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9. 臨門失腳

開始入冬,天氣轉涼,上班的時候,踫到雪。

雪今天穿了一身雪白的長衣,很漂亮,很漂亮。這襲長衣如何分類,著實不懂,如何漂亮,摸不懂。

「早...」戰戰兢兢...

「早。」若無其事。

這段日子,思緒已經被她侵蝕...... 好可怕。

我已經算是首次正式(及成功地)約會她了。據左腦的資料顯示,除了心兒之外,她是我不懷好意地主動約會的第一位女孩子。天會曉得我是如何鹿撞。下班前,還在公司洗手間刮了一下鬍子。

在實行這個重點計劃之前,我已經鋪排了好幾次下午茶預演和午飯閒聊。

這晚約在名店門前等。慌兮兮的我心怕約錯了地方,八點零五分便打電話給她。失策!

活潑的兔子餐廳,我是首趟去的,那裏的意大利粉餐可以按照客人的喜好選擇大小和配料。她選了一個小的,我老實的選了一個大的,配料嘛,懶管它。坐在 bar台,男右女左。這個策略性位置,可以讓我看清楚她的手,很細膩,像穿了透明的絲質手套。亦因為這個位置,讓我遮羞。

後頭的好戲繼續上演,我一面欣賞著她如何一匙一叉捲起粉條,一面交戰著怎樣學得來。Beauty and the Beast。不過,喜劇不合,她喜歡帶點傷感的 City of Angels。

「我呢,平時坐999號巴士回家。還好,末班車才十二點,夜歸也不是問題...」閒話家常...

「那我們早點結賬回家吧。」

這一晚,噩夢與美夢交織。

31 comments:

p.e.t.e.r. said...

第一,好耐冇出現喇!

:)

小寶 said...

>獨特的步履...脫穎而出。

恕我又黎搞亂檔。一開始睇果幾句立即係我腦海裏面形成一幅優美既映像。不過去到「步履」果度呢就kick住左喇...好難想像落去 :p

「獨特」的步履?佢個bit係點架?左右左左右右左?凌波微步?...脫穎而出?脫腳仆親? :p

C.M. said...

Hi, P.E.T.E.R.

小寶:
好彩我d文筆差到無人有,所以我次次先可以話:總之非筆墨所能形容呀。

(查實我諗左好耐,真係唔曉入手,等我斟斟先)

Hana said...

>我一面欣賞著她如何一匙一叉捲起粉條

恕我又黎搞亂檔x2

意粉要食得優雅係唔需要用匙,用叉遂少卷起一啖送入口,吞完先會開口講說話。

HollyCow said...

See, CM, how can I not fall in love with you??!??
U R so sweet!

C.M. said...

冰冰:
唉,總之呢個Ming就無鬼用喇,見到呢種場面,直頭係震撼呀...

Holly:
Beware. Practically, Chi Ming is sweet, but in disguise.

C.M. said...

Errata:

剛才阿 Ming個左腦send 伊貓比我,佢話資料存取有誤,查實阿雪應該係「第一位」,唔係第二位。

篤篤篤撐 said...

男右女左, 這個策略性位置..
>>>>很策略下WOR, 順便可以睇多D唔應該睇既地方都唔覺眼WOR...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魔術師歌劇系列之單戀日誌(五)之哀兮喜所倚經已公演

佚名 said...

hana:
我一面欣賞著她如何一匙一叉捲起粉條

恕我又黎搞亂檔x2
意粉要食得優雅係唔需要用匙,用叉遂少卷起一啖送入口,吞完先會開口講說話。

-->我諗先用叉捲後,用匙托住來食掛?
我係咁食:P

佚名 said...

e?c.m.你呢度留言好似正常返la wow

火鶴 said...

>坐在 bar台,男右女左。

恕我又黎搞亂檔x3

又唔係食拉麵, 點解會坐bar台嘅?

Hana said...

佚名:我嫌再用匙羹托注太做狀。

Hana said...

補充:如果係要着禮服嘅高級西餐廳就要跟足所有餐桌禮儀使用餐具。

普通西餐廳好似阿雪咁食法我會頂佢唔順。

C.M. said...

