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3, 2008

評「流感民智」

不少人批評傳媒過分誇大流感之烈,引起公眾恐慌。肥醫生分別寫了兩篇()說明其害,並闡述傳媒之弊,及改善之意見。

(今次說的,與主流醫生所建議的未必相同,如有不妥,歡迎賜教。)

我並不是一個太講究一有傷風感冒就戴口罩的人。說不講究,其實即是不會。

我不是說流感不會傳染,而是說,因為小病而佩戴口罩是否更能維持社會衛生,或個人的身體健康,我抱有懷疑。

也並不是說,我是醫生,讀過醫學,懂得醫理,所以有此言。我再此莽言,只是認為這些流行小病,應該積極面對,而非單靠預防。

無論大中小病我都相信醫生(尤其西醫),但病了,醫好了,並不代表我之後更健康,反而,看病更多。這個是我從小到大,每次病癒後的體會。而天天吃完全無菌的食物,是否能讓我腸胃更健康,我就更懷疑。

所以家居不會太整潔,雖然有掃地,但不會用消毒藥水拖,然後或許你會覺得匪夷所思,甚至想斥責我,因為我準備要說:跌在家裏地上的飯菜,我都會撿起來吃,包括給小女吃。(條件當然是不能太髒,連我也吃不下,哪裏會給她。)

因為我知道,人的免疫系統會慢慢學習,同時也慢慢適應環境,這與打預防針的原理幾乎一樣。不知是否巧合,小女自半歲出牙的時候發過小燒之後,已經再沒有發過燒。(現今最多的是皮外傷。)

流感於我,與適應等同。不懼小轉變,才可增加應付大轉變的能力。

流行性感冒,會有季節性高峰期。正如各大博客也提出各種證據,指是次雖屆流感高峰期,但因病引致的死亡率與往常差不多,但從人們的反應而言,似乎已經變得恐慌。他們指不少傳媒報道偏頗,過分強調一兩個死亡個案,在沒有實質證據顯示已經「流感大爆發」,便加以渲染,誤導市民。政府更於今晚實施小學幼稚園停課措施。肥醫生更推斷(用「批死」可能更貼切),傳媒不當的用詞,將更使這個小流感潮變成驚嚇巨浪。

雖然我也同意很多市民是因為怕自己的子女因病曠課而「蝕底」,所以提出一定要全體停學,方可安己心,但我這裡所探討的,不是市民的反應,而是這個反應的原因。

我認為,這是一個決戰二三線的例子,用以為這種「流感民智」作出部分解釋。而這裡最大的假設是:我們的「傳媒」,就是這種「民智」的反映。

簡單地說,這群「香港市民」,包括從早陣子「照片風波」的市民,可以看出他們其實是在尋找一些「可信」的事物,他們積極地在一大堆資訊中發掘當中「值得信與不值得信」的地方。

他們不是在尋找真相。

所謂揭露「虛偽」,反映他們一直生存在一個「不值得信任」的地方:香港。當找到不值得信任的地方,就加以撻伐、整肅,好讓香港更值得信任。就正如很多很多的「教會」一樣。

這樣的態度,代表社會的互信已經破產。然後以所謂程序公義、所謂的法理、所謂的反歧視....,去維繫這個已經不再互信的社會。訴諸法律,只為以誠信打擊別人,為自己的誠信牌匾更大更高更漂亮,從而昂首闊步,代表真正香港人。

傳媒的嘩眾取寵,不是起因教育不足、民智未開(此民智不同之前的「流感民智」),而是因為沒有互信。

現在看到的,是果,是表象。其因,正如肥醫生所說的:怕、恐懼也。

因為「怕」,所以先下手為強,如狼、如犬、如獸。

打擊他人的信,以確保自己的信。你攻我伐,只在二三線層面,不講道理。這就幫助解釋了我們傳媒和讀者緊密的供求關係,也解釋了政府與市民、政客之間的戰和關係,也解釋了近日甚至近年市民的種種「流感反應」。

怕的原因,現實而言,就是確保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害,對於家長而言,子女就是他們唯一溺愛的對象,所以需要全力保護。不過在我本人心目中,那些有「流感反應」的人往往所懼怕的,其實是香港陸沉,不再是世界的先行者。

我想,這種流感,似乎也讓我們不配當這個先行者,不如就此作罷。

30 comments:

Yun said...

