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4, 2008

真我

果晚,與眾樂樂。雖未至於酒池肉林,但總有炒蝦拆蟹。

朋友們並非識於微時,只係偶有聯絡,一年見面一兩次咁大把,甚至有一個,我係初次會面。

席間我口沫橫飛,儀態盡失,有味爛gag 諧音粗口講齊(仲響靚女面前講添),都幾唔正常。

大佬,對你黎講係碎料遮,但平時冇人見過我咁架。就算多年老死同事好友,全部都未見過架。我道貌岸然左咁 Q多年,依家先黎破戒,真係天收囉。

你知喇,我成日覺得自己翩翩君子傢嘛..... 我肯定係比旁邊 d人影響左遮,我本性唔係咁架!

琴日去搭地鐵,心口孭住阿仔,一手拉住個大o急去工展會掃貨。

穿過商場簡直唔止要乾坤大挪移,仲要使出淩波微步。先用左手用力推開玻璃門(clockwise轉),一路推一路轉身,然後背向後行兩部拉個o急穿過道門,再要一秒鐘內逃離現場,否則就會比到玻璃門夾住個o急。好彩今次拉o急,唔係推車仔,如果唔係仲煩。

係咪我樣衰所以冇人幫手拉住道門?!(拿,小心d講野呀...)

嘿,入左地鐵上車勒,竟然冇人讓坐,眼尾睄下個班C9 阿伯後生仔女,全部都目光呆滯。就算我用淩厲既眼神橫掃千軍,個個仲直頭瞓著曬添。可想而知,我呢趟旅程係幾咁愉快。

你話丫...... 若果多幾個我呢亭扮可憐博同情想攞特權既帶子洪郎,嘿,香港仲唔陸沉!

銅鑼灣大丸出閘,冇辦法,梗係要用全個站一千零三個闊閘機喇(另外一個響波斯富街,一個響時代廣場)。

見到個闊閘機前面有個肥佬孭住個大袋,拎定嘟嘟卡準備出閘,佢後面仲有三數個兩袖清風既後生排隊,頂,響執邊(只係一步咁遠)唔洗排隊已經可以出閘喇,做乜鬼要同我地呢亭師叔爭呀,後面仲有個推車仔、推輪椅添!!

拿拿林生平第一次明刀明槍打尖:「你不如用隔離出喇。」。個肥佬窒左窒,唔知發生咩事,就縮一縮讓左俾我嘟先。我仲係孭住阿仔拉住個o急咁打側身插入去架!出左閘望返轉頭,唔理佢地有冇媽叉我,唔理佢地有冇醒覺我發咩癲打咩尖,總之淨係見到佢地仲係排緊隊,唏......

呢d 完全係地鐵公司既錯,點解唔將d 氹氹轉機全部換曬闊閘機呢?

查實最衰都係我,因為我出左閘,都仲響度鬧。

23 comments:

獅子皇 said...

C.M. 兄,我平時都會裝模作樣下架,以前既我出到去飲野都係會好道貎岸然、翩翩君子架;而家覺得,算把喇,出得黎飲野又扮乜鬼野丫,多口咪多口,口花咪口花囉。

搭地鐵呢 D 情況呢,算把喇‧‧‧冇得改變架喇,個人係有心就有心,冇心既人就點都係唔會改架喇,我覺得呢 D 唔係香港既公民教育問題,而係香港既家庭教育問題。

最近又想寫返下 Blog,想講下公司最近發生好精彩既辦公室政治鬥爭,亦想講下最近發生係自己身上既事‧‧‧不過都係有 D 懶,又怕俾人識穿身份‧‧‧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魔術師歌劇系列之單戀同人誌(八)之別人的羈絆經已公演

安諾勿斯 said...

