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7, 2009

歌德回帶(又係佢)

歌德回帶

動機與行為(1)
早兩日,睇左 波蘭斯基 執導既 鋼琴戰曲(pianist)。套戲,我唔可以話鐘意。事關,我好唔鐘意個主角 (什至係,某程度成個故事希望帶出既訊息)。

套戲想帶出咩訊息,想探討咩﹖其中一樣係,點解波蘭人唔會反抗nazi。再準確小小,波蘭斯基想討論,人類點解會容許暴政既出現﹖

電影入面,其中一幕係﹕一排波蘭人,被命令係街上列隊。其中一個nazi軍官,係隊中點出數人,叫佢地行前。之後,軍官由第一個人開槍,最後將所有被點名出黎既人槍殺。槍殺中途,軍官曾經沒有子彈;該軍官需要換子彈,才能完全作業。

該幕,帶出數個問題﹕
1. 被點命出來的人,明知會死。那麼,為什麼不反抗﹖
2. 軍官換子彈時,還未被殺的人仍可逃走/反抗。然而,為什麼他仍然訓在地上不反抗﹖
3. 其他沒有被點名的人,為什麼會呆立沒有反抗﹖
4. 軍官只有數名,為什麼沒有人反抗﹖

動機與行為(2)
以常識解答﹕
沒人逃走,因為他們自覺沒有能力對抗大時代﹕就算反抗,最終都會被殺。
而且,順從,反而會留返條命,可能會因為幸運,最好會過反好日子。

....

***********

呢篇其實阿(靚)哥仔好耐之前都講過,當時唔記得有冇搭過嘴,今日趁佢未出第三集,寫低自己諗乜。為免哥仔又來洗版,原文貼在留言板。

疑問:

(1)
套戲未睇過,假設歌德講果幕,真係想帶出果四個問題,咁果出現左五次既「反抗」,令我產生疑問.... 我會諗,係咪一定要從「反抗」或以此爭取「自己生存」作出發點?

(2)
如果「波蘭斯基想討論,人類點解會容許暴政既出現」,主題似乎係反抗暴政,唔係「自己生存」。

(3)
以爭取生存作為動機,從而反抗被殺(行為上),並「不」代表反抗暴政。反抗暴政,屬於「高階動機」(即理想 - dream/aspirations),不適宜以低階的「生存」作比較。反抗暴政,可以通過犧牲,不論是否以自己生命作為代價。最重要是「犧牲是否有價值」。

放棄生存亦可以等同反抗暴政。

(4)
從 retrospective 角度,有些背景值得注意。當時的波蘭工業化程度低,大部分都是鄉村的農民。波蘭人戰前以為必勝,自以騎兵面對1939年德國裝甲閃擊之後,波蘭人從自大的高處,跌到自卑的深淵。

(4.1)
推想一: 農村生活,尤注重「睦鄰關係」和親情。故人遠去唯獨自己生存,可以暗示「苟且」。

(4.2)
推想二: 長久(自家)務農,非不得已,不考慮誰管治,只考慮誰阻礙播種收割。

(4.3)
推想三: 從4.1伸延,反抗可能導致株連鄰人親人。

(4.4)
推想四: 自卑感深入,不能反抗,不敢反抗。

(5)
所以睇番,果幕,其實可以帶出幾條 path 去解釋。

(5.1)
自我生存

(5.2)
抗暴方法。即以(理想)價值取代(理性)利益作考慮。

(5.3)
被處決者的背景。或可以解釋行為。

(6)
波蘭司機的故事,不適宜幫助理解城市政治。但適宜理解「夢想」。要探討動機,「夢想」不宜與「求生」作參考。

(6.1)
若以此故事理解求生,由於catastrophic survival 接近 Instinct,所以經濟學的 reference point 或會太明顯(短線,short-term),bounded rationality 仍然會顯得太理性,以培育人格的背景,及個人成長背景去考慮,可能更適合。

(6.2)
阿哥仔話,「好唔鐘意佢個種 人係要順從歷史宿命而行 既感覺」。睇落,佢地似係。

(6.3)
令我諗起 Survivor syndrome. 唔想feel guilty,不如唔做 survivor.

