋友」,變得「不成熟」?你們為的是自己,還是為我?為何口口聲聲說尊重,但為何表現出來的可不是這一回事?

阿斌在他的新書中表示如何絕望,我想,不是因為他心如明鏡,而是他對於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期望,因為缺乏了生命的尊重。

我並不憤恨人叫他斌「仔」,我只對那些希望鄧紹斌先生找回生存鬥志的人抱有期望,希望他們表裏一致。

一個在天台準備尋死的人,無論身邊的人各有各的期望,但那尋死的人,對於最後一刻,仍然想看看那值得留戀的人性。

******************

Reference: Hyphenated Citizen by Haricot

32 comments:

on dog said...

I get what you mean...such kind of insist...I understand, I used to have/to be with...understand what kind of FIRE you have, just like the news regarding a thief being killed by his knife, being named a "Stupid Thief" by various HK newspapers....the same kind of angry...so called "Fire"!

上火了! 預埋兄弟!!!

xiao zhu said...

這個想法我一直都有,還以為自己太偏激了,也是一廂情願,想不到也有同道。

每次聽到、見到這些稱呼及報導,只覺得很disgusting。究竟那些人的腦袋裡面在想甚麼?

惡女 said...

哥哥:

傳媒習慣把事件簡單化(為的是傳播的效率,或者大家未必認同),甚麼「魔警」、「綜援婦」、「雙失」、「暴民」,都是傳媒創造的名詞。

有時是前線一時興之所至,有時是管理層的意志,一個詞語,一個標題,就可以將事件定性;傳媒擁有這種權力,自然應小心行事,但這班人,也某程度上代表了大眾的想法,一些根深柢固的觀念。

命名權固然重要,更根本的,是要轉化人心。只有人心改變,這些令人受傷害的稱呼才不會再出現。

每天面對「命名權」這種角力,我控制我所能控制的,當筆在我手時,我重視跟被訪者之間的平等關係(雖然實質上其實沒平等可言)。

註:純屬資料補充,敝報一直稱呼鄧先生為阿斌,而不是斌仔,上星期有同事寫錯了,管理層即時下令我們改正。

怒火眼睛 said...

咪等於民主/公民黨等人俾人叫民主派,民建聯俾人叫保皇黨囉. 叫下叫下, 佢地入晒戲囉.

鄧紹斌呢度,我反而唔覺得叫佢乜會令佢感受到有分別. 佢既情況已極端到會令佢心如明鏡,你叫佢鬥士斌都好, 佢都唔會努力去live up to your expectation. 一切努力於佢而言都係徒然, 正係因為連呢種努力都放棄/或曰無力控制,佢先會咁想死,我都幾相信,即使係"不安樂死", 佢都會好樂意, 活屍骸的悲哀正在於此.

叫佢斌仔, 可能你覺隱含憐憫之情,高高在上,欲蓋彌彰. 但叫劉德華做華仔呢, 周潤發做發仔呢?

我地每日都想符合世俗既期望, 但自己係乜料, 其實人人心中有數.

C.M. said...

Well, nothing personal...

查實... 笨賊、魔警、綜援婦、雙失、暴民、保皇黨... 這些隱含負面意義的名詞,小弟暫未想到這麼深入。對於本文,小弟也沒有想過 ME(0) 如何跟他們扯上關係,真的,沒有。也沒有想過命名權的問題。

我只是關注對於一個外界稱呼如何影響一個人對於自己的期望(或許包括綜援婦、雙失,但不包括笨賊、暴民、保皇黨)。

對於一心尋求安樂死的阿斌,他對於將來是沒有期望的。一個稱呼,對於一個尋死的人,不是一個社會版新名詞,也不是一個符合世俗期望而可有可無的代號,而是一個代表有否受重視的合理期望。

外間人以為,阿斌可以通過各種渠道見到我們對他的重視:報章、鼓勵卡、親身的問候...

