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07, 2008

ME (2) - 給轉變中的你倆

給你和妳:

兩人儘管相連,但當還是未有賦予任何名分之前,仍然可以名正言順地拒絕對方的期望。

為人師如是,為人徒如是,入職前如是,離職後如是,拍拖前如是,結婚前亦如是。

作為一個早已與妳有名分的兄長,及一個準備與你建立名分的朋友,我寫,是想給你們一個參考。

愛情,我完全不懂。很理性的,我會視之為關係的一種。假若我有日能夠懂得愛情,那我就覺得那是愛情死掉了的時候,因為太理性了。所以,什麼是愛情,我不想去理解,只想隨心而行。

我不是談愛情。是談名分。而名分,不一定是社會賦予的,但肯定不是法律賦予的,於我,名分是對方賦予的。這個對方,可以是你或妳,或可以是其他人。

或許你不曾細想過,一個名分對於人有多重要。稱阿Da為阿女,稱阿細為阿仔,稱妳做妹,稱你做未來妹夫。每個人都會因為這個名分和稱謂,自動賦予一個反應,一個詮釋,尤其,一份感情。不過,除非你是卡內基高徒、成仙成聖、心如止水(甚或心理變態),否則種種反應、詮釋、感情,都很容易隨著這個名分和稱謂而改變。

你倆就要經歷這種轉變了。縱使你倆在生活點滴中早有深厚的默契,還請不要忽略這種轉變的衝擊。

你與妳快將更緊密的活在對方的期望中。與此同時,旁人無論伯姑叔甚至遠遠遠房,都同樣自然地對你和對妳產生期望。不管這些期望是對或錯,是有心或無意,是真切關懷或多管閒事,完全都不是我所說的重點。不要誤會,我絕對絕對不是要求你們為我作什麼,或要活出我的期望。絕不。相反,你倆對我的期望,也快將改變。嗯,我也要作好準備。

我坦白地想讓你們知道,生活的方式要轉變了。希望你倆好好迎接這個轉變,迎接新的名分,新的稱謂,和新的期望。總是美好的。

願我和我一家的祝福,都伴隨著轉變前後的你倆。

23 comments:

xiao zhu said...

稱「妳」做未來「妹夫」??

C.M. said...

哎喲,改番。唔該曬!

xiao zhu said...

阿大舅爺,你咁長氣架,仲唔俾利是!

又話時話嘞,乜有左名份之後就唔可以名正言順地拒絕對方嘅期望嘅咩?

Yun said...

哈哈﹐同小豬一樣﹐見到個度都覺得怪怪﹐而家明曬!

(我想講﹐你呢個大佬都好多口水下。)

:P

Yun said...

係喇﹐一直都想問﹐點解係"小CM"既﹖家陣你好細咩~~~?

(OK﹐走人。唔好打我。)

xiao zhu said...

>>家陣你好細咩

哈哈哈哈哈哈...!

C.M. said...

雲妹:
口水呢... 嗯... 我承認我平日係幾多口水,不過呢,你發唔發覺,查實我真係好少用口水浸死我班細佬妹既... 所以呢... Errr... (俾俾面丫)

提到小呢,嘿,呢樣你地就要學啦~ 一路咁樣稱呼自己,真係人都後生d...(嘿,你米走呀你!)

小珠:
家陣好開心播睇黎...

Hana said...

係咪真係小呢?

咁就要-拿出來看看!拿出來看看(國語音)

xiao zhu said...

>>家陣好開心播睇黎...

係呀,頭先呢個"家陣"係幾開心架,因為我都係傾向將自己嘅開心建築喺別人嘅痛苦上吖嘛!

而家呢個"家陣"就唔開心呀!你又唔答我問題!!

Hana said...

咿,小朱我哋好夾啵!

xiao zhu said...

Hana,

你而家至知咩!

C.M. said...

冰:(啞左,英名盡喪)

珠:下,你好似又屈我播,你十萬個wwwwh,都唔知你究竟refer緊邊個!

