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8, 2007

試以《二三線》論政

C.M.一介草民,綜合日常感受到的,和自各網誌所得所想的,膽粗粗試給其中政黨一些建議。

坦白說,我不喜歡民建聯的過分左傾態度,不夠“持平地”教育群眾。也不喜歡自由黨,因為不認識他們(既然不認識,何來喜歡之有?)。更不喜歡泛民某些人,因為覺得他們對自身政治情況的思覺失調(誠如大力兄曾轉述過)。

但是,我還是有些“比較左傾的建議”給泛民:

1. 如要和平,必先了解戰爭。留意人的判斷集中於二三線,民主政制雖好,也實在好,但當大家都認同一個比較左傾的政治環境,你們必須也要認同“有”這種主流意見,你們自己才可能接受真正的民主。因為各方只是“和而不同”。

2. 倘若不認清民主的本質,而單從民主的“制度”來決定什麼是最民主,什麼才是夠民主,那是本末倒置。

3. 一套制度夠不夠民主是由“民主”產生,不但從制度裏產生,更是從主流民意所產生。將來制度如何自我調節或變更,應該是隨民意所衍生和啟發出來的。

4. 泛民本身欠缺民意支持;全面普選的訴求獲得部分人支持;改善民生活的大部分人支持。成功達到目的,須先了解達至成功的路線。

5. 泛民爭取普選,光拿著普選的旗幟,是不會成功的,只會徒添反感,因為“爭取普選”不是政績,也不帶來“滿足”,填補一二線的空虛。

6. 民主制度是,先有政績,後有信任,再有選票,方可落實自己的理念。

7. 選民所看到的,所領會到的,只是泛民繼續恪守自己對民主政制的“支配性詮釋”,忽略對“民主”所需的選民的照顧。民主從來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普選,民主之初,只是強調“支持”和“團結”。

8. 欠缺對選民身份的認同,如何團結選民?

9. 以零五方案作為一個指標,還是那句:民主本身早已體現在整個香港社會中。沒有人缺乏自由去作出選擇,只是在制度上,在利益上,一些決定被薄弱的意志所掩蓋。人還可以在“制度”外爭取,其成功機會的高低並不代表不民主,因為永遠有人自願生存在建制之外,做建制的反對者。

一個民主制度的形成,必須要民意決定,既然民意不能一步登天,那如何“期望”制度可以一步登天?愚見認為一般香港人對普選是支持的,但絕非“優先”,因為“未嘗其苦”,但今天不是民意被扭曲,而是民眾根本欠缺那對普選的“期望”。這個“期望”不是不期望有普選制度,而是不期望普選制度“必定”能帶來好結果。因為沒有這個“期望”,那“支持普選的民意”便欠缺一個紥實的根基。(2007/07/16補按:這裡“未嘗其苦”的意思,是指“未嘗到沒有普選之苦”。因為這個“普選”對於大部分民眾,只是一個“餓”,而非“飢”。何以這樣武斷?原因也就是剛才所說的“未嘗其苦”也。)

10. 泛民就像一隻假雞蛋,明明沒有假雞蛋,但偏偏被人唾棄,不知道如何以“民主理念”爭取“民主政制”,反而自以為是形象問題。不,絕不。要杜絕假雞蛋的流言,不只是教育,還須與民同工,讓對方拿出一隻真的“假雞蛋”來反證自己是“真雞蛋”,讓群眾體驗自己的雞蛋無花無假,腳踏實地。此乃“後退,方能跳遠”之義。

11. 了解選民景況和需要,賦予選民一個屬於他們的身份,建立認同,才能團結大眾。一切於二三線決戰

(自覺Managing Expectation 有時比Motivation 為 HRM 中一個更大的課題,不日再談。鐵鎚兄,鎖你,下次先講你個筆。)

*******************
後補資料:《香港需要成立工黨》~ 經濟日報2007/7/9 ~ 胡恩威 (節錄)

“香港目前的政制生態,對中產和工人階級最不利。工聯會和職工盟因為歷史和政治原因,從來是死對頭,很容易被政府和商界分化。民主黨的“街坊”式民主模式,與中產和工人階級的距離愈來愈遠。自由黨完全是以大財團利益為本的政黨。公民黨本來是最接近中產和專業的,但以其七一人氣的民望,只集中單一的直選和質疑中央的政治取態,只是在重複六 四後的民主黨道路。......”

7 comments:

C.M. said...

第一次一天貼兩稿,Blogger總有一次。

xiao zhu said...