我想說﹐身為一個非香港人﹐我時時覺得香港新聞很匪夷所思﹔對於香港市民的反應和行為很費解。我每次返完香港的感覺是﹐沒有甚麼事﹐我不會再返來這個鬼地方了。(當然﹐常有事令我又要去。。。唉。)

(香港人﹐不要打我!)

> 人的免疫系統會慢慢學習,同時也慢慢適應環境

我很同意這點。有時﹐就是太乾淨了﹐所以免疫系統就變得不能適應環境了。我一向病是不會看醫生的。藥物﹐我也不太相信。(但﹐年紀大﹐也開始要吃些了。)

Anyway, 我覺得﹐「香港」是病了﹐還嚴重得很。

火鶴 said...

我唔覺係打擊他人的信,
當你做出嚟嘅形象同私生活不符而俾人發現,
就得承受後果.
美國亦有相似事件:

http://news.yahoo.com/s/ap/20080312/ap_on_re_us/spitzer_prostitution

C.M. said...

云:

香港似鬼地方咩?唔覺播。你去咩地方睇呀?

鶴兄:

你講果種,唔似流感,似肺癆多d播。

Yun said...

火鶴:
Spitizer 那件事呢﹐真係呢……佢係唔係豬來架!! 蠢成咁!! 還是男人都是豬呢。

CM﹕
真的﹐每次返香港都令我很抓狂!! 但﹐就來又要去了……

ac said...

其實個病係幾時開始既呢? 八萬五破滅時? 沙士?

我覺得香港人的Panic狀態不是一時一候形成的... 那是一種沒有安全感的表現,不相信權力,不相信知識,相信所謂傳媒大字標題,忘記了一些基本常識,也喜歡凡事都踩一腳。

還有他們忘記/不接受有一件事叫「意外」,無論是意外或疏忽,一概要人頭落地。

周局長話停課不單是公共衛生考慮,還有民情因素在內。這句話,說在他口裏,配合過去多日的所謂「庸官/下台」頭條,聽得很不舒服。

微豆 Haricot said...

Having been away from HK for many years, I still have resonance with what you said. I think there is a herd mentality in HK and the media are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public's general mistrust and at the same time parents' thirst for information (or mis-information).

seikomatic said...

蝦【民情】呢味野回歸之後,由董老年代開始可以拷天子腳。魚王更加三晨五更,睇住d民調去調節自已心情。

民情系要正視既,正視完仲要回應,回應仲要求快。呢個就系政府邁向企業化的過程。商業化管理政府,已前讀書話唔得,而家就好多人要求,睇下泰國。

已前英總督幾時會被民情訴求一次又一次放寬施政,順天應民意?今日局長順應民情停課,咁幾時會順應民情下臺呢?

國內話要增值稅,人民的責任系如何去鑽空子,特區政府話要銷售稅,人民既責任系反對。你話邊樹行政管治有效率d呢?邊樹d人民幸福d呢?香港仲有無利用價值呢?

無錯系民情,唔系民主。民情黨應該好強,強過泛民。

民情順,風雨調,民主生,治權渺。

------------------------------
【怕】系因為輸唔起,養個細路四百粒,養左十年起碼百幾粒。

咱們細個父母地步點低,生埋十件死一兩件可能你都聽過,今日就不可而語啦。

---------------------------
Anyway,順者先,逆者亡。未知呢隻系開曼定阿你爸妮亞流感,自保洗手戴口竇罩始終實際d。

C.M. said...

云阿云:

從政治角度,Spitzer佢只係唔小心。至於蠢... 係佢 d選民蠢定係佢自己蠢呀?

點解要抓狂呀?香港幾好丫,雖然地方麻麻,但係我地成班都係呢度播。

C.M. said...

AC:

>>其實個病係幾時開始既呢?

你問得真好。若果你大致都同意小弟個論點既話,我估,應該始自回歸後不久,尤其係老董當政越來越差既時候。推論係,於果個時候,人人自求多福,不再相信香港政府有「能者」,亦因當時情況(尤其社會環境、氛圍)太差,導致互信崩潰。

而正如微豆所言,Herd Mentality,大概因為多次社會低潮所激起的反應,市民發覺社會原來需要凝聚力量方可對抗「反對立場」,羊群效應(包括集體恐慌)由此而起。而傳媒,就是那個牽頭羊,然後羊羊起義。

你說的,小弟深有同感。尤其「意外」,多謝。令小弟再次跟程序公義之流弊連上起來。

至於民情因素呢,小弟則認為局長之言(原來他有說過這樣的話),其實係針對呢個恐慌而黎...

