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3, 2008

論民主中國的先決條件 (4)

「窮人的思維,就是往錢看。」

《窮人缺什麼》一書的作者古古這麼說。

他強調,因為窮人只注意自己的窮,所以眼裏只看到錢,因此失去了很多更值得注意的東西。

**************

作者古古的筆觸,主要是以中國文化為背景,勾畫出貧窮小農的心態。

整體的感覺,使人覺得作者認為中國人之所以窮,除了受個人成長背景影響了性格外,也因為窮人的周遭環境而「引導」他們繼續窮下去。

書中充滿大量「富人與窮人的對立」的對白,或許會引起某些窮人對富人的不滿,但從行文和表達態度,似乎正符合其自稱的著書目的:「窮人不能放棄希望,窮人不能停止思考,窮人更要知道窮的原因,更要找到路在哪裏。」

他舉了一個特別的例子,就是只有窮人才會資助窮人。

他說,福利彩票等,其實是窮人資助窮人(或由基層資助基層)的最佳例子。富人很少購買彩票,也很少這麼經常去買。(小弟以認為賭馬例外,也或許因此,香港政府提供博彩的運作,需要把部分博彩收入轉為慈善用途。)

此言雖然可以多角度看,但亦有層面可以看出作者的用心。

於我看,作者寫這書是以激將法,提醒「窮」人,不要再自我標簽為「窮」人,緊記自己的將來還只有自己可以把握。

**************

內地剛開放之時,在很短暫的時間內釋放出大量剩餘人力,而在逐步吸收了這些剩餘人力之後,經濟結構和需求模式也逐漸衍生出一個世界工廠的框架,同時也漸漸固化了經濟力量(人力、資金等)的流通。

雖然在近年國內繼續適應經濟結構的轉變,例如工業化轉型或農業人力的回流,但從整體的發展歷程來看,這樣的 Economic Mobility 還是非常「鬆軟」,原因大抵是...

而這種「鬆軟」,從個人看來有兩重意義:

*******

1. 自身利益,還要靠自己保護,但內地人大多還未太清楚自己需要保護什麼利益。

就珠三角民工荒的各種解讀中抽取其中一個來窺豹斑: 民工荒雖然反映了勞動密集工業的需求仍然龐大,同時(或)反映內地人對於維護自身權益的意識有所提高。

但是,若把焦點移到人員流動的多數原因(例如工廠工資低/工作環境欠佳、務農回報更佳、家鄉生活指數較低等),我認為,這種緊追隨著「經濟利益」的人口流動,只是保持在維護經濟利益的層面,而並未扎根於「維護」甚至「爭取」所謂「公民權利」的層次。Economic Mobility 或經濟機會雖然有助提高個人保護自身權益的需要,但我看並未能激發更深層次的維權意識。

我認為,是這種更深層的維權意識,而非怎樣的一個選舉制度,更加左右中國民主化的進程。(很明顯,我寫這幾篇實乃寓意企業管理。)也應驗了古古,國內相當大部分人的思維,仍然停留在古古所謂的「窮人的思維」,眼裏只有錢。(如此類比,不少香港人如我也不遑多讓。)

若粗糙地以 Abraham Maslow 的 Hierarchy of Needs 解釋,內地還只是剛剛滿足了 physiological needs 的階段,正(準備)追求 Security Needs,更有大部分人未想到追求 Belongingness Needs。

若民主政制所反映的,是人民對於自己和社會的關心。我這裡的看法是,內地群體大多還未關注到周遭社會的層面。而尤其他們所接觸的社會,並沒帶來社會成就感(只有經濟成就感和民族主義),留下冷漠和自求多福的意識,使民主理念不容易在中國內地萌芽。

從另一個角度說,沒有歸屬,沒有社會「承擔」,根本無需要民主。

*******

而「鬆軟」的另一重意義就是:

2. 內地之所以能夠「富」起來,因為平凡人可以變成上等人,變成經濟的先導者,再變成生活的主導者。

內地經濟之所以能夠起飛,除了因為改革開放,引入外資之外,還因為藉著逐步放棄作為國營單位的僱主角色,改讓民營單位聘請人員,使真正人才可以從一潭死水中獲得釋放,自由找尋機會,由供應需求自行調節人員技術。不過,這還未足夠。

除了國營單位釋放出人力之外,還因為地方喪失或放棄對於農民工就業的控制,造就農民進入更自由的就業和生活階層。解放之後,國內實行城鎮農村戶籍制度,遏制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之間的流動,最初的目的在於配合計劃經濟的政策,到後來則漸漸變成地方政府爭奪資源的角力場。

到改革開放,兩種戶籍居民雖然在各種社會福利,例如退休保障、學生就讀等方面仍有差距,但就業上面兩種戶籍居民的機會已經接近均等。雖然,以農村戶口而言,因為農民戶有其土地(使用權),嚴格來說,他們可以說沒有失業這回事,有的,只是失收和勞動人口過剩(引致邊際效益遞減)。不過隨著工商業發展和技術改良,「就業」對於農民戶來說,不只是土地的產出或汗水的付出,更是財富的追逐。

各地方政府已經逐漸默認農民工成為當地產生財富的來源之一,不像數年前所出現的明顯抗拒或歧視外來工的問題。由此更表示社會階層的流動(而非單是人口的流動)已經開始打破制度的轄制。與此同時,原本作為推行計劃經濟的主要輔助工具,即戶籍制度,雖然其性質仍像一種帶有流動約束性的歧視性制度,但以就業和晉升上流生活階層的機會來說,已經失去約束力。

這種經濟上能往上走的大門,不只賦予受困多年的中國人一個新鮮的「自由」的概念,更推動不同階層的流動 (Social Mobility/Class Mobility) - 由死水變活水。無論城市人、鄉村人,兩者的階級分別,都開始模糊,尤更重要的,是兩者達到相同社會階級的機會,都趨於平等。有了這樣的機會平等,方能繼續推動階級流動,造就其他方面的平等。

**************

Kenka,你的提示讓我覺得,民主不是全天候藥方,代入一個 buccaneer 的角度,他們視才如命但絕不視死如歸,他們並不認為民主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權利。他們視被推舉的船長為一種可以僅僅比較值得信賴,可讓自己的生死作短暫付託的「先鋒」。因為前路茫茫,無人能夠保證明日會否葬身血海。我看,由這樣的民主制度所選出來的首長,其所謂認受性,不過過眼雲煙。我的感覺是,如此民主反映的,是人心虛怯,驚弓之鳥。福兮禍所伏?我們昨天的民選首長,今天我們是否也一樣感到「還看明天」?

