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3, 2007

零五政改方案淺見

大力兄寫《七一心結》,他在留言中提到 《零五政改方案》。

C.M. 對於政治興趣不大,但還約略記得這個方案。自己所記得的,不是這個方案的細節,而是這個方案對於自己所帶來的意義。

其中泛民主派認為這個方案是一個民主倒退的方案,所以並不支持,甚至反對,認為政府欠缺誠意,背後的目的,其實只是進一步加強中央的權力。

在留言中,其中一位曾說:魔鬼通常是在細節中。

這一點,以現實來說,非常認同 (因為自己同樣經歷過)。但這句也是 C.M. 支持大力兄原先的論點 ~~ 至少可以向前行一少步。也因為,我看大方向,不看小細節。

C.M.對於政治見識淺薄,也很少留意政治環境的變化。但《零五政改方案》著實對於自己是有所感受的。

雖然以曾特首(這裡姑且容許尊稱曾蔭權)過去的表現,我是很有保留的。他對於香港民主發展的立場和取態,C.M.並不清楚。不清楚,不是說自己並不企圖了解他,也不是基於他過往對於泛民的態度,或引入左派政黨背景的人加入架構,而是,對於他一連串做法的動機。

對於我這個小市民來說,他的過往做法,好像比較左傾,但是,從細節中,很矛盾地我看到他右傾的地方。也讓我想起電影“無間道”。請原諒我的淺薄。

但從《零五政改方案》,或許因為泛民寸步不讓的態度讓我反感,因而同情曾特首;也或許,是一如普遍市民一樣,被餵了一顆糖衣毒藥,所以覺得這個方案值得推行。

正如大力兄提到妥協的藝術。在C.M.這個民主Skeptic來說,雖然民主值得追求,但是不同程度的民主有不同的效果和利弊。我的意思是,舉例如美國的總統選舉,“制度”也不算“最民主”,但實行起來,效果反而能夠彰顯一個全面的民主理念。

也就是說,在制度上妥協,不一定代表民主理念的背棄。

而且,C.M.個人看來,以現階段的“中央”所下放的權力看來,在現實中,爭取一個“改變”是必須的。原因是香港不能放棄改變的機會,甚至放棄“中央”所賦予“改變”的嘗試。我這樣說,是妥協。若用日常生活的例子,也就是說,你要“一生”跟隨這個老闆,便要嘗試令老闆信任你;老闆不知道你的建議是否可行,因為他不認識,也不能想象後果,更他不敢嘗試;作為打工仔,要老闆接受,有時是需要從他自己失敗的經驗,來告訴自己建議的可行。倘若他的經驗可能成功,為何不嘗試?是否因為違背了“原則”和“理念”?

民主,是否只有碩果僅存的“一套”制度?沒有Variant?沒有中庸?

先後退,方能跳遠。
被逼至絕地,方能合眾。

很矛盾,我不知我應否支持曾蔭權。但肯定,我支持那些接受對話的人。

6 comments:

on dog said...

個局係咁, 你同佢死撐, 唔係岩唔岩既問題, 係有冇Q用, constructive or not既問題....

"有時是需要從他自己失敗的經驗,來告訴自己建議的可行。"

HEHE....小9都經常遇上這情況, although always discouraging, but I learn the most personally, at no cost!

PK_ said...

問題係05政改方案果一步夠唔夠民主。咁既時間來講,民主派覺得唔夠民主(例如委任議席繼續保留),唔讓步,政府覺得好夠民主,亦無讓步,自然傾唔埋欄。

唔可以為左"好過無"而妥協既理由,除左係對呢一步既民主程度有分歧,小弟以為最重要係就呢一步妥協既話,就連個”步伐”都妥協埋,亦妥協埋接受比政府掀著鼻子走!

步伐係重點,區選只係成個爭取民主既一部份,整體民主化步伐已經慢,無timetable,07 再變 12,分分鐘 12 都無得諗,對民主派來講,05方案果步實在太少,如果落搭,咁政府就有晒根據用呢個"行之有效"既步伐食住上,慢慢拖,民主路行碎步,咁就死得!

政府亦唔mind 05 方案被拒絕,因為結果只會分化不同程度方式/支持民主既人。講到尾,條計就係:白飯無,狗屎你唔要,餓都係你自己囉來;狗屎都要,咁我往後仲洗比好野你食,亞旺!

政府用05方案試速度有無可能?當然有,個個官最叻都係拖,拖到離任就關人,有咩穩定得過企定?每一小步玩一大輪諮詢,蟻咁行,2050都怕且無普選(仲未講就算普選,都不能解決行政立法之間既 constitutional imbalance of powers)。

一番禺見,多多包涵

PK_ said...

好想講多句,05方案只係一條計,幾毒下,官府點會估唔倒民主派唔會收貨,為官最叻就係做野做到 seem to have been done,咁就可以 come clean。。。係你唔要,唔係我無比你!大家都知,如果係果d政府真係好肉緊既policy,點會咁就算!

肥龍綽號橋王,唔係浪得虛明!

C.M. said...

On兄,PK_兄,謝謝賜教!雖不多感想,但總有點,之不過夜、累,容小弟整理思緒後有機會再回覆(雖然已經在大力兄的地方寫得七七八八...)

PK_兄,尤其那個橋王,小弟實在又一次以貌取人,唉...哈哈!失敗!

PK_ said...

came across this?

he's good at creating conflicting positions for his subjects and passing it like a football for them to handle themselves.

C.M. said...

PK_兄:

多謝你一直既提點!

上了你給的那條link,小弟只有一個字:唓!

真金不怕紅爐火,一個有才有德的人接受任何訪問,絕對不會借人過橋。也不怕挑戰。最重要係唔會為自己的“清譽”避重就輕。

依家佢搵班學生笨,企圖名留青史,幾乎可以肯定,佢對政壇非常戀棧。唓!原來橋王個名係咁樣得來。(可憐香港)

(可恨我之前以貌取人,以為他人頭du du,原來笑裏藏刀... 小弟悔不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