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7, 2007

Living with Ambiguity

剛從 Karen 那邊回來,留了言。

>>關於PK_兄的 Ambiguity advantage

呢篇甚至save起左,因為很能反映我自己當初開泊的目的。

有時我覺得,人力資源這個行業當中這樣 insecure 的老闆很可能比其他行業更多,原因是,人的因素,可以比起其他因素都不確定。

於我的理解,HRM 是從開始「企圖」以一種「數據化」和「可預期化」的方向,來成就其歷史大業,誕生成為一套專門學問。目的,就是企圖減少因為「人」所帶來的insecurity。

不過,有時會矯枉過正的是,HRM 漸漸變成一種正如PK_所說:“理性得太 bureacratic,講 managing risk。”

然後製造一個又一個 average manager,現在 HRM 的專業教育,我看,就是如此。

或許,我才有問題。

**********

不過那也解釋了給我自己,難怪我一直覺得在 HR 這個行業內,多的是專業人才,但絕對缺乏領袖,也甚至排斥領袖。

15 comments:

ak said...

C.M.兄,

如果可以以一個技術官僚既形態存在係一間公司,咁其實都算係好唔錯,起碼,你有一種佢地唔係咁容易replace到既技術...

就好似中國最忙做運乎果d歲月之中,從事原子彈研究既果一批科學家重來無受過影響咁...

借題發揮...其實...如果可以唔使企出黎做領袖既話,日子會過得輕鬆好多...

怒火眼睛 said...

噢,
睇完有共鳴但好無助
呢篇野,俾老闆睇架, 我地睇左又如何呢...

on dog said...

都係咁話姐~

學AK兄話齋, 個MEAN係老板們為左個END而冇得逃避才去希望COMMAND一下, 往往重難過叫佢地去傾生意, 結果會點, 一D都唔意外...

(重搵緊大刑D架餐...)

C.M. said...

AK兄:

今日返工係度諗,哈,究竟我寫呢篇做咩鬼呢?發覺自己可能有d想借此發洩一下。但聽完你咁講,我先至認真d諗呢個題目。

技術性專業人員(就好似你話從事原子彈研究既果一批科學家)或者從事文學/科學研究既人,佢地真係唔需要理會咁多 Ambiguity,亦唔容許有 Ambiguity。

係好多情況,都同一個administrator,或要按本子辦事既官僚,都唔容許ambiguity。

但係,呢d 本子其實都係前人留落黎,亦即係由管理者按照情況制定出黎。(若以科學家既情況,當然唔係管理者喇)所以,若談到ambiguity advantage,其實某程度上反映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誰者能利用機構內的 ambiguity,就擁有主動;否則,只有被動。(Well,未睇過呢本書,吹下水咁啫,又又當然,被動又點,無咩唔妥丫)

>>如果可以唔使企出黎做領袖既話,日子會過得輕鬆好多

人在江湖呀AK兄,有時都要頂硬上。

C.M. said...

怒眼媽媽:

係呀,就咁睇,真係無咩好講,不過知己知彼,危急時可能用得著都唔定。(或者叫你個難頂老闆睇下囉)況且,無助,唔似你性格播...

而且,要贏人,先要贏自己嘛。

On兄:

或者你d老闆自己知自己事卦... 禦駕親征,真係好得人驚。(BTW,呀!你睇下你後邊...!)

Karen (Sze) said...

"係好多情況,都同一個administrator,或要按本子辦事既官僚,都唔容許ambiguity。"

其實都不止於此, 只要你一日身在職場, 呢個現象一日都會存在。技術性專業人員可能涉及其中(有Conflict of interest也), 學術界亦都有, 但不明顯。

所以這不是你有問題。



除非你係獨立的藝術家。

samsara said...

CM哥哥:

我有個問題,究竟點樣先算係領袖,點先係有leadership呢?我當年讀書時,就已經覺得Leadership係management之中最虛無難捉摸既概念,不過反正management係吹水科,無乜點理,諗住以後做野就會明。

但係我到依家都係唔明喎。

又,我當年實在太討壓無grounding既吹水同爭論,所以專揀一d quantitavie既course如TQM, database來讀。依家覺得真係正確選擇,起碼我有提議時永遠會準備data support,同埋明白應該點同it人溝通。咁我老闆唔識睇唔明唔buy data係第二件事。

睇數據唔係問題,係只睇數據先會出事。

PK_哥哥講既insecurity,已經係第二個範疇既問題啦喎我覺得,我好少見到真係有安全感既人囉,反而有一大堆勁無安全感甚至病態驚青同無信心既人囉...無論佢外表幾咁英明神武都好...我識得勁人少掛。咁,我自己有時都會好驚好無安全感囉。

點樣利用ambiguity advantage?依個問題等於問點樣利用人性的弱點。

南區肥龍 said...

c.m.兄,

我成日覺得喺專業行業入面, 因為所涉及既範疇既廣且深, 好難話識哂. 於是人才各師各法, 又各有各做. 而要做leader, 就要預咗俾人打耙.

結果就你眼望我眼, 按兵不動.無人敢/想做出頭鳥.

C.M. said...

Karen:

難怪咁多老闆都有股藝術家脾氣囉(鎖你鎖你,爛gag爛gag)

香水姐姐:

其實我自己對於咩叫Leader或Leadership唔會好似d theories咁明確,坦白講,叫我去背熟個definition我會覺得好無謂。

而我係呢度提到既領袖,算係一種幾abstract既概念,大概好似“你講,我就會去做”既一種人。其實,各自表述喇。

你好勁呀,有得揀科,我地理科就一定要Quantitative... d數,好難搞。

蝦,唔記得邊個講過有d管理者查實都係做個樣,做比其他人睇自己好緊張件事,但個心就根本係度遊魂。有時d勁人,都無辦法,要係大老闆面前扮到緊張兮兮架。(丫,好似經濟日報的方思捷曾經講過)打工,又有時真係要利用唔少人性的弱點。

肥龍兄:

>>要做leader, 就要預咗俾人打耙

(咁大劑?)若果有著數,又會唔會爭崩頭強出頭呢?Leader都未必要係出頭鳥既我覺得(不過肯定influential囉)。

安諾勿斯 said...

cm兄:

小弟諗數據化、預期化或規範化一d主觀o既行為唔單只係HRM o既係目標,可以話係全球各行各業o既大方向。

之前o既美國o既SOX所加諸o既corporate governance、internal control assessment已經令好多想去NYSE上市o既公司卻步。而家係美國同歐洲o既股票市場,RegNMS同埋MiFID要求o既order protection或best execution無非係想規範一d幕後o既投資行為,以方便監管。

規範化係大勢所趨,小弟諗個似乎個世界真係越來越傾向保守安於現狀,想將所有o野規範化,可以革新o既空間大減,唔希望再有d優秀o既領袖或者英雄o既出現,帶d新思維去改變世界。平庸當權,精英被人排斥。英雄無用武之地,世界點會進步啦…

哈哈,睇黎小弟又舊病復發,係道亂噏o野,個人就黎傻…

C.M. said...

安諾勿斯兄:

若果你傻,就等小弟陪你。

當矛不斷銳利,盾亦會不斷堅固。

安諾勿斯 said...

諗諗吓,呢個可以叫「世界是平的」新解。

C.M. said...

厲害厲害!

PK_ said...

多謝兄代分享!

C.M. said...

PK_兄:

小弟不才,未能察覺當中平衡之要,得兄提點,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