目的一:表明立場,(企圖)說明此事,可一不可再;

目的二:我地係民主社會,懶理你係啱定錯,總之係民情就得,我聽曬你地話。

C.M. said...

Haricot!

Long time no see!

When I first tried to figure out why such herd mentality a few months ago, I thought it was all about the mass media. But when I relate the timing of numerous incidents to the role of the media again, I just cannot convince myself the media are the initiators.

Yes, the media seem in a leadership role, but actually, they are just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wind and in fact, they are just opportunists. Nonethelss, they do facilitate the mobilization of such public opinions.

These flu-caught Hongkongers are wandering herds. They don't trust leaders but themselves, the their mediocre selves.

C.M. said...

精工:

嘿,你講野正中小弟下懷。

>>民情系要正視既,正視完仲要回應,回應仲要求快。

係,尤其o係呢一刻,反應慢d,就算情況維持不變,一定有人食住上,到時下台都有之。

>>呢個就系政府邁向企業化的過程。

唔... 我會認為用機構化/制度化(institutionalize)會比較貼切。大概因為我覺得企業化,就算上市企業,高階管理層始終掌握大權,而且,企業彈性相對公共機構大得多。當然,若從市民參與度日漸提高的這種情況而言,用企業化來形容,也無不妥,不過,呢個企業既股份越來越o係市面流通。

>>國內話要增值稅,人民的責任系如何去鑽空子,特區政府話要銷售稅,人民既責任系反對。

我反而認為反對只係人民既選擇,唔係責任。Well,若以責任為比對,我可以肯定,到GST推行之後,人民的責任亦會一樣系如何去鑽空子。

>>你話邊樹行政管治有效率d呢?邊樹d人民幸福d呢?香港仲有無利用價值呢?

各有各好。殊途同歸。生於斯,適應於斯。國內人夠覺得香港人唔夠幸福啦。

>>民情黨應該好強,強過泛民。
>>民情順,風雨調,民主生,治權渺。

甚是甚是。

------------------------------
>>【怕】系因為輸唔起,養個細路四百粒,養左十年起碼百幾粒。

從經濟角度而言,係,亦可能好多人都係。不過至少,我唔係,亦有好多人唔係。

輸唔起既,係超過幾百粒既感情。

>>咱們細個父母地步點低,生埋十件死一兩件可能你都聽過,今日就不可而語啦。

因為仔女多左,感情分薄左,而且當年就左要死得早,何哀之有/多?

---------------------------

seikomatic said...

CM

政府仲唔夠制度化?

俺意思系商業化,以效益先行。有錢賺就要分紅,好輸左都要供股。

波蘿游 said...

我聽到的電台主持:

1. 電台A:訪問病死男童父親
電台評述員:乜生,你係咪覺得醫院未有盡責呢?
父親:都唔係既,其實D醫護人員果晚都好盡力搶救我個仔
電台評述員:呀! 咁呀

2. 電台B:訪問較多病童的學校校長
電台評述員:乜校長,你剛去完衛福局個會,係咪覺得冇乜指引,唔知係咪全校提早放假好呢?
父親:都唔係既,其實佢地都好幫手,佢地派左醫生到我地學校,幫我地檢查及評估,教我地改善情況
電台評述員:呀! 咁呀

病得最嚴重既:係我地D傳媒

余若虛 said...

只能話,香港人越來越歇斯底里。泛政治化既傳媒係始作俑者。波老闆既例子最到肉,傳媒做既工作唔係求真,而係找錯處,無就雞蛋裡挑骨頭,總之講到乜都係政府錯就係好。

至於家長對子女,係照顧、愛護過度。呢樣尤其顯示係中產家庭。部分受教育既一代鍾意同小朋友講人權,講民主,只懂縱唔懂教,事事放任。加埋消毒藥水拖地、抹玩具,去完人地屋企病就鬧人地唔衛生。佢地好似忘記左要比仔女學會係呢個空間生存。

C.M. said...