(6.4)
阿哥仔果篇好長,我其實仲有野諗到(Re: 建立理論),不過唔識寫。

15 comments:

C.M. said...

經濟學.階級.社會價值(1)

動機與行為(10.4)
well,唔好以為我又想讚自己 (你要讚既唔駛話我聽喇)。想講既係,高斯發展既定理,佢偉大之處 係打破經濟學入面,關於 權利/交易之間既假設。傳統 芝加哥自由經濟學派 (well,我覺得佢地既自由經濟思想係源自j mills以至之前既adam smith之類既自由主義;而 高斯既 定理 更加將衣派既 權利/自由理論發展出一個新突破) 認為,政府唔應該干預市場;不過當市場行為損害到第三者既時候,就應該作出干預。

衣度,傳統自由派係假設 權利 唔可以自由轉讓交易;損害他人既行為亦都要受一定程度既制裁 (mills係on liberty入面都大約有咁既意思)。不過,coase將衣幾個假設打破,將權利交易一段化咁處理。結果係﹕佢促進左 制度經濟學、法律哲學等等好多學派既發展。


動機與行為(10.3)
奈特 點解咁受人敬仰﹖張五常 講過,奈特其中一個扲nobel既弟子 (應該係public choice school既james buchanna) 講過,佢上奈特 既課堂,完全唔知 奈特做咩。事關,奈特 佢做既,只係天馬行空咁不停挑戰學生既既有觀念。不過,經過 奈特既洗禮之後,學生往往會有新發現。

甘陽係佢本書入面有相同觀點,不過講得比較詳細﹕甘陽 認為,奈特 既課程只係適合對經濟學有良好掌握既研究生。因為 奈特 佢希望做既,係打破學生對所學既知識既迷信,希望揭示 理論背後既假設同埋佢地既不合理。而唯有質疑衣d不合理既地方,理論才可以有進步。所以,如果學生本身不熟讀理論,根本唔可以理解 奈特講咩,會覺得 奈特講既野天馬行空。



動機與行為(10.2)
甘陽 講 奈特,講得幾好睇﹕話說 明滿天下既 高斯 (即係張五常個friend喇;高斯 先生又係扲左nobel) 係成名之前曾與人討論天下出名既經濟學家。每論及一個經濟學家既時候,高斯都認為自己只要有多小小運氣,又或者多點用功,成就都會不下於該經濟學家。講講下,高斯 突然停步,話普天之下,佢只遠遠不及一人。個個人,係 奈特。


動機與行為(10.1)
貼舊文出黎,除左想讚自己之外,仲有多小小野想講。

早排睇甘陽本書,佢有討論 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 奈特 (frank knight)。張五常講過,奈特先生引起過 經濟學nobel prize既一大遺憾﹕奈特係nobel prize設立之後六年先過身,但係佢有生之年都未得過該獎項。

咁,點解係遺憾﹖因為 奈特既弟子入面,有6個 (應該係喇) 先後得到nobel prize。其中,佛利民呀、gary becker呀等等都已經成為大師中既大師;而奈特本身,亦被衣批大師擺上左神檯,認為佢比自己更加偉大。

--------
好文不妨一睇再睇
下面既野,係1月5/6日寫既。如果以悶既情度睇計,衣篇文真係最勁個篇 (well,唔好問我做咩今日成日都well。又,悶係度既意思係指,所謂既學術/理論價值)。

-------------
動機與行為(9)
拿拿拿,睇完,實有人會駁,問我為咩今次地鐵火災,d人又個個都守秩序架。
咁,我就會問,如果個火大d,d人會唔會亂走丫喇。

