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05, 2007

木人巷與謀人寺 (2)

(閱讀本正文前,請緊記本文主題:木人巷與謀人寺)

上回提到阿蛋應承下星期帶我去見識見識。

在家裏一呆,又到了下星期一。

在這天雞還未啼的時分,我正在火車中向老闆交待上星期的觀察。一路看看我的記事簿內五十個大小問題時,還差點說溜了嘴問老闆四十元洗腳兩個鐘是否很貴。唉,我是來上班的呀!

過了羅湖,阿蛋已在汽車站外一個廣場某處靜候我們。在這短短一個小時回廠的車程裏,老闆借機小睡片刻,而我,則靜靜地看著阿蛋的背影,純真地想象他準備帶我去見什麼識。想呀想呀,想到呼呼入睡,渾然不知本能警號已經再次嘟嘟響起...

新上班,縱使在整天都在發白日夢,但始終被逼要在工廠內四圍團轉,整天熱血沸騰,以此發洩多餘的活力,去掉我殘留在腦海中的幻想。

終於捱到下班時間,期待中的阿蛋再次帶那著像極狐狸的笑容來到我身旁(老實說,我不是那麼期待的...)。跳上摩托車,沖出這條簡陋無彩的村落。沖呀沖呀,風馳電掣呀,好驚呀,呀 ~~~,差點摔倒呀,我的大手更有幾次差點踫到阿蛋的敏感地方呀(地名如其人名),被人話我無規矩呀,呀 ~~~ (好驚呀 ~)大佬,第一次做摩托車乘客,哪知道什麼鬼規矩!不過我都忍了很久... 阿蛋,你個身好汗臭丫!

驚魂未定,來到一個亮著紅色和綠色光管的鋪頭門前,世界仔阿東已在跟裏面一位穿白色薄如蟬翼恤衫的男職員談笑,我看到他的笑,心想,阿東,你隻狐狸... 環顧鋪頭內的格局,兩邊牆壁都擺放了鏡子和理髮座椅,還有洗髮水,看來,應該是一所髮廊無疑。阿東向我說,這條是這個鎮最出名的髮廊街,(髮廊街?鎖你,未聽過。)而這所髮廊就是他最常光顧的。

前年和幾個男女老友一起到深圳畢打奧見識的時候,也首次到過髮廊剪頭髮。自那次才發現原來在國內洗頭是有按摩送的!第一次被那女孩子抓住我的手準備運功的時候,我的多年好友見到大驚,馬上質問那女孩子:“米住!係咪免費先?!”確認後,多年好友才替小弟安心。(當年我還先下手為強:“唏!你唔係咁港燦下 fa...”)

靈魂出竅半晌,定一定神,咦?為何店內空無一人?燈光又紅又綠又暗,怎樣洗剪吹加按摩呀?為免被人貶為港燦(各位港燦大哥,得罪得罪),我強裝鎮定,不發一言,還裝作一個不覺得是一回事的中國通。

該蟬翼恤衫男職員見我和阿蛋來到,側眼上下打量我一下,然後轉過身來和我握手。在一所髮廊握手?小弟未嘗有過一個客戶是開髮型屋的!(按:搜索過腦海,其實都曾有一個)蟬翼恤衫像歡迎國家領導人一樣熱情,取出鎖匙打開屏風後的一道鐵門,領我們到樓上的貴賓廳。

沿著只有微弱燈光的樓梯,步上了三層樓(幾乎要喘氣,心想,應該不會被打劫吧),阿東很熟練的推開一道木門,門一開,別有洞天,原來這裡準備開迷你奧運會。

迷你奧運會開幕儀式由自稱波根士丹利的女孩子(註一)主持。這個年約廿歲的女子,好可怕,肯定是將來奧運心口碎大石項目的正選選手。不理會正在嘟嘟嘟大響的本能警號,我用了一秒鐘的時間掃描了貴賓廳(心中一秒鐘,馬上十年風/瘋),阿東便搶著介紹幾個奧運選手的名字。

這些名字,全都不記得,反正舊事不需記。但不知何解,他們參選的項目,想忘也忘不了。

首先迎上來的是兩位自由體操國家隊代表,笑容牽強,她們還示範給我們一些高難度馬戲班動作(算把啦,依家參加奧運呀)。然後,嘩!登登登鄧!再來兩位笑容可掬的舉重選手(可惜奧運暫未有相撲項目)。大廳的三邊,還坐著其他選手,她們的選手服,肯定比蟬翼恤衫更蟬翼。一進門,便已經被十多選手上下其眼,其燥熱中略帶寒涼之感覺,一生人,第一次。

阿蛋首先打破這一秒沉寂,指著波根士丹利對我說:“著鞋唔著襪,唔慌有秘密!”喂!阿東,你講緊咩呀!

