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02, 2008

算點先依家...

VC,你問果幾條問題,我求其敷衍左你,你竟然一句「收到晒。」咁就算?!,你唔好讓我播,我唔鍾意人讓個播。

當我迴避一個人問題既時候,會有兩個情況,第一就係我只係「似乎迴避」你問題,但查實我係答錯問題;第二個情況就係我根本答唔倒你問題(好似今次咁)。

係,我認輸。我已經講到明我迴避緊你問題啦!

所以唔該,講下你個睇法喇 ....。 :)

***********

Kenka is likely giving me a hint.

12 comments:

C.M. said...

(喂,呢度有冇人可以幫下我?)

Karen (Sze) said...

咁您想我點幫您呀?

講清楚d唔該!

C.M. said...

感激!

你幫我回答果幾條問題就算幫左我勒。先行謝過。

Karen (Sze) said...

睇番近代(指八九十年代)中國歷史, 一個領導人的掘起, 其實係由一個前領導人發掘他才可以擔此重任。

之前的工作亦不可少, 例如未來領導人是否係根正苗紅, 黨內忠心份子, 有學識又有超卓政績(例如平定地方內亂或者治災有功), 才得以被睇高一線。

在中國的政治生態下, 人民只會從官方看到未來領導人好的一面, 所以無得話唔好, 更遑論有一人一票投票嗎?

Karen (Sze) said...

如果中國的領導人是靠表現業績上位呢? 我剛回答了。

與他們共事幾十年的人不是比普羅市民更有資格理據決定嗎? 同意, 所以何解有人大代表出現呢?

C.M. said...

人大代表... 明白。

VC said...

我的comments便是我的睇法/疑問。

p.s.
http://spontaneousorder.blogspot.com/2007/10/blog-post.html

VC said...

if the above link not work, try this one:
https://www.blogger.com/comment.g?blogID=16108705&postID=7767215530873979276

VC said...

Karen, "同意, 所以何解有人大代表出現呢?"

不明個"?"&"所以",是否有typo?

C.M. said...

VC:

於我,是一個令人為之一振的觀點!多謝賜教!

從前,小弟一直都認為一個地方的民主化最大的決定因素是:資源。即經濟性問題。

當這些資源出現「擁有權」的時候(用詞粗疏,請諒),如何告訴/確認/保證這些資源是否一個人所擁有,便出現「權力」。其認知/理解/行使就成為「政治」。

(又粗疏地想)這個政治,就是對抗/代替市場法則去分配資源,而以權力作為分配的手段。

自古劉邦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其實就已經代表了政治的介入。

法,其實就是政治。法,就是權力的認知/理解/行使。現今政治所爭奪的,就是由非合法(不是非法),變成合法的權力。

沒有法,一切政治亦不存在。


(又再粗疏地想)根據不同地方或情況的經驗,有的通過協商制度(例如用權者對話)或「硬」制度(例如投票、抽籤),來妥善分配其資源(或,更妥善分配)。

而另一些,則通過妥善分配資源來符合這些制度的需要(或應該說,達到 adequately 妥善的程度)。

依經濟角度看,我很同意你所講,「對分配搶、偷、盜、劫來的財物,一人一份確是易接受的方法」。

我想說,海盜這樣的權力和財物分配方式,是最有效率,最省資源的決定方式,而非民主模式。等份分配,對於朝不保夕的海盜們,比一切所謂公平有效的制度來得實際。

民主,因為資源分配的狀況,所以推行與否/如何推行,有分優次。

談回海盜的選首過程與民主選舉(突然想起,好像是沒有的...),海盜若有這種一人一票選舉方式,其實只會像極國內的某些民主選舉 - 無候選人,只有黃袍加身。 Candidates just dueled and were not voted.

(寫完查實唔知自己想講乜)

VC said...

Voting cannot create a good leader.

C.M. said...

Haha, but votes can give a "safer" leader (if it is 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