精工:

>>呢個就系政府邁向企業化的過程。
>>俺意思系商業化,以效益先行。有錢賺就要分紅,好輸左都要供股。

政府當然制度化,或者我之前誤會左你意思。不過,或許你也會同意,短期內,政府管治無法以「以效益先行」,雖然市民會追求效益,但若非受到挫折,市民是不會知道「聲音的大小」其實並不反映效益的大小。

要賺錢,我想,還要至少二十年至五十年。觀乎其他地方的民主發展進程,已經不算長,而且,中央的「參與」繼續供應變數。

C.M. said...

波老闆:

哈哈,我來也!

聽完你講,個想法都同你一樣,呢間電臺評述員真係有病,另外,我都想踩多兩腳(我好少落井下石架):

1. 我個人非常信任政府醫院醫生,尤其小朋友同病重既人,佢地一定會盡全力拯救。結論:呢個傳媒人唔夠聰明,自暴其短。

2. 問校長。又係自己攞黎出醜。唔洗我講,你想個校長點答你呀。

C.M. said...

若虛兄:

雖然我覺得d傳媒真係攞命,但係,就波老闆兩個例子睇,我會認為,就呢兩個訪問而言,並不足以反映傳媒為始作俑者,頂多,只係笨。亦因為呢種笨,我更認為傳媒的角色並不算主動,反而被動地受市民所影響:

1. 波老闆的兩個例子,受訪對象並不是普遍的家長,而是集中在事故的主要參與者。因此,並不容易反映傳媒在當中的渲染角色。

2. 傳媒要渲染/傳播成功,必須靠妥善掌握對象的需要。這些需要就是市民宣洩的需要,方能造成共鳴,然後引起進一步的回響,再之後,才能使市民需要變成政府的壓力。這個看法基本上與「有什麼的讀者便有什麼樣的傳媒」的觀點一樣。再從這個事例而言,我覺得這只能反映傳媒當中的輔助性角色,而非主導性角色。

3. 泛政治化既傳媒... 我想,傳媒中不只他們,還有泛利益既傳媒。

小弟愚見認為,泛政治化既傳媒,有著一個崇高的目的:打倒政府。正如精工所說:民主生,治權渺。他們會通過打倒「治權」,以達到「民主」的理想。某程度上說,若人以「民主」先之於「社會穩定」,這些泛政治化傳媒,其實正是為香港全體的福祉著想。

泛政治化既傳媒為了持續得到支持,大概是通過 (1)持續打擊政府,逼使政府交出權力,以符合民主追求者的意願 (2)摸索市民主流意見,凝聚打擊力。而要爭取這些主流意見,絕對需要製造一個感性環境;正如我在肥醫生那裏留言說,感性故事才能凝聚力量。

從以上兩點所看到的,這種傳媒只能算一個被動者/配合者/迎合者的角色,而非主導。雖然他們有其政治立場,但這個政治立場仍是要靠市場才能有效維持。從另一面看方向報,這報於我看「並非」泛政治報,此報只是「投其所好」報,並無政治立場。其立場只為維持其盈利。此報之報道,更反映傳媒被動的角色,而非主導者。

或許你會懷疑,我以上的論點完全是基於「有什麼的讀者便有什麼樣的傳媒」的假設。但我可以說「不是」。因為,傳媒每天的報道,其實都在不斷試探市民主流意見/眼界/意向。綜合這些資料,傳媒才會制定方針和妥善為每次 Campaign 定位,「協助」市民表達意見。我想,這些傳媒中人是清楚自己的定位的 —— 他們的使命,就是為全民爭取民主。

C.M. said...

若虛兄: (前文太長,要抖抖)

>>香港人越來越歇斯底里
>>呢樣尤其顯示係中產家庭...

小弟非常同意。從經濟角度看(如精工「百幾粒」的例子),推論合理;從政治理想角度看(如剛才爭取民主的論點),推論也合理。

我身邊有子女就讀小學/幼兒園的同事、朋友(並非“太”中產),雖然不像你所說的中產家長一樣,如此橫蠻(得罪得罪),但亦非常緊張。我今天問他們,他們非常同意政府停課的決定。唯一的疑問,來自他們正讀幼兒園的子女:媽媽,為什麼不能上學?我想上學。

羊群中的互相感染力很強,歇斯底里乃由共鳴引起。人心虛怯始自眾人,恐慌雖因傳媒引起的共鳴,但「共鳴」不正是人人所追求的嗎?

