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09, 2007

我的「真理越辯越明」

很多人都是以自己的喜好去追尋真理。那這裡我對「真理」的定義,就是:「自己對事物的認知」。此真理,此認知,就是個人對所體會到的所有事情的價值觀。

既然每個人對事情都有不盡相同的體會和認知,那真理越辯越明的意思,就我個人來說,就是「讓自己對自己的價值觀有一套更清晰、或更有條理的解釋」。

一個討論有不同觀點,不同的觀點可能又有不同的重心,一個觀點的重心不同,自然會有不同詮釋。就算一樣的重心,詮釋也迴異。也就是說,每人正追求的觀點、重心、詮釋也有不同。這也就 反映其所探討的真理是有所分別的。

你也可以看到於我認為,真理是個人化的,而不是唯一的。雖然我相信世上有唯一的真理,但這個唯一的真理是人所不能理解到的,而我在這裡,也無法形容這種唯一的真理。

而追尋個人的真理,就幾乎等於不斷去證實和思考自己的價值觀。

有人不斷會發掘自己的價值觀與事物相類之處,獲得支持;也有人不斷找出自己價值觀與事物不同之處,加以辯證。

縱使在一個討論中和其他人有不同意見,我對該事情的價值觀亦不斷獲得支持、修正、甚至完全倒轉,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我個人來說,我所追尋一個「適合自己的正確價值觀」將會越來越清楚。也就是說,他人不同意或無法在討論中得出結論,並不等於真理不被辯明出來,同樣道理,就算得出一致的結論,也不代表,真理已經被顯明。

每次小弟辯駁,請不要介意,只是小弟追尋真理。因為我辯,方知道自己的價值觀是適合我,還是不適合我… 甚至是否於我正確。若我不去辯,我就不知道自己的價值觀是否合適和正確。而倘若我不再辯,或許因為我覺得我要證實給自己的價值觀已經是足夠清晰了。

之所以我相信「真理越辯越明」,也就是這個意思。而且,我很相信真理越辯越明。

19 comments:

ak said...

C.M.兄,

AK是一個好辯的人...先行自首...

AK相信事件實在論,發生了的事情,會有不同的詮釋,但事件的本質,並不會因為不同的角度而出現變化,即等於,一個正立方體,無論從任何角度去觀照,都是一個正立方體,騙不得人...

的確,我們每一個人,基於各個不同的因素,背景又或是立場以至價值觀...等等等等,以至我們對同一個事件,有不同的詮釋角度...

現實之中的事件,並不是一個正立方體,我們只有透過以多個不同的角度,逐步發現事件的真貌...AK相信,事件有客觀的真實,只是我們未能窮盡所有的角度,以至事件的真相出現人言人殊的情況...

思辯,是容許兩個不同的個體,以不同角度互相參考,觀照同一件事情的方法,是我們去接近事件真實的途徑。思辯的目的,並不是要壓倒對方,而是要對事件作多角度考量,從而推進發現真相的過程...

所以,AK相信「真理愈辯愈明」...

Marshmallow said...

小女子自少受過教會學校的熏陶,堅信真理的確存在。不論是聖經,可蘭經,又或是佛經,這些書籍同樣有一個目的,就是導人向善。問題在於,這些書籍千年以來一直受過不同道德,價值觀的人洗禮已後,已經不再是同一本書了。不過,一樣永恆的事實,是人的價值觀,永遠不會相同,這便是人生獨特之處。

惡女 said...

我都明白,真理愈辯愈明,但我不好辯,因為我的著眼點,經常都放在是否能說服別人,而不是自己是否更接近真理,唉。

所以,我成日諗,算啦,你唔明就算,我都費事嘥口水。唉。

火鶴 said...

所以, 我不怕辯, 只怕沒有人和我辯.

野蠻郡主 said...

um..其實每個人講既都只會講自己既野…

近日我都好苦惱,就算我係講野前諗多左,講埋原因咁request,但其實我依然仲唔夠圓滑,容易令人不滿。

好似應付一d難纏既客人,書本的確講左好耐方法,又有好多人地既例子…但係我係咪真係應用到呢?睇完書就應用到,咁依個位就唔會咁難做啦!