香妹,我最想寫的 Mobility,已經呼之欲出。

10 comments:

Kenka said...

隨意講幾點:
1. 史上最牛釘子戶一事, 看官方反應與網上反應, 物權法有沒有用? 有沒有帶來觀念的影響? 官方怎看, 民間又怎看? 對立嗎? 明顯嗎?
2. 啥咪富人窮人思考模式一類的書, 以偏蓋全的情況很多, 同分析股神果種書差不多級數. 幾時見寫書果個發達?
3. "民主乃天賦權利", 這句話有語病, 應該說, 當他自覺他要"決定的權利", 他才會有所謂的民主訴求. 海盜自覺自己命仔要緊, 於是公選船長; 香港人自覺中央委任的特首不可靠, 於是有普選訴求.
可是如果人民並不自覺, 甚至不認為自己須要"決定的權利"的話, 那民主就只是一種昂貴的裝飾品, 不丹人民應該還會覺得交給國王決定自己前途就好.
4. 中國人一般都會交給專業人仕, 也就是所謂的"肉食者謀", 就算中國真出現普選文化, 中共一黨獨大的情況依然會持續很久, 看日本自民黨戰前戰後依然強大就知道了.
5. 民主政治的特點正是要常常換領袖, 其實人民在不知不覺中, 權力會傍落到官僚手上.

微豆 Haricot said...

“... 權力會傍落到官僚手上 ...”

但官僚腐敗弄权,仍会受法庭起訢处分。愚見是: 在北美社会,权力是落到大众宣传媒介手上。

Geoffrey Kong 江貴為 said...

Mobility和就業自由都只係第一步,最重要係其他方面(特別係言論)都要有自由,先至有條件講(健全嘅)民主。

C.M. said...

Kenka:

1. 物權法有沒有用,小弟實在不清楚。

2. 查實小弟並未睇完呢本書,只係打書釘咁睇,選擇性地揀左幾個有趣topic睇。雖然呢本書有好多地方我唔同意,但我唔會用一種好「理智」既角度睇呢本書。原因係,我會代入一個「沒有見識」的農民的心態去看待佢。

而我講呢本書既目的,主要係想帶出呢種書仲有市場,反映國內呢個「問題」仍然嚴重。呢個問題就係,我竟然要用一個唔多「理智」既角度先能夠明瞭呢本書 - 一本以「香港人」角度未必會明白,亦唔能夠體會既書。想了解陶傑所謂的「小農心態」,我認為,這本書算入門了。

呢本書,絕對同股神書級數唔同,亦唔能夠比較。Kenka你見到嘛,我條link來自Sina,算是一個國內比較合法既網站,但我竟然可以從那裏閱讀到全書內容,你說,$25元一本加上完全免費網上閱讀,我不明白的,不只是不是賺錢,亦是,開放版權對他有何意義。

香港人究竟有幾多個明白小農們的思考方式?

3. 不錯不錯。多謝賜教!

4. 嗯,這個很同意。尤其當共黨能一直維持穩定和發展,要投票給一個完全沒有認識的政黨,任何人都不容易。(下期續)

5. 權力會傍落到官僚手上... 嗯,你的意思是,因為人民逐漸倚賴制度?

5.

C.M. said...

微豆兄:

〉〉權力是落到大眾宣傳媒介手上。

原因是因為人民倚賴他們監督政府?

C.M. said...

江兄:

〉〉先至有條件講

哈哈,「先至」有條件講,似乎係。不過我會係下幾篇,講下究竟係「先至有條件」,定係「因為有民主所以先至有條件」。

Kenka said...

我常常舉的一個例子, 是五代十國的宰相馮道.

殘唐五代, 皇朝皇帝常常換, 但馮道依然"好官我自為之", 為什麼? 就是因為那些皇帝都要馮道管好官僚機器. 懂得奪天下, 不論馬上還是馬下, 都不一定懂得治國, 正如懂得選舉工程的總統, 不一定懂得怎樣管理.

說近的一點, 關於金融政策, 美國歷任財相我們未必全部記得, 但Alan Greenspan卻很記得. 正是因為他能誇越政黨政治的影響, 影響力才能深遠.

C.M. said...

Kenka:

你說話厚道,小弟敬之。

馮道若非政治能手(黑手),就肯定其能有過人之處;而從馮道之歷看出,馮道當然關鍵,但其眾皇帝能同時接受一個曾事眾朝的人,更奇怪此一眾皇帝對此人的想法。何皆厚之?因亂世乎?

VC said...

你打算定義甚麼是民主嗎?

C.M. said...

VC兄,竟然讓你問到我的死穴了。

其實起初真的不打算,原因是,我覺得“民主”這兩字,對於眾人的分歧實在不少,所以寧願留白,讓人各取所需。

不過,我明白你的意思。

小弟一直在這裡寫的“民主”,採用了一個比較狹隘的定義,大致是:是否“人民”選出(例如通過投票直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