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2, 2008

抨短視政治參與

量子兄,小弟一向尊重閣下。不過抱歉,小弟今次語氣較重,因不得不說。

關於你在《王千源 –2》中的各種評語,因為我覺得人各有志,各取所需,小弟尊重。

不過,你在留言中指:
_________

...我認爲,在這個關頭,對王千源的批判和討伐,借她的名字來一用,可以團結中國人的情緒,嚴肅中國人的紀律,一致對外;也可以警告中國人中的異議份子,不要亂說亂動,大家一致對外,有什麽爭議可以將來再說。

一切都是現實政治的需要,和是非沒有關係;王千源在這個時候扮演了一種給國民發泄的作用,她的"犧牲"(指名聲和個人形象),可以為國家帶來更大的利益,所以是好事。...
_________

坦然,我非常不同意。

我不是說他們(王千源等人)行事前毋須負上任何政治或人身風險,這些我覺得他們已經考慮過,周詳不周詳也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但是,你若認為「借她的名字來一用,可以團結中國人的情緒,嚴肅中國人的紀律,一致對外...」「...可以為國家帶來更大的利益,所以是好事」,那我只可以用「抨擊」來形容我這次評論。

1. 先圍攻自家人,然後團結自家人。這樣可以為自己的子孫帶來什麼榜樣!

2. 先內攻(不是安內!),後攘外。這是重蹈「籠裏鬥」的覆轍,再次把教訓拿來作武器!

3. 不是「現實政治的需要」的問題,而是應否「為中國下一代製造理性討論和學習空間」的問題!

你要中國如此下去,只懂找自家人犧牲以作團結力量的來源嗎?那跟文教材料中的法西斯有什麼分別!

團結一群不顧自家人死活、還要禍及妻兒的所謂網絡英雄,就能為中國好嗎?!我們可以向子孫們怎樣解釋!... 哦,當年威風的我糾集了一群暴徒,然後犧牲自家人,成全了我... 我的子孫可要學我們嗎?!

告訴自己子孫團結了暴徒好嗎?

短視!極度短視!

為什麼他們不犧牲自己來團結自家人,而要拿人家作祭品!血濃於水,根本不存在!

中國能走一條硬漢子該走的路可以嗎?!

我知道現今中國人還對所謂異見者有戒心,甚至認為是國家的敵人,這個我理解。但是,若說這就是「為中國帶來更大的利益」,這肯定是不折不扣的短視!中國更大的利益根本不只在於此刻,更在於將來!

我狠狠地懷疑,為何沒有人可以有足夠的智慧,想出一個除了通過圍攻自家人之外,還可以團結自家人的方法!!

嘿!
嘿嘿!

這種暴力型人民參與的所謂政治,必須摒除於國家政治政策之外!因為,所謂的利益,其實從透支了將來的得益而來的。

若中國人只懂把「政治」投放在「攻」與「守」的基礎上,那中國人的「政治」永遠只讓自家人看到鐮刀在殺戮,但看不到鐮刀在收割。

這種以犧牲自家人形式的民族主義,是以這個民族的子孫的將來作代價。

---------------

按,量子的回應:

現實和務實對中國才最重要 – 兼回C.M

7 comments:

AC said...

CM兄,
嗅到那種自義的氣味 (什麼教訓犧牲嚴肅)還有取便宜(借好名字一用.. 真的這樣簡單嗎?),我感到嘔心。

他們不知道那些快感是建於一種破壞之上,破壞的不光是一個人的未來,更是一個國家的未來。

Karen (Sze) said...

CM兄,

唔知您有無留意有單報導:早排金晶小姐被國人讚她為護聖火女英雄, 轉個頭, 當她話不應抵制國內家樂福, 因為家樂福請了不少中國人在那裡工作時, 網上有不少網民不斷用言語攻擊她, 話她是賣國, 忘本; 更有人用她的身體殘缺去抨擊她。

身為中國子民, 我很羞愧和悲哀; 悲哀的是, 中國有五千多年歷史, 還有很多中國人仍是民智未開。

還記得"先安內後攘外", 係當時日本侵華, 共產黨向國民黨提出的; 但點知到今時今日, 竟變成先內攻,後攘外。

中國人民一日都仲用緊這套方法團結的話, 中國如何在經濟上如何進步, 外人只會覺得中國人民係蠻夷的人。

Derek said...

karen:

先攻內後攘外一直係我國的政治方針,若不是西安事變,蔣總司令也是先解決共產黨才對付日本的。「今時今日」,只是延續我國五千年的優良傳統。

量子战士 said...

CM兄,

對於你的意見和指責,我也專門寫了文章回應,有興趣的話,可以看一下:

http://sixianghuayuan.blogspot.com/2008/04/cm.html

C.M. said...

量子兄:

謝回應。小弟昨晚閲了,大概明白你的用意,明/後天回覆你。

量子战士 said...

C.M兄
祝早日康复.

C.M. said...

謝量子。小弟趁此刻精神尚可維持,在你那邊回覆了,也同時貼在下面。

雖然我用詞仍一貫的重,不過,我懇請你了解我的“心情”。

——————

量子兄:

難得雙方都有此雅興,請。

>>你對這篇留言甚爲看重

不錯。雖則我的語氣重,但並不代表我對你個人有任何反感。我相信你會理解。

>>在我的論述中,一開始的觀點就是,我覺得任何的改革,都不能先從意念出發,先從一個完美的模型出發,設計好路線,完全按照理論生搬硬套。

同意。請留意,小弟的《論民主中國》中的論述,並不是設計在路綫,也不是準備勾畫一個完美民主制度。

無論達到何種目的,時間是決定性的。我的猜想是,短期內一套所謂完美民主制度,並不能出現。而就算能出現一套很多人亦以為足夠完美的民主制度,我想這個“時間”根本不能在我們(所有人)所能預料/計算得到,當然其一就是你所說的“人”的關係。所以,大概你誤會了我準備勾畫一個這樣完美的計劃。

不。我這個人,很現實。不過...

>>至於中國社會的文明,寬容,民主,那是很久以後的事,目前先要應付的,是中國目前的困境。

這個我絕對不同意。

從中國整體文化,整體情況來說,我並無異議。重申,我理解這個情況,我也只能說愛莫能助。不過,我的不同意,是非常個人化的。我的意思是,這個“個人”,是你。

雖然說是“你”,但我心中仍然對事不對人,原因正如你所說,我們素不認識。

但從我對你的“良性”一面來看,你“應該”體現中國社會的文明,寬容。(民主是後後後後後話。)

不錯,我對於某些人是有“要求”的,就算大家素未謀面。當然,你毋須理會我這種近乎無理的要求。但若你明白,就知道我不會無緣無故向一個人“要求”。

若連這一代,甚至新生代,不會從自己開始體現這種文明,就是我這次抨擊的目標。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缺口是一點點衝破的。

就因為從我一直看你的理念乃如此,所以我就“要求”你如此。我要求你達到真正的務實,實踐自己所說的 - 讓自己首先,而非他人,一點點衝破這個缺口。

>>如果不去正視,一味否定,無異去建造空中樓閣,最終什麽也辦不到。陳義過高,動輒以理想主義出發,在我看來,只會壞事。

很同意。

我的陳義,對於整體,絕對是不切實際。但對於個人,包括你,和其他看過我寫的人,一點也不高。

至於那不能理解的一群,我也無法/不便阻止他們認為正確的路。

——————

抱歉。

吃過藥,要休息一下,“或”再續。(雖然似乎你的看法不斷在變,但你的基本立場或原則仍然維持,雖然未必乃人人所追求的完美,但我覺得,這就是我所欣賞的“現實的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