Yun said...

講時講﹐都係因為開始睇泊﹐先發覺﹐原來香港都有正常既人。點解要抓狂﹖太多﹐不能盡算啦!! 首要係﹕沒有自己的思想!!! 很恐怖呀!!

About Spitzer... 佢唔係唔小心... he of all people should know that the Fed is keep tracking of people's bank transfers--cuz he was the one who pushed that law to pass through!!! He was NOT caught because he was a client of the Emperor's Club. It was a surprise to the Fed also... anyway!!

AC said...

今日方向頭條又話「政府瞞疫」...下? 流感都叫疫症? 會死人既就係疫症?

咁一日響醫院因為癌症或交通意外,甚至係自殺死既人都多過流感死既人,咁政府咪隱瞞左好多「疫症」數據? XD

當然,我都話呢個係病,我地偉大的傳媒也沒有幫忙揭露出來。

李尋歡 said...

其實傳媒誇張報道事實,並非每次都是另有圖謀(某份方向報章除外),而是編輯記者希望文章更富娛樂性的單純願望。為甚麼要找政府作箭靶?原因是一個「故事」須要壞人,要打大佬,才有戲劇衝突,才夠完滿。這是我們這些主流媒體麾下的記者仔,每日接受的「教育」。

Raynond WOO said...

我都會撿起在家中跌在停下的飯菜繼續食…所以食到自己那麼肥…

C.M. said...

云:

嗯,等你講呢句好耐。

點解我問「你去咩地方睇呀?」咪就係咁解囉。或者,只係香港令你諗起/見到某d人遮... Home is where...

原來係咁,難怪你會話Spitzer 咩~lu。

C.M. said...

AC:

你講呢個標題,就令我有兩個反思(多謝哂):

1. 究竟方向報係咪一份我認為既「投其所好」報?我覺得呢個頭條好唔夠「投其所好」... 除非係想同生果報爭同一班讀者。(若然如此,似乎代表方向報可能會看風轉舵... 研究下先...)

2. 再次想起肥醫生提到既資訊問題。究竟多d好,定係少d好?係咪真係要睇時機?睇民智?

至於個頭條本身呢,都係果句:唔知道就嚇死,知道咪笑死囉。(呵呵)

C.M. said...

尋歡兄:

換了環境,別來無恙?

你講既野雖然表面好似好老套,但真係,比左個新既角度小弟,感激。小弟睇到既,原來係每個人或者都有一個共同理想:「打壞人」,然後傳媒提供一個空間供廣大市民一齊打。

多謝報紙,比我地日日都打得過癮,不過就有d,仲打到上埋癮添。自義究竟何來...?

C.M. said...

醫生:

...也所以健康。原來你也這樣的嗎?嗯...

在此,作為小市民,甚至一女之父,向你(們)道謝。

(題外話醫生,小弟硬是覺得你早前的小休,是跟醫療融資方案有關。)

李尋歡 said...

cm兄:
來來回回,我又重返原地了。

告訴你,現在每個星期我都親眼看著一個壞人boss,是如何被製造出來的,有些,是真衰人,而更多,是其實不太壞,只是我們太mean罷了。

Geoffrey Kong 江貴為 said...

香港人嘅羊群心態,可能喺今時今日厲害咗,不過睇上面引述嘅電台訪問,情形又唔係大家講得咁嚴重。

不過今場流感嘅反應亦可理解,香港人煙稠密,居住環境無咁好,流行病的確會比其他地方傳播得快,政府停課嘅決定,又唔止純粹回應市民恐慌,相信有其他方面考慮,尤其是吸收過沙士嘅教訓,唔通今次都唔警惕D?

C.M. said...

尋歡兄:

>>只是我們太mean罷了

雖然你的意思大概是「你們公司」,不過,作為市民,又何嘗不是太mean?我們對傳媒有要求(求真、求公義、求社會責任...),其實傳媒還不是商業機構,跟大孖沙、小僱主、奸商、正當商人... 還不是一樣?

我說的,不是批評或諷刺什麼,我只是想說,做人難,也難得糊塗。

C.M. said...

江兄:

哈哈,多謝提點。等小弟另外出post回應你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