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0, 2008

每晚下班後...

每晚下班後,同事們都會問我去那裏。

他們也會再細問我確實去那裏。

無論我的答案總是「回家」,他們都好像很好奇,還要問坐什麼車。

坐什麼車也不夠完滿,還要問坐多久。

到了有天我說要上學,他們便問我,下課後會不會「回家」。

然後下一天,又問,我坐什麼車上班。

他們似乎對阿 Moon 和 Da Da 會否備受冷落很擔心。

有心了。

前幾天,和大內密探以及一伙由完全陌生變作開始可互相點頭的同事們吃飯。

散場前,密探問我,為何下班後不回家?(!)

你經常跟女孩子吃飯,誰都知道啦。

我想,我這樣一個滿臉滄桑(瘡及喪)的男士,下班後除了回家,不過偶爾跟個別女孩子吃飯罷了。

她們只是我的妹妹、舊同事、老朋友、大學同學、中學同學......

嘿嘿嘿,你也有很多舊同事、老朋友、舊同學吧。

哎,我可已經申報耶!

是當天下班前申報嗎?

我忘了,別再問。

同事 L 說,如果她是阿 Moon,可受不了我。

所以她經常說,這是我的福分。

喂喂喂,下班後我真是回家呀!

雖然,我昨一整天沒有回家,因為要與你們共聚,吃個不亦樂乎。

(拿,老老實實,你地邊個可以好似我咁收工之後乖乖返屋企先.....)

29 comments:

Yun said...

> 同事 L 說,如果她是阿 Moon,可受不了我。

我只可以說﹐如果她是Moon姐姐﹐你也受不了她。

其實﹐給另一半自由是「最聰明的舉動」。想想看﹐如果另一半給予自由﹐那就有了責任﹐那就會小心不會濫用自由了。(當然﹐如果你的另一半不尊重你給他/她的自由﹐你就是跟錯了人。)

所以﹐我很羨慕Moon姐姐呀﹔多聰明的女人。^_*

(小心不要濫用自由哦!)

dog o said...

怪不得小9要排隊排到4月中啦~~~

;]

C.M. said...

嗚嗚,阿云,連你都唔信我... (好似話,無論男仔個樣有幾嚇人,係某d 女仔面前扮可憐有時幾有效)

On兄... (啞左,兼咬牙切齒)

dog o said...

(唔好切...齒住...)

就咁睇, 可以話你D"同事"好"CONCERN"你, 你地"關係"上好似"唔錯"...

但比著我, 心裡難以忍耐, 難免一句:

佢地好X煩! 關Q佢9事咩!

C.M. said...

嘿,你好似明幫暗踩我播...

-_^

何況,點可以咁樣對待d 女仔既呢?

xiao zhu said...

其實你想講咩唧? 定係哩,襯今日好陽光呀?

dog o said...

(in the voice of Al Pacino in Devil's Advocate):

Hey! I am on your side!

C.M. said...

查實我想講,琴日過得好開心囉!

(哼)

(題外話,呢排我發覺我個人變左dd,變得好野性,好似我個女咁)

C.M. said...

On兄:

桀桀... (你把聲好沙)

Yun said...

喂喂﹐幾時唔信你呀。你係唔係唔明我講緊乜丫﹖呢頭讚完你(有個好女人)﹐個頭又咁蠢。唉。。。男人呢。。。

(唔好打我呀!)

C.M. said...

嗚嗚,我意思係,我真係無濫用自由哩。

打你?唔會,我點捨得打你呢?(嘩,比Moon聽到我就唔得掂)

(唉,我係咪更年期到呢?咁既會?)

C.M. said...

On兄,最多改四月初勒,等我度度先...

dog o said...

好野! 好掛住你呀!(呢句都唔好比亞MOON聽到, 以免有斷背之嫌...)

P.S.
拿,老老實實,小9真係日日收工之後就乖乖返屋企架! :O

C.M. said...

Yeah, give me five!

C.M. said...

(再抱抱先)

dog o said...

-_^

(......)

火鶴 said...

查實, 我覺得你呢篇寫得好得戚,
我簡直妒火中燒..

如果我想約你,
我要幾時排隊?

C.M. said...

查實我呢篇哩,純粹想講我幾顧家咁囉。(係得戚d 架勒,Hehehe!)

你?唔洗排隊架。你唔記得咩?(雖然,我係有d怯)

南區肥龍 said...

(拿,老老實實,你地邊個可以好似我咁收工之後乖乖返屋企先.....)

真係要問?

Yun said...

哇﹐呢度搞乜鬼丫。。。

我都冇話你濫用自由﹐(咪心虛啦!)提醒下你唧﹐一個人得戚起來就忘形架喇嘛。

> 唉,我係咪更年期到呢

唉。。。直頭呢。。。

C.M. said...

>>真係要問?

Well, 都係講下遮。

云: 我邊係喎。。。(今朝又發覺多左兩條白頭髮...)

Hana said...

>拿,老老實實,你地邊個可以好似我咁收工之後乖乖返屋企先.....
車,點知你係咪真係得一頭住家遮...

查實哩篇文俾我嘅感覺係:一個好自負的藝高人膽大馴獸師開講座...
意是即係...

C.M. said...

(無喇喇咳到死,所以入黎休息下,點知...嘿)

你淩厲既眼神,似乎已經睇出我真係有幾頭住家。係,我認。一星期七日,要好好分配。

同埋呢,你唔洗太擡舉我既,我邊係馴獸師啫?馴兔之嘛。(呵呵呵呵)

Karen (Sze) said...

嗱, 我都好乖o架, 雖然我都係夜收工, 但都係立即返屋企。

得啦! 我信您!

怒火眼睛 said...

咦, 既然有排排, 咁我拎定籌先無衰卦, 最多放飛機時賣枝籌仔俾on dog 囉...

掛號丫唔該.

p.s. 我放工, 梗係番屋企啦.

C.M. said...

Karen: 嗚,都係你夠善良純品。多謝你。

怒眼妹: 字裏行間,我覺得你實在非常了解在下... 「放飛機」呢三個字,太精警。

見你放工就返屋企,好啦,就免你掛號費。

Karen (Sze) said...

哈! 我仲唔騙到您, 實情我係Moon姐的線人呢!

喂, 您同肥龍何時回覆呀(您知我講甚麼啦)?

仲有, 周融先生件事(詳情放在我個blog度), 點睇呀?

C.M. said...

Karen:

你竟然呃我!我仲以為我真係咁信得過添。

鎖你... 剛剛覆左。

周融呢,我飲杯水之後去你度。(大概同其中一個留言者意見雷同)

C.M. said...

Karen,

趕及回覆你,小弟對於周融一事之評語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