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08, 2008

又大包圍(唉)

阿女 vs 阿仔


阿細出世第二日。

係咪好似樣呢~(我係話同我呀)

浪費

自從整親隻食指之後,(隻食指)抖左幾乎兩個禮拜,到依家仍然未識用番佢。甚至開始習慣左唔用佢添(依家隻食指成日條條fing),但打字速度已經回復七八成勒。

再諗

歌德一段時間前提過(大約意思,敬請指正):民主(制度),最大既好處,係將政治既烏糟野,集中係選舉度。

嗯,就先假設呢句係真先。(我好鍾意咁樣既假設)

我會諗,係咪因為咁(i.e. 將烏糟野集中係選舉),所以「選舉制度」既設計係咁關鍵,務必要強調某d原則(e.g. 公平呀,透明呀,廉潔呀),即採用一個反作用力(or 壓力),去contain 呢d烏糟野?

咁...

選戰之後

雖然我心目中既候選人並無當選,但係...我應該用咩心情去面對呢?

輸打贏要?氹地發脾四?定係啞子食黃連?

諗左好耐(奇怪心情竟然可以「諗」既),決定採取「跌落地嗱咋沙」既態度 ~ 唏,選到邊個都無所謂,反正都係反映民意遮。(今次帶定頭盔先得)

5

祝你生活愉快。老實講,我以一個咁既細佬為榮。

咩係專家

客戶: 遮咁,你樣野你地係專家,所以不如... 咁咁咁

我: 當然當然,我地會幫你搞掂。

(做果個咪係專家囉)

39 comments:

Hana said...

好野,第一喎!

>雖然我心目中既候選人並無當選,

唉,我都係吖!

我心情都冇咩喎,去投咗票感覺自己已經盡咗力,咪ok囉。

南區肥龍 said...

阿仔個樣好細心聆聽喎~(咁得兩日人仔呢^^)

獅子皇 said...

好鐘意呢句〝做個個咪專家囉〞!好中。

講個個大部份時間都係唔知點做個個,只係係度吹吹吹‧‧‧跟住個專家就做到仆哂街,因為要為吹個個執返隻鑊。

christina said...

oh please,
someone based his life and believes on the best (involuntary) distributed fiction for 2000 years is giving me a "rational" feedback?

you gotta be joking kiddie,

you may go eliminate all homosexuals you see because bible say it is evil, and jesus will love you when you go to the heaven, keep dreaming :)

so delete my comment as you wish, you know the best achievement of christians? Crusades. Learn some history kiddo.

bravo said...

阿女 and 阿仔 look alike and look like CM, that is great, then a few years later, I know your face. Hurray!

佚名 said...

C.M.:
BB同之前個張BB相真係有幾分相似wow^^

「選舉」我沒有登記做選民啊!

就是說政治從來就是「黑暗」的,無論是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一個鄉鎮也是一樣!

為求名利,他們就是「假」,我們要民主來幹甚麼?是否在「黑暗」中尋找那一點點的「光」呢?還是我們在「自欺欺人」??

幻想有了「民主選舉」就有一個比現在更好的政府呢?

我坦白說香港人對政治的態度不強烈,舉個例子:有沒有香港商人或者星期日的上班一族會為「選舉」而不上班呢?不去「Trip」也來投票呢?

他們為放棄賺錢的機會來投票嗎??

就算有?又有多少人呢??


um...up完亂話啦:P

Anonymous said...

其實我講既係競爭既predictability。衣樣野,係相對。

即係,左派日日都抹黑泛民(我樓下位前線地保,耐唔耐就比人煩,要走出黎澄清)。不過,係公開既選舉制度下,唔同人打擊對手既方法,係大約可以預見,咁囉。

~goethe

篤篤篤撐 said...

問題係e+既選舉制度唔公平ar,
又功能團體, 又分組點票, 又分區選, 又比例代表制

我諗, 民主制度既目標, 應該係將不同意見既聲音, 用選舉同議會方式解決

e+, 比你贏盡30席都唔能夠通過議案。
就如跆拳道比賽, 要其中一個參賽者綁起一隻手, 比賽規則寫得幾公平都useless

所以, 每次選舉, 都只不過係立場表達。

分區直選, very stupid, 明明立法局係講全港policy, e+既選舉關鍵係對地區認識.貢獻, 選區議員咩....

btw, bb新出世, 呢幾個月, 應該好辛苦, 應該要對老婆好d, 如果唔係, 佢會哦足你一世ka, 好似我o甘, 嗚~~~~~

samsara said...