人,係理性既。佢地會因應唔同既外間反應,做出唔同既行為。
衣個,亦都係經濟學入面講既 理性。

所以,好多人 (or even 經濟學家),質疑人類係米理性,質疑經濟學既假設有冇問題,我就覺得佢地好無謂,唔太明經濟學上面理性既定義喇。

而當佢地提出,我地應該用 有限理性 (bounded rationality)黎到取代 完全理性,作為經濟學既假設,我就真係想嘔﹕你話人係bounded rationality,係同一環境之下可以有唔同既行為反映。咁,你可以點做prediction,點架構理論﹖況且,佢地講既bounded rationality,其實好多時只不過話,人係唔同環境下,可供決策既資訊會唔同 (之類喇),所以佢地唔可以好理性咁作出決策。咁,衣d米即係同傳統上,schelling個d研究冇唔同囉。

um,真係好恐怖~



動機與行為(8)
拿拿拿,所以呢,其實好多門唔同既學問,什至流派,佢地背後既邏輯,什至研究既問題,其實都可以好似;佢地解決問題既策略,研究既方法,都可以殊途同歸。又當然,上面,其實仲係一個示範﹕a-level economics考既咩經濟學應用,最終都係想你識得將好多理論/問題一般化;當然,讀完大學,都未必做到喇。



動機與行為(7.4)
當然,去到james coleman個派既社會學家手上,佢地就會同你講,因為成本問題,所以法律同道德就會出現﹕因為要減低個人行為對社會既傷害,所以需要立法 (張五常都好似講過類似既野;不過,佢就淨係話,要研究合約安排,就要了解風俗傳統之類喇)。



動機與行為(7.3)
又更深咁講,高斯其實又話到比我地聽,好多野,要交易,都係有好高成本。

例如,係餐廳到,你唔想食二手煙,你唔會同佢講﹕我比廿蚊你,唔該唔好食煙。雖則,衣個方法,真係可行---之不過係有好高既交易成本。淨係要定價,都好難。

好喇,如果係咁,有咩引申出黎既意義﹖最大既意義就係,同schelling既理論含意一樣﹕當我地要研究成本問題時,要研究下係咩環境之下,係會不利於社會交易既進行。

高斯既追隨者/反對者,最鐘意講既就係﹕因為交易成本過高,所以政府要係衣度個度立法,免得個人行為對社會造成太大傷害。最簡單既例子係,交通規則既建立。



動機與行為(7.2)
高斯真係好偉大 (雖則好多睇唔明佢講咩既人,覺得佢條定理冇咩新意)。
高斯,其中一個偉大之處係﹕

佢發現到,我排污,係影響你保障自己健康既權利;之但係,你唔比我排污 ,又影響我生產既權利喎。

如果將衣個發現一般化,我地可以應用係好多方面。



動機與行為(7.1)
schelling所帶出既研究,其實你會發覺,同張五常 成日講既 高斯定理幾似。

高斯定理呢,最naive既版本話比你聽,雖則個人行為引起既成本,好多時都有外部效應,會引發好多額外成本。不過,只要自由交易存在,咁就算出現額外成本,其實都已經係optimizing streategy。

比個例子 (佢地最鐘意講)﹕如果一間工敵係條河度排放廢物,佢可能減低好多其他處理廢料既成本。之但係,佢排放廢物,可能會影響其他人既健康,影響捕魚,影響好多野。總之,個d影響,係會對整個社會 (及他人)做成 成本。

好喇,傳統上呢,經濟學家就會話,大家應該立法,禁止工廠排污。不過,去到高斯手上,佢就話,只要容許交易,而交易又唔需要成本,咁根本上唔需要立法。因為,如果交易可行,咁受影響既人,自然會比錢間工廠,叫佢地唔好排污喇。



動機與行為(6)
睇落去,schelling既理論其實好簡單。
衣樣,無錯。不過,schelling利害之處,係指出達至collective action背後,係需要某些特定條件。佢既理論,比左個框架我地,等我地知道研究方向應該點行。