然後阿東接話:“講好普通話,女友遍天下!”還是阿東比較知書識禮。

波根士丹利再接用普通話問我:“你好嗎?”本能回話:“窩姣。”她說你姣就好了,便捉著我的手,似有所圖!(頂!我講錯乜野丫!)

嘟嘟嘟嘟嘟,警鐘大響,今次終於聽到!記得上星期初上來的第一天,老闆曾莫名其妙地跟我說:公安見到有人在街上手拖手都會被抓的。弊!中計!但現在我們這裡應該不算“街上”吧...... 又關掉警鐘。

又沒頭沒腦的想著,阿蛋再次打破沉寂:三百元呀!

三百元?上次畢打奧附近洗剪吹連按摩還不過二十元,今次要十五倍?!心想,阿蛋,什麼洗剪吹這麼貴呀... 你有沒有收什麼介紹費中介費呀... 跟你總算同事一場丫... 回去真的要寫篇港燦被騙記以儆傚尤呀... 肉在砧板上呀陰功... 呀 ~~ (今天不下“呀”了數遍)

翻開錢包... 咦?!突然醒覺!原來那本能警號就是要告訴我...... 我一整個周末根本沒有光顧過柜員機!錢包只有上次回港後剩下的三十多元!

對不起呀,蟬翼恤衫先生,小弟今次忘了帶同毛主席(註二)前來,改天改天。

不用改天!不用不用,我們這裡是講信用的,我看你都是... 好啦,我們今天破例給你一個優惠,你先把回鄉証交給我們保管,你明天才帶錢過來就可以了,你問阿東,他以前也試過!(稍等,阿東你也有回鄉証嗎?)今天你儘管洗得痛快!(這裡普通話“洗”的讀音為何像“玩”?)

Urban Legend:其實後來推出的回鄉卡,是有信用卡功能的。

波根士丹利一邊笑,一邊搜索我身上的回鄉証,死纏爛打,我倆幾乎扭作一團... 今次死啦... 我的胸口還被狂抽水!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 嘟~ 嘟~!警號嗎?咦?不是,原來是手提電話響起... 老闆!

老闆說明天要一早出發往見一個相熟供應商,阿蛋會開車,提醒我要早起,並問我知不知道阿蛋身在何方,他沒有開電話... 哦,阿蛋,老闆找你(阿蛋同時透出殺氣)。阿蛋連聲唯諾。

接回電話,向波根士丹利解釋老闆急召回廠,道歉過後,揚長而去... 記得施永青先生曾在其報上提過“知難而進,不合符天道”我嘛,今天惟有順天而行,哈哈哈。(隨手招來計程摩托車,繼續我的 “呀呀呀”旅程)

幸好這個港人宿舍沒有安裝熱水器,洗了一個冷水浴。在這晚被群蚊襲擊的晚上,頻頻翻查錢包的三十元,和褲袋中的回港証。(... 還要記得向老闆匯報工廠裏嚴重欠缺蚊香。)

嘟嘟嘟,不知怎的,又再響起...

*************************
註一:波根士丹利,英文Borgan Stanly,為冒牌投資銀行集團,其正版投資銀行名為 Morgan Stanley,香港人俗稱之大摩。

註二:毛主席,為一百元人民幣標記,即錢也。

後按:我的本能警號原來叫 Deja vu

22 comments:

Justin said...

人地咸蛋超人既警號都最多都係幾分鐘,乜你果個可以响咁耐。

Yun said...

係真唔係真丫﹐你冇聽過內地既「髮廊」? 小女子好多年前(在美國)已聽聞囉喎!

唉…… CM你丫……

^^

安諾勿斯 said...

望穿秋水o既第二集終於出街喇﹗睇完都係有d吊引,唔知第三集幾時出街?

on dog said...