似呀似呀!細佬好精靈呀!

C.M. said...

冰冰:

>>咪ok囉。

大家咁話。

龍兄:

查實佢係想人聆聽佢就真。(日日嗌到呢~)

皇兄:

>>因為要為吹個個執返隻鑊

咪係。(真係好怕比d客話係專家架...)

christina:

Thank you, adult. I was not joking. That's the most "rational" feedback I can give you.

I know you are top notch rational being and I also know you are top notch rational being that knows the irrational world of beings.

I'm glad you drop by here a lot and I really do. Just as I ASKED you before, make good use of your "gift" (if you don't like the word gift, talent.)

Um, someone "may" really want to "go eliminate" some groups of people, but that's not me. I wish to see people as individuals, not groups.

And I would delete comments that meant to be offending. I must speak to those, who may visit my blog when they grow up, that their father would make a choice swiftly and let them know what their father want them to know.

Perhaps history means different things between us.

Bravo:

>>...look like CM

Yeah! (If you've ever heard of that character: 洋蔥頭, you'll know how I look.)

Karen (Sze) said...

>>係咪好似樣呢~(我係話同我呀)

似樣! 成個餅印咁, 不過, 我係唔會讚壞阿細o既(因為我怕阿細將來無佢老豆咁靚仔), 嘻嘻!

>>(隻食指)抖左幾乎兩個禮拜,到依家仍然未識用番佢。甚至開始習慣左唔用佢添(依家隻食指成日條條fing)

吓?咁驚嚇?
咁食飯呀, 日常工作時隻食指又成日條條fing?

>>遮咁,你樣野你地係專家,所以不如... 咁咁咁

所以係咁意識多一些比別人多的知識, 係人都可以變身成專家, 甚至可以扮專家講o野; 但又唔好彩一句, 背後有人會講: 識少少扮代表。

嗱嗱嗱, 我唔係講緊您, 不過您係要認的話, 拿我也沒有辦法。

(至於關於election, 一陣講)

Karen (Sze) said...

先祝您的弟弟生日愉快!

***********************

對於哥德兄所言: 民主(制度),最大既好處,係將政治既污(烏)糟野,集中係選舉度。

事實上, 最近發現呢兩次選舉(區議會和立法會), 一些對候選人不利的報導, 證據和傳言等等, 巧合地在選舉期間出現, 目的只有一個----影響選情。

若然話政治是黑暗, 其實去到任何地方工作都係咁, 只不過政治係俾市民看到那些政治人物做甚麼。

阿哥, 我諗您係選了那位既打壓建制派, 但又制衡民主派的候選人(係咪呢?), 雖然今次佢選唔到, 但佢仲咁後生, 加上一直有地區政績, 四年後要捲土重來, 唔難。

講番我, 今次選了一名泛民候選人, 他上次因為配票而輸了, 但他仍有繼續地區工作(有幾回在北區工作時, 碰過他巡視醫院和搞簽名活動要求減交通費等等), 終於, 他贏了, 我和家人都很欣慰。

****************************

另借少少地方向幾位朋友講幾句話:

佚名:

記得剛踏入合資格投票的年紀, 我同您一樣唔做選民, 係去到政府話會搞全面普選(點知呢......要等到2017年!), 才於二零零五年做選民。

我成日同d朋友講:若然沒有屬意的候選人的話(或者無一個政綱係順您眼), 不如投白票, 既盡公民責任, 又能向政府表達意願, 最近都投了一次。

假如連投票的權利都無, 您想揀都會無得揀, 連民主同自由都唔駛提。

若然香港係效法澳洲: 當地法律規定, 所有澳洲公民強制投票(就算您在外地工作, 都必須回國投票, 否則政府會處分有關國民); 又或者係台灣: 投票日禁止拉票和休息一日, 相信投票率應該唔會少得去邊。

篤撐兄:

>>問題係e+既選舉制度唔公平ar,
又功能團體, 又分組點票, 又分區選, 又比例代表制

您要怪就怪有位官員(唔記得佢個名)同當年(好似係1997-1999年期間)支持比例代表制的臨立會議員們!