星期一, 一月 05, 2004
動機與行為(5)
講返套戲。

唔鐘意套戲,因為,雖則波蘭斯基想話比人聽,面對強權,我地應該反抗。
又雖則,係片入面,波蘭斯基 對波蘭人既反抗,都有頗多描寫。
不過,最諷刺既係,戲中主角,係二次大戰中只有逃避;佢根本冇反抗。
而又因為佢既不反抗,佢最終因為命運既祝福,竟然又安然無恙。

衣個message,可以話係導演既反諷。
不過,真係好唔鐘意,好唔鐘意佢個種 人係要順從歷史宿命而行 既感覺。



動機與行為(4)
經濟學家 Thomas Schelling係七十年代(冇記錯既話) 寫左本書,叫做 Micromotives and Macrobehavior。本書,主要討論,點解好多時,人類明知合作既話,會有更佳效果。不過,人類點都唔會合作。

schelling係佢本書度,用左 massive panic (之類喇)做例子﹕係劇院火災入面,如果大家都慢慢走,咁集體黎講,死亡率會係最低。衣個,係optimal strategy。不過,係現實黎講,好多時,劇院火災入面,人踩人先係死亡既主要原因。好明顯,好多時,合作都唔係大家既選擇。

schelling,主要就用返cost-benefit analysis黎到做解釋﹕集體黎講,慢慢走故然係maximized strategy;不過,當你越近火災源頭,你就越易冇命。咁,你越近火源,你就越唔會慢慢走。亦即係,集體既maximize strategy同個人既maximize strategy好多時都係唔同。就係因為衣個分別,collective action先好難出現。

schelling成本書想講既,就係咁多。

當然,去到近代受理性選擇理論影響既社會學家/經濟學入面既制度學派,就會研究,有咩環境會令到集體行為易於出現﹖人類又會唔會刻意製造易於做成集體行為既環境﹖

schelling本書 (今次唔駛題解喇)﹕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0393090094/103-5198383-3327019?v=glance



動機與行為(3.3)
又再深d,就會問﹕
個人動機,究竟點樣可以transform成為組織結構;組織結構,反過來又點樣影響個人行為。
衣個,係社會學/社會科學既marco-mirco trasnistion問題。

方法學上,政治學家 同埋 社會學家都有討論衣個問題;經濟學家,通常都唔認為衣個係問題。


動機與行為(3.2)
又如果,我係服膺於 理性選擇理論既社會學家,我就會話﹕
因為,係個群波蘭人之中,冇一個中央組織,組織佢地反抗。
如果波蘭人團結,佢地可能會反抗成功;但係波蘭人,作為個人,佢地反抗既話,只係會死。

當然,再深入小小,就會問,有咩情況/環境,係會有利組織既出現﹖又即係,該段歷史之中,有咩自然因素,係阻止集體行為既出現﹖nazi本身,又有冇做過咩防止集體行為既出現﹖波蘭人本身,又有冇咩自身障礙﹖


動機與行為(3.1)
如果我係 (主流) 經濟學家,我就會話﹕
佢地明知反抗都唔會有作用。所以,佢地唔會反抗。如果再走火入魔,就會話,佢地生存既utiltiy可能係negative。所以,佢地情願選擇死。

ps..社會學 理性選擇學派開山祖師 james coleman 就(隨口) 講過,美國黑奴想當年唔反抗,就係因為,佢地只不過係以 放棄使用自己自由既權利,以換取生存權。


動機與行為(2)
以常識解答﹕
沒人逃走,因為他們自覺沒有能力對抗大時代﹕就算反抗,最終都會被殺。
而且,順從,反而會留返條命,可能會因為幸運,最好會過反好日子。


動機與行為(1)
早兩日,睇左 波蘭斯基 執導既 鋼琴戰曲(pianist)。套戲,我唔可以話鐘意。事關,我好唔鐘意個主角 (什至係,某程度成個故事希望帶出既訊息)。