篤撐兄:
係咪架... 但留意唔到左手手指有冇戒指痕播

魔術哥哥:
琴晚笑死我!若果比阿雪睇到肯定追殺阿Ming。

小佚:
嘩,我完全唔曉呀!學極都學唔識呀。

阿鶴:
間鋪頭的式。卦。滿曬座。

冰冰:
唔知呀,但聽講阿Ming佢成日噴口水,人地經常要停低就佢卦。(唔用匙羹,點算呢?)

篤篤篤撐 said...

你側身只睇戒指O甘純情 ? 唔信

佚名 said...

hana:
我嫌再用匙羹托注太做狀。
-->好自然就咁食,因為有時d意粉好難叉捲
有時我會咁ga^^0...
但我唔係特登咁整,但太部份時間都係叉捲食~~

c.m:
嘩,我完全唔曉呀!學極都學唔識呀。
-->男仔好少咁食法^^~
你留意多d阿雪,應該好快學識ga la!!但要佢叫意粉,否則你學師唔成xd

奕 said...

恕我又黎搞亂檔x4

>>很策略下WOR,
哈哈!篤撐兄果然心思細密
咁都抽到佢條狐狸尾巴出黎!佩服佩服!

>你側身只睇戒指O甘純情 ? 唔信
我都唔信!

>意粉要食得優雅係唔需要用匙
可能人地欣賞緊佢狼吞虎嚥呢!我食意粉一定用匙羹,因為咁先可以捲得大舊d,一大啖落肚先有滿足感。

佚名 said...

阿奕:
可能人地欣賞緊佢狼吞虎嚥呢!我食意粉一定用匙羹,因為咁先可以捲得大舊d,一大啖落肚先有滿足感。
-->果然食得豪爽啊!!

Karen (Sze) said...

恕我又黎搞亂檔x5

>>很策略下WOR, 順便可以睇多D唔應該睇既地方都唔覺眼WOR

兼且捉到痛腳, 食住對方添!

>>你側身只睇戒指咁純情? 唔信...

我更加都唔信!
至少會目及下周圍D人!

>>我嫌再用匙羹托注太做狀。

當然啦!

>>我食意粉一定用匙羹,因為咁先可以捲得大舊d,一大啖落肚先有滿足感。

由於出泥做野有食開西餐, 多跟Table manner, 所以會用叉捲起d意粉先至食。

C.M. said...

篤撐兄:
果史真係咁純情嘛。(依家就...)

小佚:
我試過學用叉捲起黎食啦,但次次d 都彈到成身都係!真係爛泥扶唔上壁!

奕:
哼,狐狸遮,唔係豺狼播...(大舊?你隻係咪湯羹黎架?)

Karen:
嘩,火上加油,你米信果d咩翼呀篤呀危言聳聽呀!

>>至少會目及下周圍D人!
呢句就中肯好多喇... (不過我覺得我咁答好似有d語病)

Morca said...

愛恨交纏

佚名 said...

c.m:
我試過學用叉捲起黎食啦,但次次d 都彈到成身都係!真係爛泥扶唔上壁!
-->叉捲唔得,咪就咁叉來食lor,我都會咁ga...每次都唔同食法

C.M. said...

Morca:
何來恨?

小佚:
咿,我驚比人話唔優雅嘛。

佚名 said...

c.m.:
掛個名牌「優雅」咪點都優雅lor:p
爛gag hee

C.M. said...

若果我響額頭鑿個「君子」兩字又如何?
(hee hee hee)

佚名 said...

C.M:
好啊!你記住影幅相wow!ot你鑿住我幫你影呢??
hee

C.M. said...

Errr... 諗諗下,都係寫上去算數。

佚名 said...

都好,hee
你夠擔寫住佢出街俾我睇,我話你叻hee
(暗中說傻仔:P)hee

C.M. said...

果然古惑

佚名 said...

c.m:
如果古惑就唔會話你知啦!直情被蕉你踩啊!wakaka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