酒池肉林,炒蝦拆蟹?!係時候玩踢爆!飲個一支半支可樂同食一件半件椒鹽九肚魚,就話「酒池肉林」;食個碟黃金蝦同半斤避風塘炒蟹就係「炒蝦拆蟹」。

o個條友靜靜雞食鬼哂人地啲大蒜添不特只(避風塘炒蟹啲大蒜真係好好食o架,正!),仲要食小小小辣都咳到死…

我o既玉樹臨風年英俊潚洒武功蓋世雄才偉略氣宇軒昂一騎當千勇冠三軍天上天下唯我獨專…(下刪三百字)o既豹狼兄去o左邊呀…畀翻個偶像我呀!!

Karen (Sze) said...

獅子皇,

如果您寫, 我同CM應該會捧場o既!

又, 我認自己懶o架, 但我照寫囉!

>>又怕俾人識穿身份‧‧‧
寫到似是而非, 應該無咁易識穿身份, 我諗。

篤篤篤撐 said...

搭地鐵望有人讓座 ?
嘿嘿嘿...

Karen (Sze) said...

我估到您會寫啦, CM!

嗱, 各位, 係時候輪到我寫喇!

-------------------------------

果晚, 若干人等, 與眾同樂; 雖然有人因為有事和上課而遲到, 但無礙大家的興致, 間或觥籌交錯。

某人由於迷路, 不得不致電某君求援, 驚見某君罕有穿得正經地(即係打呔+恤衫西褲, 幾翩翩君子o架)在燈火闌珊處等候兼被其揶揄一番, 搞到某人有少許失惜。

朋友們並非識於微時, 只係偶有聯絡, 在另一個空間"相見", 真正見面呢, 一年見面一兩次咁大把,甚至有好幾個,係初次會面, 好不容易才得悉其身份。

一就唔見, 一見就好似見了一班相識好耐的朋友的感覺; 仲有, 唔止有靚女(除了某人--即係筆者也), 其餘的都是靚仔, 可惜的係全都名草有主。

去到之時, 已經發現d所謂炒蝦拆蟹, 變成一碟似沙又唔似沙的大蒜物體了(此拜另一位朋友的好橋所致!嘿!); 至於所謂酒池肉林,其實即係幾支啤酒加一碟蒸雞而已, 有人講得誇張了。

食下食下, 原來仲有驚喜, 簡直感激到想流涕(真係o架)!

開心的時光過得特別快, 午夜前互相告別。

希望出年又再與眾樂樂!

-------------------------------

反擊下先:

>>席間我口沫橫飛,儀態盡失,有味爛gag 諧音粗口講齊(仲響靚女面前講添),都幾唔正常。...但平時冇人見過我咁架。就算多年老死同事好友,全部都未見過架。我道貌岸然左咁 Q多年,依家先黎破戒,真係天收囉。你知喇,我成日覺得自己翩翩君子傢嘛..... 我肯定係比旁邊 d人影響左遮,我本性唔係咁架!

嗱, 衣個先至係那個人的真面目喇, 好心佢唔好扮晒o野啦! 妖!

返和初次見面先至要道貌岸然, 好心佢放o左工就唔好咁啦!儀態盡失? 乜佢有咩?

>>我o既玉樹臨風年英俊潚洒武功蓋世雄才偉略氣宇軒昂一騎當千勇冠三軍天上天下唯我獨專…(下刪三百字)o既豹狼兄去o左邊呀…畀翻個偶像我呀!!

算啦! 您的期望比我當時的期望似乎大o左好多噃! 我當時以為佢係CK的親戚呀!

所以, 以後我咪稱呼佢做我阿哥囉!

said...

安諾勿斯, hahahahahahahahahahahahah~~~~~~

Karen (Sze) said...

阿哥, 仲諗住約埋您地同一些朋友去工展會掃貨添!

您究竟掃o左d乜(我阿姨在開幕當日去, 佢話今年d貨唔係好平喎, 尤其係所謂1元貨係舊貨添)?

又, 點解要用喼而唔用手推車? 仲有, 若然去買某醬油公司滿200多元, 仲會有手推車送呀!

Karen (Sze) said...

鎚哥,

何事驚叫?

C.M. said...

(嘿,原來今日唔止妖~氣沖天,仲妖~樑三日!)