套戲想帶出咩訊息,想探討咩﹖其中一樣係,點解波蘭人唔會反抗nazi。再準確小小,波蘭斯基想討論,人類點解會容許暴政既出現﹖

電影入面,其中一幕係﹕一排波蘭人,被命令係街上列隊。其中一個nazi軍官,係隊中點出數人,叫佢地行前。之後,軍官由第一個人開槍,最後將所有被點名出黎既人槍殺。槍殺中途,軍官曾經沒有子彈;該軍官需要換子彈,才能完全作業。

該幕,帶出數個問題﹕
1. 被點命出來的人,明知會死。那麼,為什麼不反抗﹖
2. 軍官換子彈時,還未被殺的人仍可逃走/反抗。然而,為什麼他仍然訓在地上不反抗﹖
3.其他沒有被點名的人,為什麼會呆立沒有反抗﹖
4. 軍官只有數名,為什麼沒有人反抗﹖

(全文 by goethe)

Anonymous said...

其實呢,衣個已經係shorten verison﹗有幾段讚自己既,已經比我del左。

又,關於你講「所以睇番,果幕,其實可以帶出幾條 path 去解釋」個部份,其實有個由「歷史制度學佬」到到管理學理論再到到社會政治學佬都講過一個理論﹕path dependence。

不過,我又唔係好鐘意衣個概念,因為,但一般係香港講衣樣野既人往往唔留意,衣個概念最重要既係,有咩情況我地會diverge from the path,所以我幾次睇人講衣個概念,最後都變成tautology。

當然,都可以咁講﹕關於衣個概念,我最關心既係,mirco-marco transition既問題﹕如果歷史或社會或PATH既影響對某群體影響咁大,咁衣個marco影響點樣translate/influence micro行為﹖

最後衣個問題,其實就係我或你之前提到既問題﹕既然我地暗示「價值觀」或「何為正義」往往取決於社會,咁究竟衣個macro-micro transition係點運作﹖唔同sub-culture/class或你講既cluster對唔同既個人影響力有不同,咁一個唔同cluster既人都相信既「社會價值」又係米存在﹖

其實,我想講既就係衣樣。不過,近排想寫日漫多d。上面既野,得閒先寫呀下。:p

~goethe

cheryl said...

若論行為社會心理學亦相關。庸人借此補充提及一下2個有關係之實驗。太庸懶去闡釋,大意是,有些情況下我們RPG得太投入,投入到不會覺得有別的OPTI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Milgram_experiment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anford_prison_experiment

至於套戲,兩位,其實我好鍾意。

若果從一個純美感或娛樂製作角度出發,是套不折不扣公整的荷李活製作。它娛樂性豐富到至少我會哭起來。

讀了Man in search of meaning,會覺得電影某程度都反映了當時的現實。莫論你什麼人什麼出身,都得赤條條的以一個連毛髮也沒一條的驅體續命。琴師也不例外了。

我沒有尋根究底電影是否以事實構成。但我也相信當時也可能有這麼一個琴師。有時候藝術、電影,都不一定帶批判性的我想。

Marshmallow said...

小女子最近都有啲感想. 銀行業有今日, 行內精英變成過街老鼠, 有幾多又真係佢地做既決策? 明知個決策錯誤不堪, 明知個產品根本唔適合散戶, 都要去賣, 又點解冇人反抗至今日既局面?

係咪因為老細一個quota彈落黎, 做又俾人鬧, 唔做又俾人炒. 為求自我生存, 以理想價值取代理性利益, 遲啲俾人鬧, 總好過即刻俾人炒? 從歷史學習教訓的話, 又是否應該由做決策既高層問責, 多於由啲細既黎承擔? 從社會學上, 人又係咪永遠都只可以睇到自身既利益?