本末倒置往往都是很多事情的現象,現實卻如流水般不會靜止的,以致演變及形成問題新的誘因。作為一個自由社會去發展民主,是否就能夠早著先機? 香港的情況已經告知一二。

泛民也好、民建聯也好、自由黨都好,總得要抓著一些工具及手段,賴以生存和發展。他們所用的,未必是選民,或者本來應該是人民所認為最好的、所需要的。這是顯而易見的expectation 的問題。難道甚麼泛民的張三李四不意識到"民"是需要甚麼? 倒難說得過去,只是有人認為總有些"民" 需要站出來為其他"民"去做總結。不期然也不能不想起Animal Farm 的平等說。

站出來的"民" 總得要具備有別於其他"民"的條件和質素(堅持不用素質),如果沒有那怎麼辦? 那就是今日的局面了。

我只是一廂情願地以為看見了C.M.的苦心,也只是,我還是一貫悲觀的認為,那班張三李四,會用到這個層次(注意,"這個層次" 在這裡的意思是中性的,不含、也不用含具體價值。)去評估自己形勢的,會有幾人(也別論能否或者懂否用的了。)

xiao zhu said...

補充上面提到今日的局面。其實沒有具備那有別於其他"民"的條件和質素,都不是重點,問題往往變得更糟的是,自我認知和自我辨識的能力總被忽略。也太多人混水摸魚,也因此嚴重損害了"民"的利益,更反拖住了步伐。

ak said...

C.M.兄,

今次咁複雜既...如果係講緊泛民壟斷對所謂民主既定義,以至同一般民眾心目中的民主(無論係形式,定係需要性)存在距離...咁AK係咁睇法既...

民主制度既一大特式,係對於反對意見抱持「和而不同」既態度,所以,本身就一定係結構鬆散既,所以我地到今日都只可以講「泛民」,而唔係單純以「民主派」包攬所有支持「民主」既人士...民主,本身就係山頭林立,各有不同既定義...

就以英國既模式,保守黨同工黨,本質上既路線係有所不同,但係都係有一個相同既地方,就係執政者需要向選民負責,選民透過選舉,以選票去獎勵/懲罰不同的政黨...

其實,現在要達成的共識,正是對民主原則的認可,簡單來說,就是「一人一票」,其中不折不扣,沒有什麼複雜性可言...在這一個基本點上,不同的「民主山頭」各自向選民推銷本身的「民主」...最後由最貼近選民所需的「民主」獲勝...

AK對於泛民中個別人士的表現不表認同,但認可「民主原則」,所以,不支持在本質不不認同「民主原則」的民建聯及自由黨...

誠然,「一人一票」僅是一個階段性的目標,而且是相當地膚淺及形式化,但正如C.M.兄所言,民主不可能一步登天,C.M.兄可能覺得,在實現普選之前,就必需要先解決不同「民主」的踦義...AK則以為,先確立「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再從中尋找選民所認同的民主,效率可以更加高,因為,「一人一票」確保了社會上各人可以發聲的權利均等,比現在於不民主制度下,單靠鬥大聲更加進步...

還有太多想說...不過已經太長...

PS...寄左個email到你的gmail信箱(cm.inhr)...please check check...

C.M. said...

小珠,AK兄,呀,多謝呀,見你地咁講,我知道點解覺得自己係民主Skeptic啦,但原來,我覺得自己似民主sympathizer多d。縱使我知道自己講咩都冇用,但都要講。(也多謝你地兩個支持小弟)

(以下純屬個人主觀感受)
不過一提起“sympathizer” 呢個字,既係話,現在當中泛民的長老,覺得唔需要“同情者”。即係話,呢d長老對於我地呢d同情者(甚至Skeptic懷疑者)存在抗拒。好坦白講,呢種抗拒令我覺得好難融入泛民現有的理念同埋組織入面。

正如最近七一遊行,不少blogger都有報道泛民對於陳主教/陳方安生的參與不屑一顧(我相信有此現象)。而且,這種不屑一顧也不是一時三刻的舉動,大力兄和他的blog的參與者也曾表明過多次。

[堅持民主要接受平庸]
也因此,引發小弟認為泛民對於“民主的定義”過於堅執,也因為這種堅執,漸漸令自己:

1. 有此景況(包括民意、議席)
2. 失去那些希望更了解民主的人的支持
3. 戰綫過度伸展,無以為繼
4. 喪失對於“平庸民主”的接受

若無錯誤理解小珠所說的[有人認為總有些"民" 需要站出來為其他"民"去做總結],然後[站出來的"民" 總得要具備有別於其他"民"的條件和質素],那小弟可以肯定,當這種心態出現在泛民的長老之間時,“民主”便不再平等,也不再接受平庸。而平庸的民,也不願迎接不接受“不再平庸的民主”。所以我非常同意小珠所說的。

其實我所看到的,只是平庸大眾所看到的。不過,只是我一向期待的泛民不接納,坦白說,原來我希望泛民是可以成功的,而不是別的黨派。

>>[也太多人混水摸魚]