分組點票唔多清楚幾時有, 至於保留功能組別至完全直選為止同區選, 起草基本法時有提過。

>>分區直選, very stupid, 明明立法局係講全港policy, e+既選舉關鍵係對地區認識。貢獻, 選區議員咩....

連我都唔係好明立法會點解變成大型版區議會呀!

搞到市民以為揀立法會議員的criteria係在地方有政績, 咁無地方政績點解都可以選呢?

佚名 said...

sze:
記得剛踏入合資格投票的年紀, 我同您一樣唔做選民, 係去到政府話會搞全面普選(點知呢......要等到2017年!), 才於二零零五年做選民。

-->是,沒有想選的議員,雖然今屆多了很多新人,但他們都不認真,只少我從未看過他們做過甚麼大事,只是在「鬥嘴」而且。不投也吧!不用選民也吧!

我成日同d朋友講:若然沒有屬意的候選人的話(或者無一個政綱係順您眼), 不如投白票, 既盡公民責任, 又能向政府表達意願, 最近都投了一次。

-->把政綱說得「美麗」有多難,懂懂寫作技巧,懂懂說話技巧,就把市民心拉攏過來!市民想要甚麼難道他們不知嗎?都是怕錢問題!怕中央!還有不夠膽量!
政治:要一個民主(即聽取民意,又實行的政府)
經濟:有很多方面:稅、貧窮懸殊、通脹,暫時是首要問題。
社會:薪酬問題、工時問題、平等對待問題...等
教育:坦白說改來改去也不好,越改越衰啊!每一年也有「白鼠」,使人氣憤!!

假如連投票的權利都無, 您想揀都會無得揀, 連民主同自由都唔駛提。

-->索性唔做選民,唔駛煩,眼不見為淨。

若然香港係效法澳洲: 當地法律規定, 所有澳洲公民強制投票(就算您在外地工作, 都必須回國投票, 否則政府會處分有關國民); 又或者係台灣: 投票日禁止拉票和休息一日, 相信投票率應該唔會少得去邊。

-->香港~唉...學d唔學d...334依家先開始攪,就知慢,小班教學都唔夠...唉~
資優...先岩岩有d起色...唉~
枉說智識型城市...制度如此多漏洞...唉~

bravo said...

CM:
I like "Onion head" character! (old la)

佚名: "資優...先岩岩有d起色...唉" ar........

Karen (Sze) said...

佚名:

有交流係一件好事o黎o架!

>>雖然今屆多了很多新人,但他們都不認真,只少我從未看過他們做過甚麼大事,只是在「鬥嘴」而且。

認真呢樣o野, 其實都好空泛, 若然係話佢地包裝得好, 或者會貼切得多; 香港地方細, 各行各業各地區都有屬於自己的圈子, 即使新人在那些圈子內確實有做野, 外行人或者旁觀者都未必知道那班新人做過甚麼事(何況所謂大事哩); 如果無媒體大肆報導, 更加唔會有人知道。

至於「鬥嘴」, 呢樣o野要多謝毓民同長毛喇! 當然, 今屆立法會投票率咁低, 其中一個原因係嘈。

不過, 香港立法會勝在唔似台灣, 台灣立法院開會期間不時會武鬥和肢體衝突收場, 否則就真係好亂啦!

我尊重您唔做選民唔投票的決定, 不過當您睇到呢一則報導後, 若然若干年後, 有位當權者企圖收番公民投票的權利時, 又或者好似歐伯伯的情況時, 亦希望您會改變主意, 無論如何, 我唔會勉強您。

唔怕話您知, 中央最鍾意就係乜都不聞不問的人民, 因為容易控制他們的言行嘛!

不過, 唔好問我點解會知。

>>把政綱說得「美麗」有多難,懂懂寫作技巧,懂懂說話技巧,就把市民心拉攏過來!市民想要甚麼難道他們不知嗎?都是怕錢問題!怕中央!還有不夠膽量!