可是,每次只被呼作「斌仔」。阿斌心底裏真的會問,為何你們總是叫我「斌仔」?難道我因為安樂死的呼求、為自己臥病在床時的各種要求,都只因為你們一句斌仔,使我的要求變得「小朋友」,變得「不成熟」?你們為的是自己,還是為我?為何口口聲聲說尊重,但為何表現出來的可不是這一回事?

阿斌在他的新書中表示如何絕望,我想,不是因為他心如明鏡,而是他對於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期望,因為缺乏了生命的尊重。

我並不憤恨人叫他斌仔,我只對那些希望鄧紹斌先生找回生存鬥志的人抱有期望,希望他們表裏一致

一個在天台準備尋死的人,無論身邊的人各有各的期望,但那尋死的人,對於最後一刻,仍然想看看那值得留戀的人性。

惡女 said...

哥哥:
我明白的,放心,我沒有對號入座,只是想跟你分享一下上述的觀點。

火鶴 said...

豺狼兄,
我以下所講嘅, 可能會有D負面嘅信息.
覺得唔啱聽嘅人, 可能會想我安樂死, 然後再鞭屍..

我都覺得
重視 不等於 尊重
我同意: 鄧紹斌先生是活在別人的期望之中
寄鼓勵卡同親身問候過後, 又有幾多個人會仍然關心鄧紹斌先生嘅情況?
鄧紹斌先生嘅情況, 係全身都郁唔到, 每日有人照顧住佢, 佢想死都幾難.
當眾人知道呢個所謂嘅近況之後, 大部份人都會有呢個反應:
「嗯, 唔死得, 咪好囉.」
呢句, 正係別人對鄧紹斌先生嘅預期.
但, 即使有幾多人嘅支持同鼓勵, 對於一個全身癱瘓嘅人嚟講, 又可以增加到幾多生存鬥志?
瞓响張床度諗吓, 一日八個鍾瞓覺, 其餘十六個鍾無所事事睇住人餵你食飯幫你換屎尿片用眼神嚟應酬那班想你活在佢哋預期之中嘅人, 生存鬥志? 已經响督屎度, 瀨走哂.
零, 無論乘大幾多倍, 都係零.
雖然, 呢班人重視鄧紹斌先生嘅生命, 但係, 佢哋就無尊重過佢嘅心情.
呢個, 跟本就唔係稱呼嘅問題, 斌仔同斌爺, 無分別, 反正無論點都好, 佢都係被大部份人嘅道得氧氣, 吊住條命吧了.

火鶴 said...

我發覺呢, 我有好多留言, 只要copy & paste火媽媽嘅再加X2, 咁就得囉.

on dog said...

張洪量有首歌:
"盲人眼中的顏色, 聾人心中的色彩, 我們無法感覺的世界..."

最怕的是好心做懷事...

xiao zhu said...

呢幾年傳媒嘅報導提醒左啲有睇、有聽嘅人,啊,原來香港地一直有一個咁樣嘅人"生存"緊喺度,又發覺,啊,唔係植物人,有知覺、有思考固喎!真係好彩嘞。於是"我哋要支持佢"就不絕於耳,仲有行動添。

嘩,不得了,識得大聲要爭取畀佢安樂死,跟住仲識寫書添!於是啲人就話,咁點解仲要死唧?

究竟係散光定老花呢? 乜暴光率幾時變左做情況轉好嘅指標呀? 點解冇人報導吓究竟佢而家嘅身體狀況係點,佢嘅心理變化又係點? 淨係掛住影佢嘅大頭喺書展度,然後人人都各自喺度自己同自己拗應唔應該畀安樂死合法化。覺得好唔人道!

希望唔叫佢斌仔只係一個信息嘅標題,姑無論大家點睇佢嘅要求,一個只可以倚靠人哋幫佢操作自己身體嘅人,咁多年黎有咩做吖,諗左n咁多次嘅問題,點幼稚、點衝動,都唔會只係一個你余大狀、或者街邊阿七叔可以理解。但係唔理解都唔會有人怪你嘅,只不過希望你講嘢之前,諗吓係唔係要咁講嘢囉。

嗯,C.M.!!

ak said...