Deja Vu?......唔......

岩岩都睇左dejavu套充戲, 不過似乎講既唔多係dejavu既野...唔知cm兄對dejavu有咩見地?

C.M. said...

On 兄:

嘩,乜你好似問到咁認真。其實小弟對Deja vu既認識,止於Wiki。不過,我正等待有心人問這個問題。

咁喇,正如小弟上次講善終服務一詞一樣,其實對Deja vu 都不求甚解。就我個人來說,想表示:

其實對於“將來準備發生的事”,每個人其實都能夠預知到自己的想法和行為,會帶來什麼後果。嚴格來說,我的警號當然不算Deja vu。不過,今次我對於自己的想法和行為,是絕對預知到後果的,而我,對於這個後果,責無旁貸。

若果我有Deja vu仍然一意孤行,那我的Deja vu,只是我繼續犯錯的藉口。

(小弟不學無術,請諒)

Justin,那你明白我的警號為何可以響這麼久嗎?

云:哈哈,當年我只是借天真行兇。 :P

安諾勿斯:快啦。

samsara said...

CM哥哥原來你係度告解。

男人D什麼情不自禁飲多兩杯都係bs來,你唔肯就無人迫/tum到你既,咁樣都唔知係做乜,都只係半推半就啦好明顯。

喂,快d講埋個故仔啦,好過癮既年少輕狂喎好似!

Yun said...

乜原來你係話說當年丫(you didn't specify that)…… 等我仲係度諗﹐嘩Moon 姐姐唔知點諗呢……

> 每個人其實都能夠預知到自己的想法和行為,會帶來什麼後果。

deja vu... 有時覺得好邪囉﹐唔係好諗得明點解會有deja vu。我又唔覺得係「預知到自己的想法和行為」,因為那個「預知」係好詳盡﹐不過好短暫﹐所以好諗唔通...

C.M. said...

香水妹妹:

都算係告解既...一半啦。

至於另一半原因,就係想睇下自己當時究竟自己係真天真,定係扮天真。

小雲:

鎖你,下次就會specify that架啦。小Moon佢最初知道左之後,先扭耳仔,然後... 就無野勒。佢真係好鬼大量。

ak said...

C.M.兄,
就如同所有既男人一樣,當面對異性又或者係公開場合之下講及呢種經驗,一股都會講自己臨崖勒馬...無論係英明神武,又或者係落荒而逃...總之就係無去馬...

做兄弟既,心照算啦...

下次出黎飲野果陣,摸住酒杯慢慢講...On Dog兄,記得帶錄音機...

on dog said...

吓!帶錄音機? 我驚CM兄唔蒲頭播!

用電話拍佢招供VIDEO算啦!

C.M. said...

AK兄:

哈哈,心照啦心照啦。

>>總之就係無去馬...

厲害,你咁就講左呢兩篇點解有咁既題目勒。不過,小弟下個post先會再補充。

On兄:

帶DV!嘩,你真係夠老友,原本仲諗住講個 2.1版本比你聽添...

on dog said...

CM兄: check check email...

Samsara said...

AK哥哥你做乜玩踢爆既?次次聽依d故仔,我都忍唔住問自己:乜我個樣睇來好蠢咩?

C.M. said...

作死。一個二個玩踢爆!

Marshmallow said...

CM兄—今早生果報左丁山的專欄入有一諞文章,小心,小心!

七十樓危危下望 said...

衰人!(你地三個呀我講緊)

C.M. said...

(左望右望)

邊三個?邊三個?

C.M. said...

棉花妹妹:

多謝你提醒!小弟銘記。(昨天才問了同事取到報紙hardcopy)

xiao zhu said...

>>若果我有Deja vu仍然一意孤行,那我的Deja vu,只是我繼續犯錯的藉口。

好C.M.呀。唔怪得咁多人封你做偶像喇。

(嗱,一陣唔好俾啲好錯愕嘅反應黎呀,咁"巷"唔收貨架。)

C.M. said...

隱約記得當年我地比人「封做偶像」既意思係... 唉,我自己知自己事架勒...

xiao zhu said...

嘿,你又扮嘢嘞!

我真係開始懷疑....

C.M. said...

小珠:

我依家唔單止唔驚愕,仲一頭霧水,甚至一臉茫然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