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回鄉偶書

從鄉屋樓頂的風水眼(虎眼)外望。


多年沒有回鄉,人情依舊。

天氣

連日只得四度左右,加上春雨綿綿,寒風蝕骨。兩個大人太久未嚐風霜,臨睡前光抹身沒有洗澡,連羽絨也徵用了,都要病倒,而小子們從頭到腳洗一遍的竟可熬過。(點呀,我仲想去滑雪呀~!)

表哥與表妹

五歲表哥跟三歲多表妹相處融洽,不時你呼我喚。日子原本容易過去,不過中間卻發生了段小插曲。事緣表兄妹站在一起,突然表兄雙掌一推要把小表妹推下樓梯,幸好衣服厚,掌力不太猛,滾了三級便給爺爺扶起。表妹受驚,後腦有點腫起來,喊到七彩。爺爺非常不悅,吐出兩句殺意濃烈,自揭底牌的說話。

而身在現場目睹一切的我,知道須立時進行大救亡,因為出現 serious breach of trust。

表妹受驚,不單在於滾下樓梯的這個翻身動作,更是來自對表哥舉動的莫名。表妹無法控制自己,關鍵詞如「表哥」、「點樣」、「樓梯」等已經足以再次刺痛她的感受,於是即時進行簡單 CBT。讓她可以接受這段往事。

安頓了表妹,再聽到表哥原來剛才已經把自己關在睡房,在裏面發大脾氣,踢門大鬧。原來事情還沒有完結。小孩子與小孩子之間,義不存在。

於是往找小表哥,個子小但力氣可不小覷。進門已經不容易,發著茅的要擋開所有人。幸好來了他的父親,我簡單道明了事件經過,解釋了小表哥的反應,讓他父親,和表妹的母親來辦。不消一刻鐘,兩小口已經和好如初,還有說有笑,之後兩天也看不到芥蒂,大人們也幾乎分他倆不開。看來,可以安心了。

阿女,但願老爸不再需要跟你做 CBT。

************

連病數天,擇日再寫:鄉村習俗、春運誤點、廣州掠想、鐵道管理、三種三合......。

家鄉柳葉菜心(的花),人間極品,惜今趟與之無緣。

6 comments:

ondog said...

好照!
新春!
唔凍!
拜年!
健康!

C.M. said...

客氣!
快樂!
講笑!
恭喜!
U2!

Ebenezer said...

甚麼仇冤都留不過夜,小孩器量勝過好多人!

C.M. said...

以便:

係呀,查實係咪因為小孩子唔曉判辨是非呢?

鹿米館 said...

你家鄉在那?
家鄉特別凍呢。

C.M. said...

鹿米:

哦,故鄉距離最近(但不是最方便的火車站)大約需要另外六個小時汽車車程。

回來聽說昂平曾低至兩度,我想,可能那邊我們有個還要穿羽絨睡覺的頭幾天,也大概接近這個溫度。

家陣我仲頭痛未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