C.M.兄,

重來,社會上最強既權力展現,就係去define一d野,例如透過精神病學,去介定一個人對底係「獨立特行」,定係「精神有問題」...當一個標籤成功咁attach左入去一個人/群體身上之後,唔單止會影響佢附近既人對佢既態度,同時亦都會係久而久之,影響佢個人既行為...

係學校既環境入面,AK都曾經見過,唔少被老師介定為無藥可救既學生,逐步地被其他同學孤立,於是這班「壞學生」就逐步地「物以類聚」...結果...他們亦都成就了老師既「合理期望」...

扣帽子...重來都是共產黨最精通既技巧...

野蠻郡主 said...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對人地係特別,受專重既一個。

AC said...

每次睇呢種新聞,我就會咁諗...

同你好熟咩,成日幫人起個懶親暱既名。

當連公信力第一大報有時都用埋呢D鹽醋,我就會「唉」一聲。

另:如果一個人好肯定自己做乜,同埋知道會有乜後果,我覺得作為外人,就唔好加把嘴。唔係講政治呀道德呀乜野,而係個人既決定。無論係同一個大你30年既人結婚(如佢好肯定佢會有幸福的話),或係好似鄧生咁唔想自己副咁既「偈」成為年老父母身邊既人甚至係自己既負累,諸如此類,都應該尊重。

當然最怕果D當初懶係肯定,事後又要後悔(aka 輸唔起)既人。

惡女 said...

哥哥:

可能個討論有少少偏離你原本想講o既,不過我仲係好想講(我都好好火架我!)。

小珠話:「然後人人都各自喺度自己同自己拗應唔應該畀安樂死合法化。覺得好唔人道!」

我覺得,鄧先生的個人遭遇或抉擇,我地外人真係唔可以說三道四。但誠如皇后碼頭清拆,保衛人士(或示威者、刁民?)死守,我覺得,都係有o的意義。

都係一個spark,去令多o的人去思考個問題,但前者不是自願,後者則經過精心策劃。我絕對唔係話「利用」鄧先生o既遭遇,去彰顯咩「其實我o地都好幸福呀」、「安樂死應該合法化呀」呢o的鬼o野,而係,我覺得有討論,都係壞事中O既好事(我表達得唔係幾好呀呢句,有無人明白可以幫幫我呢,我好眼訓呀今日)

但你問我,我情願鄧先生o既悲劇,從來無發生過。

唔好意思,我好長氣。

C.M. said...

Managing Expectation Rule 1: People reacts to what they expect instead of what it is.

意思說,人的反應,是回應將來的期望,而非回應現在身處什麼境況。

阿斌努力尋死,就是因為他對將來缺乏期望。不要稱呼他做「斌仔」只是對“那些希望挽回阿斌尋死欲念的人”說的。(若將來只是活在世俗的期望,那代表生存更無意義)

本篇的意義是「一個稱呼能夠賦予一個身份」,而當一個人在絕望的時候,會更需要被接納,更需要被賦予一個身份,希望人家認同他的處境。雖然努力尋死,但心底仍需要被認同。而且,更是敏感。

對於一心尋死的爸爸,就因為聽到女兒的一聲爸爸,便出現轉機。也可能因為旁人一句,而萬念俱灰。一個稱呼,因應不同的人,不同的環境,能夠賦予不同意義。

我不認識阿斌的處境,所以不能跟他說,你的決定是應該不應該(雖然我心底已有一套看法)。甚至我都不相信一個稱呼的轉變,能夠令阿斌回心轉意(坦白說,我心底也沒有這種繼續要他勉強接受現實的要求),我只是覺得,無論一個人對自己苦行的要求,是如何殘酷,外人應該要把自己與他放在同一個水平來看待這個處境。若真的能過這樣做,我覺得除非該人已同樣地經歷過相當的歷練,甚至更差的境況(或許如霍金),那作為過來人,還可以一個斌「仔」來勉勵他。