Anonymous said...

cm哥﹕

見mm個post幾好,講多兩句。

周顯講過,係屠殺猶太人時,納稅將所有「工序」分散,某人負責將猶太人登記、有人將猶太人集中、有人將猶太人趕上車、有人將猶太人趕入集中營、最後有人負責按button。納粹將整個「工序」分散,最後每個人都只係負責某項特定工作,並唔覺得自己係屠殺猶太人,唔認為自己要為屠殺負責。

如果要用心理學黎講,衣種係dispersion of responsibility,亦同蔡子成日回帶講既「破窗理論」有類似邏輯。

另,社會學上,人永遠都係社會動物,都係受社會唔同既事/人socialize。用最極端既講法,人類,並無自由意志。所有行為,都係「社會既錯」。

~goethe

C.M. said...

歌德:

喂!你不如post番讚自己果幾段丫,等我地可以噓下你嘛。*_^

我唔敢講咩path dependence(聽完先領會到係咩黎),好似講到係宿命咁。

Well,我雖然對於宿命不置可否,但琴日同阿邊個傾完計,會覺得「宿命」似係一個人「(單憑自己認知)對於未來境況既肯定」多過似係「無法改變既所謂命運」。(唏,是但啦)

係咪diverge from path 根本唔重要,因為若果真係有條path,根本就唔會有divergence。(path講咩架查實,我以為係宿命既意思咋)所以呢,淨係講path,唔多大意義囉。

我講既path,查實似係approach多d囉。(最多下次用approach勒)

不過咁,我會覺得,一個人既思考唔係似得一兩條path,所以有明顯divergence,而係類似aggregate of many many paths,好似一個網咁,所以,如果真係一條path有divergence,隨時會令其他path出現divergent/branches/枝節。(好似扯個網既其中一條線,就會改變其他線既"course")所以呢... 唔知講咩。

>>既然我地暗示「價值觀」或「何為正義」往往取決於社會,咁究竟衣個macro-micro transition係點運作﹖

真係完全無諗起cheryl講果兩個實驗(唔該曬),呢兩個實驗令我諗起一樣野:價值觀又好,社會價值又好,其實(似乎)只係社會既表徵,而唔係實體。

我意思係,開始明白(亦諗緊)你點解唔多同意「社會價值係咪真係存在」呢個問題。

從cheryl提起果兩個實驗,似乎所謂社會價值,不過空言,個人到真正切身體會/參與既時候,隨時會同依家個人所高舉既價值相違背。

再令我諗起一個情景,響蝙蝠俠The Dark Knight尾尾果幾幕,講兩隻船既乘客,最後都冇先下手炸左對方隻船。

cheryl講果兩個實驗似乎話我聽,蝙蝠俠呢套野係呃人既,現實係其中一隻船早就比人炸左。

Anonymous said...

google喇﹕

http://en.wikipedia.org/wiki/Path_dependence

不過,WIKI個介紹居然唔提DOUGLASS NORTH。咁,NOBEL個網頁有提﹕

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economics/laureates/1993/north-lecture.html

"It is culture that provides the key to path dependence - a term used to describe the powerful influence of the past on the present and future. The current learning of any generation takes place within the context of the perceptions derived from collective learning. Learning then is an incremental process filtered by the culture of a society which determines the perceived pay-offs, but there is no guarantee that the cumulative past experience of a society will necessarily fit them to solve new problems. Societies that get "stuck" embody belief systems and institutions that fail to confront and solve new problems of societal complexity."

睇完個介紹,其實都會發現佢同進化論/適者生存有多少關係。而,其實呢,economics本身亦都同進化論有關囉。用norths或者institutionalist、以至一般經濟學家個套語言,一人定係理性。因為,市場或社會 會強迫人「理性」,或選擇「理性」既人繼續生存。

當然,衣度涉及咩叫理性,同埋經濟學研究方法論入面,邊際既重要性。

又,頂,係度打打埋埋,其實我想講既都講左大半。

ps,我傾向同意某些人所講,進化論既中心思想唔係適者生存。個邏輯,應該調轉﹕應該係,環境係特定情況下選擇某些適者生存。

~goethe

C.M. said...

阿靚女:

Vow,多謝你提醒,果兩個實驗真係經典。(乜你搬左屋呀又)

莫論你什麼人什麼出身,都得赤條條的以一個連毛髮也沒一條的驅體續命。琴師也不例外了。...

