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06, 2009

對抗環保

響行為上,我支持環保。

例如,我買野盡量唔要膠袋(費事儲垃圾)、食少d 肉(年紀大)、食得清淡簡單(魚生唔洗煮熟就食得)、唔食煙(唔識食)、對鞋唔爛唔買(慳返做學費)、恤衫無汗跡無汗味唔洗(懶得換)、盡量唔放屁(獨處例外)、瞓覺熄燈(絕對慳電兼冇光污染)。

但響心底,我係反「環保」分子。

********

環保,我看,原先是一個科學議題(溫室效應),演化成一個公共環境議題(全球暖化),再演化成一個生活議題(下一代的生存能力)。當中之所以牽涉政治,純粹因為不同人出現不同程度的「急迫感」(sense of urgency),不管有沒有人利用這種急迫感取得政治利益,在執行的理念上,環保人士大抵是一致的,例如用得其所、減少浪費、自我約束。(而若有行為上的不環保,則以「個人自由」作為擋箭牌。)

如此長篇廢話,目標是「急迫感」。

小弟經常人前人後說減肥,噢,鎖你,也是源於一種企圖預防中年肚漲的急迫感。若呆多個十年才開始吵嚷,你叫體衰眼懞的中坑 C.M. 如何臨渴掘井?

地球的情況,在環保人士心目中,應該與我的中年危機相像。

********

可是,地球現在應該是什麼年紀?

Google, talkorigins.org, Wikipedia

根據一些近代的地質學測量方法,地球大概 4.5 billion year old(四十五億歲),人類於當中出現了二十萬年;而以某些 science-skeptic 的基督教教派的主張,地球現今大約有六千歲(人類已經出現六千年)。

小弟希望作幾個假設,來述說地球暖化的急迫性 -- 假設地球如今已經走到生命的半路,年月再翻一翻便是地球死亡的日子。

不如先以極端的主張推測,人類將只有六千年可生存的環境。那麼,一百年時間,即 James Lovelock 所主張的大災難限期,則若以普通人80歲壽命來計算,地球一百年時間便等於該人:

100 / 12,000 x 80 = 0.667年(= 243日)

我會這樣認為,若套用 James Lovelock 的急迫感,情況大概是,一個人將於243日內肝臟發生硬化,導致身體其他器官機能嚴重受損。如果這樣的比喻合理,環保的確有此迫切性。

但若以現代地質學的推斷,即二十萬年的人類,要算將來地球只有再多二十萬年還有可供人類居住的環境,這個一百年,大約等於 7.3天。急迫性,似乎比之前的比喻更嚴重。

但「肯定」更不合理。

原因是,全球暖化不是一種突如其來的衝擊,不是能量突然增多,不是突然發高燒,不是外力入侵,更不是束手無策。

現在暖化所關注的是二氧化碳(和甲烷),即一種幾乎早與地球共存亡,又早已「互相適應」的一種物質。

互相適應,是關鍵。

********

電影《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大概講述的情況,與 Lovelock 的預期和某些二氧化碳歷史變化的研究大致吻合:到了一個臨界點,地球氣候將產生翻天覆地的突變;而現今大氧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已經超出最近幾屆冰河時期的含量;結論是,新的冰河時期將隨時發生。

********

OK,我仲未講我點解係反「環保」分子。

(續)

8 comments:

On Dog said...

查實, 人類已經出現多久?

讀書時話, 中華文化有六千年歷史, 咁...

係咪會有6K呢?

Karen said...

>>係咪會有6K呢?
可能縮了時間。

我在行為上, 暫時未係:

買一支水唔會要膠袋, 但當我要買五包裝生麪共2包加十個橙兼唔記得帶recycle bag時, 一定要膠袋: 而呢個袋的另一重要用途係載家居垃圾用, 因為政府好快立法: 拿個膠袋要俾稅(咁垃圾袋本身又要俾稅, 不過, 買條魚唔入袋, 個後果又會係點呢?)。

食少d 肉: 健康問題, 唔食牛肉、鴨和鵝, 但都會食豬和雞肉, 都係食少d。

食得清淡簡單: 初一十五食素, 食日本菜的話, 魚生唔煮熟就食得; 但普通海魚河魚照樣買番, 蒸o黎食。

唔食煙: 一來唔識食, 二來身體有問題, 唔食得!

