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9, 2008

雜談

比阿鶴同CK傳染。

****************

今日新聞報道指沈殿霞病逝,惋惜。

同事問,陳冠希是不是時候出來呢?

****************

CK話,「傾向想將公司既文化慢慢改變,將搞是非既市場慢慢收窄。呢樣野,進度雖慢,但我覺得值得做。」

鐵鎚兄話,「若果真係世界每人也有能力擁有電腦,可以和世界溝通,可能就可以大大改變機會的不平等,解決資識傳達和教育等障礙。」

改變身邊事呢,我就傾向慢慢做。改變世界囉喎,係咪要搞革命先得呢?

通過科技搞革命,係咪唔洗流血既呢?

****************

終於搭上搭攞到 Alan 個 Email.... 點呢?講咩好呢?

****************

雖然我欣賞邏輯性高,分析力強,長袖善舞.... 跟我不一樣我的人,但坦言,未必至於讓我佩服。
先佩服的,是那些:解開死結的、釋放被欺壓的、以文載道的。

最佩服的,還是那:從夾縫中不會放棄機會的、從苦澀中找到甘甜的、在困苦中努力找尋曙光的、以歌言志的。

似乎,我還是最佩服那些自助的人,多過那些助人的人。雖然如此,我敬佩那後者。

你,妳,您,會自助嗎?

****************

港燦,聞名不如見面。以前只略看過他的留言,如今,竟看到他回歸再寫.... 嘩!

16 comments:

xiao zhu said...

佩服同敬佩,你睇嘅異同係咩呀? 可唔可以講解吓。

Karen (Sze) said...

敬佩有點敬重之意, 但佩服就未必。

至於Alan, 閒話家常囉! Just to say hi!

至於港燦, 好久不見, 一見就寶刀出鞘; 好彩唔講股票, 否則至少10個留言問都似!

Derek said...

陳冠希仲未番香港係好聰明架啵,因為反正佢番o來,大家唔會鬧少d,而家隔住個大西洋大家發哂脾氣佢都可以當聽唔到,番到o來既話想避都避唔到,咁就幾大都等過左氣先啦。

即係我覺得,就呢件事睇,林建岳就比楊受成高明啦

C.M. said...

小珠:

我睇嘅異,在於敬。敬,讓我自覺渺小。
我睇嘅同,在於服。服,讓我心感安慰。

Karen:

我仲未諗到閒話咩家常先好... 都係推阿Da出黎。

Derek:

無錯,非常同意!佢若果想趁「呢個時候」返黎肯定比人叉到飛起。

至於邊個高明d,小弟就真係無咩諗法勒。雖然坊間有說阿楊生公司上市因而受惠,但我覺得只似係贏番粒糖咁囉。

火鶴 said...

豺狼兄,

*****
賴得就賴啦你
*****
肥姐,
對, 惋惜..
陳冠希?
算把啦.
*****
就算全世界一人一電腦
但唔等於所有資信都可以全面流通
通過科技搞革命, 未必可能
*****
講「我愛你」好嗎?
*****
我鍾意食自助餐
佩服我嗎?
*****
港燦兄,
好嘢!

seikomatic said...

CM,

Sawlee, 俺無跟肥肥一起長大,所以只系覺得咁多悼念節目令俺緊有既四個臺都無得簡。

如果長毛身故,俺會惋惜多d。

Samsara said...

港燦兄,
好嘢!x2
CDRoming

人個人之間既問題不在溝通渠道,而在放下心防,願意真真正正當其他人係有血有肉既人來聆聽。依d唔係科技解決到既問題,我又真係覺得一人一電腦係因為電腦生產過剩,發達國家巿場既背景之下先可行喎,事問如果好似之前咁工廠d單都做唔切時,又邊有人諗起有個大島叫非洲?

Gideon,抱歉撥泠水,但係正如blog唔能夠將人既距離拉近(你好似仲覺得拉遠左,或at least有惡性循環),電腦都唔能夠令世界和平。

問題不在hardware,而係software。

C.M. said...

鶴兄:

*****
係咪唔賴得先
*****
一個惋惜
另一個不足惜?
*****
嗯... 若果引申到香港民主訴求,又...
*****
嘿,我會留番呢句同你講。
*****
佩服佩服。好安慰。
*****
好嘢!x3 (高手係果度華山論劍,小弟唔敢插嘴)

精工:

如果係阿長毛呢,嗯,我諗我會覺得傷感。

香妹:

我都覺得software重要過hardware。不過呢,我反而覺得鐵鎚兄未必非常認同此計劃,因為佢,應該志不在此。

雖然我都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但就該計劃既Vision而言,似乎企圖是以一個“成人”的需要強加於“兒童”身上。兒童將成為成人(甚至政客)之間角力的籌碼。我,覺得不幸。

除非此計劃的目的有變,否則,那裏的兒童仍然繼續受到惡意的擺佈。

怒火眼睛 said...

嘩你睇你幾有野心, 細細篇講咁多野, 諗死人咩.

Derek said...

大師:

哇,長毛死左既話,全香港要遊行紀念啦。

C.M. said...

怒眼媽:

係呀,我好有野心架。唔係吹水,小學既時候已經諗過統治地球。(嗯... 我最近遇到一個難題... 第日再問你。)

C.M. said...

小珠:

萬分抱歉。

關於那個「讓我心感安慰」,連日來的自省讓我知道,這個感想不盡不實。

原來,這個「最佩服」,在於「令我最想學習」。

我最想學習的,是歌以言志,而非文以載道。因為言志乃生存之基本,而載道,非我所能及,也非任何人所能達。

雖載道者亦我學習對象,但,載道,我看,乃出於恩,非出於願。學也學不來,唯有仰望。

火鶴 said...

下次返嚟約你去食自助餐先.

C.M. said...

Yeah!

xiao zhu said...

>>載道,...乃出於恩

恕我愚昧,可否詳述之?

C.M. said...

恩,恩賜也。

恩賜者,爭也取不到,追也求不到。唯靠際遇、福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