未答您之前, 我又問下您: 既然如此, 有否考慮過把您的政見向一些與您政見相近的政治團體和議員反映過呢? 甚至乎考慮自己走入政治舞台向政府發聲?

嗱! 同朋友講對住電視機講到天花龍鳳都係無用o既! 係人都識講識吹水識批評, 但到頭來甚麼仍是原地踏步, 無o野做過。

我自問無乜政治智慧, 但都會關心政治, 表達政治意願, 出來投票(包括白票)盡公民責任: 除了投票, 間中一些政府諮詢文件出台, 我會以書面表達我的意見。

問題係連政府都係淨係識得講但做就慢三拍(甚至唔識做)的時候, 社會係需要有心人肯站出來代表市民向政府反映民意, 去改變如此的現實。

當然, 從政的人考慮的事情亦非單純的民生問題, 個人對民主的看法, 對中央的政治取態, 實際政府財政情況, 政治制肘......。

雖然一個市民的力量看來很渺小, 但累積得多市民的力量就絕不可以看輕它, 03年七一遊行反廿三條就係好例子。

最後, 不論保黨定泛民, 即使有鐵票, 沒有我們普通市民----這些眾多游離選票, 今次選舉的賽果也不會如此改寫。

C.M. said...

(唉,成日暈浪,可能腦震蕩)

小佚:

>>真係有幾分相似wow

我就話何止幾分,直頭餅印喇。(為父者主觀意見)

>>政治從來就是「黑暗」的

若稱政治黑暗者,皆因政治transactions並不透明。但從本質上睇,我覺得政治之所以被稱為黑暗,只是因為涉及「公共」政策,並非因為政治與(道德上的)黑暗等同。若然政治並不影響公共群體/個體/民生,黑暗極有限。

>>為求名利,他們就是「假」,我們要民主來幹甚麼?

所以我會正面一點看,黑暗只是「不透明」的代名詞,但若有人為他人爭取公共利益,此人並不一定可以採取透明方式爭取。嗯,或許,這就是「黑暗」中那一點點的「光」。

歌德哥哥:

既然你黎解話就最好喇。不過,你番話真係令小弟諗到好多野。多謝!

C.M. said...

篤撐兄:

>>我諗, 民主制度既目標, 應該係將不同意見既聲音, 用選舉同議會方式解決

同意同意。

>>所以, 每次選舉, 都只不過係立場表達。

嗯,小弟都好似有相同感受播... 唔...

>>佢會哦足你一世ka

咿呀,辛苦你咯。(我呢,雖然冇比人誐,但所有野頂曬囉)

香妹:

似咧,好似我咁精靈咧。

C.M. said...

Karen:

>>咁食飯呀, 日常工作時隻食指又成日條條fing?

係呀。

>>不過您係要認的話

呢個名號呢,都係比客戶黃袍加身咁大把(其實係大鑊),認左都淒涼。

>>祝您的弟弟生日愉快

代他多謝你。

(Re: 小佚)>>假如連投票的權利都無, 您想揀都會無得揀, 連民主同自由都唔駛提。

Dada同阿細都冇投票既權利,但我會比足自由佢地。

我意思係,投票係反映民意既一種方式,但反映民意並不一定需要以投票方式呈現,也可以有其他(非暴力)方式達致。

C.M. said...

Bravo:

Vow. You knew who Onion head is!

Karen:

>>不過當您睇到呢一則報導後, 若然若干年後, 有位當權者企圖收番公民投票的權利時, 又或者好似歐伯伯的情況時...

雖然我睇唔到蘋果,唔知講緊邊段報道,但主觀黎睇,我覺得投票權,只係人生一小部分時,個別人士投票與否,其一並不大為影響人生進程;其二投票與不投票(甚至是否登記做選民),亦同為行使公民權利的一種,我認為不應把不投票者視為不行使公民權利者。

(假設當權者逼使你投票,例如在緬甸,那強權者的性質與澳洲又有何不同?雖然兩者分別在於是否強迫你投某個選擇,但難道不投票也不是宣示取向/立場的一種?)

或許投白票的意義在於參與,但拒絕參與,是否可以是對於投票意義的抗議?而這種抗議,又是否體現公民權利的一種合理方式?