丫,你又令我諗起幾句東方諺語,好似咩發財立品呀等等。我意思係,人,點解有理想?

C.M. said...

綿綿:

查實我覺得你個體會又幾“到”播。

比著我,我會覺得,正因為高層做咩永遠都無人睇到,所以社會會普遍忽略高層所承擔既責任,又所以就算攞啲細既黎承擔,都唔會有人異議。(好似我地年年做 performance appraisal 咁,其實好Q多盲點。)

C.M. said...

dispersion of responsibility...

響管理學上面,多數都係教相反野,例如咩ownership呀咁。(題外話)所以管理學,有時太(懶)「光明正大」,容易令人借管理學之名,行陰暗之實。

>>都係受社會唔同既事/人socialize

借問響社會學,有冇邊個做(主動) initiation,邊個被動?點先算initiator?社會價值,如果有,響你心目中,係 initiated,定係 evolved,定係 spontaneous?又如果無,咁仲有冇社會學?

(不過咁,你不如打埋第三集喇。等緊呀。拿一係到五月中先出,呢排好忙呀大哥)

Path dependence呢,查實我有google既都。

立過下,就係好似無留意到呢個concept:learning。(多謝曬先。)

呢個緊要咯。皆因我呢幾年既注意力就係響曬呢庶。(兩眼發光)

>>因為,市場或社會 會強迫人「理性」,或選擇「理性」既人繼續生存。

嗯... 直覺上,我唔多同意。似係self-fulfilling多d。但諗落,都可能係,就攞股票市場,例如咩挾淡倉、高追、坐艇(唔止蝕)、血肉長城... 唉,唔理性,就會被淘汰(我講緊自己咩?)。

不過,又,攞個平常例子勒,班有錢人賺到一褲都係,都嫌唔夠,查實早就夠食過世喇,仲貪得無厭,咁呢d係咪又叫「理性」?

哥哥仔,點先算理性呀?

>>又,頂,係度打打埋埋,其實我想講既都講左大半。

咁不如打埋佢喇。 =p

C.M. said...

>>咁呢d係咪又叫「理性」?

嗯,查實唔應該咁問。我諗就算點樣自私都可以係理性。

前提似乎係,有冇一個driving force。

cheryl said...

Re: The Dark Knight

其實我睇果時都估實炸啦... 戲還戲啦。但人情冷漠你死你事一向都係香港嘅core value。公司做事呢D固然會有。去到生死存亡嘅位,人人都會係咁啦我諗。man in search of meaning提到好呢D心理,因為作者係個猶太醫生...

但若果去到一個位係一個人決定 (如戲中炸船者),DISPERSION OF RESPONSIBILITY唔成立啦,亦構成相對大的「獲」。

Re: 搬屋

我唔公開寫喇太多無謂人睇。你知啦我靚嘛有好多電車/毒男FAN屎影響人身安全... =P

FB有寫你ADD唔ADD我吖? 新屋唔寫嘢相ONLY。

RE: 理性

我唔鍾意PRESUME咗「人係理性」呢個IDEA。人係其實好撚蠢的(恕我粗鄙)。我覺得理性係我哋嘅IDEOLOGY。

社會價值係存在只不過好空氾(字係咪錯?)。人係一個FREQUENCY(HENCE LEARNING),你要學/知一樣嘢,0.5秒都得(或更少,唔好唔記得有人PROPOSE人係好撚醒其實係可以過目不忘,只不過係我哋唔識用果PART嘅腦)。

若論MACRO-MICRO TRANSITION,我唔知有冇捉錯POINT,但世間有件事叫MARKETING,亦有很多很多廣告、媒體。呢D咪就係影響我哋FREQUENCY嘅嘢囉。有D人覺得自己IDEA好得,話俾你知你需要咩。美其名EDUCATE你,其實洗你腦。如果唔係D人做咩賺咁多都嫌唔夠? 如果係真係理性,自然會懂得思考銀紙其實匯豐跟冥通的沒兩樣。所以我覺得,係INITIATED。而價值係EVOLVED。

若論現實,依你咁講,即係人「講一套做一套」(WHICH IS TRUE)。當行為與價值分歧,出現嘅當然係壓力(如實驗中有人哭/笑)。之後D人會RATIONALIZE自己做過嘅嘢。咁仲係唔係理性? Attitude comes after behavior嘛好多時。係唔係好撚蠢?