勁苦惱!

余若虛 said...

非常同意CM兄既講法。大家辯論都係有自己堅實既理據,加以論證,而如AK所言,觀點不同,所見各異。集眾人之所見,或不足一窺全豹,但至少未如瞎子摸象。

若虛是好辯的。若虛常跟幾位朋友辯論,均感自己思慮不周,不單調節自已於某事既價值觀,甚至可訓練自己的思考模式。

若虛認為,對事情見解深淺皆可辯論,但必需要有理性辯論、論據有基礎、接受他人合理論據、會自我檢討自己論點等等素質。若虛認識不少人,只會堅持自己見解,侃侃而談,對異見置若罔聞,對批評暴跳如雷。若虛不認為與這樣的人辯論有何建設性。

又,如果對方有堅定不移的基礎價值觀在與你觀點衝突,請放棄辯下去。跟教徒說天主不可信、基督是奸徒,即使你確有堅實論據、嚴謹論證,最終或只會累你損失一個朋友。

Hana said...

問題是有些人真的不明白辯論真的是對事不對人,在學校曾是辯論隊的我,和同學辯論時爭得面紅耳赤、七情上面,結束了一樣可以手拖手去食堂吃飯。

安諾勿斯 said...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C.M. said...

AK兄: 呵,小弟有伴矣。酒來!

棉花妹: 不錯不錯,因為人獨特,所以這個世界是這麼美好。(若然全部一個樣,我玩積木好過)

惡妹: 若你的著眼點經常都放在是否能說服別人,那代表你是一個有「使命」的人,可敬!(不過,多了解自己也是蠻值得的。)

鶴兄: 若非小豺狼背痛得緊要(加上打字超慢),小豺狼一定奉陪!(我都唔想背痛架)

小郡主: 你講得好播!其實我覺得應付一d難纏既客人,有時就等於一場辯論。我意思當然唔係同個客辯論喇,而係應付個客既時候,可以採用不同方法,整個過程算係一個 Trial and Error,亦算係一個自辯自學既過程。慢慢就知道邊類處理方法最適合自己。

若虛兄: 你最後一段,尤其深明其理,所言甚是。

兵妹: 歡迎大駕光臨,原來你嬌柔的背後也有曾如此面紅耳赤的一面,失覺失覺。

安諾勿斯: 原來「君子和而不同」是有這樣的下一句,謝謝!

Karen (Sze) said...

「真理越辯越明」, 呢個係千古之難題。

有人相信呢樣o野, 亦有人持不同觀點。

每人身份不同, 立場和價值觀不同, 很難一概而論; 不過我可以說, 每個人都為自己找尋真理----不論用辯論也好, 實驗也好。

今次呢個topic, 反而覺得CM有些事情想帶出來, 又或者, 嗯, 我想多了。

C.M. said...

Karen:

其實我想講...

on dog said...

>豺狼背痛得緊要....

兄弟, 小心, 保重! 唔好飲咁多"酒"了...

C.M. said...

哎呀,我講左背痛咩?...係播,死,老人癡呆... 有心(嗚嗚,我放你地飛機你都咁對我,真係...)

啱啱係阿鶴度留左言,所以即刻鬆曬!

(你知嘛,玩瑜伽要好放鬆架。)

ak said...

C.M.兄,

今次係你話「酒來」架!唔好再做飛機仔...

on dog said...

...

下次再見飛機仔, 請立刻將之擊落, sir!!!

安諾勿斯 said...

小弟班門弄釜,cm兄見笑了。

惡女 said...

C.M.大哥:

唔,我明白,我要學習如何謙卑受教。

變態妹

火鶴 said...

唔好意思, 今次又要你舊患復發..

C.M. said...

嘩,小弟成年先覆,唔知會唔會比人dup...

AK兄:
最多下次我一次過自隊兩杯勒。

昂兄:
高台貴手呀唔該。

安兄:
小弟獲益良多,謝!

阿妹:
哎喲,我係咪講錯野呀?(唔好喊呀...)

阿鶴:
仲頻頻番發添呀依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