即是說,這個稱呼,不單是向阿斌說的(若你想勸人生),其實更應該是由自己內心發出的(因為你要平等對待受難的人)。

若有朝小弟在台上覓得萬千知音,我很希望他們叫我 C.M.仔,但若我如阿斌,麻煩你調整你的心態,跟我平起平坐,才來告訴我為什麼我要聽你而不去尋死。

坦白說,我不是要來「勸人生」,若你不需要我的勸勉,我是願意做善終服務的。

C.M. said...

鶴兄及各位:

雖然我願意做善終服務,但不代表我一開始便會放棄「勸人生」的努力。

就我如何「勸人生」,大概就是讓人以自己手上的一切開拓自己的前路: Focus on what you have;instead of what you haven't. 雖然我不知道若有日我如阿斌,我會如何看待這句說話,但若最終我/他,還是選擇休息,那... 請小妹不要再叫我C.M.,叫我做「親愛的」吧(至於鶴兄你就... 唔好太痴纏喇)。

小豬: en!!!

惡妹:

你一d都唔長氣,你係報紙咪寫得仲多!不過我很覺得:真正的悲劇,不在肉眼所見,乃要真心方能體會。

若如此看,鄧生的「悲劇」,小弟無從評論。

on dog said...

CM兄: 會唔會, 其實大家都想多左了...非當事人, 焉知其然哉!

xiao zhu said...

On Dog, 係架,我哋係諗多左架,因為我哋而家係特登攞黎諗、攞黎講架嘛。

我覺得唔係一定要辯出真理,只係想有啲平衡啫。冇錯吖,非當事人,不能知其然。我覺得問題唔係在於知與唔知,(當然如果真係同埋能夠知道就會更加好)而係喺唔知道嘅情況之下應該用咩態度同方法去表達、處理、or whatever。C.M.?

C.M. said...

On兄:

你的意思,小弟早已明白。不錯,你可以說一切只在猜度,甚至有可能好心做壞事。今次你或許會發現小弟不如以往一樣喜歡站出來“解話”,原因是這次每人對於此事都有不同的意會,小弟不希望說得太主觀。

不過既然你說到“非當事人, 焉知其然哉”,容許小弟於這裡表達自己的主觀感覺:

1. 你說的,不錯。
2. 但就因為我不知,所以我便要去探索。
3. 我們要去探索的,不單是阿斌,更是自己。
4. 正如小珠講的:係喺唔知道嘅情況之下應該用咩態度同方法去表達、處理。這個,乃 Managing Expectation 前的基本要求。有關 ME 詳細的暫且不談。不過,簡單來說,但凡有關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都是建基於“對對方的期望” ~ 一般從雙方之間的關係開始看。(不過,很多人都認為不是由於“期望”)要合理地 Manage Expectation ,必須多從環境背景等(On兄,好面熟吧)來推算。某程度上說,ME 需要“自以為是”才可理解(嗯,應該更面熟吧)。
5. 小郡主說過: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對人地係特別,受尊重既一個。小弟相當認同,視此為人性也。不過,如何尊重一個人,就是小弟寫本篇的目的。也希望人會明白,對於情感敏感的人,最微小的細節都需要留意,稱呼只是 ME 的一個小開始。
6. 而對於那情感敏感,而且非常值得關心的人,言者不能無心,因為隨時聽者有意。
7. 至於一個人是否“有意”或“無意”,你我或不能知道,但總會努力(是嗎?)。

至於好心做壞事,小弟的個人感受是:我一向都以自己的方法做好心,也同時會聽人家的意見,至於有多壞事,只有天曉得,對嗎?我只知道,我盡了好心,而且,相信每個人也盡了好心。

火鶴 said...

Oh yes, my dear!