嗯,請不要誤會,我不是針對某個立場或某人而有此感想,我只是:

同意「投票(包括白票)是盡公民責任」,但若宣稱「不投票(包括白票)就是不盡公民責任」,我覺得這種鼓勵人投票的方式,並不合情理。

xiao zhu said...

>>若稱政治黑暗者,皆因政治transactions並不透明。

也不盡然。如果所謂透明不透明是泛指/關乎公眾的知情程度,我會說,能夠讓你看到、知道、或者覺得黑暗,那麼不透明極有限。當然,我們一般所指的所謂透明度是用於正面及含有主動披露的成份。(哈,咁我想講乜?)

>>我覺得政治之所以被稱為黑暗,只是因為涉及「公共」政策,並非因為政治與(道德上的)黑暗等同。若然政治並不影響公共群體/個體/民生,黑暗極有限。

何謂影響公共群體/個體/民生呢?這個影響或不影響的評定其實是建基於甚麼? 相對於「公共」,這些所謂黑暗的衍生,背後都因為有人為了達一己的私利所致,這其中的道德元素實在不會輕呢。

C.M. said...

小珠:

Glad you are back!

(by 正面的我)

>>哈,咁我想講乜?

你係咪想講,政治更黑暗既地方,其實我地仲未體驗到?(因為以我地所知既黑暗,只係不夠透明而已)

(by 死撐的我)

>>這其中的道德元素實在不會輕呢

正如(我剛才所推斷)你所說的,政治更黑暗的地方,其實我地仲未體驗到,也因此,便脫離我地所能認知既「公共群體/個體/民生」的層面,也就是說,我們不會感受或體會到那種影響,也也就是說,他們有多黑暗,或有多不道德,對我們平民百姓來說,根本沒有關係。

(哎也!穿崩添!)

C.M. said...

Karen:

關於投票權利,又,可以睇下AK點講投票義務既。

Karen (Sze) said...

>>Dada同阿細都冇投票既權利,但我會比足自由佢地。
我意思係,投票係反映民意既一種方式,但反映民意並不一定需要以投票方式呈現,也可以有其他(非暴力)方式達致。

阿哥, Dada同阿細投票的權利, 要到其法定年齡才有; 但講到俾足自由......請恕我大膽地直言(我預知您會唔同意, 但係都冒被各位街坊插的危險去講): 俾孩子自由, 唔好一次過俾太多。

我家曾經湊過別人的孩子(由2歲半湊到8歲, 但不留宿), 完全明白照顧小孩子係一件不容易的事(太長, 有機會先講), 加上依家d小朋友係比我地甚至您那輩人的童年時聰明, 模仿能力強, 但抗逆力(抵抗逆境的能力)係比我們較差; 因此, 俾孩子自由, 循序漸進會較好, 適當時候要指導他們

或者咁講: 仔女面前, 若然您係要做慈父, 建議阿Moon做嚴母, 唔好兩位都係做好人, 否則若然佢地去到小學時面對一些惡死d或者奸奸地的同學仔, 分分鐘未必識點招架。

無錯, 反映民意並不一定需要以投票方式呈現, 遊行抗議和大氣電波發聲等都係方法, 但要以較具系統, 數據化和countable的方法收集民意, 投票係最多地區採用的方法。

那一則報導, 係講有位歐伯伯, 身患癌症要長住醫院, 都向醫院請2小時假去投票, 投票期間氧氣用盡而暈倒, 幸好有救護車趕到, 讓伯伯吸氧氣, 最終都投到票之餘, 他所選的候選人----馮檢基勝出了, 亦令他很開心, 翌日馮檢基親自到醫院向歐伯伯謝票。

>>我覺得投票權,只係人生一小部分時,個別人士投票與否,其一並不大為影響人生進程......我認為不應把不投票者視為不行使公民權利者。

作為公民, 若然予以公民投票的權利, 當然可以選擇投票與否, 甚至是否登記做選民; 然而我想講的係近年來保皇勢力日漸擴大, 官員甚至議員愈來愈不聽從民意(尤以"梁展文事件"和當年廿三條)。