皇兄:
期待呀!查實我都想講下公司d壞話架(好話就留返出年過年先講),不過都係好似你咁礙於被人識穿,所以zip嘴囉。(查實係我厚道遮)

仲有呀,搭巴士都係咁,試過真係孭住阿仔,個個當我識千斤墜咁,頂,比人歧視呀我!(不過似乎巴士好心人多過地鐵)

魔術哥哥:
今勻應該叫(高八度女聲)七十樓危危外坐呀。(又,我懷疑你係咪讀過演藝學院)

安兄:
玩得咁盡!?(我諗住次次都呵氣如蘭,所以咪趙返幾條大蒜/蔥中和下囉。)

Karen:
梗係會棒場喇!

篤撐兄:
...唉,所以咪又泡沫爆破囉。

Karen:
>>在燈火闌珊處等候兼被其揶揄一番, 搞到某人有少許失惜
嘩,有咩有咩?你果晚遇人不熟呀。

>>您的期望比我當時的期望似乎大o左好多
噃!
拿,早響十年八載之前果個化妝舞會已經提醒過你地喇。嘿,係你地唔留心之嘛(別名C.M. Lai)。

鎚哥哥:
我只係衰多口貪心,食多兩條蔥遮...

Karen:
手推車?唔掂播,頂住阿仔嘛。(一樽豉油10蚊食個幾月,20樽咪食成年幾兩年!)

小寶 said...

>七十樓危危外坐呀

又叫人陪你坐窗外呀?
莫非你想同人何嘗乎?

C.M. said...

風涼水冷有人陪,不知幾疏爽!

小寶 said...

solly應該係「同人合唱乎?」

btw你又好似我咁揀錯字呀?
疏爽好似唔係咁用架喎!

佚名 said...

口沫橫飛
儀態盡失
有味爛gag
-->c.m.嘜咁犀利啊!但karen話唔係wow

C.M. said...

小寶:
似乎你都係用拼音打字播... 下?咁咩叫疏爽呀?(疏干?舒爽?)

小佚:
你睇清楚,Karen 話呢個先係我既真面目呀。(哈哈哈哈)

小寶 said...

類似,不過唔係!
唔係好似豪爽咁既意思咩?
噢~又有野學

C.M. said...

咦?好似係播。(失禮人前添。)

Karen (Sze) said...

>>你果晚遇人不熟呀。

唔係!某君同某人只係好耐唔見, 又急於找尋有關地點, 加上某人少少misunderstand某君所指, 所以咁...當時連定神的機會都無。

果晚, 某人仲知道那位某君的小秘密耶!

>>拿,早響十年八載之前果個化妝舞會已經提醒過你地喇。嘿,係你地唔留心之嘛

我有留心噃!
打從您開blog之日起, 有留意您所講o既o野; 記得同您交流之時, 是在CK個blog度; 當時我仲話您寫HR的東西勁過我, 心諗(即係期望)您係做HR經驗多過我和大概係超過30歲的blogger; 到後來熟稔了, 先知您係...(哈哈哈, 再講又驚俾您打到半死)。

Karen (Sze) said...

>>頂住阿仔嘛。

前揹也?

>>一樽豉油10蚊食個幾月,20樽咪食成年幾兩年!

嘿!估唔到您咁"豬"呀!

那間醬油公司唔止賣豉油, 其他醬料和禮盒都有。

您好似未答我您究竟買o左乜喎!

佚名 said...

c.m:
你睇清楚,Karen 話呢個先係我既真面目呀
-->如果成日都係一本正經咁,做人會好累ga

C.M. said...

Karen:
>>先知您係...
哈哈,多謝曬。

>>您好似未答我您究竟買o左乜喎!
鎖你鎖你。買左西梅同埋XO醬魷魚鬚!

小佚:
>>如果成日都係一本正經咁,做人會好累ga
咁... 半本正經啦。

005 said...

咩事咁燥底呀, 識你廿幾年都唔係咁架播.

C.M. said...

查實我係發覺自己一路慢慢變,依家走上不歸路。(要check 下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