怒火眼睛 said...

多謝c.m.,有火的人,總是可愛。

有火,代表不平則鳴,有要求想上進求改善,自稱怒火眼睛,因為,你看我表面溫柔,但其實眼中有火。不張揚,不代表妥協。

自命on dog的人,大概會為自己的擇善固執而自豪。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火鶴之所以為火鶴,不止要在眾人皆醉的環境中獨醒,還要燒起一把旺火。想起魯迅的比喻:鐵皮屋子中,大部分人都昏睡了,仍然清醒的幾個人,可以選擇默不作聲等待死亡,但是吶喊著,提醒著總有希望衝破鐵皮屋子的囚禁。

(拿拿拿我自以為是估係咁,牽強附會係我強項丫嘛)

我們以自己為榮,為自己命名,向自己的期待出發。

另一方面,別人也會為我們命名。

你們有人叫我火火,有叫我火媽媽,有叫我怒火媽媽,甚至叫我媽媽的也有。名是你們給的,期望也是你們給的,我談及孩子的時間不算太多,當然也不太少,但既沒有自稱媽媽,就是說,我是獨立的一對眼睛,看到的除了丈夫兒子,還有很多,雖然,還不夠多。你們的稱呼,令我不單在現實中成了媽媽,連網上也逃不掉了。只好,努力做媽媽,哈哈。

期望,可以是燃料,也可以是陰影。

c.m. 討厭傳媒口口聲聲的稱鄧紹斌為「斌仔」,覺得每次只被呼作「斌仔」。阿斌心底裏真的會問,為何你們總是叫我「斌仔」?難道我因為安樂死的呼求、為自己臥病在床時的各種要求,都只因為你們一句斌仔,使我的要求變得「小朋友」,變得「不成熟」?你們為的是自己,還是為我?為何口口聲聲說尊重,但為何表現出來的可不是這一回事?

c.m.是個有心人有火人,也是個好爸爸(拿我咁大頂帽由頭笠到落腳,你要fulfill 我對你既期望呀)。對,不幸的人心思總更多愁善感,易受傷害,鄧紹斌多年來看得最多的,就是天花板,就是電視,就是書。只有接收,卻有口難言有手難寫。千滋百味未能化為言語,非常自然的出路就是「思想」,講不出聲,就讓一切沉澱。這種情況,最能培養哲學家,尤其他不能跟別人討論交流,思想更易走向偏鋒,或曰多年來只會越來越強化自己的信念。

所以我才說,你稱他為甚麼都沒有影響,他的身體雖然壞掉了,卻煉就最頑固/堅強的內心。「斌仔」,於你可能覺得是對小朋友的稱呼,但亦有人覺得只是增加親切感和拉近距離的方法。非常可能的是,稱呼者和被稱呼者,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我反而想提出一個自相盾矛的情況。

為人父母也好,為人夫為人妻也好,甚至為人老闆為人伙計者,既然知道一個命名的力量,按理應好好利用,對妻子一句「你是一個又會打扮又會作菜的完美妻子」,可能就有令妻子變身的神奇威力;對老闆一句:「你可算是體貼伙記的無範老闆」,也可能令老闆真的多點關注僱員需要。

自相盾矛的情況是,你不會只得到美名,你亦不會只給人美名。在你口中,孩子是「聰明仔」,老師口中,他卻可能是「練精學懶的頑劣生」。時時小心,常常在意對別人「冠名」時會否「傷害他人情感」,認為一個命名就有” self-fulfilling prophecy”的威力。那我們應該自修及向子女傳授一種自衞術,就是「不相信命名,打破命名」,以免當我們被冠以惡名時,失去信心,放棄信念。

你看做人多難。

火鶴 said...

呀呀呀!!! 我突然諗起, 早排呢, 有位我偏愛嘅女仔, 咪整咗張噴血相出嚟嘅.. 有部份人睇完之後就「鄧」佢可惜, 唔知呢種行為, 可唔可以印証豺狼兄(係呀, 呢個名係我特登套俾My Dear架)嘅論點呢?