睇今次選舉, 有位保皇議員以高票當選, 其中包括一些鐵票, 而這些鐵票是來自新界的原居民, 鄉村代表和那位議員多年前成立的地區組織等; 事實上那位議員係做到o野, 但弊在一些所謂地區的問題(某沙田屋村條路整到可以俾老弱傷殘等使用), 竟然講成係那議員成功爭取到! 而一些那個屋邨的居民在投票日時, 等車的時候告訴給我知。

當然, 那個議員未做立法會議員之前的事, 我和家人甚至一些老街坊都知, 不過, 無謂再提。

>>或許投白票的意義在於參與,但拒絕參與,是否可以是對於投票意義的抗議?而這種抗議,又是否體現公民權利的一種合理方式?......同意「投票(包括白票)是盡公民責任」,但若宣稱「不投票(包括白票)就是不盡公民責任」,我覺得這種鼓勵人投票的方式,並不合情理。

今次我(或者有些人)出來投票, 某程度上向保皇黨說"不", 盡自己的能力改變選舉結果。即使我今次揀唔落手, 會選擇投白票, 亦不想保皇黨得逞和俾政府知道: 這些所謂候選人無個"掂"。

有一點我必須澄清: 我無講過不投票(包括白票)就是不盡公民責任, 但比起投白票, 不投票比投白票更不積極地向政府表態。

雖然不投票和投白票的目的其實係一樣。

>>假設當權者逼使你投票,例如在緬甸,那強權者的性質與澳洲又有何不同?雖然兩者分別在於是否強迫你投某個選擇,但難道不投票也不是宣示取向/立場的一種?

Good Question. 衣種情況某程度上係強逼你行駛投票權, 但若然唔投票係要承擔政治後果(例如坐監罰錢等), 咁不如投白票或者一張票投多於一位candidates, 至少投甚麼票係不記名(我估不記名)。

Karen (Sze) said...

對於您所講比足自由佢地, 其實我都想知何謂俾足。

佚名 said...

SZE:
外行人或者旁觀者都未必知道那班新人做過甚麼事(何況所謂大事哩); 如果無媒體大肆報導, 更加唔會有人知道。

-->嗯,是的,我不是他們,怎能這樣輕恤地定斷他們的努力付出呢^^

至於「鬥嘴」, 呢樣o野要多謝毓民同長毛喇! 當然, 今屆立法會投票率咁低, 其中一個原因係嘈。

-->嗯,毓民敢言,說話有見度!

不過, 香港立法會勝在唔似台灣, 台灣立法院開會期間不時會武鬥和肢體衝突收場, 否則就真係好亂啦!

-->嗯,台灣的議會狀況不值得學習

唔怕話您知, 中央最鍾意就係乜都不聞不問的人民, 因為容易控制他們的言行嘛!

-->或者有時是看淡,多我一票又如何,如果投「空票」是無聲的抗議,我寧願站出來發言不是更好嗎?香港政治聲音不能「無聲勝有言」,你不說投「空票」,學者只來個「市民對今屆議員看淡」或者他們來個問卷調查,但不能代表每一個市民的聲音,只能概括大路思想。

未答您之前, 我又問下您: 既然如此, 有否考慮過把您的政見向一些與您政見相近的政治團體和議員反映過呢? 甚至乎考慮自己走入政治舞台向政府發聲?

-->若果我站出來說話,我想我要多多準備,始於我對政治觸角不多,看的也不廣,沒有準備怎能亂發言,這樣我會太輕恤^^0....(唔知點形容,我覺得需要準備,但我唔係依家發言,等我多看法律和政制吧)

我會以書面表達我的意見。

-->很好!這是最好的方法!支持!

當然, 從政的人考慮的事情亦非單純的民生問題, 個人對民主的看法, 對中央的政治取態, 實際政府財政情況, 政治制肘......。

-->坦白說香港需要中央的多方面支持才能生存^^0

雖然一個市民的力量看來很渺小, 但累積得多市民的力量就絕不可以看輕它, 03年七一遊行反廿三條就係好例子。

-->說也是,應該站出來表現我們所思所想~
但我希望投的「一票」是有意義的,不是亂投一人,也不是「空票」一張。

佚名 said...

C.M.:
(唉,成日暈浪,可能腦震蕩)

-->是不是睡眠不足?