小珠,對於小弟來說:這個必然的結果,是因為泛民已經喪失了掌控大局的能力,這個大局,就是以“民主”先行,以“民主”為主導民生的基礎。可是,因為單單高舉“民主旗幟”的長老們已經失去“說服力”和領導能力,就算內部所有人都追求普選,可是,事實已經證明這種單一的追求,對於“香港人”所追求的出現歧異,很自然地,會有人採用自己的方式去達至目的。

[團結選民]
泛民長老覺得陳主教渾水摸魚,而泛民內部又有人渾水摸魚。在我看來,沒有人渾水摸魚,只是有人不明自己所高舉的,已經不是民意所需,整個社會根本是一趟渾水。(我身邊的同事現在需要的是股市暢旺,我阿媽需要的是豬肉快d減價。)泛民要做的,只是需要嘗試把這趟渾水中的魚,帶給一個一致和真實的需要。

再次多謝小珠對我所說的理解。

AK兄:

(嘩你講野太客氣啦,搞到小弟唔敢惡死能登咁繼續講)倘若小弟並無理解錯誤,小弟很羡慕AK兄對於一人一票的支持。其實,我也支持。

>>民主,本身就係山頭林立,各有不同既定義...
>>最後由最貼近選民所需的「民主」獲勝
>>AK...不支持在本質不不認同「民主原則」的民建聯(及自由黨?真的,這個多謝提示。)
>>先確立「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再從中尋找選民所認同的民主,效率可以更加高

都同意,也表支持。

不過對於最後一點的“”字,小弟會有所保留。

記得隆美爾同個北非戰役
嘛?單是北非戰役的拉鋸已經令人嘆為觀止,雙方一進一退,一退一進數次,短短幾年雙方加起來的行軍總數超過幾千公里。

現在「一人一票」就像埃及,當隆美爾取得埃及,就大功告成。但是倘若當年(第一次進攻)隆美爾堅持一次過攻入埃及,定必於Tobruk全軍覆沒。隆美爾第一次進攻之後,幾乎退回原地。到第二次,幾乎攻入埃及,若非意大利堅持要於El Alamein打敗英軍,隆美爾倘若像第一次一樣退回El Agheila,那將可能進行第三次反攻,而非如歷史一樣,在突尼斯亞全軍覆沒。

政治,對於小弟來說,是談判,是各種形式的妥協,也包括時間上的談判和妥協。相信你對於政治的熟悉,應該會了解小弟這樣的看法。

目標,需要明確。泛民達到了。但是,泛民的手段,太拙劣。

我相信,達到「一人一票」的時候,這種效率會更高,但是,從大力兄講到他們對於社區參與的情況,之所以覺得泛民一直堅持「一人一票」,小弟的感受是他們其實根本不認識香港這個環境,也不願意去認識,這是我最令自己失望的地方。

我覺得他們或許在計算政治利益和回報方面出了重大的錯誤,我主觀地認為他們縱使追求到「一人一票」之後,他們也將因為這一人一票,喪失他們的議席。

可是,小弟仍然希望他們部分人仍然在任。一人一票,只會讓左派和極左派壟斷。

這樣,我才擔心。更氣泛民。

AK兄,多謝你願意傾聽小弟之心聲。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討論區中,網友「文盲」有以下留言:

讀中學果時有位著名文煮黨議員黎我學校講解改投票制度(果輪轉d乜鬼多議席單票定乜鬼比例代表制),跟住佢一路就話個制度會令文煮派唔可以成為議會大多數,所以係唔文煮,係反映唔到民意既制度.

後來我舉手發問:「如果響呢個制度,某區選情係民賤聯代表得票大比數高過文煮黨代表,咁民賤聯當選係咪仍然反映唔到民意?」佢居然咁答我: 「咁我地先文煮黨先係代表民意架嘛,我地先係真正文煮!」我坐路口位,佢走果時經過我身邊仲要睥住我.

如此文煮黨,不要也罷.

如果係爭氣的話,如果佢地做既野,佢地既理念真係同多數人既訴求吻合的話,除非玩白色恐怖拉晒去坐監拉晒去打靶,邊個可以「消滅」佢地?

***

民主制度既最大特色係「包容異己」,相對於極權制度,「包容異己」毫無疑問係「犯賤」既做法.前者縱容敵對勢力去妨礙自己,可以話係先天上既缺憾;而後者可以名正言順地去打壓對方,鞏固自身勢力.觀乎香港所有既政黨,佢地既表現,無不為自身利益出發,用各種手段和口號去「消滅」對手;其實,佢地都係極權制度既支持者.

C.M. said...

魔術哥哥:

同感同感。不過,我真係好希望會有所改變。

(惡妹:等...寂寞到夜深...夜已漸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