火鶴 said...

仲有仲有, My Dear所講嘅嘢, 响某一個宗教裡最常見.
點解有人會偏激? 點解有人會寧死不從?
有人重視別人死後的去向, 但就不尊重別人的意向.
當別人的意向同自己所想嘅唔同嘅時候, 有人會以高高在上嘅姿態同別人講:
我會同你祈禱, 願X赦免你的罪.

C.M. said...

怒眼媽媽:

哈哈,就是這樣了。好說好說!

從來人是複雜的,不會因一兩句說話會令人轉變。無論 Self-fulfilling 也好,賦予積極期望也好,沒有持久的堅持和各方面的配合,努力仍然會是白費的。

而且,還更重要但沒有仍未說出的,就是"對象"本身也有判斷能力。正如所謂Management,不是一廂情願的。這個,需要理解。

不過仍是那一句:雖然當稱呼者和被稱呼者,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並不代表沒有受到這個問題所影響。正如麥當勞的姐姐和小朋友,兩者也不知道原來已經受到影響。

一個親身故事(原本打算在ME1裏面才說):

小弟當年上大陸,工廠有香港人員數名。老闆向我訴苦,說那幾位"師傅"們不願意教下屬工作,又不願意管理,只是顧自己,表現完全不能符合他的要求。

經過一番觀察和理解,我就跟老闆說,就因為你整天都叫他們乜師傅、物師傅,所以他們就只集中在"師傅"的工作,不敢越雷池半步。最初老闆當然有點抗拒和不明所以,但仍接受我的建議改叫"乜生,乜Sir,阿乜"等等(自己每次見到他們也完全不叫“師傅”),記得過了大概一個月,部分態度已經明顯有所改變(詳情不贅)。

也絕對同意你所講:期望,可以是燃料,也可以是陰影。人事之事,永遠是雙面刃。正人正法得正,惡人惡法則極惡。願用者慎用。

話雖如此,你有一點我也是非常認同的,也正朝著這個方向進發,就是:向子女傳授一種自衞術,就是「不相信命名,打破命名」,以免當我們被冠以惡名時,失去信心,放棄信念。。信心和信念,有時真的是何其脆弱,何其易受動搖。

Remark: ME包含:聆聽,分辨,理解和利用 “對方的期望”。(不日再談)

C.M. said...

怒眼媽媽:

對不起,忘了多謝你。實際上,你的火燒得比小弟更烈更“透徹”。必必幸甚。

(不過容小弟“澄清”,我並不討厭傳媒口口聲聲的稱鄧紹斌為「斌仔」,我只是“質疑”那些口口聲聲說關心鄧紹斌的人的心態... 傳媒嘛,查實未有想到。)

鶴兄:

Thank you, sweetheart! When I'm about to die by my bed, will you call me sweetheart? (Of course, DON'T!)

不錯,(記得)Your dear 絕對有此想法。(原來你其實是披著狼皮的鶴!果然厲害!)

不過,也不一定在某宗教最常見,因為這只是同情心使然。不過 ME能否用得其法,用的不是同情心,而是同理心。同情心會引導人越走越高,說話發自感情。但同理心則不然,說話發自信念。

我的同情心比較少,所以我只會說,鶴兄,你說得對!

Karen (Sze) said...

>>我並不討厭傳媒口口聲聲的稱鄧紹斌為「斌仔」,我只是“質疑”那些口口聲聲說關心鄧紹斌的人的心態... 傳媒嘛,查實未有想到到。)

諷刺的是, 鄧先生那本著作, 就是寫"斌仔著"!