冰珠:我推薦你地兩個去參加天才表演,一定贏!

xiao zhu said...

嘿,我話你屈我就真呀!!!你未瞓醒定唔夠瞓呀? 唔該你睇番我第二個留言啦,大舅爺!

唔話你都唔得呀,你有冇搞錯呀,叫我同冰冰去參加天才比賽!我哋呢啲級數,唔做評判都起碼做表演嘉賓啦!嘿!

Hana said...

總要係友情客串睇交情唔睇金錢先出場果種添吖!

xiao zhu said...

Hana,

Yeah, Give me 5!!

C.M. said...

嘩,呢度真係蓬蓽生煇...

天才珠:

啊,係播,你果個真係好問題播。

講番,我認為「未有名分前可以名正言順拒絕」並唔等同「有名分就唔可以名正言順拒絕」。

重點係「唔可以」呢三個字。若果改做「唔容易」就近似勒。

所以若再講清楚d:當有名分之後,因為要維繫呢個名分,所以拒絕前唔可以好似以前咁一句:「你係我邊個」或者「關你咩事」等等,就可以「名正言順」拒絕。但有身份有名分之後,縱使對方未必介意,但作為理性既人,都會更考慮對方既感受,唔用「名」,而用多左「理性」。(下刪兩百餘字)

(唉,又俾人捉到嘩口水多勒)

冰冰:

哈,你真係阿亦既好榜樣。(呵呵呵)

Karen (Sze) said...

大舅爺, 俾對新人大封少少利是喇!

至於名分, "未有名分前可以名正言順拒絕"都是合理(您睇大劉同大趙生對d女伴就知啦), 但係女仔呢, 一個名分係好重要的。

>>嗯,我也要作好準備。

無錯, 您要游說佢地斷下擔挑喇!

Marshmallow said...

>> 愛情,我完全不懂。很理性的,我會視之為關係的一種。假若我有日能夠懂得愛情,那我就覺得那是愛情死掉了的時候,因為太理性了。所以,什麼是愛情,我不想去理解,只想隨心而行。

同行,不單只係名份,重有兩個人之間那份感情既.適當地放下理智,就會感受到愛情.

CM兄,係唔係因為你太理智啦,所以你放唔開懷抱去明白不理性既愛情?你係唔係覺得明白了愛情,就代表理性化了愛情,而令愛情死亡?

隨心而行,係放開懷抱,由唔可以控制既事情去發生,把命運賭一注,被動地由命運引路人生.但係可以控制得到,而又唔去控制佢,難聽啲講,係闊佬懶理.咁不如努力啲,逼自己去放下理性,咁就會感受到愛情.

C.M. said...

Karen:
>>您要游說佢地斷下擔挑喇

哈哈,依家唔洗勒。d後生比我更加有計劃。

綿綿:
>>CM兄,係唔係因為你太理智啦
>>所以你放唔開懷抱去明白不理性既愛情?

多謝你。你呢個問題至少令我諗左一日。所以呢,日誌暫停一天。

>>你係唔係覺得明白了愛情,就代表理性化了愛情
>>而令愛情死亡?

係。不過呢個愛情定義係基於我自己。我自己認為,「愛情」係唔能夠交換同比較,而若將愛情量化,就係為交換同比較鋪路。呢種愛情,隨時都有「危險」。而我,咁樣為愛情某部分作出定義,其實對於我自己已經有危險。

坦白說,或者我因為怕,所以唔去定義遮。(我唔肯定,亦唔想去肯定)

佚名 said...

c.m:
每個人對人,對事的態度也有不同。
有時或者要學懂對人、對事放開一點
「明白放過你就是放過自己,這個道理。」
將呢句野記住啦,c.m放開一點^^

雖然我都未能做到^^0

C.M. said...

多謝你呀。互勉啦

佚名 said...

C.M:
記住放鬆自己啦!!

c.m. said...

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