但有D情況下,理性或SO-CALLED "ATTITUDE"係響行為發生前已有。好多時係要件事PRECEDENTED嘛(即係未試過人就唔知點算,係唔係又好撚蠢呢?)。投資者也我諗係後者囉。因為佢知發生咩事先可以有個DRIVING FORCE, HENCE理性???

RE: 理想

「人生的意義」話「肚皮被抓」休想有理想嘛。咁人係咁㗎啦得一想二。只不過好多時去衡量自己「有幾多」時大家標準大有不同。即係去到滅種果D位,生死存亡,理想是可以做一份「憂差」(I.E.唔會成日被SS打同冇咁易死),夢想係見到家人咁囉。

至於我哋社會,有太多嘢喇。太多不必要嘅嘢。點解一個人一個頭一雙手一雙腳要有百幾頂帽幾百件衫一百條牛仔褲?你唔係一出世就想要呢D嘢嘛。一個BB,淨係想食瞓同痾。理想可謂你食飽冇屎痾嘅BY-PRODUCT。但係若果冇,又好DRY。不過可能隻狗都有理想呢,佢冇講你知啫。我覺得我以前隻狗好想ACHIEVE一樣嘢,就係自由ACCESS垃圾桶。

唔打喇。廢UP完,好攰。

C.M. said...

阿靚女,

Re: The Dark Knight

係咪人有虐待傾向呢?定係人天生依賴authority呢?咁點解需要leadership呢...?

不過咁播,會唔會係因為船上太多人,所以無人敢take responsibility呢?查實若果take responsibility既話,係咪真係會炸船呢?

Re: 搬屋

唉,最衰都係你啦,就係你搞到我呢位 stalker 響大海中失去方向呀。 :('

嘩,金睛火眼先睇到你個fb icon呀陰功。剛剛add左。求你唔好嫌棄我呢個stalker。(BTW,乜原來你早就返左黎?)

Re: 理性

...

RE: 理想

>>成日被SS打

竟然有女仔曉得"用"SS!(Well,我未見過大蛇屙尿遮)

>>理想可謂你食飽冇屎痾嘅BY-PRODUCT。

咁講令我覺得好似問得好蠢咁...

(又,點解你打既英文字全部capitalized既?... 幾乎)

cheryl said...

Re: The Dark Knight

唔知。我好暈。唔會再有心機研究落去.... =P
Why so serious???????

Re: 搬屋

失乜Q唔好賣口乖。

個PROFILE PIC好細咩???唔覺吖...

番咗嚟十世啦田田都見過我呀 =P 唔係要全世界都知嘅。神秘感都係我另一個賣點呵呵。

Re: SS

中三HISTORY都有教你係唔係諗錯隔離???

RE: 咁講令我覺得好似問得好蠢咁

係我都想知你做咩咁多問題????

RE: CAP

我打緊中文時用SHIFT+打英文就係唔知佢做咩呾染會CAP晒....VISTA係咁冇計。

完。有咩FB再傾。ciao~

C.M. said...

Re: The Dark Knight

你唔覺得我好醒咩?有問無答,你諗又唔係我諗。hehe

Re: 搬屋

無賣口乖喎,最近要靚女開心遮。

Re: SS

中三?in HK牙?SS喎... schutzstaffel喎... 我無諗錯隔離卦。我諗香港大部分人淨係稱呼佢地做「德軍」/「納粹黨」咋。

>>係我都想知你做咩咁多問題????

我懶,覺得你地諗,好過我諗嘛。

c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