對鞋唔爛唔買: 一來慳返做學費, 二來買親都係黑色皮鞋, 可以上腊油令對鞋光亮一點。

恤衫無汗跡無汗味唔洗(懶得換): 衣樣做唔到, 頂多係面衫(如jacket)至少穿2次。

盡量唔放屁(獨處例外): 若然腸胃有唔妥, 呢樣野做唔到。

瞓覺熄燈(絕對慳電兼冇光污染): 晚晚係咁。

個人認為, 「環保」唔係要d所謂環保團體認為我們做乜乜就叫唔環保(嗱, 昨天某環保團體出來話小學浪費了唔少lunchbox呢樣野, 其實問題唔只係間學校配套和政策, 仲要係涉及lunchbox supplier, 家長, 社會以致政府; 但係呢個團體淨係把茅頭指向學校及lunchbox supplier, 就似乎好有問題), 您睇日本政府, 唔止出力, 仲要出錢搞大小recycle的工程。

仲有, 關於膠袋稅, 一來太complex, 二來呢d稅款會否用於環保用途, 係一個question: 而呢個團體(無錯, 又係佢)有次講藥房用唔少膠袋, 係因為發現有大陸人買奶粉時順便拿好多所致! 我諗: 咁香港人買藥材買柔順劑買洗衣粉, 有無順便拿好多呢?

棉花糖一直反對所謂無膠袋日, 我都想睇下她點講。

最經典的例子就係廚餘: 就算d所謂環保團體搞些所謂有衣食行動, 廚餘一樣存在!

香港有不少食店, 整了一大堆食物但係會食唔晒, 煮得唔好食, 或者易變壞, 就產生唔少廚餘: 好食但無咁易變壞的都可以俾志願機構(但係偏偏好少機構肯收, 驚二手和唔衛生啦!), 但係後兩者呢? 就咁倒入大垃圾箱內車去堆田區。

其實本地有機構專收廚餘然後recycle做肥料和飼料, 但問題係資金短缺, 無人肯投資, 政府唔出手, 所以呢間公司最終把廚餘送去堆田區堆田。

那些所謂環保團體唔係得把聲講做乜會唔環保, 而係要同政府甚至整個社會研究甚麼方法去減少廢物廢氣廢水, 甚至集資去長遠地把廢物recycle。

所以, 我算係幾反「環保」的一分子。

HollyCow said...

CM你真可愛,都係愛你先开心。
我在加拿大講「反環保」,会被3歲致30歲的“Dumpiest Generation”用石頭掉死!
我一向用陰謀論睇環保这題目。覺得環保係个Global Business Plan. 一群有利所途的商家政治家計劃出來的Long Term Plan,不能盡信。

方潤 said...

> 全球暖化不是一種突如其來的衝擊

理論上是,但與生物演化的速度相比,人類主導下的全球暖化速度,超快於很多生物的演化速率。亦即是說,他們可能無法適應而滅亡。

在我眼中,「環保人士」的主要問題是「宗教化」,把理性的環保行為化為宗教式的犧牲。這樣能長期維繫一些人,但無法長期維繫大部分人,後者只有利益能做到。

C.M. said...

昂兄:

6K... 睇下你想點比較遮。

Karen:

你生活都算幾健康喎。

>>但係呢個團體淨係把茅頭指向學校及lunchbox supplier, 就似乎好有問題

其實唔同團體做環保,都有唔同既焦點,所以都未必可以話佢地有問題既。

>>就算d所謂環保團體搞些所謂有衣食行動, 廚餘一樣存在!
>>甚至集資去長遠地把廢物recycle

浪費 vs 節儉;可循環 vs 不能循環;可再生 vs 不可逆轉。其實環保應該以咩做焦點?

C.M. said...

牛牛:

梗係!你要愛我多d添呀!

>>我一向用陰謀論睇環保这題目

都難怪既,但咁你覺得環保查實有冇實際需要呢?

方兄:

有道理。不過有幾點我認為值得留意:

一、你說的「演化速度」,是否即「演化速度與絕種速度的相對性」?假設是,全球暖化的速度未必與這種相對性成正比的。原因是各物種本身有tolerance,而且也會與其他物種的interaction有適應性。

二、物種亦可以因為暖化而更促進演化,原因是溫度提高,演化會更活躍。正如冰河時期與現今的時期相比,你認為哪個時期的"active" 物種會相對更多?

三、生物界的均衡點並非一條直線,一般是呈sine wave形態。科學界最不能確定的其中一點,就是現在處於sine wave向下還是向上的形態。

話說回來,環保宗教化,大抵是現代社會的集體醒覺。他們犧牲小我,似乎應該值得尊敬的。

HollyCow said...

(咁你覺得環保查實有冇實際需要呢?)
有......
但沒有必要花更多的$ $這樣做,不是超級,緊急, 先決標題。

C.M. said...

牛牛,嗯,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