我就話何止幾分,直頭餅印喇。(為父者主觀意見)

-->哈,咪變印餅機:P

若稱政治黑暗者,皆因政治transactions並不透明。但從本質上睇,我覺得政治之所以被稱為黑暗,只是因為涉及「公共」政策,並非因為政治與(道德上的)黑暗等同。若然政治並不影響公共群體/個體/民生,黑暗極有限。

-->嗯,對的是「公眾」,因此要「平等」,要「公平」,要「公義」。因些當我們看來對自己不利,就會覺得它「黑暗」或「不公平(這個比黑暗形容和平些)」,我想是這樣吧?

所以我會正面一點看,黑暗只是「不透明」的代名詞,但若有人為他人爭取公共利益,此人並不一定可以採取透明方式爭取。嗯,或許,這就是「黑暗」中那一點點的「光」。

-->政治是需要有所「保留」,因此會出現「不透明」的現象

佚名 said...

C.M.:
假如連投票的權利都無, 您想揀都會無得揀, 連民主同自由都唔駛提。
-->嗯!無得揀是可悲的!

Dada同阿細都冇投票既權利,但我會比足自由佢地。

我意思係,投票係反映民意既一種方式,但反映民意並不一定需要以投票方式呈現,也可以有其他(非暴力)方式達致。
-->嗯,認同!除了投票外,我們還有其他方法說出我們的「意見」,如:來信給政府...等

安諾勿斯 said...

阿細好cute喎,加埋dada,正好係個「好」字!

C.M. said...

Karen:

請不要誤會,我的感想不是沖著任何人,甚至你,而來的。我的感想其實得自你的啟發,讓我自己可以了解多一點責任於我為何物。我其實要向你道謝呢! :)

>>俾孩子自由, 唔好一次過俾太多。

哈哈,所以你後來的問題,何謂「比足」,那可以答你,「比足」就是「以我的標準比足夠的自由」。足者「足夠」也。

>>俾孩子自由, 循序漸進會較好, 適當時候要指導他們

多謝你。我會照做。

>>歐伯伯...

原來係咁,唔該曬。有理想,我欣賞。

小佚、Karen、篤撐兄:

謝謝你們!你們引發小弟一點關於投票的感想,嗯!(讓我再想清楚,下次再談!Thanks!)

安兄:

多謝!呢個好字,其實係支字加力字既異體字:攰!

媽媽阿四 said...

真係好專心 ︿_︿

佚名 said...

C.M.:
謝謝你們!你們引發小弟一點關於投票的感想,嗯!(讓我再想清楚,下次再談!Thanks!)

-->期待你的文章^^

C.M. said...

阿四媽...

咿~~~~

小佚:

嘩,純屬naive感想,多謝你地啟發就真。

佚名 said...

C.M:
嘩,純屬naive感想,多謝你地啟發就真。
-->哈哈,寫作就係咁ga la...多留意身邊事物就得~~

Karen (Sze) said...

阿哥:

您知我份人, 某程度上的論點會堅持(差一些會係固執), 但可以妥協的, 都唔會太堅持; 同埋, 呢期寫政治野多了(依家睇番嚇死人), 但係您叫我講呢d野仍然有點食鏍絲。

您不用感謝我(反過來我感謝您就真), 我反而覺得自己乏善可陳, 若然同一些講開政治的bloggers而言, 就露餡了!

Sometimes Stupid, sometimes naive!我暫時如此評自己。

佚名 said...

karen:
您知我份人, 某程度上的論點會堅持(差一些會係固執), 但可以妥協的, 都唔會太堅持; 同埋, 呢期寫政治野多了(依家睇番嚇死人), 但係您叫我講呢d野仍然有點食鏍絲。

-->0.0...我有時都幾固執,但同你一樣會妥協,當然我係睇對方係點先會肯妥協啦,如果佢本身態度唔好,我妥協既機會好微!:P

Sometimes Stupid, sometimes naive!我暫時如此評自己。

-->我也這樣地認為自己,也許我太天真,也許我太愚笨,也許我太......

C.M. said...

嘿,大不了咪一擔擔,三人行囉。

佚名 said...

哈哈~有人陪又唔驚wow~~hehe

Morca said...

阿仔又似阿女...

C.M. said...

梗係啦,兩個都似我嘛。