>>姐姐的一句:「...你大個仔應該學下點叫架啦... 」所帶來的期望,轉化到小朋友的心裏,就是一種極大鼓勵。不要誘因,也不要 Maslow。稱呼,是身份的賦予,也是賦予身份的最入門和最低成本的方法。而身份的賦予,也可能是 Managing Expectation 之始。

咦, 你講埋OB, 點同你爭呀(我打算八月中考完兩個考試, 加埋病情好轉才寫番, 宜家呢, 不如你寫先啦)?!

七十樓危危下望 said...

> 坦白說,我不是要來「勸人生」,若你不需要我的勸勉,我是願意做善終服務的。
善終服務呢
好似唔係咁用架wor

C.M. said...

Karen:

係呀。我成日同人講,我呀,查實好樣衰、又口臭,不過,若對方同意我又樣衰又口臭既話,我會好傷心...

哎呀,我都唔想寫架,想留番做功課既時候用架(不如你做左先,然後比我抄考下丫!)

危樓姐姐:

係呀,我都知,但係我真係諗唔到點形容。而且,性質咪差唔多我覺得。

samsara said...

CM哥哥:我昨日在書局赫然發現,本「我要安槳死」既署名係「斌仔」,佢都要叫自己做斌仔,其他人又何需多言?

的確,因為斌仔件事未爆光之前,我已經睇過超人男主角仲超人過超人既驚人意志,睇過優美動人既The Diving-Bell and The Butterfly,所以我對依本書無乜興趣。

C.M. said...

香水姐姐:

〉〉佢都叫自己做斌仔

認真來說,小弟不能苟同。無論就他的情況,還是其他人的情況,ME 原則也同樣適用。而我也想知道惡妹報館之管理層也何以這麼執著。

samsara said...

ME到底係manage誰的expectation?

斌仔自稱斌仔就係佢對自己既期望同定位,我地依d路人無謂強加自己既expectation在佢既身上。

雖然我對安樂死係旗幟鮮明地反對,但係,一個人要跳樓你拉得一次拉唔到第二次第三次,真係愛莫能助。

希望佢可以有朝一日得到心靈既平靜,注意,係心靈而唔係肉體既平靜。我地可能無斌仔既肉體痛苦,但係心靈既煎熬,真係人人都有。

C.M. said...

香水姐姐:

這裡的 ME是 Manage 對方的期望。但同時也要了解自己如何在Manage 對方的期望時,表裏一致。

>>我地依d路人無謂強加自己既expectation在佢既身上。

這個絕對同意,所以小弟並無不認同他自己如何稱呼自己,我亦無強加我自己任何“Expectation” 給他。

另對於:“斌仔自稱斌仔就係佢對自己既期望同定位”我表示懷疑。(雖然不是本post的目的,但容小弟表示一點意見)

1. 舉例若老闆寫書,他甚至可能會叫自己做老闆仔,但不表示外人這樣稱呼他,就是他所心底裏期望的。不是這個老闆仔一定不會喜歡,但總有些老闆不喜歡。

2. 究竟阿斌平時喜歡人家叫他什麼呢?他介紹自己的時候,會否跟人家說就叫斌仔就可以了?作為筆名,所反映的,是一份謙遜,還是一份無奈?

因為我由始至終,只是對“那些要勸阿斌生的人說的”,不是對阿斌本人說的。因此,若阿斌的定位只是尋死,那作為勸人生的路人,必須“糾正”阿斌對自己的定位。

而對於那些接納阿斌最終決定的人,則要認清自己對阿斌的定位:不能在不知不覺中 look down on him

(重申,我並無任何糾正阿斌對自己的定位的意圖)

或許這裡可以看到幾個情況:

1. 改變阿斌對自己的Expectation
2. 改變阿斌對安樂死的態度
3. 告示那些要勸阿斌生的人弄清自己的對阿斌的實際看法。
4. 告示那些說會尊重阿斌人生觀的人弄清自己有否look down on him

但肯定,我現在講的,只是第三個和第四個情況。其餘兩個,並不是本post的目的。我想,我的詞不達意讓你們誤會了。

>>希望佢可以有朝一日得到心靈既平靜

我也深深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